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596章 高枕无忧

    整个白天,孟佳荫都在焦急地等着江风想消息,甚至多次到大门口向来路张望,盼望着江风那辆黑色迈腾汽车的出现。但江风好像把这个事情给忘掉了,音讯全无。孟佳荫很想打个电话问问他,不管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等待都是很折磨人的。但她几次拿起电话,又几次放下。

    实在忍不住,给尹红妹打了电话,拐弯抹角地打听江风的消息。尹红妹还没见过孟佳荫如此不爽快过,心里暗暗疑惑,又联想到最近江风和孟佳荫的眼神,难道他们之间有了什么?孟佳荫冰清玉洁清心寡欲一个人,不会也动了凡心了吧?心中陡然生出好多问号来。

    心里虽然犯寻思,还是实话告诉她说,江风一大早就陪着同学去观音山了。孟佳荫挂了电话,止不住伤感起来。心想自己处于如此危急境地,他怎么还有心思去游山逛水呢?难道他只是迷恋自己的身体,图的是一时快活?可中秋赏月,作诗相约,裸身弹琴,泪的告白,又分明有万千的情愫在里面,情真意切,完全不是在逢场作戏啊。

    左思右想,哀哀怨怨,一整天都没吃一口饭,只觉得心口疼,喘不过气来。等到晚上十点,也没盼来江风的一丁点消息,她开始绝望起来,起身把一些随身物品收拾了,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收到江风的信息,看到“高枕无忧”四个字,孟佳荫还以为自己是在梦里。看了又看,没错,发信人确实是江风两个字!

    孟佳荫再也控制不住,喜极而泣,幸福的眼泪夺眶而出。她把手机紧紧捂在胸口上,似乎是抱着江风的脑袋,整个身子都激动地颤抖起来。这个男人,这个破了自己心戒身戒的男人,并没有忘记自己的承诺,他做到了!

    孟佳荫在心中深情地呼唤着,再也没有心思睡觉了。她穿衣下床,起身来到院子里的桂树下,正看到一轮满月已经西斜。月色如水,孟佳荫的一颗心,也水湿水湿。

    天刚麻麻亮,晨光中的观音台像个慵懒的少妇,折腾了一夜,还在心满意足,舒舒服服地睡着。只有早起的一群喜鹊,站在村中最高的那棵木札树上,一唱一和,公然打情骂俏。

    村北小土岗下,一座土坯垒成的院墙上,晾着鲜红的柿子。那红色红的纯正,如一团火苗,在薄雾中燃烧。

    “吱呀----”一声,院子的木板大门打开了,走出了一个四十多岁,佝偻着身子的汉子。肩上一根扁担,扁担上系着指头粗的麻绳。

    此人正是村民老憨。老憨属于一人吃饱一家不饿型的,不爱伺候庄稼,专爱上山打猎下河摸鱼,拿这些山里的野物卖给游客换钱,所以手里总不缺劣质烧酒钱,整天都是晕乎乎的,比神仙都神仙。

    更神仙的事情还有呢。有天早上老憨去山脚下收套野兔的铁丝套,猛听得头顶山上轰隆隆地响,还以为是山石滚落,叫声我的娘啊,吓得屁滚尿流地跑。刚跑出几步,就听得一声山响,刚才站脚的地方砸下一黑乎乎的东西来。正暗暗庆幸捡了条命,猛然发现落下来的不是山石,而是一头野猪,四蹄还在弹腾着,一会就翘蹄了。

    这基本上是寓言故事“守株待兔”的翻版啊,老憨是憨人有憨福,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把野猪拖回村里,正赶上一拨自驾游的游客,当即掏出600大洋把野猪买走了。

    老憨蘸着唾沫反复数着那六张崭新的票子,这才知道这满山的野猪都是为他一个人准备的。那几天他早晨早早的爬起来,顺着山根来回转悠,期待着哪头没长眼的野猪再失足落下,但结局和寓言故事一样。

    老憨以前炸鱼,学会了制作炸药的本领,决定改炸鱼为炸野猪。此法甚秒,先后已经有四五头野猪趟上了他的地雷。野猪浑身都是宝,猪肉营养价值很高,猪皮、猪鬃、獠牙都能卖钱,且价格不菲。

    更抢手的是猪鞭,据说吃了后效果后立竿见影,身边得有现成的东西备着。老憨看似憨头憨脑,其实不傻,把野猪拆分了来卖,一头猪能卖两头猪的钱。为此他已经小有积蓄了,正盘算着去哪整个女人回来暖被窝。

