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98章 出大事了

    特别是老家的雨季,那沉浸在迷蒙雨雾中的小山村,像一位恬静的村妇,文静而内敛。这时候去河边走走,看细雨落在水面,哼唱着“我时常漫步在小雨里,在小雨中寻觅”,那是多么的惬意!不过,那都是在结婚之前,结婚后,这些一个人的浪漫也就只能出现在这梦里了。

    今天,他躺在这张单人小床上,听着屋外的风声雨声,看着自己光溜溜的身体,突然感觉有些滑稽。少年时期的那些梦想,好像都已经随风而逝,只剩下了实实在在的生活,赤裸得有如自己这原始的肉体。他不由得又想起了那句很富哲理的话:生活就像强奸,如果不能反抗,就试着去享受吧。

    这时候忽然听到隔壁的赵俊才很惊慌地叫他:江科长!江科长!

    江风以为是他屋子里进了水什么的,躺着没动,大声我说光着呢,有啥事你说!

    那边赵俊才又叫:江科长你过来一下,快点!有事!

    江风还是躺着没动,就听见赵俊才的声音变得有点惊慌,甚至还带着哭腔:江科长救命呀……

    江风一惊,赶紧把湿衣服披在身上,跑出门到了隔壁赵俊才的房门前。刚推开门,就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一看,是女校长。女校长一脸怒色,边走边扣着胸前的扣子,嘴里骂着:什么玩意!响当当一个窝囊蛋,太监都比你猛!说着话狠狠瞪了江风一眼,晃着一双惊世骇俗的大胸气呼呼地走了。

    进了门,就见赵俊才一丝不挂地蜷缩在床角,脸上是几个鲜红的大唇印,看上去很滑稽。见江风进来,像是看到了救星,苦笑着说,这淫荡婆娘,简直不是个人。兄弟呀,我是真的怕了呀,我还想多活几天呢……

    江风看赵俊才这么狼狈,乐了,哈哈笑着说,不是女校长又要强暴你吧?

    赵俊才拿湿衣服往自己身上套,说我的娘啊,这鬼地方我是不敢再呆下去了,我现在就搬到你房间去,再这样下去,这白虎精非得把我的命要了去!

    两个人干脆也不睡了,搬两把椅子坐在房檐下看雨。就见那雨并没有转小的趋势,仍是刷刷地下个不停,天破了个大窟窿似的。院子里水汪汪一片,浑浊的雨水顺着路往大门外流。女校长的小挖掘机好像是停在一个池塘里。咔擦一声炸雷,院子北边的一棵大榆树冒出一股白烟,把两人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

    女校长看他们在外面坐着,可能是感觉一个人窝在房间里也没啥意思,也走了出来,依着门框,翘着小指头抽烟,把烟用劲往他们这边吐。猛然看到自己放在压井旁的蒸锅正顺着水流往大门外漂,呀地一声惊叫,冲进雨里去捞她的锅。一直快追到大门口,才追上,拿手提了,不慌不忙往回走。

    衣服早就湿透了。她穿着料子很薄的浅色衣服,也没穿胸罩,这会一湿身,和没穿衣服没啥区别,就见她下面是一条鲜红的小内裤,深深陷在缝里,胸前赫然是两座巍峨的玉峰和两颗褐色的大乳头,看上去蔚为壮观。江风和赵俊才两人忍不住往她身上看,眼珠子差点掉地上。那女校长走近了,知道他俩正在欣赏自己,故意把一双巨胸朝他俩大力地左右晃了晃,很轻蔑地说:看着来劲吧?可惜呀,你俩是撑死眼,饿死球!

    于是两人都大笑起来。

    那雨足足下了一个时辰,才渐渐小了下来,天空也渐渐放亮了些。这时几个在桥下避雨的学生提着裤脚跑了回来,一进院子就朝着楼上喊:淹死人了,淹死人了!

    江风和赵俊才坐着没动。赵俊才漫不经心地问那几个学生:淹死的是什么人?

    学生答:是工地上的人,在桥下被水冲跑的,到现在还没打捞上来呢!

    听说是工地上的人,江风和赵俊才像是被谁敲了一棍,腾地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赵俊才声音都变了调,对那几个学生吼:你们不是在开玩笑吧?

    学生说我们亲眼所见。下暴雨之前我们几个来不及跑回来,就在桥下避雨,河里的水猛涨,把一个工人的箱子冲跑了。那人跳到河里去追他的箱子,眼看就追上了,却一下子沉了下去,再也不见了。工地上的人正在打捞呢!

