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403章 夜会孟佳荫

    江风哦了一声,心想虽然自己是个无神论者,这东西放头顶上也不合适啊。史滴流脑袋好使,说棺材棺材,有官就有财啊,江书记好兆头呢。江风一想,是这么回事,心想就这样吧。

    看江风在摆弄枕头,雷黑子说江书记要不你休息一下?史滴流说哈,村长你开什么玩笑,你这不是吓江书记的吗。

    江风偏要做给他们看,说我中午有午睡的习惯,必须睡一会,雷主任史会计你们回去吧,我睡一觉起来就回乡里。

    史滴流睁大眼睛说江书记,你真要在这里睡啊!

    江风脱了鞋子躺到床上,说你们回吧,把门带上。

    史滴流说佩服,佩服,和雷黑子一起带上门走了。

    两人刚走,就又有人来敲门。江风以为是雷黑子又转回来了,躺着没动大声说,进来。

    门慢慢打开,门外站着一位包着蓝头巾的妇女,鼻子上一颗黑痣。她满脸的怒气,说你是新来的支书吧?

    江风以为是找他反映问题的,赶紧从床上坐起来,说我就是,大嫂你进来说话。

    那女人站在门口,说,你为什么要抢我的房间?

    江风一头雾水,说这是我的办公室啊,怎么会是你的房间呢?大搜你真会开玩笑。

    那女人说,我知道是你办公室,可村长不给我批宅基地,你让我住哪?

    江风说那你去找雷黑子啊。

    女人说我不找他,他是个死人。

    江风知道雷黑子民愤大,群众骂他也是正常的,嘴上还是说,雷主任刚走,小心他听见。

    女人凄凄惨惨地一笑,说我说过了,他是个死人,连年底都活不过的。

    江风正想说不让她咒人,院子里突然传来突突的拖拉机声。那女人似乎是受了惊吓,哎呀叫了一声,倏然不见。江风猛然惊醒,原来是南柯一梦。又发现自己不是躺在被窝里,而是躺在自己的汗水里,不知道为什么会出这么多汗。

    再也不敢睡下去,一骨碌爬起来,踢着鞋就窜到了门外。门外阳光明媚,李老偏领着七八个男男女女。手里拿着镰刀锄头什么的,把院中的草割下来,往一旁的手扶式拖拉机上装。

    李老偏看到江风,说江书记,打扰你休息了吧?

    江风说睡不着,我也帮忙干活好了。

    从一位妇女手里抢过一把镰刀来,开始割草。心里还想着刚才那位妇女,不能释怀。瞅个空把李老偏拉到一旁问他,吊死在大门上那妇女长啥样?

    李老偏说,她鼻子上有颗痣,死的时候包着蓝头巾。

    江风的目光一下子变得很空洞,说,唔。

    李老偏说江书记你问这个干吗?

    江风说,随便问问,不干嘛。

    干到太阳西斜,总算把院中的杂草全部清理完毕,又打扫一遍,这才看着像个院子了。江风谢绝李老偏的挽留,开车回了老家。

    来槐河做了副书记后,他在老家人眼里就算是衣锦还乡了,村上人看他的眼光都是看大领导似的,说话都陪着小心。村长更是有事没事就往他家跑,非给江风的母亲弄一个低保指标,被江风断然拒绝了。江风的母亲年轻时候的愿望就是自己的孩子将来能做个吃香喝辣的乡干部,这次愿望算是实现了。

    老家所在村的村村通公路已经修好了。江风开车走在上面,感觉心情不错。看那水泥路一直修到了家门口,甚至连去院子里的路都修了,院子也被硬化了。停了车,问迎上来的母亲,说妈,这院子什么时候硬化的?

    他妈看到出息儿子回来了,高兴地合不拢嘴,说工程队施工的时候,领头的说江书记是个好人,免费给咱打的院子。江风说那不行,算算多少钱,咱得还给人家,不能搞特殊。

    在家吃完晚饭,江风想着和孟佳荫的约会,心里无比抓挠。谎称乡里要开紧急会议,开车去了枫林晚。一路上一会觉得自己要去见的是孟佳荫,一会又觉得自己要去见的是秋月枫。不过不管想起哪一个,都止不住的心神荡漾。心想今晚,孟佳荫到底要对自己说些什么呢?

    江风在月光下刚走进孟佳荫的小院,就听到了叮叮咚咚的钢琴声。他在桂树下停住了脚步,侧耳倾听。那琴声如月夜大海,时而微风轻拂,波光粼粼;时而浪潮卷来,由远及近,惊涛拍岸。两个波浪的间隙中,那旋律又哀哀怨怨,如泣如诉。江风听得心动,不禁有点感伤,心想这曲子,不正是孟佳荫此刻的心情写照吗?

