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417章 蔡小菲的柔情

    一个小时后,县公安局的刑侦人员和法医就赶到了。案件没什么悬念,法医在死者范小静的体内提取到了**,经过技术检测,是刘群生的无疑。刘群生面部有抓痕,女人的指甲缝里有他脸上的皮肉。刘群生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被县公安局的人塞上警车带走了。

    小小的槐河热闹起来了。死者家属抬尸堵了乡政府大门,几百名愤怒的群众冲进乡派出所,见人就打,把派出所砸了个稀巴烂。刘群生家房子被烧,妻子孩子躲的没了踪影。新闻记者蜂拥而至,长枪短跑,逮着谁采访谁,乡政府没人敢来上班,整个槐河被闹了个底朝天。

    青龙县委紧急行动起来,调来几车武警,驱散了围堵群众,乡政府大门暂时由武警执勤,这才恢复了办公秩序。由市、县两级纪委、检察院组成的联合调查组随即进驻了槐河。派出所长明世清被停职,不几天就查出了经济问题,也进去了。

    尹红妹因为事件发生期间在外学习,责任小些;江风在会上曾经明确提出反对强征良种款,反对抓人的意见,并且装病没参与进去,也算是逃过一劫。

    调查组在掌握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把主要责任都集中在了乡长高洪一个人身上。高洪这次倒是没有推脱责任,向调查组做了深刻的检查,表示愿意接受组织处理。为尽快平息这场风波,调查组的行动也很迅速,处理结果很快就下来了。尹红妹对这个恶性事件的发生负有领导责任,受到了警告处分;高洪工作方法简单粗暴,指使乡派出所非法抓人,非法关押,负有主要责任,被行政记大过。江风免于处分。

    宣布处分决定那天,市委组织部的李毅部长在县委书记师大奎的陪同来到槐河,给槐河的班子上了深刻的一课。可见市委市政府对这个事件是非常重视的。也有可能李部长想到高洪是自己亲自送到槐河的,出了问题他也有责任。

    李部长对高洪的态度有点冷淡,只是严肃地要求他认真吸取教训,深刻反思,坚决不能出任何问题。江风以为高洪一定会灰心丧气,没想到他把胸脯一挺,说请李部长放心,我一定好好干,戴罪立功,将功补过!李部长摆摆手,没说什么。

    虽然已经是中午了,李部长并没有在槐河吃烩鸡杂的意思,尹红妹也没有强留。李部长临上车前,又把高洪和江风叫到跟前,安慰似的说了一些勉励的话,说你们槐河的“村村通”工程做的很好,你们这批挂职干部,一定要为群众多做实事,多做好事,把实事做实,把好事做好,多积累一些基层工作经验。今年我们市政府提出了建设新农村的宏伟蓝图,你们一定要捷足先登,因地制宜,拓宽思路,帮助农民致富,切实搞好新农村建设,不要辜负了组织上对你们的殷切期望。

    李部长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一直停留在江风脸上,好像只有他们两个似的。高洪站在一边,明显感觉到了冷落,心里严重不平衡起来。心想自己原本是组织部重点培养的对象,可自己那么卖力地工作,却落了个行政记大过的下场,江风这小子何德何能,竟然风头盖过了自己,这怎么行?一定得想办法让他也尝尝冷板凳的滋味。

    对家属的安抚、赔偿工作也在紧张进行着。乡政府财政紧张,经过开会研究,大家一致同意把第四季度的教师工资扣留下来,拿出20万元作为赔偿款。高洪并没有食言,回了一趟云湖,带回来10万元现金。

    江风和蔡小菲负责做家属的安抚工作,几乎每晚都要往范小静家跑一趟。选择夜晚去,是害怕白天被村民围攻。之所以让蔡小菲参与进来,是考虑到她是女同志,有亲和力,方便和家属沟通。不过她好像没起到什么好作用,就知道哭,总是把一圈人都弄的眼泪巴巴的。

    在范小静家,蔡小菲眼泪汪汪地抱着哇哇大哭的婴儿,那孩子小手在她胸上乱摸,可能想到了什么好吃的,哭的更凶了。蔡小菲一个女孩子,顾不得害羞,竟然背过身子撩开衣服,把自己丰满的胸放在了孩子脸上。那孩子张开没牙的小嘴准确地噙了她猛吸,吸的滋滋有声。可实在吸不出什么,吐出来,哭的更来劲了。蔡小菲也跟着流眼泪。这一幕深深震撼了江风。蔡小菲的一个动作,就让他永远记住了这个美丽善良的女孩子。

