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76章 胡言乱语

    坐在后排的江风简直气炸了肺。他看着还在滔滔不绝,继续贬低着农民的袁部长,真想冲到讲台上,揪住他的领子,问问他本人上查三代是什么人。然后再左右开弓,打他个满脸开花,满地找牙。麻麻的,这样数典忘祖,鲜廉寡耻的鸟人,竟然能混到组织部副部长的位子上,可见现在的用人制度存在多么大的缺陷!

    江风虽然也是愤愤不平,但他也和大多数同学一样,选择了忍气吞声,选择了沉默,做了缩头乌龟。识时务者为俊杰,小不忍则乱大谋,大家都知道这个道理,所以谁都不想做出头的椽子。

    袁部长也注意到了下面的骚动。虽然那骚动很轻微,很短暂,但还是被他捕捉到了。他自己也意识到,难道自己的话说的有点过了?就拿目光去看正盯着他看的尹红妹,想从她那里找到点什么答案。尹红妹却睁大一双毛眼,热切地望着他,还微微向他点了点头,那目光里满是赞许和崇拜。袁部长就像被打了一针兴奋剂,体内的电压忽地一下就上去了,又开始得瑟起来。

    袁部长讲的起性,说现在的农村啊,再也不是什么人杰地灵,民风淳朴了。农民兄弟思想也解放了,也开始玩花哨的了。我给大家讲一个我在农村扶贫时候遇到的事情啊----袁部长竖起一根指头,强调说,这可是个真人事儿。又转向尹红妹,眨着眼睛说,尹乡长哇,我要讲的可是发生在你们乡的事情,你不会嫌我揭你的老底吧?尹红妹见袁部长和她说话,受宠若惊,红着脸,扭动着丰满的身子,飘着声音说,哎呀袁部长,对我您不用客气的。打是亲,骂是爱,您肯批评我的工作,那是对我最大的厚爱,我是求之不得呢,怎么能说是揭老底呢?袁部长,您但讲无妨,我洗耳恭听呢。

    尹红妹的这番嗲嗲的肉麻话,听得大家直呕吐。但袁部长感觉非常好听,感觉尹红妹不但人感性,声音也很感性。心想乖乖呀,这样的美人,这样的声音,再听下去非把人听早泄了不可。由此说来,声音也可以淫人啊。

    袁部长说我驻的那个村子叫做枣林村。驻村的第二天,就有个男青年拉着一个哭哭啼啼的妇女找到我,要我给他们评理。那妇女怀里抱着个正在喂奶的孩子,脸哭得像个大花猫,还青一块紫一块的,显然是受到了丈夫的家庭暴力。那男的白白净净的,不像个农村人,右手却比常人多出一个指头,就是我们俗话说的六指。一问,才知道这男的是女人的丈夫,长年在南方打工。老婆生孩子的时候,请不了假,半年后才回来看老婆和孩子。

    这一看,就看出问题来了。啥问题?原来丈夫发现,自己孩子耳朵上长了个肉瘤,也就是农村说的栓马橛儿。要说耳朵上长栓马橛儿,并不是什么稀罕事,但这个男的就不答应了。为什么呢?因为有个叫大牛的邻居耳朵上也长了个这玩意,并且和自己的孩子方向一致,都在右耳朵上。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丈夫就不答应了,把老婆打了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要逼着老婆承认和邻居的奸情。哪知道他老婆比江姐还江姐,受尽丈夫毒打,死死咬住那孩子就是丈夫的种,自己从未劈腿。丈夫无计可施,拉着他老婆,抱着孩子找到了我。

    袁部长的这个故事确实有点意思,班上的同学们没有一个走神的,都伸长了耳朵,期待着故事的发展。娘的,还是这样的课上着美气。

    袁部长讲故事不忘卖关子,讲到关键时候,停下,喝了口水,再慢悠悠接着讲。说,这可咋办呢?我又不会什么滴血认亲,又没有人给咱做亲子鉴定,这事确实不好办。没说上两句,那男的咆哮着又要动手,女的哧溜一声躲到了我背后,吓得瑟瑟发抖。我看这女人体格风骚,眉眼带着狐气,本来心里也怀疑她是一枝出墙的红杏,看她哭的梨花带雨,又正处在哺乳期,俩奶惊的把衣服都洇湿了,就有点同情她。

