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247章 进京

    他们总结上访者的特征是:两眼冷飕飕,手里一布兜。穿着平底鞋,走路靠边溜。一旦确定了目标,就把自己也打扮成上访群众,凑近到了北京两眼一抹黑的上访者,说,老乡,您也是来上访的吧?这时候上访者如果有了经验,闭紧了嘴巴不吭声,一直往里走,他们也就无可奈何了,一旦开了口,暴露了家乡口音,立即就会有操着同样口音的人上来,推推搡搡地拉上了车,拉到一个很陌生的地方,管吃管住管买车票,就是不让你再踏进信访局一步。最后还亲自把你送到火车站,巴巴地看着你,眼看着火车开动都不愿意离开,就像电影里的恋人分手似的。驻京办取消后,部分地方政府又成立了“截访办”,抽调公安、民政、法院等系统的精兵强将,长年奋战在首都截访第一线,为维稳工作鞠躬尽瘁,默默做着奉献。

    江风昨晚做了个好梦:自己因公出差,在飞机上遇到了一戴眼镜的美女。那美女是第一次坐飞机,想和江风换一下座位,因为江风的座位靠窗。江风很绅士地和她换了,那美女很感激,拿出一块巧克力和他分享。两人谈得投机,互留了电话号码,约定以后经常联系。江风怕忘,手机又按照空姐的要求关了机,所以把美女手机好号码写在了自己手掌里,一遍一遍地背诵,遂烂熟于心。正准备谈一些实质性的内容,飞机在高空中突然遇到强气流,剧烈地颠簸起来。那美女一声尖叫抓住了江风的胳膊。江风心里叫声哈哈!有戏!却恼怒地发现,自己已经醒了。

    赶紧闭上眼睛想继续刚才的美梦,肚里却被一大泡尿憋着,咣咣当当的,翻来覆去睡不着。一边怪自己昨晚喝水太多,一边抓紧时间回忆那美女的电话号码。哪知道明明在梦里记得烂熟的号码,这会却忘得干干净净,得了失忆症似的。失望之余,猛然想起自己手心里还记得有啊,赶紧伸开手掌去看。却见手里紧握的是自己的一根体毛,弯弯曲曲的,粗壮油亮。呆呆看了半天,呸了一声,扔了那东西,翻身起床。一边还不能释怀,心想这梦也捉弄人,这么完美的偶遇,怎么就不能给个完美的结局呢?

    在洗手间怅然若失地蹲了一会,觉得肚里空落落的,很失落,也说不上是为了什么。这时候放在卧室里的手机清脆地响了起来,阿桑略带忧郁地唱到: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江风大事没办完,也懒得去看是谁一大早就对自己示爱,还爱的这么安静。哪知道阿桑唱了一遍又一遍,很执著,大有不接受我的爱就和你没完的意思。只得草草了事,跑过去接了,竟然是委副局长包清泉的电话。

    包清泉到了住建局后,除了和江风谈过一次话,交待他认真写了一份检查后,再也没搭理过他,在电梯里遇见也是哼一声,别说亲自给他打电话了。所以江风听到他的公鸭嗓,着实吃了一惊。包清泉声音很急促,说是江风吗?我是包清泉。

    江风说是包局长啊,我是江风,包局长您有什么指示?

    包清泉严肃地说,你现在赶紧收拾收拾洗漱用品,做好出差的准备。送你去机场的车已经出发了,十分钟后到你家楼下!

    江风听得一头雾水,说出差?机场?去哪里出差?

    包清泉说你不是咱们信访办主任吗?昨天夜里出大事了,刘家大院的老太婆刘荣坐凌晨2点10分的火车去北京上访了,局党委经过紧急研究,决定派你坐飞机去北京把她截回来!

    江风以前只听说过截访,知道那是件非常紧张刺激的事情,反特电影似的,很好玩。没想到今天这事情轮到自己去做了,紧张地心怦怦乱跳,不知道自己能否完成这光荣而神圣的任务。那边包清泉追问到,江风,有什么问题吗?江风说没,没问题。只是,我不认识刘荣啊!

    江风想推掉这个任务,所以灵机一动撒了个谎,其实他是认识刘荣的。

    包清泉说这不是问题。刘荣的特征很明显,六十多岁一老太,低,胖,有关节炎,走路一晃一晃的,很艰难,再加上是咱本地口音,很好辨认的,相信你一定能找到她。记住,刘荣的火车今天下午4点45分到达北京西站,你坐上午9点的飞机,10点半就能赶到首都国际机场,然后马不停蹄赶到火车站,在出站口死等,不管你使用什么手段,一定得把她截回来,不能让她踏进信访局半步!

