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07章 心满意足

    江风和叶欢欢心满意足地从后山下来,刚到大厅里,一位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人就站起来迎了上来。那男人面色黝黑,手里提个早已过时的黑皮包,很谦恭地说江科长,我是刘宝贵的副总,李麦收。

    江风知道这个是刘宝贵专门留下来为调查组买单的,就松松地和他握了手,把他拉到一边问他:刘经理呢?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李麦收说刘总中午就赶到杜鹏老家了,听说一切都搞定了,正在往这里赶。

    江风听了,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了些。这时候李麦收的手机响了,他对着手机说了几句,合上手机对江风说:江科长,刘总到了。

    一会时间,刘宝贵就风尘仆仆地进了大厅。江风看他头发凌乱,眼角糊着眼屎,皮鞋也脏兮兮的,就说刘经理,辛苦了。刘宝贵包里掏出一瓶矿泉水,牲口似的灌了一气,喘着气说老弟呀,我不辛苦点咋办呢?我这一趟虽说是为了我自己,其实最主要的还为了老弟你啊。我一介百姓,大多出点血,罚点款;你是公家人,出了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江风很感激地说刘经理这个你就不用多说了,我心里清楚的很,你说说杜鹏老家那边安排的怎么样了。

    刘宝贵摸出根烟点了,猛吸一口,说这事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就看是谁去办了。不过说到底还是那句老话:有钱能使鬼推磨。不瞒老弟,这句话现在已经成为我的座右铭了。

    原来江风利用叶欢欢把气势汹汹的柳尚会留在香妃温泉,为刘宝贵争取了宝贵时间。他让司机在高速上开起了飞车,一点多钟就赶到了杜鹏家。杜鹏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和刘宝贵有点拐弯亲戚,杜鹏出事后,刘宝贵给的赔偿款让老两口很满意。孩子虽没了,也只能怪他自己命短,对刘宝贵这个“恩人”,一点怨言都没,甚至有点感恩戴德的意思。今天见他亲自登门,赶忙热情相迎,找出点不知放了多少年的茶叶泡了,又在茶水里放了好几勺白糖。

    刘宝贵顾不得喝这样的混合茶,一脸紧张地说表舅表妗子,不得了了,要出大事了!慌得杜鹏他爹腿脚一软,打了个趔趄,说要出啥大事了?

    刘宝贵压低声音说:我给你们说过,杜鹏是为了捞自己的箱子跳到水里淹死的,与谁都没责任,咱村的铁蛋、石磙他们都亲眼所见,这个是事实,我要是骗你们天打五雷轰。我本来想杜鹏这孩子可怜,既然寿险短,入土为安就好了,谁知道有那坏良心的鳖孙们偏要使坏,举报说杜鹏是被人谋杀的,上面要来人把杜鹏刨出来大卸八块验尸哩!

    杜鹏他爹一听当即就气的腿脚乱抖,抓把锄头往地上一捣,说哪个龟孙敢来动一动我娃,我先把他脑袋瓜子当葫芦给锄了!

    刘宝贵赶紧把他锄头接过来放好了,递给他一根黄鹤楼,说表舅,事儿不是这样弄哩。我给你出个主意。上面的人也只是听了一家之言,实际上也不了解情况,也不知道谁是杜鹏,也不知道咱家杜鹏是不是真没了。我的想法是这,咱就一口咬定杜鹏他没死,找个和他长相年龄差不多的来冒充一下,来调查的人谁也没见过杜鹏长啥样,还不是咱指谁是谁?应付过调查,就啥事没有了。

    杜鹏父母听说要他们造假,面露难色,说这么大的事,怕是瞒不住吧。再说我老两口一辈子没说过一句瞎话,不会诳人。要不这样好了,上面的人来了,我就说我是自愿放弃对杜鹏进行尸检的。

    刘宝贵一听急了,说我的亲表舅啊,事情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啊。上面的人要是知道杜鹏死了,不但非得验尸,就连我的公司也要跟着倒霉了!说白了,现在我们是互相帮忙哩。说着,从包里掏出两叠钱拍在桌子上,说表舅,这是两万块钱,事过了之后,我再孝顺二老两万。

    杜鹏的父母见了真金白银,马上行动起来。杜鹏他爹出了门,一会就领着个小伙子进了门。刘宝贵一看,吓了一跳,以为白天见鬼了,这小伙子和杜鹏长的太像了。为做到万无一失,防止调查组在村上打探,刘宝贵安排杜鹏父母找来了自己的亲戚朋友,岗哨似的散布在村口、路旁,其中杜鹏的爷爷在村口放羊,兼做消息树。准备工作做的滴水不漏。

