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441章 两头野猪

    谢长志老人的茅舍掩映在一片杨树中,这个时候,应该有袅袅炊烟升起来才对,但一切都静悄悄的。走到院子里,江风一眼看到一个头发雪白的老人坐在屋子里,正弯腰拿着什么。进了屋,才看到地上放着一口铁锅,国内泡着的半锅面条,已经秾得不像样子了。老人正用勺子把面条往地上放着的一只破碗里盛。看到来人,老人一慌,碰翻了碗,那泡的白惨惨的面条就撒到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江风一阵心酸。他弯腰把碗扶好,手里没有感到一点温度,原来是凉的。刘英大声地说谢伯,江书记来看你啦!老人抬头看着江风,不说话,只是笑。江风问他,谢伯多大年纪了?老人跑风漏气地说:不冷。

    江风看他一只脚朝内翻着,裤腿拉起老高,就帮他把裤腿往下放了放。老人伸手比划着说,踩着地雷啦,洋鬼子的地雷。江风说谢伯,听说你上过朝鲜战场?

    老人耳朵虽然聋,却听清楚了江风的这句话,说是啊,机枪连,嘟嘟嘟嘟,连长死了,排长开始嘟嘟,排长死了,就轮到我了。老人说着,眼睛里忽然放出奇异的光来。

    江风看了看他的屋子,才知道了什么叫做家徒四壁。除了一个不知道什么年代的三斗桌,一把太师椅和一张弯成弓样的木床外,再无任何起眼的物件。三斗桌上,竟然放着一箱康师傅桶装面和一箱火腿肠,两壶花生油。

    刘英已经把地上的面条收拾干净了,在院子里的灶台上升火烧水。她进来取方便面和火腿肠,说九月份,几个男女驴友从这里路过,发现了老人,拍了不少照片发到网上,后来又来了好几拨人来看谢伯,带了这些东西和钱,但钱都被雷黑子收走了,说要帮谢老买东西,但什么也没买过。

    江风听了,在心里又把死去的雷黑子骂了一遍。

    想了想,拿出电话,拨通了乡民政所秦所长电话,问他乡里的伤残军人有没有什么补助。秦所长说,抚恤金一直发着呢,今年提高了,每人每月120元。

    江风问:观音台村有吗?

    秦所长说不是有个叫谢长志的老红军吗?这十来年了,没断过他的啊。不过都是雷村长替他签字领走的。

    江风心里说草泥马雷黑子啊,你家财万贯还要克扣一个伤残军人的抚恤金,你他妈不死谁死!

    山里的天黑的早。从谢长志家出来,暮色像一只温柔的毯子,早已经悄悄盖下来了。江风和妇女主任刘英走在山道上,默默无言,心情都很沉重。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一个有着战功的伤残军人,竟然会过着如此凄惨的晚年生活?

    仔细想想,也不是国家把他们遗忘了,而是他们应该享受到待遇被人为地剥夺了。也许这就叫做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吧。江风想到这里,又想起了横行乡里,鱼肉百姓的雷黑子。有句话叫做“别拿村长不当干部”,村长虽然不在任何行政级别,却是直接面对老百姓,是许多政策执行的最末端。他们的素质,他们的良心,也直接决定着老百姓的命运。正所谓经是好经,被那些歪嘴和尚们念歪了。

    感慨之余,也暗暗庆幸。如果不是自己来到观音台,如果雷黑子继续做村长,观音台的百姓何时才能重见天日,何时才能享受到国家惠民政策的阳光雨露?刚才刘英说雷黑子是死有余辜,此话再贴切不过。

    走到坡顶的时候,江风对刘英说老同学,谢老的生活起居你多操点心,咱们不是有一万元的救济金吗,你负责给他购置一套棉褥棉被,另外他穿的也太单薄,棉衣棉裤也是必须的。过罢年我联系下乡敬老院,看谢老愿不愿意去。

    刘英说,我明天就去落实。说罢,又不好意思地说江书记,你别叫我老同学了,让别人听到,不小你身份吗?

    江风说看你说的什么话,我们确实是老同学呀。再说我也是槐河人,也是农民出身,咱们的身份是一样的。

    刘英说,可我还是觉得别扭。要不没有旁人的时候,你再这样叫我。

    江风哑然失笑,说,好吧。

    两人一前一后往坡下走,江风问刘英说,你怎么不考大学呢?

    刘英叹了口气,说,我没参加高考。高考前,母亲忽然生病住院,做手术需要一大笔钱。家里只有几分薄地,父母供我上学已经是捉襟见肘了,哪有钱做手术?我急的直哭。村上的金贵----我现在的丈夫把这笔钱拿出来了,前提是我答应做他老婆。唉,那时候是昏了脑袋了,就答应了他。可惜我的命运,也从那一刻发生了改变……刘英声音越来越小,说不下去了。

    江风知道她现在过的不好,就说你有没有想过改变一下自己目前的处境?

