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二十二章 讨要养生的法子

    几个泼皮地痞之类的人突然之间打打闹闹的摔进了两个人的包间。

    丫环和小厮被促不及防的挤在了门后,尖声疼叫起来,引得外面走过的一众人等都挤在包间门口看热闹。

    包间外的人和包间里的人一个照面,立时愣了一下。

    秦玉如蓦的醒过神来,急推开齐天宇,身子往边上转去,避开门口众人的视线!

    “哪里来的人,赶出去!”齐天宇的脸色一沉,冲着门口的几个地痞样的人厉声道。

    “这……不是齐大公子吗?怎么这时候还有心和人私会?”有人惊讶出声,在江洲地面上认识齐天宇的人不少。

    才出了那桩让男人蒙羞的事情,齐天宇居然还有心和女子私会,这心可是够大的!

    “那……那是宁远将军府的秦大小姐!”秦玉如就算是避的快,还是有人认出了她,立时又有人惊叫道。

    两句话这么一说,门口的众人立时沸腾了起来。

    才发生的这件事,实在是太惊人了,这几天大家讨论的就是这件婚事,哪料想这会居然看到这一对曾经的未婚男女居然抱在一起,这又是什么情况?

    摔倒在地上的地痞互相攀附着爬了起来,一个个摔的发歪衣斜的,但这也挡不住他们的好奇之心。

    “不是说秦大小姐给齐大公子戴了绿帽子,而且还珠胎暗结了,难不成现在又发现这珠胎是齐大公子的?”一个地痞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齐天宇又看向偏着身子的秦玉如道。

    “这……也有可能!”有人好笑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答道。

    “那这孩子是谁的?”有人看向秦宛如的肚子。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这话可是越说越难听了。

    这一刻,秦玉如羞愤欲死。

    “你……你们放肆!”齐天宇脸色青了,然后又白了,厉声大喝道,对着才从门后挤出来的小厮道:“把门关上!”

    被撞的差点晕掉的小厮和丫环立时把门使劲往外推,无奈门口的人这时候越来越多,大家都挤着看热闹,两个人的力气实在太小。

    秦玉如慌了,突然看到帷帽就在自己手边的地上,急忙捡起来戴在自己的头上,转过头对丫环梅雪低声道:“我们走!”

    “还不让开,是准备明日大堂上以传播谣言罪论处吗!”齐天宇走过去,怒把门口的几个人往外推了推,厉声喝道。

    看他真的怒了,门口的几个地痞终究不敢过份,往后用力的挤了挤,门口暂且让出了一个小小的通道,梅雪扶着秦玉如着急的往外走。

    “这是秦大小姐身边的丫环?”

    “对,就是!”

    “肯定是的!”这一次,大家认出了秦宛如身边的丫环,秦宛如往日的时候,没少在外面游玩,认识她身边贴身丫环的人也不少。

    听到这么多人的声音,秦玉如哪里还敢多呆,急匆匆下楼而去,哪料想下楼的时候太过仓促,帷帽上的轻纱不知道勾到了哪里,突然之间就在她下最后一层楼梯的瞬间,帽子掉了下来。

    帷帽下秦玉如哭的狼狈的脸立时露了出来。

    秦玉如羞的双手一捂脸,急冲下楼梯往门外的马车跑去,梅雪紧紧的跟在后面。

    但是楼上楼下的人还是看了个清楚,全都哄然大笑起来。

    三楼的一个包间窗口,伏着一个小少年,眉目俊朗,更是笑的前呼后仰,但既便如此,他也没发出声音来,只低头看了看二楼的走廊处,齐天宇正沉着脸举步走了下来……

    “小姐,您不知道,风子哥说现在所有人都说齐大公子就是一只乌龟,戴了绿帽子,居然还会和大小姐抱在一处,两个人都是没羞没燥的不要脸。”清月来禀报的时候,笑得合不拢嘴。

    一边说一边擦笑出来的眼泪。

    秦宛如淡淡一笑,放下手中的书:“都看到了?”

    “是,所有人都看到了,楼上楼下那么多人,那帷帽就在这个时候掉的,大小姐就算是再捂脸都没用,那么多双眼晴哪!这以后大小姐都没脸出门了!”清月觉得真解气。

    往日里大小姐就是一副温温柔柔的样子,可背地里没少陷害二小姐,偏二小姐还一副实心实意的样子,没少替大小姐背黑锅。

    “看到白宇哥哥了吗?”想到秦玉如的狼狈样子,秦宛如也不由的嫣然一笑。

    “风子哥说看到了,白宇少爷就在三楼,他就是和白宇少爷商量了之后,才使人撞进门里去的,齐大公子不知道小姐和白宇少爷早知道他和大小姐私会的包间了,还以为做的多隐密呢!”

