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202章 拉叶芷过来

    第二天晚上8点,江风拨通了荷园新村开发商,市银河房地产公司老总叶芷的电话。叶芷正有一个饭局,电话里很热闹。江风说,你找个安静的地方说话。

    于是叶芷来到洗手间,说江风,你在家吗?江风说不是,我在洛南棚户区路口。叶芷吓了一跳,说你没傻吧?这么晚你跑到那又脏又臭的地方干嘛?江风说,等你。叶芷提高声音说等我?你要我现在过去吗?

    江风说是啊,你现在过来吧。叶芷还是有点弄不清楚江风发的哪门子神经,说有事?江风说,有事,你只管来吧,快点,我在村口的路灯下等你。

    叶芷正在潮汕大酒店请荷园区政府和法院的几个人吃饭。在这次征地拆迁中,这几个人都是出了力的,拆迁工作虽然历了一点波折,但不管怎样,目的总算达到了,别墅和高层都在紧张的施工中,对与叶芷来说,这才是最重要的。

    荷园区法院民事庭邹副庭长也在座。虽然为了平息舆论,对外宣称他是被撤了职的,但仍然在民事庭工作,待遇不变,级别不变,该干嘛干嘛,一点都不受影响。

    推杯换盏,酒酣耳热之际,邹副庭长拿出几沓发票,说拆迁事件发生后,自焚老汉家人四处上访,法院为了搞好稳定工作,多次去北京、去省里截访,产生了不小的费用。叶芷让副总接了,说让邹庭长操心了,回头把钱给您送去。

    这时候她接到了江风的电话。江风在电话中坚持要她现在就过去,所以她只好把饭局交给公司的副总,自己开车见江风。

    江风在棚户区路口那里气呼呼地等她。远远看见了叶芷的悍马疾驰而来,后面依旧尾巴似的跟着一辆丰田,里面不用说是他的保镖。江风最近隐隐感觉到,叶芷可能是得罪了什么人,好像是随时防人暗算似的,保镖总是不离左右。

    叶芷跳下悍马,看江风很严肃的样子,上来摸他的额头,说,江风,你没发烧吧?江风把她的手拿下来,说,我很正常。

    叶芷说,那你干嘛把我约到这鬼地方来,黑灯瞎火臭气熏天的蚊子成群,一点都不适合谈情说爱。

    江风说,今晚我没有心情谈情说爱。叶芷,你跟我来,我带你去串个门。

    叶芷觉得今晚的江风说话硬生生的,对她的态度也很冷淡,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想看看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就跟在他后面,随着他在弯弯曲曲的小胡同里钻来钻去。村里没路灯,地面坑洼不平。因为没有排污系统,路面上污水横流,气味很不新鲜。叶芷穿着高跟鞋,东一脚西一脚的,走得很吃力。江风好像也不等她,只顾在前面迈着大步走,头也不回,像是在和谁赌气似的。叶芷紧走几步,上来挽着他的胳膊,说江风,看你跑的兔子似的,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啊?

    江风没回答她,却说,叶芷,我问你一个问题。我现在还是你的助理吗?

    叶芷说当然是了,我们签的有合同啊,这个你不用怀疑的。

    江风说那好。那就说明,公司的事情我也有权过问,对不对?

    叶芷说你随时可以过问的,我对你不隐瞒什么。

    江风说,好。记得你说过,你是商人,看重的是利益。但我觉得,商人重利不假,但也得讲究个手段,讲究个做人的底线。钱,永远也赚不完,但要赚的光明磊落,要赚的问心无愧。如果赚的是昧心钱,坏良心钱,那就不是商人,是奸商了。我可不想给一个奸商做助理,那叫助纣为虐。

    叶芷不明白江风怎么会说这么一番话,就往他脸上看,想看看他是不是吃错了什么药。刚好有一束灯光从一家低矮的墙头射过来,落在江风脸上。叶芷发现,江风的脸凝重得结了冰似的,看上去紧巴巴的,像绷紧了的一张弓,把她吓了一跳。说,江风,你今晚怎么了?好像你从来还没有用这样的态度对待过我。有什么事情,或者对我有什么意见,你就直说吧。

    江风不说话,领着她来到两间破败的平房前。千疮百孔的房门里,透出微弱的亮光。

    江风抬手敲了门,一个只穿着汗衫的女人过来开了门。看到门外的江风,那女人惊喜地说,呀,是江兄弟啊,快进来吧。说着,侧身把江风和叶芷往屋里让。她家的男人正光着膀子吃饭,看到来了客人,赶紧套上件衣服,很憨厚地朝他们笑。

