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468章 只身赴京

    江风站着不动,说在这里说吧。高洪笑了一下,说我不想让别人听到,走吧。

    两人在河边走着,气氛相当别扭。高洪说,江风兄弟,听哥一句话,事情不能做的太绝,要给自己留条后路啊。

    江风说,我不知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高洪说,你知道。又说,其实我也在为你考虑。你我之间,还没有到非得分出个你死我活的地步吧?

    江风心里一阵乱跳,嘴上还是说,你指的什么我真的不明白,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好了。

    高洪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唉,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元旦前一天,神秘的信息终于又来了:钱准备好了吗?带着钱来北京。

    江风回信息问:在哪里见面?

    对方回答说:你住下之后发信息给我。

    新年的第一天,下午五点,江风坐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千里走单骑,他不知道前方,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

    江风没有像《天下无贼》中的傻根那样,带着满满一包钱去坐火车,他只带了一张薄薄的银行卡。现代科技真他妈发达,要是在古代,这卡里面的钱都换成铜板的话,估计能把他压成肉饼。不过江风并不知道这卡里有多少钱,叶芷的原话是:“够你花上一阵子的”。江风猜测至少也得有三十万吧。其实他猜的少了些,卡里面是整整的五十万。叶芷知道先前给他的“年薪”都被他捐出来了,所以有意多给了他些。

    江风每每想到叶芷,想到这个如此懂得风情的女人,不管什么时候都对自己不离不弃,确实是让自己无话可说。不管她是真心也罢,是在自己身上投资也罢,天地良心,她做的也真是仁至义尽了。

    江风每每想到此,都要心生许多愧疚来。这个在云湖市叱咤风云的大姐大,竟然如此钟情于他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而自己除了能给予她肉体上的满足之外,似乎再也不能给她什么,这怎么看都是一宗不平等的交易。江风没想到是,几年后,叶芷从他身上得到了成千上万倍的汇报,不过这是后话。

    江风找到自己的卧铺车厢,发现四个床位除了上铺左边属于自己的那个还空着,其余三个都住上人了。下铺是两个衣着比较讲究的男人,一胖一瘦,正在小桌子上就着几盒鱼罐头喝酒,茅台的瓶子很是扎眼。其中瘦子叫胖子“李局”,胖子叫瘦子“于书记”,看来也是官场上的人。

    上铺右边是一个颇有姿色和身材的熟女,趴在床边看他们喝酒,头发长长的垂下来,眼神很风情。听得李局说,许会计也下来喝两杯?女人嗲声嗲气地说,我才不上你俩的当,喝醉了你俩就该轮番欺负我了。两个男人就一脸奸笑。

    江风朝他们点点头,脱鞋上了自己的上铺,把随身携带的一个小旅行包放在枕边,和衣躺了下来。这趟车从云湖到北京差不多需要12个小时,他刚好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好好休息一下,理理思路。

    火车有节奏的咔哒着,车厢里的空气温暖而复杂。对面上铺的女人很诱人地趴着,腰里露出一截雪白的肚皮,不时拿眼往他这边撩。这应该是一个很有想象力的美妙的旅程,发生艳遇的指数基本上可以说是五颗星。

    但江风的心思不在这上面,所以他并不觉得这旅程有多美妙,相反总有一种很不踏实的感觉。以往的出行,或旅游,或出差,都有明确的目的地,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也都有一定的预见性,但这次不同。他要见的是什么人,将会发生什么事,能不能顺利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都存在着变数,不可预知。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他要见的人肯定不是什么善良之辈,而是以杀人为职业的冷血杀手。想起那瘆人的呼哧声,想起那沙哑的满含杀气的声音,江风虽然有一定的心理准备,还是觉得有些发憷。千里走单骑,自己这是去钓鱼呢,还是去被鱼钓呢?

