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717.第717章 番外43、此处风景独好。(终)

    就连神后娘娘也不敢轻易在他面前造次,更何况,凤衍帝尊的辈分是小公主的叔叔啊,这么称呼他,好吗?

    “阿离,不得胡闹……”

    紫冥邪平日是宠着离决,但是现在也不看看面前这人是谁,开口想要制止小离决,却被凤衍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他竟是低着头,瞧着抱着自己大腿的小离决,笑得十分的良善温和,缓声说:“我呀,这头发一生下来就是白色的,难道不好看吗?”

    “哪有人一生下来头发就是白的呀?”

    小离决偏着头看着凤衍,眼眸明亮,如天上星辰,纯洁无辜的人儿,轻声说:“阿娘说人不开心头发也会白的,你头发这么白,肯定是天天不开心,我要陪你几天,你跟着我,一定会开心起来的。”

    她的样子很认真。

    又十分的笃定,觉得凤衍跟着她,一定会慢慢开心起来的。

    “哈哈。”凤衍也是愣了一下,看着她那呆萌的样子,哈哈地笑了起来,简直是喜欢得不得了。

    轩辕翎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高兴的凤衍呢,他往常对她笑的时候,都是抿唇一笑,鲜少笑得这般开怀,见他这么开心,心里稍稍有些欣慰。

    凤衍一身白色的衣袍,脸上笑容肆意张扬,那翩翩贵公子的模样,让小离决看得出神了,她嘟囔着说:“这世上,竟然有这么好看的人。”

    在她的印象之中,除了她阿爹阿娘,她就没觉得有什么人好看。

    凤衍听见她这样嘟囔,那萌哒哒的样子,让他的心禁不住柔软,在众神惊呆了的目光下,抱着离决坐到了他的腿上,瞧着她温凉浅笑。

    自始至终紫冥邪都是一派风轻云淡的模样,时过境迁,昔日与陵霄交好的尊神,羽化的羽化,消亡的消亡,远古之神所剩无几,那一辈的尊神就只剩下凤衍一个了。

    凤衍于感情一事上看的极淡,在他眼里似乎并无男女之分,然而他现在已有了阿翎,凤衍依然孤寂,此番因为离决笑得这么开怀,也不失为什么坏事,倒也是妙哉。

    这一段日子九重天的喜事着实不少,在小公主的满月宴之后,众仙神又听说东离神君和西燿神君要大婚了,按照神皇陛下的意思,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的兄弟要成亲,自然不能寒酸,所以神皇陛下一声令下,整个九重天又开始从早忙到晚,几乎人人都是忙得脚不沾地。

    众神虽然高兴,但更是忍不住肉疼地心抽抽,这才多少年的时光,九重天就是隔三差五的有喜事,又是怀孕,又是满月宴周岁礼的,现在又是成亲这等人生大事,送礼肯定不能送一些俗物,众神几乎是把自家的宝贝都给掏空了。

    但不管他们如何在心中肉疼嘀咕,可是却也没人敢将这些话说出来,因为那礼不是送给别人啊,是送给神皇陛下和素女殿下,谁嫌命长了才会去嘀咕这些话。

    举办了婚礼之后,四大神君便没有继续留在神界了,对他们来说,权利什么的,从来不是他们想要的,如今天下太平,他们自然不需要整日忧心,四个人相伴游山玩水去了。

    帝染和千离至今杳无音信,紫冥邪说千离的心里一直有个心结,那便是去平行世界历劫的紫夜夙,她的夫君,想必千离肯离去也是因为紫夜夙了,而帝染,她在这世上已经无牵无挂。

    但是没人知道,帝染的心中,那份至高无上的信仰——曼殊,仍然留于心。

    夜云景跟云千绯前些日子也派人传信回来了,一家三口在另一方平行世界过得是神仙眷侣般的日子。

    墨无忧也快要嫁人了,据说是昆仑山的白泽上神亲自上门提亲,那白泽上神可是上古时期与四大神兽一同诞生的大神之一,青丘代代相传,而白泽上神与青丘先祖是平辈论交,那辈分,可比如今的青丘帝君高多了。

    此番白泽上神求娶青丘公主,可着实给青丘长脸了,往后也再无人敢打青丘的主意。

    至于墨无倾,未曾出过青丘一步,知道事情始末的人心里都清楚,他是在赎罪,也是为了惩罚自己、麻痹自己。

    少女月洁是他心动的开始,也是他心跳的终止,他不会再次动情。

    或许他对轩辕翎的爱意,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淡,但是他始终不会忘记心中的那份明月光,而那份最初的悸动,也永远不会变。

    天边一轮弯月斜挂,苍穹繁星璀璨。

    银光如流水般倾泻,缓缓淌满整个天地,湖边的烟柳随着夜风飞舞,朵朵莲灯飘闪在湖面,分外好看,屋顶之上有两人相依相偎坐在一块,静静的看着皎月。

    四周一片安静,凉风呼啸屋檐呜咽,风打着旋儿掠过,将轩辕翎的青丝撩起,扑散在她绝美清冷的面颊之上,在空中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度。

