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394章 咬

    落了座,孟佳荫让小姑娘打开了一瓶红酒,给江风和尹红妹各倒了一杯,说这是我自酿的,除了你们两位,还没人有福气喝呢。

    江风看她面前并没有杯子,说孟经理怎么不来一杯?

    孟佳荫浅浅一笑,说,我不沾酒的。

    江风尽量让自己的吃相文雅一点,那小半杯酒本来一口就能干掉的,硬是分做了半口半口,觉得很不过瘾。孟佳荫很少动筷子,基本上是看着他们两人吃。

    江风觉得孟佳荫似乎在暗暗观察着他,拿眼去看她,正接着她含笑的目光。孟佳荫也不回避,朝他微微点头,说我这里的菜,江书记怕吃不习惯吧?

    不等江风说话,尹红妹抢着说,他呀,是属狼的,就爱吃肉。

    江风一阵羞愧,说,不过以后,我也打算向孟经理学习,改吃素了。

    孟佳荫看着他说,你呀,做不到的,你欲望太强。

    江风还以为她说的是那方面的欲望,一下子涨红了脸。尹红妹正喝水,忽然就笑喷了,赶紧拿餐巾纸去擦胸口上的茶水,说孟经理果然是一针见血。

    孟佳荫摆摆手,说,欲望是各方面的,并不单单指性。即使是性,也是正常的。就连伊甸园里的亚当和夏娃,都经受不住彼此的诱惑,何况我们这些俗人呢?

    江风看孟佳荫总是一种很淡然的样子,就说孟经理,我觉得你已经做到了超凡脱俗了。

    孟佳荫笑道,我还差得很远呢。

    吃过饭,小姑娘很快把桌子收拾了,上了水果。江风看孟佳荫那双保养的极好的手,捏着一颗樱桃,红白相映,艺术品似的,看上去真叫赏心悦目。就说孟经理,自从上次在你这里听了你弹奏的《梦中的婚礼》,这一个月来,我耳边回响的总是那曲子的旋律,挥之不去。看来古人所说的“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太保守了点,起码应该是“三月”不绝嘛。

    孟佳荫不置可否地笑,说我那是随意发挥的,加入自己心情的成分太多,让江书记见笑了。

    尹红妹说,我对音乐不是太懂,看江书记也像是个附庸风雅之人,孟经理的曲子,他应该一辈子都不会忘掉的。

    江风说,我也是耳浊,只听个热闹罢了。不过我想孟经理如此才华,竟然安心于这世外桃源,孤芳自赏,也确实可惜了。

    一句话说得孟佳荫有点伤感起来,低头不语。

    尹红妹给江风丢了个眼色,意思是不让他再沿着这个话题说下去了。

    尹红妹用牙签扎了个桔片递到孟佳荫手里,对江风说,江书记你知道吗,孟经理不但精通音乐,还对《周易》有很深的研究呢,你可以请她帮你看看前程。

    江风对玄学也很有兴趣,听尹红妹这么一说,一下子来了兴致,说就怕孟经理不肯赐教啊。

    孟佳荫连连摆手,说别听红妹瞎说,我也是一知半解,一点点三脚猫功夫,不好意思拿出来见人。

    江风见她如此谦虚,情知她肯定有两下子的,更是缠着她不放,说孟经理您随便指点一二就可以。孟佳荫只是摇头。

    尹红妹说孟经理,既然江书记对你这么崇拜,你也不能太保守,干脆给我们测个字算了,权当说笑。

    江风正在看一本关于测字的书,很是痴迷,听尹红妹说出这个话来,算是正中下怀,有心展示一下自己的博学,就说这个测字啊,还是很有玄机的。我先给二位讲个故事。话说明朝末年,崇祯皇帝眼看大明天下已是日薄西山,朝不保夕,忧心如焚,寝食难安。一天他微服出行,见街市上围着一大堆人,原来是一位号称“活神仙”的先生正在测字算命。

    崇祯圣心一动,也想预卜一下国运,就写了一个朋友的“友”字让他来测。先生看了一看,皱皱眉头说,客官你可不要见怪,这个“友”字很不好啊,它乃是‘反'字出头。您看,现在李闯王已攻进洛阳,杀了当今皇上的叔叔,这不是意味着造反者已经出了头吗?

    崇祯皇帝听后十分不悦,但还是强自镇静,说,这不怪你,是我自己搞错了,实际上我想写的字不是这个“友”,而是个“有”字,因为音同字不同,所以搞错了,先生不妨再替我测测看,吉凶到底如何?

    那先生眉头皱得更紧了,说哎呀,更为不妙啊!这个“有”字是由“ナ”和“月”拚起来的,这不明明是“大明”的天下已经去掉一半了吗?

