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480章 张半仙

    晚上在水云间,班子成员都到齐了,外加蔡小菲。高洪给江风敬酒,说江书记,有洪福啊。江风知道他这话的意思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有心慢慢收拾他,就笑着说,应高乡长吉言,我就干了这杯酒。尹红妹晚上喝了不少酒。

    结束后回到宿舍,却不见隔壁的尹红妹回来。知道她晚上喝多了,江风怕有什么事情,给她打了电话,说红妹,怎么还不回来呢?

    尹红妹说,哦,江书记,忘了告诉你,我把宿舍搬到院子东边了,那里我嫌冷。

    江风拿着手机,一下子无话可说了。

    尹红妹说,还有其它事情吗?

    没有的话你早点休息吧。说完又等了一会,不见江风说话,挂了电话。

    江风一直牵挂着观音台村里的工作,趁着乡里不忙,就开车去村里看看。按照农村的说法,正月十五之前都算过年,所以年味仍旧很浓。路边的农户家家贴着火红的春联,鞭炮声此起彼伏;农忙了一年的庄稼人终于闲下来,扎堆在院前或说笑,穿着新衣的小孩子们在公路上跑来跑去,丝毫意识不到危险。

    快到村上的时候,看到桥下的河滩里正在唱大戏,人山人海。做买卖的把货物摆到了桥上,把桥都堵塞了,过往车辆排起了长队,艰难地往前挪。好不容易过了桥,看时间尚早,把车在路边停了,想下去感受一下过年的气氛。

    小时候,为了看这样一场戏,更重要的是为了买一棵甘蔗或者一块米糕,甚至是一只气球,他和小伙伴们爬山涉水,留恋在这热闹的戏场里,直到天色黑透才慌慌忙忙地往家赶。现在那样的童心是一点都没有了。可能是因为那时候的愿望比较简单,而现在变得更贪心了吧。

    戏唱的是豫剧《打金枝》,主角是刘忠河老师的弟子,唱的很好,但认真看戏的都是些老年人。做买卖的不少,吆喝声响成一片。这样的大戏,物品交易是其中一项主要内容。

    桥下是树苗集市,成捆成排的树苗码在那里,购买的人却不多,卖主们闲得无聊,干脆凑到一起甩扑克;河西靠着山根的地方,是布匹市场,花花绿绿的布匹和廉价的衣服琳琅满目,女人的胸罩和镂空小裤衩就那么大大咧咧地挂着卖,吸引了不少光棍汉们的目光。

    河西的槐树林里,是牲口市。交易的物品主要是牛,少有几头骡马。一个穿着新棉袄的牛经纪正在和卖主摸马子,掀了卖主的衣襟,两人的手放进去摸着,说这价咋样?卖主说,中球。又摸,说就这了,再高弄不成事。卖家脖子一硬,说你糟践我这牲口哩!这牤牛现在肚里就有了,开春就是一个变俩!说着换了手型,说就这价,中了中,不中去球!

    江风竖起领子,徜徉在这闹哄哄的集市上,看着这些淳朴善良的乡亲们,有种返璞归真的感觉。有个瘦得非洲难民似的小男孩挂着两筒鼻涕,正在吃手里的米糕,胸前的衣服明将将的,显然是鼻涕长期干上去的结果。江风好像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不禁哑然失笑,对他说小朋友,凉粉掉地上了!那小孩看他一眼,哧溜一声把鼻涕吸肚里去了。

    正随便逛着,忽然听得有人叫他,说哎,领导,你也来看戏啊!

    江风急回头,看到一抱着孩子的妇女,正朝着他笑,皮肤挺白。觉得有点眼熟,说你是?

    那女人说领导你忘了,我帮你拦过车的。

    江风这才记起来她就是那个粉红少妇,说看我这记性,那次你帮我拦车,过后我还想着怎么感谢你呢,可惜不知道你家门朝哪。

    女人说我家很好找的,那天你看见我的那个路口下去第一家就是。又说你那次怎么样,有收获吗?

    江风说,你看看现在路上还有拉沙车吗?

    女人说我说呢,看来你还真是有本事。

    江风看她怀里的娃脸蛋冻的通红,掏出200元钱装进他的小口袋里,说给孩子压岁。女人也不推辞,说毛毛,快叫叔叔。

    毛毛说,爸……爸。

    女人红了脸,说这孩子一天到晚想爸爸。江风看周围有人看他,急于脱身,扬手和毛毛说,再见。毛毛说,爸……爸。

    江风走着,想起那女人说过,丈夫是被拉沙车轧死了的。想她们孤儿寡母的,生活过的一定很艰难吧,再见到她村里的支书,交待要多关照她。

    又转了一会,看到西南方向有一堆人在吵吵嚷嚷,有人在大声地吆喝着什么,还有打斗声。心想自己作为乡领导,不能不管不问,挤进去一瞧,吃了一惊。

    就见一脸凶相的雷老四正和几个二流子一起殴打一个老人,那老人已经躺到地上了,几个人还不住手,恶狠狠地骂着踹他。仔细一看,地上躺的竟然是张半仙!叫了一声住手,谁把人打死谁偿命!