    她抬头看着天上的一轮圆月,瑰红的柔唇慢慢的勾起,笑道:“听小君临说,小澈好像已经有喜欢的姑娘了,最近总是往凡间跑。”

    紫冥邪撩起遮住她脸颊的那几缕青丝押入耳后,俯身亲了下她的唇瓣,轻声道:“小澈已经大了,咱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他们有情人都能终成眷属便好。”

    那孩子一直以后都喜欢以孩童形态示人,现在有了爹娘,弥补了心中缺少的那一份爱,也该去找一位属于自己的爱人,娶妻生子,人生才是圆满。

    如今他不仅找到了前世的儿子,今世还有三个孩子,凑成两对好,他心里颇感欣慰。

    “现在差不多所有人都圆满了,只有凤衍还是孤单一个人,怎么说他也是我们曾经的挚友,我多少是有些感伤的,时光不易,希望他也可以寻一挚爱相伴身侧,不要枉费了那悠悠岁月。”

    轩辕翎想起凤衍的时候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他的那张脸,似隔了千山万水,却又似昨日才见,她不由得心里有些悲切。

    “或许,他已经动了红尘的心思了。”紫冥邪的语气,分外柔和,柔和的几乎要滴出水来,但是却话里有话,拿着一双好看的眸子瞧着她,那模样,当真是有些的纯良无害。

    “哦,是谁?”轩辕翎歪了歪头,表示自己很感兴趣,一双桃花眼,和外面那满树的桃花,如出一辙。

    美得让人移不开目光。

    “你猜!”

    他拉着她的手,低垂着眉目轻轻地笑了开来,笑得神秘不可言,就是不肯告诉她。

    惹得轩辕翎满头雾水,只得央求他:“你别笑了,既然知道,你快点说,我也好为他高兴高兴呢。”

    “我骗你玩的!”紫冥邪悠悠地来了这么一句,把轩辕翎心里的希冀一下子就浇灭了,气得她一下子便不想搭理他了,涨红了脸吐出来几个字。

    “真讨厌。”

    她第一反应便是觉得这个男人太讨厌了,她本来还想着知道了凤衍为谁动心,亲自去见见那姑娘,看看凤衍的眼光怎么样,谁知道,这个男人竟然是骗她玩的。

    看见轩辕翎摆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紫冥邪终于放声哈哈地笑了起来,放荡不羁的模样,让他平添了几分的意气飞扬,把她抱在怀里,求饶地说:“好了,是为夫不解风情,娘子不生气了可好?”

    他像对待一个孩子一般哄着她,任由她这样撒娇。

    轩辕翎心里窃喜,她本来也就不是真的生气,只是女子嘛,总爱在心爱的人面前耍一些小脾气的。

    “我想阿染她们了。”

    她忽然想起一个词叫触景伤情。

    以前她们几个人,总是在这样晚风徐徐的夜空下,把酒言欢,恣意潇洒。

    那样的日子,已经没有了。

    纵使现在身边有紫冥邪陪伴着,她却还觉得有些孤独了,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都走了,不免有些难过,先是千离和帝染,再者就是云千绯,想来他们终究是累了,所以想让自己的后半生,随风散去。

    岁月的流逝,摧毁了过往的一切,唯一保留下来的,是亘古长存的情谊。

    脑海里依稀看到了绝尘那张关切的脸,他的脸上没有一分算计,没有往日的深沉不可测,只有满满的关心,那双看透世情的眼睛满是通红,里面还有一分脆弱。

    这样的他看起来温润如玉,轩辕翎不由得想,若是他一直都是这副清贵似仙的样子,这般无害,那该有多好。

    她一念及此,心里又生出了几分凄然。

    其实,不管是龙君煜还是绝尘亦或是墨无倾,她都是不愿去摧毁那些得之不易的友谊,只要他们还好好的活着,就算是不记得她了,就算是永不相见又有什么关系。

    一切的一切都已尘埃落定,虽然已经物是人非。

    但只要这世上还有他们,便足够了。

    紫冥邪伸手抓紧她的手,她的眼里满是暖暖笑意,此生有他相伴,不管是立于六界之上,还是隐于山林红尘之间,都是极大的幸福。

    从诞生到相爱,她与他,数千万年来,始终不离不弃。

    她从未后悔过嫁给他,回想两人初识的情景,又恍若梦一场。

    而转世后这几百年来的生生死死,相偎相依,相互信任,早已让两人的感情坚不可摧,她坚信,往后他们之间再也不会分离。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永远永远……”紫冥邪的唇角勾出一抹绝美的笑容,冷傲的脸部线条也变得柔和万分,微凉的脸庞轻轻地摩挲着她头顶的发丝。

    他的声音很是温和,那宠溺的意味,溢之言表。

    “恩,我也是!”

    她阖着眼,弯了弯唇角。

    “阿翎,我爱你!”

    “阿邪。”

    “嗯?”

    “我也爱你。”

    月夜下,天地一片宁静,只有相拥的男女,只有那低低私语偶尔传出,灯火阑珊,碧湖微波荡漾,琉璃屋檐上人影成双,花瓣簌簌落下。

    此处风景独好。

    (全文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邪皇诱妻:毒妃万万岁(百度最新章节)  邪皇诱妻:毒妃万万岁(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