    山上有头大野猪,好多人都见过。这是头公猪,老憨垂涎它肚子下的玩意已经很久了,知道能卖个大价钱。但这头猪狡猾的很,野猪套、地雷对它一概不管用。

    昨天上午,老憨无意之中发现了它喝水的秘密通道,在它的必经之路下了重炮,志在必得。昨夜睡梦中,他似乎听到一声闷响,并且做梦也梦到了娶了花枝招展一身肥肉的媳妇,哈喇子把枕头都打湿了。所以他一早起床,急吼吼地向那个小峡谷走去。考虑到这头野猪较大,他带好了扁担绳子,打算一会再叫上几个人,一起把野猪抬回去开膛破肚。

    山里人眼尖,刚走到谷口,老憨就发现前方埋地雷的地方被炸出一个大坑,一头黑乎乎的野猪正躺在旁边的沙地上,一动不动。

    老憨心里一阵狂喜,叫声媳妇有了!屁颠屁颠地跑了上去。走近一看,心里说靠,果然是猪精啊,还穿着衣服哩。后悔昨天炸药装的太多了,威力太强,把野猪炸的已经分不清猪头猪脸了。

    看地上有只猪蹄,捡起来一看,猪蹄上还戴着块手表。猛然明白过来,娘呀叫了一声,把猪蹄抛到了空中。只觉得裤裆里一热,腿脚就软了,一屁股瘫坐在地上,脑壳子一下子就空了。好半天才又迷瞪过来,知道惹了大祸了,家也不回,手脚并用翻山而去,不知所踪。

    一个早起拾粪的老头发现了被炸得支离破碎的小田溪,粪筐子一扔,一口气跑到村长梁子家,腿肚子和嘴唇都哆嗦着,跑风漏气地说村长,炸住了炸住了!

    梁子昨晚在田嫂家过夜,也是折腾了一夜刚回到自己家,还有些犯困,说炸住啥了?

    老头说,人,人。

    梁子不耐烦地说知道是人,人炸住啥了?

    老头比划着说人炸住人了,人炸住人了!我的娘呀,头都没了,肠子肚子的撒的满地都是。

    梁子一听,知道出事了,说在哪,你领我去看看!

    老头说了方位,梁子撒腿就跑。在小峡谷里,他看到了惨不忍睹的一幕,当即就呕吐起来。吐罢,拿出手机拨打了110。

    接到梁子报案,乡派出所和县公安局都来到了现场。没费什么劲,就查出死者生前住在16号农家院。警察在他的车上发现了十几本假护照,每本上面都贴着一个女孩的照片,笔记本上记着联系电话。照这些电话打过去,才知道这些女孩都是打算去日本“打工”的。

    又搜查了他的房间,这家伙的照相机和手提电脑里,都是女人的裸照,和自拍的爱爱录像,内容不堪入目,皮鞭手铐滴蜡什么的,极其变态,且侵害的对象大多都是未成年少女。

    经过深入调查,证实这个名叫小田溪的死者是个日本人,是一个跨国人蛇集团的骨干分子,集组织偷渡、诈骗、强暴、吸毒贩毒于一身,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也正是公安机关苦苦缉拿的重要嫌犯。

    既然是罪有应得,死有余辜,警察也懒得再追查是谁杀了他。这等于是替天行道了吗,表扬还来不及呢。所以热闹了一阵子,这件事的影响很快就过去了,人们该干嘛干嘛。就连出逃的老憨也试探着回了村,自作多情地以为警察会抓他,左等右等等不来,也该干嘛干嘛去了。

    孟佳荫一开始对江风所发的“高枕无忧”四个字并不太明白,只知道是他肯定已经把小田溪搞定了。后来从报纸上看到小田溪的死讯,多少明白一点“高枕无忧”的深刻含义了。

    看报道说,小田溪是误踩了村民炸野猪的地雷而被天女散花的。这个死法很蹊跷,也很有创意,孟佳荫觉得,其中必有什么故事。又联想到小田溪是在观音台毙命的,当晚江风刚好也在观音台,况且小田溪死后不久,就收到了江风的短信,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心里乱跳着,觉得这一切很可怕。

    又想到如果真是江风精心策划的,那这个男人为了她肯这样铤而走险,也正说明了他对自己的一片真情。孟佳荫越想越肯定自己的判断,几次打电话想问问他,江风总是顾左右而言他。正是收秋的季节,今年国家又出了“土地深耕深松”的惠农政策,要求各乡镇做好土地深耕深松的新技术示范推广,并对农民进行深松补贴和农机补贴。乡里为做好这项工作,专门成立的科技小组,江风亲任组长,深入到田间地头宣传指导,忙的不亦乐乎。

    周六上午,秋高气爽。孟佳荫打电话给尹红妹,说山庄前的枫叶正红,再不来看就要落了,请你和江书记来赏枫叶吧,中午有薄酒招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官道红颜(百度最新章节)  官道红颜(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