    江风开车带着蔡小菲乘着夜色去给范小静的家属送赔偿款,两人一路上几乎没说什么话,可能都在想着心事。快到村上的时候,蔡小菲从自己包里拿出一叠钱来,塞到了钱袋里。江风说小蔡,咱们想到一块了。说着让蔡小菲帮自己把包打开,把里面的三摞钱也放了进去。

    两人心情沉重地走向范小静家那破破烂烂的院子,这条路他们已经走的很熟了,就连家中那条黄狗,也把他们当做了亲人,摇着尾巴迎了出来。还没进大门,先听到孩子沙哑的哭声。进屋一瞧,见孩子的奶奶和爸爸两人正在往孩子嘴里灌奶粉,那孩子手脚乱踢腾,灌进去多少吐多少,下巴下的肚兜被吐的精湿。

    来的路上,江风一再交待蔡小菲要控制住自己的感情,哪知道蔡小菲看到这一幕,不争气地又哭起来,眼泪吧嗒吧嗒往地上掉。江风把钱交到孩子爸爸手里,他看都没看就随手放在一边,继续去哄孩子了。

    从范小静家出来,两人开车走了好一阵子,都默默无语。蔡小菲忽然说江书记,我有种感觉,那孩子已经知道自己的妈妈死了。

    江风吓得一激灵,说小蔡,别胡说,她那么小一点点,知道个啥?吃不着奶了,又不习惯吃奶粉,所以哭。

    蔡小菲说,不是,你感觉不到,我能。她哭的不一样,也许她妈妈就在她身边看着她,但不能伸手抱她;她也能看到自己的妈妈,以为妈妈不要她了,所以才哭的那么凶。

    蔡小菲说着,又控制不住了,抱住江风的胳膊,放声大哭起来。江风只好在路边停了车,任她趴在自己肩上哭了个痛快。

    年底前,各村村委换届选举工作拉开了帷幕。为确保换届工作顺利推进,乡里连续召开了几次会议进行安排部署,每个班子成员都分包有村子,作为换届工作的第一责任人,对各村进行严格的督促指导。

    尹红妹在会上反复强调,这次换届一定要做到风清气正,井然有序,绝对不能出任何问题,哪个村出了问题,严肃追究分包人的责任!

    大家心里清楚,槐河刚刚经历过一场大震动,元气大伤,再也伤不起了。

    江风最近几天一直住在观音台村部,为换届工作做准备。自从在院子里烧了张天师的纸符后,果然再也没有发生过什么怪异的事情,那个包着蓝头巾的女人从此销声匿迹了,所以他每晚都睡的很香。他不愿意去村民家吃饭,就从老家带来了煤炉子和锅碗瓢盆,就在村部的院子里做饭吃,感觉也挺有意思。

    上午,江风召集村委委员和各村民组组长、党员、十多位村民代表,在村部院子里召开了换届工作动员会。会上,传达了乡里有关换届工作的会议、文件精神,成立了选举委员会:江风任委员会主任,成员是几名在村里威信较高的组长和党员。观音台全村只有6名党员,其中4名是老复员军人,加上一个雷黑子,再一个就是梁子,他在大学入的党,幸好他虽然被开除学籍,但并没有被开除党籍。

    会后,各组开始进行选民登记工作。江风请人把村部大门外墙上的黑板整理了一下,擦掉上面画着的那些大大小小的王八,重新刷黑了,亲自执笔写下了“村务公开栏”几个大红字,看上去相当具体。

    选民登记工作是按照户口本身份证严格进行的,没有什么问题,第二天上午各组就已经报上来了,江风把选民名单张贴在公开栏里进行公示,并在上面写下了举报电话:自己的手机号。

    结果当晚就接到几个村民的匿名举报,不过不是举报选民资格有问题的,而是揭发村主任雷黑子私自卖地,侵吞公款的。因为是在电话中,村民说话就比较大胆,有个老汉激动地说,江书记啊,你这次要是再让雷黑子当村主任,你就是坏良心啊!

    江风也不敢做出十分的保证,只是说自己心中有数,请大家放心。

    挂了电话,心情比较沉重。从当前的情况来看,雷黑子民怨很大,大部分的村民都希望他落选。但这个情况和往年一样,村民们对雷黑子的怨气也只是窝在肚子里,迫于他的淫威,投票时还不得不投他的票。如何让村民放下包袱,放心大胆地投票,是做好这次换届工作必须考虑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官道红颜(百度最新章节)  官道红颜(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