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659章 常委会

    然而随着五小案件真相的揭开,周运达被捕。他被捕之后,公司的账户被查封,所有在建工程全部停工。交了房款的市民慌了,纷纷到首建公司打探。首建公司的副总拍着胸脯打包票:放心,我们周总的关系在北京,说出来吓死你们,过不了多久就出来了,你们根本不用担心自己的房子,都把心放肚子里,该忙啥忙啥去吧。

    购房户将信将疑,可都是普通百姓,又有什么办法呢?只盼望着周运达真的还能出来,继续把他们的房子盖起来。也有那感觉玄乎的,开始叫卖自己的房子,也就是卖号,加价多少,把手中的“房子”转让出去。

    可谁会睁着眼上当?那一阵晚报上转让金粉世家房子的广告铺天盖地。开始是加价5万,2万,1万,不加价,到最后的打折,依然是转不出去。形势不明朗,看着是便宜也没人敢捡。金粉世家和内华达的半拉子工程风吹雨打,变得破败不堪,成了城市的一块巨大疮疤。

    紧接着,亲自参加开工仪式并多次就金粉世家和内华达做出重要指示的市委书记苏荣也被捕了。这下大家没了主心骨,真的慌了,开始串联起来,找新市委书记崔定讨说法。崔定上任伊始就遇到个这个擦屁股的事情,很生气,安排副市长郑爽处理。郑爽根据崔定指示,做这些购房户的思想工作,说周运达案件正在审理阶段,不一定真的就有事,请大家不要慌,安心等待,政府不会放手不管的。

    其实崔定心里清楚,周运达肯定是出不来了。首建公司账上的资金只有1000多万元,而他收的预付款接近四个多亿,谁有这么多资金去补这个窟窿?政府肯定是不会买单的,不但政策不允许,再说也没这个能力。所以这个问题一直是崔定的一块心病。

    购房户一心盼望着周运达能出来,在煎熬中等啊等,却等来了周运达的死刑,并且是立即执行了。这下可就炸了锅了,总不能追到天国去向他讨债吧?

    周运达吃枪子那天,他们再去找首建公司,发现那里早已经是人去楼空了,办公室的桌椅都不见了,只有满地的纸片。这可了不得了,上千人的讨债大军涌到市政府,把大门赌的水泄不通。

    市长于子虚说话都不管用了,大家只认准崔定,要听他一句话。前两次崔定躲着没见,到第三次时,声势太浩大,群情激奋,人们的情绪就像火药桶一触即发,崔定怕事情闹大,只好出面做了承诺,10天之内给大家一个答复。

    然而这10天时间里,开了几次专题会,也没有形成一个好的意见。涉及的数额太巨大了,别说个人,就是政府也没有能力接这个烂摊子。崔定为此一筹莫展。到了第9天头上,中央刚好要举办市委书记培训班,他拍拍屁股走人了,把问题留给了市长于子虚和副市长郑爽。

    10天时间很快就到了。一大早,上千名购房户手拿购房合同,浩浩荡荡地赶往市政府。开始是在广场上静坐着等,等到快中午也没见崔定出来说事,只出来个信访办主任在那里说一些扯淡话。

    大家不答应了,开始骚乱起来,把信访办主任吓跑了。又一打听,崔定跑北京去了,明显是在逃避。去球吧,显然是上当受骗了,这群人哇啦啦一声喊,开始冲击市政府。电动不锈钢伸缩门刚刚关上,就被人们扭成了麻花,扔到一边去了。保安上来阻止,帽子都被打飞了,一个个夹着尾巴落荒而逃。

    市长于子虚坐镇办公室,密切关注着外面的动静,并且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五大卡车的防暴警察早就在公安局大院内待命,局长肖国华亲自指挥。听到报告说上访者开始冲击大门了,于子虚给肖国华打了个电话,发出了行动指令。

    不到十分钟,荷枪实弹的特警就拍马赶到了,把闹事者围了起来。购房户太气愤,太绝望了,辛苦了大半辈子的血汗钱就这么没了,政府不但逃避责任,还动武,干脆豁出去了,不活了,冲上去和特警发生了肢体冲突。

    于子虚还是有些大局意识的,紧急下令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开枪,保持克制。闹到天黑,有几名特警受了伤,满脸都是血。肖国华指挥特警抓了几名带头闹事的,仍然不能控制事态的发展。