    江风的顾虑并不是没有道理。前几天晚上在黑松岛,高洪把他叫到水边谈了一通莫名其妙的话之后,他回到宿舍,仔细想想,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他不确定高洪所说的“给自己留条后路”“相煎何太急”指的是什么,但他能听出他那威胁的口气。

    高洪相貌相当英俊,皮肤白皙,头发不但微微发黄,还是卷发,鼻梁又高,很有点像美术室里的古希腊石膏像,应该算得上是美男子。但江风不止一次地发现,高洪那张脸就像伏羲手中的八卦图一样,非常善于阴阳转换。并且他的眼珠有点和常人不一样。常人的眼珠都是黑色,而他的眼珠是栗色的,有点像猎豹的眼珠。一旦他发怒或者咬牙切齿的时候,他眼睛里好像闪着磷光,阴森森冷飕飕的,透着彻骨的寒意,又像是两把闪着寒光的匕首,确实有点吓人。

    那晚回到酒桌上,高洪就曾经用这样的目光威胁过江风。当时江风虽然感觉到了,但并不在意。自己马上就要拿到能置他于死地的录音证据了,高洪你这只秋后的蚂蚱还能蹦跶几天?

    车厢里的喇叭响了,从里面传出个女人半死不活的声音,背书似的通知各位乘客晚餐时间到了,餐厅为大家准备了丰富的晚餐。江风没有胃口,躺着没动。对面上铺的女人对下铺声音很嫩地说,你俩不要喝了,我饿了,陪我吃饭去。两位男人赶紧站起来说,吃饭去吃饭去,不能饿坏了许会计。态度都很积极,好像那女人才是自己的领导。不过这也是个普遍现象,各单位的领导一般和财务人员的关系都比较好。

    女人坐起来,往下拉了拉贴身的毛衣,江风才发现她胸前可真有内容。难怪两位领导出门要带着。女人自己不下床,伸出胳膊像个孩子似的要大人抱。李局和于书记一人抱了她一只胳膊和一条大腿,把她从上铺接下来。女人咯咯地笑着,和自己的两位领导去餐厅吃饭去了。

    隔壁有个小孩子在声嘶力竭地哭,哭的很执著。他妈妈吓唬他说,再哭,把你从窗户扔出去!

    难道高洪已经知道了他这个计划?江风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会不会高洪早就和那个神秘人物串通一气,织张大网等着他这个傻蛋往里钻?江风想到这里,只觉得从脚底生出一股寒气来,刹那间传遍了全身。他把那床脏兮兮的薄被子在身上裹了,还是觉得这车厢里太冷。

    想了想,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答应赴约,就必须硬着头皮上,不管前面是阳关大道,还是万劫不复的深渊。他按了按上衣口袋里的手机,又想起了可怜的笑笑。笑笑的声音又回响在他的耳边:江书记,你能抱抱我吗?江风忽然又信心百倍起来。

    他拿出手机胡乱翻着,忽然看到了一个名字,林微。林微是他去年赴京截访,在飞机上认识的一名北京的美女记者。从北京回来后,她一共和林微联系过两次。说是联系,也不确切,都是林微给他发的短信。一次是她去南方采访,路过云湖,在高速上给江风发了信息,说我离你很近。江风邀请她回来时候在云湖停留下,林微说尽量吧,但最后还是没有机会。

    另一次是林微陪着领导来省城分社视察工作,抽空一人跑到云湖来了。在和平国际住下来,给江风发信息,不回,给他打电话,关机。这也难怪,那时候江风还在审查站看东方红。事后林微给他发了封邮件,江风遗憾之余,还专门跑到和平国际,在她曾经入住过的房间门前徘徊了一番。

    江风想了想,给林微发了短信:我在火车上,明天下午抵京。

    林微的信息不到半分钟就回了过来,好像她时刻都在等着回信息似的,说:我去车站接你。

    这本来是江风盼望的结果,但他正想答应的时候,又犹豫了。这次来京,毕竟是有着不寻常任务,甚至还有一定的危险性,他不想连累林微。想到此,他撒了个谎,说不用了,我和几名同事一起的,忙完了给你联系。

    林微说:那我等你电话。

    和林微联系过后,江风好像多少有了点依靠,心里稍微踏实了些,闭上眼睛,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半夜,被一种奇怪的声音惊醒。仔细一听,声音是从对面上铺传过来的。乘客都在梦中,车厢里很安静,所以那声音听起来很是清晰,是一种尽量压抑又实在不能压抑的声音,傻子都知道那是什么声音。

    江风悄悄向那边望去,只见女人的床铺上,被子里是两个叠在一起的人形,还在不停地蠕动。

    江风以前看过不少日本小电影,刚开始看的时候还兴趣盎然,入迷的的很,后来看到多了,也就淡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官道红颜(百度最新章节)  官道红颜(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