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398章 暗访观音台

    江风没想到在槐河境内还有尹红妹摆不平的事,骨子里的好斗本性一下子就被激发出来,愤愤地说,我偏偏要去啃啃这块硬骨头,拿不下雷黑子的沙场,我誓不回云湖!

    尹红妹说,江风你也不要太为难自己,你在槐河这两年,我得保证你不出事呢。我也不要求你有什么惊天之举,没听人说吗,不出事就是最大的政绩。

    江风说我已经想好了,我眼前要做的事情,一是借年底之前村两委都要换届这个机会,拿掉雷黑子这个村主任;二是彻底打掉那几个法非沙场。雷黑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流氓,他继续做村主任的话,观音台群众永远也别想翻身。

    尹红妹说你的想法和我一样。不过雷黑子势力大,手段卑鄙,又舍得花钱,拿掉他不是件容易的事。上次村班子换届,我是下了决心要动他的,不料想雷黑子竟然给县委组织部的贺副部长下了药,贺部长为了保雷黑子连任,把观音台作为监督的重点,亲自坐镇监督。第一次投票,雷黑子没过半数,贺部长借口说有村民重复投票,宣布投票作废,又进行了第二次。第二次雷黑子依然没过半数,贺部长又找了个借口重投。当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村民们又冷又饿,被折腾的够呛,知道不投雷黑子贺部长是不罢休的,又怕遭到雷黑子报复,违心地投了他,雷黑子才算勉强过了半数。

    江风没想到雷黑子这么有本事,听尹红妹这么一说,感觉刚才的话有点是夸海口了。说那今年的换届,贺部长会不会还跳出来保他?

    尹红妹说,贺部长因为受贿,早完蛋了。不过我看出雷黑子又找来新靠山了。

    江风抢着说是高洪对吧?

    尹红妹一笑,说,江风你不傻吗,我还以为你只知道拿“咬”字做文章呢。等着瞧吧,看高洪到时候怎么被雷黑子牵着鼻子,为他卖命。

    江风说,这个高洪,在反贪局可能还能勉强混一下,这次到了槐河,我看注定是个悲剧式的人物。

    尹红妹说还说别人呢,你不也差点悲剧了吗?还不亏我救你。

    江风想起自己喝醉后笑笑抓住他的家伙帮他撒尿那一幕,嘿嘿的傻笑,说这个我承认,我到槐河后,你没少关心我。

    尹红妹说,你知道就好。

    说到去观音台,尹红妹说江风,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吧,你一个人去,我总是不放心你。

    江风说我又不是小孩,有什么不放心的。我今天准备做个暗访,你跟着的话目标太大,反而不好。

    尹红妹说怕什么,村民也不怎么认识我的。

    江风说不是这个意思,是你太漂亮了,到哪里都太吸引眼球,都围着你看,想不低调都难。

    尹红妹说,又瞎说。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却像吃了蜜似的,语气也变得柔和多了,说江风你路上开车慢点,到了村上,尽量先不要正面接触雷家兄弟,随便看看就回来。

    江风说知道了,红妹你放心吧。

    刚要出门,尹红妹又叫着他说,晚上我等你回来吃饭吧。

    江风犹豫了一下,孟佳荫胸前那只栩栩如生的彩蝶在他面前一闪而过,说,晚上我想住在老家陪陪父母。

    尹红妹说那,好吧。

    江风开车出了乡政府大院,向西驶上国道,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通向枫林晚的路口。他的脚不听使唤地踩了刹车,下车站在路边,抬头看那山头上的枫叶。那枫叶已经红了一大半,在秋日的阳光下,如一片朝霞落在了山头,煞是好看。

    看着看着,孟佳荫那首“明月尚当头”又在他耳边回响了起来,那声音里似乎还带着轻轻的叹息。秋月枫和孟佳荫两个女人交替在他脑海里出现着,一个是那么放荡,甚至是淫荡;而另一个又是那么气质高雅,凛凛然不可冒犯。但无论是秋月枫还是孟佳荫,都像磁石一样吸引着他这块顽铁,让他心驰神往,不能自己。就像是被谁施了魔法,只有走近她,靠近她,才能解除他心中的魔咒。

    江风仰脸望了一眼那高悬的秋日,真盼望它突然坠落在山后。但太阳还在那里明晃晃的挂着,倒是自己被强光刺得流出了眼泪。

    江风知道,孟佳荫的那首藏头诗,是约他夜里来见的,现在显然是早了点。但他还是身不由己地往前走了几步,直到看到了那座小院的一角,才停下了脚步。她这会在做什么?今夜两人见面,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江风站着痴痴地想了好一阵子,才一步三回头地上了车。