    上访者一天都没吃饭,再加上被特警围困,有点弹尽粮绝的意思。再加上其中有不少老年人,天气又热,实在是受不了。但即使是这样,还是没有人退缩。20万啊,普通市民辛辛苦苦一辈子,也不可能攒这么多钱。这简直就是身家性命。如今,有人要把自己的身家性命拿去,就是破上老命,也要拼一拼了。

    政府七楼小会议室里,市长于子虚主持召开紧急会议,在家的常委都参加了。副市长郑爽和公安局长肖国华列席。肖国华手边放着对讲机,不时地听着楼下传来的汇报。开会之前,于子虚已经向远在北京的崔定报告了事态,崔定的原话是,尽可能避免大的冲突,具体采取什么措施,我放权给你们。

    会议一开始,先由肖国华讲了目前的局势。肖国华说,上访者中有不少被公安机关打击过的老面孔,说明是有预谋,有组织的,建议采取果断措施,强行驱散,实在不行多抓一些人,震慑一下。

    几个副市长也相继发言,基本上都支持肖国华的意见,说形势所逼,怕这样僵持下去,天黑后存在更大的变数。于子虚面色凝重,听着大家的发言,眉头拧成了个川字。

    郑爽一直静静地坐着,认真地听着大家的发言。她高挽着发髻,可能还是在舞蹈学院留下的习惯。岁月好像对这个漂亮的女人无能为力,她依然是一朵怒放的黑玫瑰,散发着不可抗拒的魅力。此刻,虽然她表面平静,但内心却在紧张地思考着。她知道,现在的情况是,政府理亏,而不是这些上访者有什么过错。再说崔定承诺的十天答复,他却溜之大吉,而在家的领导们又没人敢和上访者照面,采取武力的话,无疑是火上浇油,只会把事情越搞越大。

    于子虚把脸转向郑爽,问她,郑市长,你的意见呢?

    郑爽果断的工作作风和善于把握大局的魄力,在云湖的官场还是比较被大家认可的,所以于子虚很注重她的意见。其他人看于子虚发问,也都把注意力集中到郑爽这里,等着她发言。

    郑爽说,我说几点自己的意见,但不一定正确,谨供大家参考。首先,我们要搞清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矛盾。上访者是在无理取闹,还是在据理力争?他们的诉求是合法合理,还是完全在胡搅蛮缠?必须有个定性,才能做出正确的应对。

    其次,要冷静地分析一下责任所在。当然了,责任主要在周运达的首建公司,但我们政府有没有责任?谁给了周运达权力,可以让他违法预售房子?我们的职能部门是否存在行政不作为乱作为?有没有失职渎职?当然了,这个问题现在说起来有点扯远,但我们必须做到心中有数,那就是,我们本身也是有责任的。只有抱着纠错的心里,我们才能做出正确的决策。

    第三,采取什么方法平息这场危机?长远的先不说,就说眼前,如何才能说服群众疏散?我认为只来硬的肯定不行,还是要考虑一些人性的方法,以情感人,以理服人,虽然我们目前没什么理。

    郑爽的发言条理清晰,字斟句酌,确实是抱着解决问题的角度出发的,听得于子虚频频点头。在座的大多数常委也都认同她的观点,只有一个人提出了异议。谁?现任政法委书记、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铁英。

    铁英听似女名,实际上是男的。原政法委书记熊怀印出事后,法院院长铁英被崔定提了起来,接替了熊怀印的位置。崔定和铁英关系甚好,两家是世交,铁英的父亲和崔定的父亲都是老红军,并且是一个班的,一个是班长一个是副班长,一起上过朝鲜战场。据说老铁救过老崔的命,所以老崔经常交待儿子崔定要多照顾恩人的儿子。除了郑爽,铁英也是崔定回到云湖后第二个提拔起来的。

    铁英是市委常委,而郑爽不是,所以排名在她前面。崔定去北京之前,曾经交待铁英,对于那帮上访的购房户,该来硬的就来硬的。所以此刻他针对郑爽的发言,发表了不同意见。说,郑市长说的很有道理,但有些地方和得再推敲。首先,不能说上访者没有责任。他们不按程序上访,围攻市政府就是严重的违法行为,是绝对不能迁就的,否则只会助涨他们的匪气,让局势陷入难以收拾的境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官道红颜(百度最新章节)  官道红颜(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