    清月撇了撇嘴,正想再说什么,忽然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意被忧色代替,看着秦宛如不安的道:“小姐,风子哥说进去的时候看到齐大公子抱着大小姐,这是原谅大小姐了?大小姐又说了什么陷害到您了吗?”

    “不是我!”秦宛如的目光落在屋里的烛台上,思索了一下道,齐天宇不是一个蠢货,不会在同样的地方跌倒,自己必竟还小,太过于心机的事,自己干不了,“有可能是水姨!”

    秦玉如把责任推到别人的身上,齐天宇才会原谅她,自己的身上己不可能,想来想去唯有刚出了事的水若兰了。

    “那怎么办,水小姐那么柔善的一个人,会不会被齐大公子陷害!”清月着急的道。

    “明天我就去找水姨!”秦宛如拿起边上的小剪刀剪了剪烛心,眼眸中闪过一丝幽深,既便没有今天的事,她明天也要去找水姨,抢一个先机。

    幸好今天晚上秦玉如出了事,狄氏那边慌了神,齐天宇一时间也不会把手伸到宁远将军府来,自己可以借此机会找水姨好好说道此事。

    有些事既然不可以避免,那就迎难而上!

    看着时间己晚,秦宛如让清月去睡觉,想到一会可能有人来,也没让她守在自己外面睡,让她回了自己的屋子去睡。

    待得清月离开,秦宛如依然坐要灯下,随意的拿着方才的医书翻看起来,这本医书还是静心庵里的明秋师太看她投缘,想让她跟着学医才送给她的。

    只是送给她之后,一直被她扔在一边也没兴趣多看,方才清月不知道从哪个地方翻出来的,倒是来了兴趣,随手翻看解闷。

    屋子里很安静,只有烛花的声音,风从窗口吹进,很是怡人,才进入秋天,白天的温度还是很高的,到了晚上,却是凉风阵阵,白日的燥热仿佛一下子全散掉了似的。

    秦宛如原本觉得自己看不进医书的,哪料想居然看得入了谜,以至于楚琉宸什么时候进来的都不知道,待得烛花又爆了一下,她抬头想剪烛花的时候,才看到坐在窗前的楚琉宸,不由的吓了一跳,蓦的站了起来,一双圆润的水眸瞪的溜圆。

    这样象颇象受了惊的小兽。

    “什么书,看得这么认真?”楚琉宸伸手道,他身着紫衣,却在领角衣边镶着黑边,身子斜靠在秦宛如对面的椅子上,以手撑着头,把玩着宽大的檀木椅的椅栏,姿态悠闲惬意。

    秦宛如默默的把手中的医书递了过去。

    楚琉宸接过,随手翻了翻,斜睨了秦宛如一眼:“想学医?”

    “想!”秦宛如点点头。

    “学医干什么?”声音温柔。

    “替人看病!”秦宛如实诚的答道。

    “替谁?本王?”楚琉宸唇角微微弯起,勾起一抹笑意,少年的惫赖味十足。

    秦宛如这次默然了一下,随手把目光落在他另一只手上摆弄着的一枚印章上,立时眼睛一亮。

    “这是给我的?”她的手己经伸了出去。

    “这枚印章看起来不简单啊!就这么给你,本王似乎吃亏了!”楚琉宸一本正经的道。

    “那……王爷的意思?”秦宛如暗暗叫苦,这位爷不会又想弄出什么妖娥子来罢,“王爷,我只有十一岁!”

    意思是自己这么小,根本没什么大用。

    “怪不得这么小!”嫌弃的眼神,然后玩味的摸了摸下巴,“你不是说要学医吗?莫如你好好学,到时候帮本王治治病!”

    “王爷的病……很难治吗?”秦宛如的目光移向他浅色的薄唇,很完美的嘴唇,但是看得出颜色很淡,淡的几乎是一种苍白的颜色,看得出他的身体不太好。

    上一世,好多人都在猜测这位殿下活不长,但是到最后活的最长的却是他。

    “的确难治,不知道你有没有法子可以治?”楚琉宸饶有兴趣的看着秦宛如的红唇,悠悠的问道。

    秦宛如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惴惴不安的道:“王爷说笑了!”

    “没有吗?看你的唇色如此鲜艳,必然是有过人的养生方子,教教本王如何?”楚琉宸笑了起来,目光依旧落在秦宛如的红唇上面,那样的唇色,使得小女孩子,看起来己有了夺人的艳色。

    既便还只是一个未抽条的小少女,依然可以想象出他日惊人的美艳。

    秦宛如的脸色蓦的变得惨白如雪,只是既便如此,她的唇色依然浓艳夺人,仿佛之前伤了之后的失血,也己经完全的消散。

    樱唇哆嗦了两下,额头处细汗涔涔,心底处仿佛有什么被狠狠的刺了一下,疼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唇色浓艳?似乎记忆中缺失了一段什么,却正是和唇色浓艳相符合的,而且那是自己的罪名,被人强加上去的罪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