    上到二楼,轻轻推开书房门,见孟佳荫只穿着一袭乳白色的睡裙,黑发如瀑,香肩裸露,背对门口坐在钢琴前弹着琴,两条如美玉般的胳膊带动着修长的十指,在琴键上如两个跳舞的精灵,那美妙的琴声就源源不断地流淌出来,充满了整个房间。

    她显然正沉醉在自己的琴声中,或者是正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并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或者是早就知道了,但不想回头。

    江风不忍心去破坏这种梦幻般的气氛,轻轻在沙发上坐了,屏声静气,从后面欣赏着孟佳荫曼妙的身姿。

    他注意到,孟佳荫今晚的头发是披散着的,一直垂到了盈盈可握的腰间。她的身子配合着旋律,时而前倾,时而后仰,那秀发就在她腰际之间摇摆着,摆出了万种风情。及至到了激昂之时,那条黑色的瀑布就猎猎抖动起来,如一面黑色的旗帜。

    琴声悠远。又一波海浪袭来,江风赶紧把自己的思绪从秋月枫身上收回来,暗自感到脸红。眼前性格孤傲,圣洁如仙子的孟佳荫,和那个秋月枫哪有什么关系?江风觉得,肯定是自己搞错了。那柳眉上卧着的红豆,那酥胸上纹着的彩蝶,只不过纯属巧合罢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样的巧合,也实在算不得什么稀奇。

    这一刻,他开始后悔自己自作聪明作的那首小诗了,觉得自己在内心里亵渎了孟佳荫的清高。这样一想,他的心里顿时充满了悔意,觉得自己的心理,也真是有点龌龊,有点病态了。

    江风的思绪追随着波浪般的琴声,去到了月光下的海岸,沙滩。那里,星光璀璨,夜风轻抚。一位身着白色裙装的女子,面朝大海,任海风吹起自己的长发,裙裾飞扬。她的身材凸凹有致,皎洁的脸庞把暗夜照亮。她虽静静伫立,但思绪却如这涌动的大海,起起伏伏。终于,喧闹了一天的大海慢慢安静下来,波浪远去,四周安静下来,只有被月光惊起的海鸥,偶尔发出一两声鸣叫,把那海边的夜,衬托的更加寂寥。随着一滴露珠悄然滑落,海,睡了;琴声,停下来了。

    江风站起来。孟佳荫也从钢琴前站了起来。四目相对,都不感到惊讶,只有会意的眼神。江风看朝他微笑着的孟佳荫,虽然不施粉黛,但唇红齿白,眉目传情,尤其是那双会说话的眼睛,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把什么都说了。她的睡裙开口很低,深深的沟赫然呈现。那只落在胸上的彩蝶,露出大半个身子,在不安地扇动着翅膀,好像急于探出头来,看一看来客是谁。

    江风觉得此刻的孟佳荫,就像一尊闪着耀眼光泽的太阳,把自己的目光灼的不知道放在哪里才好。这一刻,他更为自己那些无耻的念头而感到无地自容了。所以他还未开口,就早已是面红耳赤,好像刚刚接受过良心的审判。

    孟佳荫的身上散发出一阵淡淡的花草香,江风很容易就想起了那开满鲜花的原野。她朝江风伸出手,轻声说,你来了。

    江风感受到了她的变化。因为在这之前,她是不轻易和人握手的,即使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并且她称呼江风也并没用那可恶的“江书记”三个字,而是用“你”来代替了。

    江风握了她修长的手,动作因为紧张而有点僵硬,声音因为激动而有些沙哑,说,请原谅我的冒昧。我没有打扰你吧?

    孟佳荫垂下长长的睫毛,说,当然没有,是我自己邀请你来的。

    江风想起她失手打碎了茶碗后,又坚持坐了,做了这首传递信息的小诗给他,心里顿时生出一丝爱怜来,说孟经理,昨晚……

    孟佳荫打断他的话,说,昨晚我们三人共赏明月那一幕,确实令人难忘。正如红妹所说,我们都应该好好珍惜。不过今晚,你不会拒绝和我再次举杯邀月吧?

    江风心动了一下,说,当然,我非常乐意。孟佳荫微微点头,说嗯,谢谢你----你能不能先把我的手松开?

    江风只顾着紧张,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还握着孟佳荫的手,尴尬地一笑,赶紧松开了。

    两人依旧在二楼的阳台上坐了,比起昨晚,只是少了尹红妹。江风看两人之间的茶几上,并没有茶水,却放着一瓶红酒和两只高脚杯。

    看江风诧异,孟佳荫浅浅一笑,说我刚才说了,今晚我们要举杯邀月,当然要有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官道红颜(百度最新章节)  官道红颜(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