    屋子里是一股浓重的霉味,夹杂着婴儿的尿骚味,大人的汗臭味,空气相当复杂。

    叶芷一直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不习惯这样的味道,微微皱了皱眉。

    他随着江风跨进房门两步,就再也走不动了。她发现,这家的房子太矮了,面积太小了,两张床已经基本上把房间占满了,再加上一个烂沙发,一张小桌子,屋里连下脚的地方都没,人打个转身都难。那破破烂烂的沙发可能是捡回来的,弹簧早就坏了,一个坑一个坑的,上面扔着枕头和毛巾被,看来是晚上还要睡人。一位老太太坐在床上,怀里抱着个婴儿,还有一个小姑娘趴在桌子上写作业。

    见来了客人,男人赶紧搬起小桌子往一边挪了挪,把江风和叶芷往里面沙发上让,女人张罗着去倒水。

    江风说,别忙了,我们看看就走。叶芷以为这是江风家的一门亲戚,忍着难闻的气味,朝这家人友好地笑,还在后悔应该买点东西带着,这样空着手来挺不好意思的。

    女人盯着打扮地珠光宝气的叶芷看,看了一阵,哎呀叫了一声,怯怯地说,这,这不是银河公司的老总吗?

    叶芷没想到这个女人认识她,吃了一惊,说,您是哪位啊,我也觉得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女人说,看来是贵人多忘事。叶总,你来过我家的,那时候我家还在果园里,你是来我家商量拆迁补偿的事情的。

    叶芷这才记了起来,说是是,我还真是忘了。又诧异地说,怎么,你们怎么住在这里?

    女人还没回答,江风接过来说,不住这里能住哪里呢?他们在这之前还住在桥洞里呢。叶总,您大概还不是太清楚,我给你说说这家人的悲惨遭遇吧。她们原有一个幸福的家,有一块赖以生存的土地,一片果园。虽然辛苦,虽然不富裕,但日子过得快快乐乐。她们原本以为,自己与世无争,就不会被人争,别人就不会来打扰,麻烦也不会找上门。但他们想错了,您的荷园新村结束了她们的幸福生活。房屋被强制拆迁,果树被夷为平地,老人自焚身亡,儿子因暴力抗法被抓,三天前才释放;拆迁补偿款至今分文未见,生活无来源,连小孩子都辍学了。

    江风说着,声音越来越高,人也激动起来。他指着饭桌上残存的半碗清水煮白菜说,叶总,你看看她们吃的什么吧,我告诉你,这些白菜,也是从菜市场捡回来的!这家人没被饿死,已经是很不错的了,您还指望她们过得多幸福,多有尊严呢?

    江风的话,说到了这家人的伤心处,老太太和她的儿媳忍不住又掉起了眼泪。叶芷显然受到了很大的震动,她不相信似的喃喃自语到,怎么会呢,怎么会这样?又对那女人说,难道你们到现在还没拿到补偿款吗?

    女人说,我们哪里敢指望什么补偿款,能把我男人放回来,我就谢天谢地了。法院的人吓唬我说,如果再说要赔偿的话,就把我男人再抓回去,判个十年二十年。家里本来就两个男人,已经被逼死了一个了,如果我丈夫再被判了刑,我们全家就只有等死了。呜呜……女人说着,忍不住掩面痛哭起来。

    叶芷的身体有点发抖。她拉着女人的手,说,可是我已经把补偿款交给法院了啊,一共三十万,法院的人刚才还对我说,已经交到你们手里了。

    床上的老太太抹着眼泪,说,这些天杀的,说话不讲一点良心啊。要是我们有了这三十万,还能天天去捡菜叶吃吗?我孙子的奶粉都没钱买了,只好喂面汤。天爷也,咋不睁不开眼看看,五雷轰了这些坏良心的龟孙子呢!

    不知道是因内疚还是因为愤怒,叶芷涨红了脸。她掏出手机,啪啪啪按了号码,尽量压抑着激动的情绪,对着话筒说,邹庭长,我是叶芷。

    那边的人大着舌头说,叶总啊,你怎么搞的,酒都被我们喝光了,你怎么还不回来?听说你歌唱的好,回来咱们去钱柜K歌去!

    叶芷没有回答他的话,却正色说,邹庭长,我想问你个事情。刚才吃饭时您说,那三十万元已经交到了拆迁户手里了?

    邹庭长说是呀,这还有假,我明人不做暗事的。再说,我敢对您叶总撒谎吗,除非我是吃了熊心豹胆了,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官道红颜(百度最新章节)  官道红颜(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