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800章 纪委谈话

    其实仝书海在市长郑爽安排的一次晚宴中和江风有所接触,总体印象还不错。但他也知道,像江风这样年纪轻轻就身居要职的,是很容易遭人嫉妒或者被人陷害的。

    从录音中不难听出,来江风办公室的女人就是金帝集团的老总金安红。纪委办案人员李松涛接受任务后,没费什么力气,就查到了她一直住在喜来登,马上带着人去喜来登明察暗访。发现金安红的座驾宝马旁边,停着一辆崭新的进口途锐汽车,起了疑心。问了保安,保安反映,那车确实是金总的,但她没开过,有个男人用了几次。

    李松涛查看了酒店停车场的监控录像,发现保安所说的那个男人,正是住建局局长江风。由此可以推断,江风和金安红在办公室所谈的那辆车,应该就是这辆途锐了。

    市政大厦,纪委副书记常宽的办公室里,江风正故作镇静地坐在沙发上,盘算着呆会如何应付问话。没有了手机,他总感觉有些心虚,好像自己已经完全与世隔绝了,被完全孤立了,接收不到外界的任何信息。而这些未知的信息,都被他想象成为对自己不利的,危险的,是正在策划的如何让他身败名裂的一场阴谋。

    没收手机这招太厉害了,一开始就让他处于被动地位,好像自己的把柄已经牢牢被人抓在手上了。尤其让他担心的是,万一安红打不通他电话再发过来个什么敏感信息,被纪委的人截获追查起来那就麻烦了。后悔自己考虑不周密,刚才交手机的时候干嘛不关机或者把电池取下来呢?

    常宽在里间打电话,估计有人在向他汇报什么。他声音压的很低,听不到具体内容。但江风坚信,他这个电话绝对和自己有关,和那张卡和车钥匙有关。仔细想想,真的是后怕。如果昨天晚上不去趟办公室,如果没有发现通讯员小刘的异常行为,如果不是自己采用反间谍手段发现了那支录音笔,那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他今天很有可能就要被纪委的人请到宾馆,然后就可以通知家属送换洗衣服了。

    幸亏自己动作迅速,卡和钥匙都换过了,也和安红统一了口径,应该问题不大吧。想到这里,江风增加了一份信心。只要死咬着是游泳卡和自行车钥匙,量他们也奈何不了自己。但他显然低估了纪委办案人员的智商。

    十来分钟后,常宽从里间走了出来。他脸上还是笑呵呵的表情,很随意地说,江老弟你喝茶啊,在我这里不要拘束,就和在自己办公室一样。

    江风说声谢谢常书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偷眼观察着常宽,想从他的表情和说话的语气方面发现了点什么,但一无所获。常宽那张似笑非笑的长脸和惯用的说话语气,实在看不出什么异常。江风暗暗佩服这人的奸猾,城府深的很啊。官场老油条都这样,心里想的绝对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永远都让你处于揣测和不确定状态。

    常宽又坐下来,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继续和江风闲扯着,说着说着又说到了怎样养花种草。他越是闲扯,江风越是觉得不安,越觉得有潜在的危险。他在心里不断告诫自己要保持冷静,要提高警惕,不要被闲话给绕进去。

    因为他知道,常宽虽然是和他闲扯,扯的也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但他绝对是有自己目的的。那就是在你放松警惕之后,突然转变话题,打你一个措手不及。这个时候最容易暴露一个人的真实心态,往往是说错一句话就有可能全盘皆输。

    这也是纪委办案惯用的手法,经常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因为他们对付的人,都是一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物,最起码也是副处级以上的人物,都是久经考验之人,一开始就来硬的容易引起对方的警惕,使谈话陷入僵局。

    老谋深算的常宽正是在这种闲扯中捕捉着自己需要的信息,在似笑非笑中掩饰着自己的真实意图。就像一只狡猾的毒蜘蛛,张网等待着飞蛾自投罗网,然后迅速扑过去,把猎物缠成个结结实实的茧。

    常宽讲了一个不太好笑的笑话,然后哈哈大笑起来。江风也跟着笑,虽然这个笑话早就不新鲜了,早就失去了可笑性。就在他觉得很无聊的时候,常宽忽然收住笑,眼睛里瞬间放出奇异的亮光来,声音不高不低但语速很快:江局长,你那辆途锐汽车不错啊,啥时候借我用用?