    江风听了刘宝贵的汇报,非常高兴,表扬了他几句,说就让柳尚会那家伙去调查好了,他就是把吃奶的劲用上也查不出个什么的。

    刘宝贵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说那个姓柳的呢?江风说估计这会还在洗鸳鸯浴呢。

    刘宝贵眨巴着眼睛,忽然明白过来,痰气很重地笑着说,江老弟,你的手段也十分了得啊,能把那家伙窝在这里半天,要不我哪能这么从容。说着话看到了正在梳理头发的叶欢欢,就说这女人不也是安监局的吗,你得想办法把她也搞定才好啊。江风说这个你就放心好了。

    天已经擦黑了,柳尚会还没出来,看来已经是乐不思蜀了。江风想,柳尚会虽然和陪浴女缠绵了一个下午,但毕竟没机会办事,火没发泄,毒气没出尽,自己的工作就算是没做到家。要想让他心满意足,只有在今夜了。不过柳尚会会考虑到谁买单的问题,放不开。不如就让他知道昌原市政公司的老总在这里,有人为他买单,这样他才能放开玩。

    看刘宝贵灰头土脸的样子,就说刘经理,你先去洗把脸,一会咱们一起吃饭,你先去把菜点了。刘宝贵说我在场不合适吧?江风说放心吧,合适。

    好容易看到柳尚会走了出来。到了大厅里就装模作样地吵叶欢欢,说小叶,你这人真不够意思,说好了一会回来,这一去就是半天!让我一个在那里巴巴地等,又不敢离开怕你找不到,等得我都睡着了!

    叶欢欢嘻嘻笑着说我回去找你了啊,可这地方迷宫似的,我迷路啦,干脆就到大厅里等你了。

    江风看柳尚会容光焕发的样子,知道是陪浴小姐的功劳,就一语双关地说柳科长,这地方还可以吧?柳尚会满面春风地说可以可以,这地方可以,不错。江风说泡澡饿的快,柳科长,菜已经点好了,走,咱们吃饭去。

    进了房间,柳尚会看房间除了孟松年,还有一个人,看上去很面生,就侧脸问江风,这位是?江风说柳科长,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昌原市政公司的老总,刘宝贵。刘宝贵就赶紧和柳尚会握手,说幸会幸会。柳尚会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把甩开刘宝贵的手,变了脸色说,你不是瞒报安全事故的那个建筑公司吗?我不吃你的饭!说着就转身往门外走。江风上去拦了,说柳科长,您别生气,刘经理虽然是工业园路的承建方,但也是我生活中的朋友,我们认识很多年了。今天下午偶然在这里遇到的,听说您也在,就想高攀认识你一下。也就是一起吃个饭,至于工作上,你该怎么调查还怎么调查,不要手软,于这顿饭绝对没关系。

    刘宝贵也过来说柳科长,您放心,今晚咱就是朋友欢聚,不提工作上的事。能在这里遇到市领导,我怎么也得表示一下的。对我来说,多个朋友多条路啊。

    柳尚会见多识广,心里能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当下午那个风情万种的陪浴女郎坐在他怀里后,他就明白这是有人专门安排的了,只不过实在难以抵挡美女的诱惑,就顺其自然装起了糊涂。

    又想会是谁安排的呢?住建局的两位显然没必要给他这么大的面子,那唯一有可能就是这个被举报单位----昌原市政公司了。所以当他走进房间看到刘宝贵的那一刻,一点都不惊讶,甚至已经猜出这个人的身份了。但他还是要做做样子的,要不会显得自己很没原则,很没水平。

    现在样子已经做足了,没必要把事情再搞的很僵,就又勉强折回身来,半推半就的坐了,还端着一副正儿八经的架子,不去搭刘宝贵的茬。江风看这场面有些不伶俐,就又朝叶欢欢丢眼色,叶欢欢就站起来给柳尚会敬酒,用身体又是蹭又是扛的,柳尚会哪经得起这种攻势,只得接过来喝了。

    江风又趁热打铁给他敬了酒,话中有话地说柳科长,你就放开喝吧,放开喝了晚上才能放开玩。柳尚会当然知道江风这话里包含的意思,一下子就想到了陪浴小姐那一双又大又白的胸,不说什么,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柳尚会喝兴奋了,连刘宝贵敬的酒也喝了,竟然还说,老刘,谢谢你的安排啊。又招手让刘宝贵附耳过来,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然后两人勾肩搭背地大笑着。江风看到这一切,知道这个柳尚会,已经不用再担心他了。

    孟松年属于闷骚型的,酒量不行,还非得缠着叶欢欢喝酒,被叶欢欢灌得饭局没结束就又溜回房间睡觉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官道红颜(百度最新章节)  官道红颜(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