    我就给男的讲科学。我说这位兄弟呀,你知道什么是遗传,什么是变异吗?男的一脸迷茫,摇头说不知道,我就知道我没有栓马橛儿,我儿子有。我说,我给你举个简单的例子吧。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来会打洞,这就是遗传;一母生九子,九子各不同,这就是变异。你五根手指头伸出来都不一般长,哪能要求自己生的孩子和自己一模一样?那除非是克隆出来的。男的说这我不懂,你是市里来的大干部,见多识广,我就是想让你给我个说法。我说好,那你就听好了。这孩子他就是你的种,不过你的种可能受了点喝酒或者抽烟什么的影响,他变异了,多出了个零部件。这个零部件想解决也非常好办,等孩子到了六七岁,你去乡卫生站,五分钟就把它割扔了。总而言之,你的孩子遗传了你百分之九十的基因,但有百分之十变异了。之所以变异,也是因为你的原因。

    教室里传出一阵笑声。尹红妹更是笑盈盈的,看着偶像袁部长,激动地脸飞红云,双眼含情脉脉。袁部长大受鼓舞,说接着讲啊。我说了这话后,那女人在我背后激动得差点给我跪下,对丈夫说这下你相信了吧?这下你相信了吧?领导说了,这孩子就是遗传的你。丈夫还将信将疑,他老婆又说了一句宽心的话,说,这样吧,将来咱们孩子割栓马橛儿做手术的钱,让大牛(邻居)给咱拿出来!这总好了吧?

    江风也憋不住笑出声来。心想这个姓袁的,理论水平不高,讲起故事来倒是活灵活现。教室里一片笑声,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袁部长很自豪地看着大家笑,说还没完呢,继续啊。男的拉着妻子出门,走了两步又折回来,对我说,领导,您给我讲了什么是遗传和变异后,我明白了。这孩子他没长得像我这样生六根指头,这叫变异;他耳朵上长了个栓马橛儿,这叫遗传----但遗传的是邻居大牛的。男的说完,狠狠瞪我一眼就走了。

    袁部长讲完,大家拍腿抚掌大笑。连坐在江风旁边的班主任何老师也笑个不停,捂着肚子叫疼。袁部长脸放油光,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尹红妹巴巴地说袁部长啊,真没想到能把这个如此棘手的事情解决的这么巧妙,我对您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袁部长摆摆手,说,不要佩服我。要佩服就佩服那个农民兄弟。说着话他伸出双手,往下压了压,笑声了议论声就停了下来。袁部长说,我继续讲。大家惊喜地说还有?袁部长说还没讲完呢。我在枣林驻村驻了一年半,年底的时候,我正收拾了东西准备回家过年,又一对夫妇抱着孩子来找我了。情况和那对夫妇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这个男的耳朵上长着个栓马橛儿,他老婆怀里抱着的孩子,长了六根手指头。

    袁部长的故事讲到这里,戛然而止。大家一时间都没迷瞪过来,过了几秒钟,才恍然大悟,大笑着鼓起掌来,说妙啊,绝啊,过瘾啊,教室里一片欢声笑语,成了欢乐的海洋。

    但有一个人没笑,那就是靠窗坐着的美美。美美在听了袁部长把农民贬低为没文化,没素质,自私、狡诈、懒惰后,当即就想站起来反驳他,也是忍了几忍,才控制住了自己的冲动情绪,只是在心里恨恨地骂他,什么狗屁玩意,竟然还人模狗样地来党校上课,真是误人子弟!又冷眼看着他小丑似的表演,厌恶至极,根本没有心情去笑出来。

    袁部长讲完这个故事后,课间休息了十分钟。班里的气氛高涨,讲台上又里三层外三层地围满了人。尹红妹挤不进去,干脆上了讲台,站在袁部长背后,扭着身子和他说话。袁部长内急,急着去洗手间放水,又舍不得错过这个和尹红妹近距离贴身交流的机会,真想把尿撒在裤裆里。

    第二节上课后,大家的心情稍微放平静了些。袁部长继续开讲。再强烈批判了一通小农意识后,说,常言说的好,穷山恶水出刁民。正是因为贫穷,才造就了农村人刁蛮,奸诈的恶习。近年来,农村人口持续向城市转移,城市人口急剧膨胀,这给我们的城市带来了混乱,带来了不稳定,城市人口素质良莠不齐。就我们云湖来说,这些年发生的一些暴力抗拆,堵路,冲击政府等群体事件,以及一些乱闯红灯,随地吐痰,乱扔垃圾都丑陋行为,基本上全部是住在城里的农村人所为。农村人拖了我们城市发展,文明进步的后腿……

    袁部长话音未落,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了。美美再也控制不住满腔的怒火,再也听不下去了,腾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她饱满的胸脯急剧起伏着,大声说,袁部长,我能打断您一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官道红颜(百度最新章节)  官道红颜(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