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67章 忍辱求全

    您到昌原市打听一下我刘宝贵的名字,绝对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坏,最多也就是毁誉参半。昌原市区的几条主干道,都是我公司施工的,到现在不管谁提起来那几条路的质量,都翘大拇指。还有你们云湖的发展大道,民心路,也是我施的工,那两条路工程质量如何,你走的比我多,应该比我更有感受。

    听了刘宝贵这一番话,江风紧揪着的心稍微放下了些。刘宝贵所说的发展大道和民心路,质量确实不错,这是受到市领导和市民交口称赞的。和那两条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由本市市政公司修建的和谐路和健康路,这两条路修好不到一年,路上就是坑坑洼洼的,不到两年,路就彻底坏掉了。可以说,没有比这个豆腐渣更豆腐渣的了。

    市民们怨气冲天,提起来就骂娘。那时候市政公司还属于住建局,所以住建局一时间名声扫地,负责的领导还受到了党政纪处分,检察院还把施工资料什么的抱走调查了一番,最后也没有个什么结果。

    但江风还觉得有点不踏实,说:刘经理,发展大道和民心路,确实是你们公司修建的吗?没有转包?

    刘宝贵指着自己的一张沧桑脸说:老弟,你看看我这张脸,像一个大公司的老总吗?肯定不像。为什么不像,因为我爱干活。不瞒你说,我是农民工出身,借助党的政策春风,我由一个泥瓦匠、包工头、一步步走到了今天。说实话,我有了今天这个身份,骨子里还是一个农民,一天不侍弄庄稼就手痒那种农民。名宅、豪车、美女,我都可以有,但我没有,我住在名宅里,开着豪车,拥着美女,我不自在。就连昨天晚上那个女人,也不是什么我公司的材料员,只不过是钱柜的一个小姐罢了。不过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得罪兄弟了,我原以为你会像曹局长一样,好那一口。

    话说到这里,江风再打量眼前这个像个土包子似的刘宝贵,看上去也不那么贼眉鼠目的了,倒是觉得这人还挺坦白的。于是就说:刘经理,以你公司的实力和信誉,既然投了标,中标底可能性非常大,还用得着用这样的手段?

    刘宝贵说兄弟,你能给我倒杯水吗?

    江风站起来给他倒了水,刘宝贵接过来,一饮而尽,饮牛似的。放下杯子,抹把嘴说:兄弟啊,不是我自夸,为什么我的公司能修建出来高质量的道路?因为我没有偷工减料。在当下流行偷工减料,以次充好的市场里,我为什么能做到实打实呢,就是因为我前期投入的少。这个我不明说了,你懂的。所以我即使不偷工减料,也能赚到钱,这也是我的公司能生存下来的秘诀之一。明说了,这也是我为什么要找你的原因。

    刘宝贵说着,眼睛像两把利剑,直插江风的心窝。

    工程标底?江风一惊,不自觉地转头看了看锁着工业园路工程标底铁皮柜。

    刘宝贵的目光随着他的目光移动到铁皮柜上,咧开嘴笑了。说兄弟,心里明白就行了,咱谁也别提那俩字。

    江风呆呆地坐着,不知道该不该去打开柜子拿出标底,就觉得周身的热血渐渐涌到了头上,脑子里嗡嗡的,好像有一万个人在里面吵架,有的支持他去做,有的坚决反对。

    看江风在做思想斗争,下不了决心,刘宝贵眨着一双小眼睛,皮笑肉不笑地说:江科长,我看昨晚上那小娜是爱上你了哩!

    一句话,又让江风想起了小娜的风情万种,不禁变得心长气短起来。算了,就让自己彻底堕落吧!就让自己下地狱吧!他这样想着,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起身向铁皮柜走去,像一个走向刑场的烈士。然后掏出钥匙,慢慢打开了柜门。

    刘宝贵的一双眼就像猎枪上的准星,紧紧跟着江风的动作移动,嘴角挂着轻蔑的微笑。

    江风拿出那装着标底的信封,软绵绵地走回办公桌后,颓然坐了下来。本来今天,这个信封就要贴上封条,盖上委纪委的公章,密封起来,等到评标时才能打开的。现在,他却不得不做着自己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唉,有什么办法呢,现在,自己的小辫子抓在别人手里,已经身不由己了。

    江风把信封放在桌子上,不知道该怎么办。难道要亲手从里面抽出那张纸,交到刘宝贵手上?这很难为情,也很需要勇气,他一时半会还做不到。难道自己把标底读出来,给面前这个狡猾的老狐狸听?江风犹豫着,内心非常痛苦地做着抉择。

    刘宝贵是何等人,早就谙熟了这些交易的技巧,也知道如何才能做到天衣无缝。他看得出江风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人物,在这些玄机面前就像一个小学生,一无所知。他抽了口烟,把身子往前探着,脸几乎凑到了江风脸上,神秘地说:江老弟,这大半天了,你也不去趟洗手间?不怕憋出个前列腺炎?