    赵俊才变了脸色,一迭声地叫着坏了坏了,拉着江风就往桥下跑,路上跌了好几跤。边跑边说完了完了,我不该让他们在桥下设仓库的,我这回彻底完蛋了……

    江风没意识到这问题有多严重,心里想的是杜鹏和他的诗。

    根据省《建设工程监理条例》相关规定,监理工程师玩忽职守,不落实安全监理责任,造成人员伤亡事故的,对监理单位处以5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监理工程师停止执业资格一年;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同时规定: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工作人员在监理管理中,玩忽职守、滥用职权、营私舞弊、造成安全事故的,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想想吧,江风和赵总监能不慌吗?

    在河道里设材料库,是安全监理实施细则中严令禁止的,更何况是在汛期。赵俊才作为一名具有相当工作经验的监理师,并不是不明白这些,他也曾经给施工单位----昌原市政公司的总经理刘宝贵口头指出过这个问题。

    刘宝贵满口答应,但迟迟未见行动。因为在桥下加工钢筋什么的,非常凉快,工人干活的效率格外高。再说洛河水在市区之所以水量丰盈,是因为有几个橡胶坝拦着,到了这个地段,水流已经变的很小了,半个河床都裸露着。再加上仓库所处的位置较高,赵俊才才断定不会出什么事情,所以也没再督促施工单位去落实整改。

    而江风没这方面的经验,心想在桥下设材料库,这做法还挺人性化的,根本没有意识到这其中潜在的危险。看来墨菲他老人家说的真对,可能会出错的地方,就一定会出错。

    江风跟着赵俊才满脚泥水地跑着,老远就看到平时像一条瘦蛇似的洛河水这会竟然变长了一条土黄色的巨蟒,水面上漂浮着杂七杂八的漂浮物,随着水流急速向下游奔去。跑到桥头一看,桥下堆放的钢筋什么的有一部分已经淹没在了水里了,哪里还有材料员杜鹏的影子!刘宝贵和几名副总正在桥上低声商量着什么,样子很神秘。再往下游看,几十个工人正在在水里打捞着什么,有人手里还拿着长长的竹竿和绳子。

    刘宝贵看江风和赵俊才急急忙忙跑了过来,和几名副总交待了两句,赶忙迎了上来,脸上的表情竟然很轻松。赵俊才焦急地问他,刘经理,人找到了吗?

    刘经理不说话,把他俩拉到桥西边,在一块稍微干净点的地方站定了,才很迷惑地眨着眼睛说:人?找什么人?

    赵俊才说刘经理你别装糊涂了,我们都听说了,材料员让洪水冲走了!

    赵俊才哈哈大笑:谁那么会造谣啊!我们公司的工人现在一个不少,哪有被洪水冲走一说,完全是无稽之谈嘛!

    赵俊才急了,说刘经理,告诉你,纸是包不住火的,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是你一句话就能搪塞过去的?你以为大家都是瞎子、聋子?如果出了安全事故,我们隐瞒不报,上面查下来,我们是要负法律责任的!不光是我,还包括你,包括江科长,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赵俊才这一番话说的很严厉,掷地有声。确实,如果出了安全事故,及时上报的话,几个人顶多是受个处分,写个检查,但要是故意隐瞒不报的话,性质就变了,确实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江风以为刘宝贵听了赵俊才的这番话,应该会重视起来,哪知道他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态度,脸上的表情无辜地像个被人造谣遭到强暴了的少女,一本正经地说:赵总监,这我就不明白了,难道你是盼望着工地出现安全事故?真出了安全事故,对你这个总监有什么好处?我再说一遍,这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切都很正常,我们都没必要大惊小怪的。

    赵俊才明知道刘宝贵在耍赖,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就指着下游两岸的工人们说:如果没出事的话,你的那些工人在干嘛?在打捞什么?

    刘宝贵哈哈一笑,说他们是闲得蛋疼了,在捞鱼呢。刚才还有人捞上来条鲤鱼,好家伙,足足有十来斤,这么长。

    江风看刘宝贵装聋作哑,就很严肃地说:刘经理,既然是没出事的话,那你把杜鹏叫来,我有话对他说!

    刘宝贵的身子明显地震了一下,目光里闪过一丝慌乱,但马上就恢复了正常,很镇定地说:江科长,杜鹏他家里打来电话说有急事,已经和我请假回老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官道红颜(百度最新章节)  官道红颜(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