    崇祯还不肯认输,说先生莫见怪,我今天有点心不在焉,连续写错了两次,实际上,我想要你测的是个“酉”字。

    那先生神色紧张地向他附耳低语道,不得了啦!“酉”字是把“尊”字去掉首尾而成,“至尊”(对皇帝的称呼)都说不定会去头去脚呢!你可不能随便乱说啊,否则是有灭门之祸的。

    崇祯一听,脸色煞白。回到宫里,立刻下令捉拿这位测字先生,不料此人早已逃之夭夭了。

    江风讲完,看着孟佳荫,孟佳荫只是垂着眼帘喝茶,脸上依旧是淡淡的笑,高深莫测的样子,不发表什么意见。

    尹红妹饶有兴致地说,说起来这个测字,我倒是有个笑话讲给二位听。说是有弟兄两个分居两处,弟弟勤劳善良,哥哥好逸恶劳。一日,弟弟蚊帐被盗,到市井请教测字先生。测字者请他写出一个字,他端端正正地写个“四”字。先生不假思索地说,你丢的东西回去找你哥哥要去。

    弟弟茫然,说请教先生,有何根据?先生解释道,“四”字里面的“儿”移到“口”下面,即“兄”字。弟弟观哥哥平日的所作所为,觉得先生说的有道理。于是,找到哥哥,把测字一事对他说了。哥哥恼羞成怒,说道,测字先生一派胡言,分明是诬陷,我倒要去难为他一下。

    随后,依弟弟之法去问先生,说蚊账失窃。先生请他写出一字,他也写了个“四”字,不过写的是草体。先生笑道,你没有蚊账,为何说蚊帐被窃?其兄大惊,说先生如何知之?那先生呵呵一笑,说看你写的这个“四”字,形如一盘蚊香,你夜里是点蚊香睡觉的。

    尹红妹讲完,江风和孟佳荫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江风拿手指在桌子上划着,说也真是绝了,这草体的“四”字,还真像是一盘蚊香呢。

    孟佳荫收住笑,说,刚才江书记讲的,不叫测字,而是叫做“拆”字,在明清时候很是盛行。其实那些文人骚客,也都是把它当做一个“字戏”来消遣的,不能当真。正如现在的算命先生,察言观色,见风使舵,哄着你心里高兴,或者故意吓唬,让你乖乖掏钱罢了。至于红妹刚才所讲的,也确实是个笑话。

    江风急于想探探孟佳荫的虚实,说孟经理,你就权当是消遣,给我和尹书记测个字吧。

    尹红妹也附和着说不必太当真的,孟经理你不要扫了大家的兴嘛。

    孟佳荫犹豫了一阵,说好吧,那就先说好了,我要说什么你们都不要见怪。

    江风赶紧说请孟经理放心,我和尹书记都不是小气之人。

    孟佳荫让尹红妹先说。尹红妹抬头看窗外树叶正被风吹动,随口说了个“叶”字。

    孟佳荫暗暗一笑,说,很简单啊,叶本安静,风来了,就动起来了。

    两人还等着她说下文,她却闭口不说了。尹红妹说这就完了?孟佳荫说,完了,回去仔细品味去吧。

    江风觉得她这字测得太简单,照这样说,谁都会测字了。孟佳荫捏了颗樱桃放在嘴边,看着江风说,江书记,你的字呢?

    江风看她正张口咬那樱桃,就说,“咬”字吧。

    话音刚落,孟佳荫忽然哎呀一声,用手捂住了嘴巴,原来是咬了舌尖。

    尹红妹赶紧问,要不要紧?

    孟佳荫自嘲道,吃素多年,今晚是想让吃肉呢。说着,伸出那粉嫩的舌尖,在自己掌心里舔了一下,掌心里便有了殷红的血迹。

    江风看她舔自己手掌那一瞬间,猛然想起秋月枫那一幕,丹田深处腾地窜起一团火焰来,眼睛不自觉地又落在孟佳荫高耸的胸上,正看到一只彩蝶的触须。

    孟佳荫起身去洗了手,再坐下的时候就转变了话题,说果然是秋天了,夜晚已经凉了。

    江风还巴巴地等着她测字呢,就说孟经理,我这个“咬”字到底怎么样,你还没说呢。

    孟佳荫摆摆手说算了算了,不玩这个游戏了,刚才说过了,都不能当真的。

    江风却不甘心,认为自己这个字里肯定包涵着很深的玄机,只是孟佳荫不肯说破罢了。越是缠着她不放,非让她说出点什么。孟佳荫只是摇头,含笑不语。

    尹红妹怕江风把孟佳荫惹急了,说江书记,不就是个“咬”字吗?我来给你测。这个咬字分开来说呢,左边一个口,右边一个交,合起来的意思就是口……哎呀!你这个混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官道红颜(百度最新章节)  官道红颜(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