    雷老四横行乡里,是没人敢和他反挺的,这会见有人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就放了张半仙,说谁他妈这么不知死活,耽误老子练拳?打眼一看是江风,认识,就收敛了些,说,是江书记啊,刚才没看出是你。

    江风哼了一声,说雷老四,年前的帐还没给你算呢,又打算惹事?怎么,年不想过了?

    江风说的威严,雷老四情知道自己身上事多,口气软了下来,说江书记,这次可不赖我,这大过年的,这日怪老头咒我!

    原来,雷老四和一帮混混在集上碰到张半仙,想戏弄他一番,说张半仙,都说你能断生断死,你说说,我啥时候死?

    张半仙平时最恨的就是雷家的这个无赖,斜着眼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没好气地说,你啊,今年就会死。

    雷老四的跟班一听这话上去就想揍他,被雷老四拦着了,哈哈笑着说,好,那你说说我几月份死?

    张半仙掐指一算,说,就这个月。

    雷老四知道他是在咒自己,强压着怒火,说,好,那你说说我这个月的哪一天死?

    张半仙不假思索地说,今天死。

    把个雷老四气的,七窍冒烟,拳头捏得嘎巴巴响,说你他妈倒是说说,我今天什么时候死?

    张半仙也不看他,说今夜十二点死,活不到明天。

    话音未落,雷老四一声怪叫,上去就把张半仙扑倒在地,拿脚狠劲地踹他,叫道,张半仙,你这妖道神机妙算,算不到你今天会挨这顿打吧!

    张半仙抱着头说,这是我的定数,被一个死人打几下怕啥。

    雷老四几乎要被他气死,一声招呼,手下的几个地痞一拥而上,拳脚齐下。

    江风知道了事情的原委,说,雷老四,虽然张半仙话说的不妥,你也不能动手打人啊,打人是犯法的你知道吗?我告诉你,乡里县里都留有你的案底,随时都能抓你!

    雷老四也知道这话的分量,又嘴硬了几句,指着地上的张半仙说这次就饶了这个鸟妖道!带着几个地痞溜了。

    江风把张半仙扶起来,以为他要被打坏了,哪知道他拍拍身上的土,说,这几下还不够给我松筋骨。江风把他拉出戏场,远远地在山根下坐了,说张半仙,你明知道雷老四不好惹,还自找苦吃,咒他干嘛?

    张半仙睁着小眼睛,颤着山羊胡,很认真地说我没咒他啊,他今晚12点就是要死的。

    江风说算了算了,这话在我面前就别说了,你话这么狂,难怪挨这顿打。

    张半仙脖子一背,说你们凡人看不到,我能看到。他雷老四的魂都已经走了,今夜子时就有无常来收他。

    江风听着瘆人,说算了算了,我不在这里听你胡侃了,你记住以后别惹他雷家兄弟,下次我可不会这么巧救你了。说着起身要走。

    张半仙江书记你等等。我知道今天有贵人相救,没想到是你。我也没别的本事,我帮你看看吧。

    说着,眯着眼睛看他一阵,说哎呀江书记,你刚刚遭受过血光之灾啊!

    江风心里一惊,心想这个事情除了自己,目前只有杨柳和唐钢知道,这老头能看出来,也确实不简单。返身在他面前一块石头上坐了,说那你说说,我这血光之灾发生在哪个方向?

    张半仙说,你把你八字给我报一下。江风左右瞧瞧,见周围没人,就把自己的八字对张半仙说了。

    张半仙盘腿在沙地上坐了,左手拇指在指头上掐来掐去,嘴里嘟嘟囔囔的,说你去年是流年不利,灾星在东北方,去东北方必受大灾。

    江风又是暗暗吃惊,心想这张半仙也不是浪得虚名啊,北京可不就是云湖的东北方吗?又怀疑他是误打误撞。有心要试试他水深水浅,说张半仙啊,那你能不能算出我受的什么灾?

    张半仙说这得费些功夫啊。随手折了根筷子粗的树枝,折成三段,在面前的沙地上插了,然后闭了眼睛,装睡。

    江风暗笑,耐心地等着他。看他一会功夫,身子开始抖起来,打摆子似的,同时有豆大的汗珠从额上滚落。过了一支烟功夫,他才醒来,擦擦汗,说江书记,我刚才看见你了。

    江风说我不就在你面前坐着吗。

    张半仙说不是。你被拿枪的人追着,一辆车撞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官道红颜(百度最新章节)  官道红颜(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