    太他妈突然了,太他妈狡猾了。虽然江风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明显的愣了一下。不过他在瞬间就恢复了常态,哈哈笑着说,常书记,您真会开玩笑,我哪有什么途锐汽车?除了单位配的那辆本田,我自己倒是有一辆大众迈腾,如果您不嫌破,尽管开去用好了。

    常宽刚才睁大的眼睛又眯缝起来,这样更聚光,更让人捉摸不透了。他狡黠地盯着江风问,真的没有?不会是舍不得吧?

    江风笑了笑,说,真的没有,我倒是很想有。

    常宽的目光闪电似的在江风脸上闪了几闪,然后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回到办公桌后面坐了下来。坐下来的同时,顺手把桌子上放着的微型国旗和党旗向江风这边推了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领导们都开始赶起时髦来,喜欢在自己办公桌上放国旗和党旗,好像谁不放就是对国对党不忠似的。

    单位副职们放这种小的,一把手往往在背后靠墙放全尺寸的。往这两面红旗前一坐,就有了胸怀社稷,气吞山河的气势。

    江风对这个做派很反感,觉得这些人是要用旗帜做掩护,干见不得人的勾当。关天浩的办公室放的就有这玩意,三个月一换新的。江风打算等自己搬进去的时候,把这没用的东西哪远扔哪去。

    常宽往办公桌后面一坐,脸上笑容就渐渐凝固了。他推红旗的这个动作同时也说明,他和江风之间的谈话正式开始,进入了法定程序。他拿起桌子上的电话,很快地按了几个号码,说了句什么。不一会,门外响起了咯咯的高跟鞋声。人影一闪,进来个年轻的女人,手里拿着文件夹。

    这女人个头不低,体态丰满,眼睛很黑很大,猛一看有点像美美。她朝江风点了点头,在常宽办公桌的侧面坐了下来,一言不发地铺开了记录本,做好了记录的准备。

    这种阵势虽然只是纪委的办案规矩,但却能给人以很大的心理压力。因为你说的每句话都会被记录在案,都有可能作为定罪的证据。所以江风虽然努力做出镇定自若的样子,但心里还是不由自主地打起了鼓。

    关于那辆汽车和那张卡,他实在不知道纪委方面掌握了多少情况。如果他们只是敲山震虎,那就好办多了;如果他们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那么自己的狡辩只会变得毫无意义,甚至适得其反,落下个认罪态度不好的口实。不过既然刚才自己已经否认,那就应该坚持到底,改口只会把自己拉入更深的泥潭。

    常宽的脸已经晴转多云又多云转阴了,再也没有讨论老乡聚会时候表现出来的热情。他居高临下逼视着江风,用审问的口气说,江风,你说你没有途锐汽车,可有人亲眼看到你开这辆车了,并且是不止一次看到,有监控录像为证,你怎么解释?

    糟了,看来他们已经掌握到这个车的情况了。江风没有立即回答,他脸上不动声色,但大脑却高速运转起来,迅速在承认和不承认之间做着权衡。

    承认的话,常宽势必会继续步步紧逼,顺藤摸瓜,最终把这辆车和录音里的车钥匙联系起来,然后调出喜来登停车场的录像,这样证据链就算是形成了。如果不承认,这个话题也许就暂时谈不下去,还可以为自己争取一点喘息的时间。权衡利弊之后,江风决定继续装糊涂。他轻描淡写地说,哈,可能是有人看花眼了吧,怪我长的太大众化了。

    常宽办案经验丰富,经他手送进监狱的处级干部不下十来个,再狡猾的腐败分子他都有办法突破他们的心理防线。对付江风这样的菜鸟,他认为还是很轻松很有把握的。看江风死不承认,他并不着急,而是拉开抽屉拿出一封举报信和一个U盘拍在了桌子上,厉声说,江风,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江风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不过他继续装糊涂,冷冷地说,不知道。这是你们纪委掌握的信息,我想我没必要知道。

    这句话多少有点冒犯的意思,江风是故意这样说的。自己是住建局局长,正处级一把手,你常宽也是正处级,无非资格稍微老点,凭什么用这种口气对我说话?论级别来说,也轮不着你出场啊。

    常宽的脸色明显变得难看起来,估计心里在说,好啊,不吃敬酒你吃罚酒,看我怎么收拾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官道红颜(百度最新章节)  官道红颜(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