    江风心里没谱,不过看着阵势,不答应也不行,就说,好吧,我一定尽力而为。

    那边包清泉对他的回答很不满意,说,什么尽力而为,马局长说了,这任务关系着我市的稳定大局,关系着我局的形象,做不好是要处理人的,所以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找不到刘荣,你就不要回云湖!

    江风连北京都没去过,更别说要去偌大的北京城去准确地找到一个并无明显特征的老太太再把她哄回来了。听包清泉口气严厉,立刻赶到头皮一阵发紧,又想到去北京这花费不小啊,钱怎么说?就说包局长,经费的事……

    包清泉打断他的话,不耐烦地说,花多少钱你自己先垫上,回来如数报销,不会让你自己掏腰包的。只要任务完成了,花个三万两万都不成问题,我们住建局这点钱还是出的起的!

    挂了电话,江风赶紧刷牙洗脸刮胡子,知道北京比较冷,带了几件厚衣服,身份证、银行卡、手机充电器什么的一一检查了,翻出个杨柳的拉杆箱,把东西一样样装好,楼下的汽车喇叭也响起来了,提了箱子急急下楼。

    下楼一看,来接他的竟然是包清泉的本田雅阁。关天浩来住建局,把自己的座驾奥迪和司机都带来了,包清泉也和他一样,带来了他的本田和司机。原来郑爽在任的时候,坐的才是本田雅阁,副局长坐的都是低一个档次的现代,所以关天浩和包清泉的座驾,显然都是超标的。不过这也让住建局上了一个档次,到哪里看上去比较风光。

    包清泉的司机小吴,不苟言笑,脸上整天都在下雨。看见江风下楼过来,也不喝他打招呼,眼睛看着前面。江风上了车,坐到后排,小吴就一声不响地发动了车子,上了路。

    半个小时候后,车上了高速。江风觉得车内的空气沉闷,就说小吴,两个小时能赶到机场吧?小吴说,能。江风又说,上午有飞往北京的航班吧?小吴说,有。说完就紧闭了嘴巴,两眼直视前方,没有了下文。

    江风心想这个小吴还真是块做司机的料,嘴巴紧的很,不像某些领导的司机,嘴巴松的老婆裤裆似的,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给领导开车,领导在车上说点工作上的事情或有点什么隐私,马上就在机关传的风一股雨一股的。看小吴这会比市领导都深沉,干脆也不和他说话了,开始专心地想自己的事情。

    江风对刘家大院并不陌生。还在和杨柳谈恋爱的时候,他们就多次去过那里,拍了不少照片。那时候刘家大院已经被命名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了,原来租住在这里的小商小贩都搬离了,院子里花木扶疏,天井楼台,倒也十分清静。给江风印象最深的,是东院大门上的一副对联:人莫心高自由生成造化;事由天定何须巧用机关。这幅对联的寓意虽然有些消极,但也说明了一些做人的道理,正如曹雪芹在《红楼梦》所说:柔软是立身之本,刚强是惹祸之胎。又想到,为什么现在的政府机构都叫做“机关”呢?机关二字在古代来说,并不是褒义啊。不过又觉得把单位叫做机关,也是最贴切不过了,机关本身就是一个玩弄心机,尔虞我诈,危机四伏之地。

    其实江风对刘荣老人也是有印象的。刚结婚不久,有个周末他和杨柳又去刘家大院,看到院子里一位老太在扶着一位老先生走路。那老先生显然是得过脑梗塞什么的,有点半身不遂了,左脚提不起来,颤颤巍巍迈不开步。老太就用一布条绑在他脚上,抓在手里,一下一下地提着,两人就这样在院子里蹒跚地走来走去。老先生个头大,半个身子倒在老太太身上,老太太腿疼,勉强坚持着。

    江风看了,也没觉得有什么,杨柳站着看了一阵,哭了,走上去搀扶住了老先生的右臂。老先生扭头看着杨柳,笑了。江风也感动了,赶紧拿起相机,拍下了那无比温馨的一幕。这张照片直到现在,还在家里的影集里夹着,老先生那会心的一笑,深深印在了江风的脑海。那个上午,杨柳没有了再参观游览的兴致,和老太太一起帮老先生散完步,又去到他们住的厢房里帮老太太做家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官道红颜(百度最新章节)  官道红颜(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