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64章 肉弹来袭

    江风去了他办公室,曹云山这次倒是很热情,请他坐了,拿起桌子上的“中华”真的就抽出一根,递给他说抽烟抽烟。

    江风摆手说谢谢曹局长,我不抽烟的。

    曹云山就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哎呀,看我这记性,忘了你是不抽烟的,不抽烟好啊!说着自个点着了,也过来沙发上和江风并排坐了,手放在他肩膀上,很和蔼地笑着说:你小子,上次没生我气吧?

    江风感觉曹云山的手就像狼爪子似的扒在自己肩上,很不自在,就暗暗往一边侧了侧身子,说:曹局长,看您说到哪里去了,我怎么会生您的气,倒是觉得自己不够冷静,对您不太尊重,这几天正在自责,正准备来给您道歉呢。

    曹云山很优雅地弹着烟灰,说:小江啊,我对你也是一片好心哇,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以后你慢慢就领悟了。我在部队时看人就非常准,到了咱单位,我还是那句话,年轻人当中,我最看重的就是你!

    江风听人议论说,曹云山之所以转业,是因为在部队骚情了副司令员的小姨子,惹怒了副司令员才被迫转业的,就在心里说:是啊,你看人是很准,估计看女人看的更准。

    他望着曹云山那浮肿的眼泡和老鼠似的小眼睛,不知道怎么忽然想起了孙小柔那张苍白的娃娃脸。

    曹云山说小江,老家是哪里的?

    江风说,青龙县的,农村。

    曹云山装作很吃惊的样子:青龙?这么说咱是半个老乡啊!你嫂子的娘家就是青龙的,不过她是在县城。小江,回头找机会到家里坐坐,让你嫂子认认你这个老乡。

    江风嘴里答应着,心里却是七上八下。曹云山这人忽冷忽热的,太让人琢磨不透了。今天叫自己来,难道就是来闲喷的?不会这么简单吧。

    看江风一副很谨慎的样子,曹云山走回自己办公桌后,坐下来,很不经意地说:小江,晚上有安排吗?

    江风犹犹豫豫地说没什么安排。

    曹云山说好,是这样。一位老朋友多次打电话邀请坐坐,我怕喝酒一推再推,今天实在是不好意思再推了。你知道我胰腺炎不能喝酒,你晚上如果没有其它安排,就替我去挡一阵。

    说完,笑眯眯地看着江风,眼光里满含期待。

    江风想了想,说:好吧,不过我也不能喝太多,尽力而为。

    曹云山丝丝拉拉地笑了,说小江你是个爽快人。下班你别开车了,坐我的车好了。

    江风答应着,站起来说:那我先回办公室给家里请个假,省得做我的饭。

    曹云山夹烟的手往前推两下说去吧去吧,走的时候我叫你。

    江风再看他,觉得曹云山的笑很慈祥,弥勒佛似的,心想看来自己是多心了,不就是替他喝酒吗,少说话见机行事好了,能有什么大事。

    曹云山一张笑脸待江风出了门,就一下子变得冷峻起来,在烟灰缸里狠狠地拧灭了烟蒂。

    回到办公室,江风把办公桌收拾了一下,把装着工业园路标底信封锁进了铁皮柜里。工程下周就要开标了,目前报名已经结束,正在进行资格预审。

    下班后,等机关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曹云山才锁了门出来,咔咔地走到了江风办公室门口,也没说什么,朝着他一扬下巴,很神秘地先下楼去了。

    江风拿了皮包出来,下了楼,见曹云山的现代已经停在了楼下。他拿捏不准曹云山是坐在前面还是后面,正犹豫呢,就见后面的窗户降下来个缝,就知道他在后面坐,拉开车门坐到了前座。

    车上,因为有司机在,不便多说什么,曹云山随便打着哈哈。一直开到了钱柜,曹云山打发司机回家,和江风径直上了二楼。

    一个装修豪华的包间里,一男一女正在等着他们。那男的外地口音,五十多岁,干瘦,一副贼头贼脑的样子;和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身旁那妖艳的女人,一头金黄的头发在脑后扎了个大波浪,戴着假睫毛,眼窝黑紫,嘴唇涂得亮晶晶的,穿一吊带裙装,一双胸像吹起的气球似的,大的有些夸张,让人怀疑它是真是假。

    江风看了,在心里暗想,也奇怪了,外国的女人穿上这吊带裙,看上去就是贵妇;这女人穿了吊带裙,看上去就是不折不扣的服务行业从业人员了。

    那男人好像和曹云山已经很熟了,直接上来握了江风的手,谦卑地躬着腰摇着。曹云山就在旁边说:老刘,这就是我给你提起过的项管科江科长,小伙子很能干,年轻有为。

    又转脸对江风说:这是我的老伙计了,昌原市第一市政工程公司的总经理,刘宝贵。又恍然大悟似的说:哎呀,你们两个好像都和“市政”挂钩,专业对口啊!