    江风抬起头,就见刘宝贵眼睛里发出贪婪的绿光,就像一只吐着舌头的恶狼,牢牢按住了一只企图逃跑的野兔。不由被他那咄咄的目光逼得身子往后靠了靠。

    江风当然明白刘宝贵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局促不安地在椅子上扭动着身子,同时也在心里惊叹于刘宝贵的老奸巨猾。是啊,他没要求自己做什么,甚至从头到尾都没说,更没提“标底”这两个字。自己也没答应要给他帮什么忙,这标底,不是也没递到他手上吗。

    江风这样想了,就觉得有点释然,心里还挺感谢刘宝贵的。他慢腾腾的站起来,装模作样从纸盒里抽出几张手纸,声音很干涩地说:刘经理,你先坐着,我去趟洗手间。

    刘宝贵奸笑着点点头,没说什么,但也等于把什么都说了。他望着江风走的很不自然的背影,竟然有点怜悯他的意思。

    江风木偶似的走到厕所,用了好大劲,也没挤出一滴尿。心里陡然而生一种很悲怆的感觉,觉得自己是被生生强奸了,强奸他的人不是有着超大胸部的小娜,而是曹云山和刘宝贵。想到此,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等他回到办公室,刘宝贵已经不见了,房间里还残留着缭绕的烟雾,在层层叠叠的盘旋。装着标底的信封还好好的躺在那里,似乎根本没有人动过。台历旁边,放着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江风走过去把办公室的门从里面锁死了,打开信封,感觉这一摞钱要比昨晚自己塞到小娜皮包里的钱厚一倍,看来是两万了。

    呵呵。江风苦笑了一声。两万块钱,拿来做什么呢。忽然想起孙小柔在操场上的那句话:别说20万,2万我也干!

    一周后,工业园路工程招标结果出来了,昌原市政公司经过评审,脱颖而出,一举中标。当天晚上,刘宝贵打电话约江风出来吃饭,被他婉言谢绝了。刘宝贵在电话里哈哈笑着说:江科长,咱们现在都已经是自己人了,还那么客气干嘛?今晚上是庆功酒,和上次不一样,你放心来吧,绝对不让你多喝。江风不想听他啰嗦,打断他的话说刘经理,喝庆功酒就免了,我不是也没帮你上忙吗。现在你要做的,就是抓紧组织施工人员和机械,尽快进场开工。刘宝贵在电话里保证了一番,说放心吧,明天就进场。

    与此同时,其它几条道路的前期准备工作也在紧张进行着。让郑爽这个女强人心忧的,还是饮马沟改造的拆迁,推进的很艰难,属于这几项工程中进度最为缓慢的了。

    这几天,她带着总工程师乔坤和工程科科长罗天增,乘坐一辆大面包车,每天都穿梭于这几个工地之间,现场办公,现场解决技术问题。她皮鞋上沾着泥巴,头发也被风吹的有些散乱,看上去风尘仆仆的,有时候半夜12点还在工地上呆着。

    相对于郑爽热火朝天的干劲,马正规局长最近显得有点懈怠。开班子会安排什么任务,总爱往郑爽身上推,什么事都不爱出头了。这也难怪,他最近腰疼的老毛病又犯了,每天都要去医院做理疗,还总爱说那句以前从来不说的话:老喽老喽,该歇歇喽!

    有传言说,马局长年龄到了,7月份就要退到人大去了,好像市委组织部已经找他谈过话了。于是机关里的闲人们整天都在议论着谁会接他的班。大部分人说是非副局长郑爽莫属,因为她是姜爱民的爱将;也有知情人说,副局长曹云山的关系是北京的关系,后台也硬的很,这两个人旗鼓相当,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郑爽整天忙于工程,好像没时间去考虑自己的前程。表现有点反常的,是副局长曹云山。

    就在局里各项工作忙的不可开交的当儿,曹云山却以陪老婆看病为名,跑了一趟北京。具体是不是去看病了,老婆得的什么病,谁也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官道红颜(百度最新章节)  官道红颜(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