    没走出多远,路面明显变得坑坑洼洼起来,公路损坏严重,他不得不放慢了车速。前方,几辆严重超载的拉沙大卡车排着队,小山似的轰鸣着开了过来,边走边拉拉地流水,整的路面刚下过雨似的。因为右边的车道都已经是大坑小坑的了,这些庞然大物就肆无忌惮地驶上了左车道。

    江风又是闪灯又是鸣喇叭,哪料对方根本置之不理,野蛮地把他逼到了路边。迈腾的一只前轮都悬了空,幸亏被江风一把拉了回来,拉的急了点,又差点钻到大卡车的肚子下,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气的他摇下窗户破口大骂。

    再往前走了几公里,那路面已经彻底损毁了。这是一条水泥公路,水泥路面被超载车压成了碎块,混凝土路基都被压的翘了起来,在路上形成一堆堆的暗礁。暗礁之下,又是浑浊的泥水,虽然是大晴天,路上仍有不少水坑,也不知道坑里的水到底有多深。

    江风小心翼翼的在暗礁中穿行着,还是被托了几次底,又心疼又生气。拉沙车显然是走惯了这路,跋山涉水,也不减速。江风心里正憋屈,一辆卡车刚好碾着一个水坑,污水溅起,恰恰从他开着的车窗射进来,射得满脸都是。江风被气炸了肺,骂声我草泥马,调头就准备去追这辆车理论一番。

    哪料调得急了点,又托了底,车头担在了一个暗礁上,动不了了。请了两个老乡帮忙,好不容易才把车头抬了下来。

    一路走,一路把这拉沙车骂了千遍万遍,祖宗八辈。心想国道被毁,超载车横行,难道就没人管管?正这样想着,忽然看到前方路边停着一辆上白下黄的公路执法车,五六个身穿制服的人手里拿着停车牌,站在路边抽着烟说说笑笑。知道这是县公路局的车,有心看看他们是怎么收拾这些拉沙车的,就把车停在二十米开外,下了车装作看风景,慢慢靠近他们。

    这时一辆拉沙车流着水从西边驶来,手拿停车牌的执法人员朝他举起停车牌,打着手势让他靠边。那卡车慢慢靠了过来,但并未停下的意思。司机把头伸出来,笑嘻嘻地把一本驾驶证递到了执法人员手里,朝他们很友好地挥挥手,走了。

    江风心里纳闷:这驾驶证只有公安机关才能收缴,公路局哪有这样的权力?站着又看了一会,每辆车都是如此。并且司机们好像很心甘情愿似的,都是主动交的证,交的时候还都是满脸堆笑。

    这几个执法人员不到半个小时,就收了十几本的驾驶证。江风实在搞不懂这几个人是怎么执法的,扣留这么多驾驶证怎么处理?什么时候处理?带着满肚子的疑惑上了车。

    观音台他并没有去过,就停车向路边一位手里牵着牛的老汉问路,说大伯,去观音台怎么走?那老汉满脸沧桑,说观音台啊,很好找。你顺着这赖路一直走,啥时候赖路走完,前面出现好路了,你别去走那好路,下了路就到了。

    江风觉得好笑,说我那么倒霉,刚好把赖路走完?

    那老汉指点着那些拉沙车说,看到了吗,这些大车都是从观音台开出来的,那里有好几个沙场。你看这些路面,就是被这些龟孙压坏的,别说是人,牲口都不想走这路哩!

    又摇头叹息道,现在的当官的啊,黑的很,收了钱,就啥事不管了!

    江风说也不能这样说,我刚才还看到公路局在执法呢,收了好多驾驶证。

    老汉狠狠地说啥鸡把驾驶证,那是个驾驶证皮,里面装的是一百块钱!这些路政人员,一天一个都分上千块呢,要不他们会费球那么大劲来执法?这在我们这里不算秘密,大人小孩都知道。

    江风这才想起刚才那几个执法人员收驾驶证时,脸上都是笑眯眯的表情,还以为他们是文明执法呢,原来是在赚外快啊。

    那老汉说完,牵着牛走了,边走边摇头。江风呆站了一会,在心里咬牙切齿地说,你们这些混蛋们,日子过得挺滋润的啊!可惜你王爷爷到了槐河,你们的好梦就算是到头了,走着瞧吧,有你们好看的!

    三十公里的路,硬是走了两个多小时。好不容易看到前方的路面变好起来,却看到一条泥浆路从北面沟里上来,路边挂着一个巨大的牌子,写着“广财沙场”几个大字。

    牌子后面,倒着一根电线杆,电线杆上的一个小铁牌已经变形且锈迹斑斑,依稀可辨上面的三个字:观音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官道红颜(百度最新章节)  官道红颜(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