    这时候那女人也款款摆动腰肢,带着一阵扑鼻的香风走上来,伸出酥手说:江科长,幸会。

    她说这几个字的时候音调全部是升调,那尾音颤的,和那谁的绵羊音有一比。说话的时候她身子微微前倾着,胸前的深沟触目惊心。

    曹云山好像也不太认识这女人,询问的眼光看着刘宝贵,刘宝贵就哈哈笑着说:哦,公司的材料员,小娜。

    几个人落了坐。江风多少有点局促,他本以为今晚会是个高朋满座的大场面,看现在只有四个人,就觉得自己的参与有点突兀。说是来替曹云山喝酒的,这几个人能喝多少酒?再加上身边这个叫做小娜的女人也不知道用了多少香水,那味浓的,连菜是啥味都尝不出来了,每道菜吃起来都一样,都是香水味。就觉得这不像是在吃菜,是在吃那女人。

    曹云山有胰腺炎,滴酒不沾,小娜作为女士也不喝酒,两人都要了果汁,只有刘宝贵和江风两人的杯子里是真家伙。今晚的酒杯很强悍,是喝葡萄酒用的高脚杯。

    四个人先碰了三大杯。江风就觉得这酒特别拿头,三杯下来就有点晕乎。然后刘宝贵开始敬酒,曹云山正和小娜嘀咕着什么,两人头凑在一起,小娜的领口大张着,曹云山的脸都快伸进去了。看刘宝贵要先敬他,恋恋不舍抬起头说老刘你先敬江科长,我最后画句号。

    别看刘宝贵其貌不扬,敬酒词一套一套,花样翻新,听得人不喝都觉着不好意思,江风连喝两杯杯,喝得倒噎气。

    刘宝贵敬到曹云山那里,抓住他的手说,曹局长,我和江科长喝的可都是白酒,你也不能搞特殊,一定要喝白酒!

    说着把满满的酒杯举到了他面前。江风观察那酒杯,似乎比自己刚才喝的要满很多,心想这刘宝贵对自己还算手下留情的。

    曹云山也站起来,捂着肚子,一脸苦相地说:老刘,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胰腺炎多年都不沾酒了,喝果汁喝果汁,只要心里有,喝啥都是酒吗。

    说着举杯欲饮,却被刘宝贵伸手挡下了,说:不行,我今天我得坚持原则,你没看刚才江科长喝的多爽快!

    曹云山说那是,江科长今天来就是给我护驾的。老刘啊,你这是强人所难,要我的好看呢!非得让我直接让120拉走?

    说着话,拿眼看着江风。

    江风看这撕撕扯扯的两个人,有点像演双簧的意思,但还是不得不站起来说:曹局长,这酒我替你喝了吧。

    刘宝贵脸上立即露出了惊喜,把酒递给了江风。江风端到嘴边,闻着那刺鼻的酒味,实在难以往嘴里送。

    曹云山看他犹豫,伸手来夺杯子,说:小江,喝不了放下吧,不要勉强!今晚以交流感情为主!

    江风听他这么说,只好一咬牙,咕咚咚喝了个底朝天,坐了下来,立即感觉到了地球的自转。

    这时候一直没怎么表现的小娜挺着一双大胸站了起来,一双眼水湿水湿地看着江风,飘着音说:江科长,我还没给您表示呢!

    江风说,你不喝酒,就免了吧。

    小娜颤着绵羊音说:江科长,我今天是舍身陪君子了呢!为了表示诚意,我先喝两大杯吧!说着,拿起酒瓶就咚咚咚往自己杯子里倒。

    江风刚刚坐下,又赶紧站起来,伸手抓住她拿酒瓶的手,很诚恳地说不要了吧,小娜,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能喝那么多酒!喝酒多了,不利于养颜的!

    小娜扭摆着身体,胸像两大坨凉粉似的乱颤,眼睛里流光飞舞地说:江科长,我自己还不心疼自己呢,你倒是来心疼我了,你让人家好感动,好激动嘛!那我更应该用我这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来表达一下自己的心情了!

    说着话,拿酒瓶的手往怀里慢慢用劲,把江风的手拉到了自己裸露着的胸上。

    江风就觉得指尖一阵酥麻,像摸到了电门,这才知道小娜的胸虽然大,但很柔软,绝对不是假的。

    这样想着,身体内的雄性荷尔蒙借助酒劲,雾沼沼地升了起来。看曹云山和刘宝贵两人正在交头接耳说着什么,没注意到这边,就身体往前倾了倾,借助惯性,把整个手背都贴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官道红颜(百度最新章节)  官道红颜(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