    刘英苦笑了一下,说想过,不止一次地想过。可我当初答应过他的,怎么能食言?

    江风说,亏你还是高中生,竟然还有这样愚昧的想法。金贵本身就是趁火打劫得到了你,他并不是出于什么良心和道义,相反应该受到良心和道义的谴责。既然这本身就不是一件多么高尚的事情,你又何必用自己的一生去守着这纸违心的诺言?

    江风的这番话显然深深打动了刘英。她沉默了一阵,说,你说的有道理,我会再仔细考虑的。谢谢你老同学,从学校出来后,还从来没有人这么推心置腹地和我说过话。这些年,我以为自己的心早就死了,只剩下了一具躯体,没想到今晚听了你的话,我忽然有种重生的感觉。

    这是路旁的山沟里呼啦一声响,江风条件反射地大叫:野猪!

    观音台野猪多,多的成灾。由于猎枪被收缴,村民们只能采用驱赶的方法赶走它们,并不敢和这些畜生正面接触。野猪看上去笨头笨脑,但被激怒后凶猛异常,山里素有“一猪二熊三老虎”之说。江风小时候就听爱打猎的四爷说起野猪的厉害,说有个猎人在山里打死了一头野猪崽,没想到遭到一头母野猪的疯狂报复。那母野猪身子大得像个汽油桶似的,两根獠牙像两把寒光闪闪的匕首。猎人朝它身上连开两枪,但野猪毫发无损。

    原来这山里有一种漆树,野猪喜欢在上面蹭痒,沾了一身的漆后,去沙地上打滚,再沾上一层细沙,然后再去蹭痒再去打滚,日积月累,身上如披了一层厚厚的铠甲,猎枪的散弹干本伤不着它。

    猎人被野猪狂追,慌乱中爬到一棵高大的楝树上。野猪就用身子去撞树,撞的山响。又围着树转了两圈,张嘴就开始咬那树根,牙齿像钢锯似的,咬的木屑乱飞。猎人知道树被咬倒后自己难逃一死,在树上筛糠。

    楝树皮苦,野猪咬了一阵就跑到旁边的山溪里漱嘴,回来接着咬。眼看树就要被咬断,猎人急中生智,把自己的衣服脱了挂在树枝上,趁着野猪去漱口的当儿跳下树,狂奔而去。野猪回来仰头一看,人还在树上,提着劲把树咬断了,窜上去把猎人留下的衣服撕成了布条。

    江风听了四爷的这个故事,从小就认为野猪就是这个世上最可怕的东西。当时问四爷说,野猪既然皮厚猎枪打不透,那不是拿它没办法了吗?

    四爷嘿嘿一笑,说当然有。打野猪要先设伏,最好是在狭窄山道上。端着枪隐蔽在路边,看野猪过来,不理它,等它错过身子,跳出来朝它屁股上跺一脚,叫道畜生,哪里去?那野猪急转身,一口咬住枪管。这时候开枪,子弹直接进猪肚子里了,把它的五脏六腑打了个稀巴烂,再厉害的野猪也得翘蹄。

    江风说万一枪哑火了呢?

    四爷白了他一眼说,那就等着喂猪。

    观音台虽然野猪多,但往往是夜里成群结队地出来活动,白天不见踪影。江风只是见过被它们糟蹋过的玉米地,看见过它们留下的乱七八糟的蹄印,还在一棵荆棘上看到野猪经过时挂掉的棕色的毛,铁刷子似的硬,只是没见过它们的庐山真面目。这时候听得山沟里枯叶哗哗响,很自然地就想到是这种野物了,所以就忍不住大叫了一声。

    他这一声不但吓坏了自己,把走在前面的刘英也吓坏了,哎呀一声惊叫,转身就往回跑。却被乱石绊了一下,身子往一旁的草丛里倒。江风眼疾手快,伸手揽了她的腰,一用劲,刘英的整个身子就到了他怀里。

    江风的这个动作,完全是出于本能,并没有来得及考虑,因为他的注意力还集中在野猪身上。所以他就那么抱了刘英,自己给自己壮胆说,别怕别怕,野猪不伤人的!

    山沟里堆积着厚厚的枯叶。江风睁大眼睛向沟底看,枯叶窸窸窣窣一阵响,果然是一头黑乎乎的物件。一般来说,野猪是怕人的,看到人就跑,但这头野猪却是慢吞吞的,并没有逃跑的意思。江风紧张地头发都竖了起来,做好逃跑的准备。不料那野猪竟然嘿嘿嘿嘿地傻笑起来,说野猪个球啊,我看你俩才是一对野猪哩,一头公一头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官道红颜(百度最新章节)  官道红颜(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