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十九章 手上的大疤痕

    秦宛如早有准备,身子往边上的几个丫环后面躲去。

    几个丫环一看齐蓉枝还在逞凶,急忙上前去挡,只是齐蓉枝方才吃了一记疼的,这时候跟疯了一样冲过来,一把拍开几个丫环,几个丫环也不敢真的伤了她,只能一退再退,好几个丫环挨了打。

    秦宛如往屋门退去,听到门外有脚步传来,对着又扑过来的齐蓉枝嘲讽的勾起一抹挑衅的笑意,一个箭步退到了门外。

    狄氏带着丫环、婆子急匆匆的赶了过来,看到秦宛如退出门外,理也没理她,上前就要进屋。

    齐蓉枝被秦宛如挑衅的要发狂了,冲出来看到门口居然还有人挡着,以为又是挡路的丫环,扬手就狠狠的两个巴掌,厉声骂道:“贱人,让开!”

    然后把人狠狠 一推。

    狄氏被打的一愣,还没等她明白过来身子便被推了出来,幸好她身后的丫环眼疾手快的托住她,愣了一下之后,大为惊怒,指着也愣住了的齐蓉枝大声道:“把这泼妇给我抓住,打死打伤都无所谓。”

    狄氏这也是气狠了,还没到之前就听下人禀报,齐蓉枝把一碗滚烫的粥泼到了秦玉如的身上,秦玉如己经烫伤,她心急火撩的赶过来,居然被齐蓉枝打了两个巴掌。

    一看打到的人是狄氏,齐蓉枝也知道坏了,不敢再撒泼,立时被扑过来的丫环、婆子给制住。

    “狄夫人,我女儿做了什么,让你这个当长辈的居然骂她泼妇,她还只是一个孩子吧!”冷冷的斥责身从乱成一团的众人身后传来。

    被老夫人通知到的齐知府府上的人也来了!

    听到这个声音,齐蓉枝立时委屈的大哭了起来:“母亲,母亲,她们要毁我名节,要害我。”

    “什么,狄夫人,你们一而再的毁我两个儿女,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到院门口的齐知府的夫人李氏一听女儿哭喊的声音,再看看被众人拉扯中衣裳俱乱的女儿,立时就怒了。

    她来的晚了一些,没看到齐蓉枝甩了狄氏两个巴掌,只看到自家女儿被下人们抓了起来,弄成这么一副零乱的模样,哪里还有世家千金的体面。

    “李夫人,你来的正好,你们家的女儿拿一碗粥烫伤了玉如,居然还打了我两个巴掌,这笔帐要怎么算,这样的人不是泼妇是什么,孩子?都这么大了要定亲的人了,居然还算是个孩子?”

    狄氏也是气坏了,又怒又气,那两个巴掌打的她脸面尽扫,这时候哪里还会有什么好言语。

    秦宛如平静的看着这两个怒目争吵的人,乌黑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冷笑,瞳底冰霜凝结,往日里齐蓉枝打自己,或者把自己“不小心”弄伤的时候,这两个人可都是争先恐后的发现,齐蓉枝只是一个孩子,这种事算不得什么大事,闹的祖母想帮自己出头都不行。

    秦玉如一挨打,齐蓉枝就成了“泼妇”了!

    泼人烫粥,再加上打了狄氏,齐蓉枝就算是再想把事情推到自己身上,己是不能,原本还想着怎么让两家从此生份,让秦玉如和齐蓉枝不能狼狈为奸,现在齐蓉枝这蠢货送上门来,可不正好!

    “什么,蓉枝,你真的把秦玉如给烫伤了?”一听狄氏所说李氏也觉得事情不妙,急转头问道。

    “母亲,我……我那样做也是因为她们先算计我,想害我名节,以抵消秦玉如这阵子名节有亏的事情,母亲,她们居然把我害的掉湖里去,还想找男的救我坏我名节。”齐蓉枝一边委屈的哭,一边解释道。

    “狄夫人,我儿子想娶你女儿,可你女儿给我儿子戴了那么大一顶绿帽子,现在整个江洲府都在说他闲话,这样你们居然还嫌不够,还想毁我女儿的名节……好,好好,将军府我们高攀不起,从此之后便和你们将军府恩断义绝,”

    李氏一听齐蓉枝的话,气的差点吐血,原本齐天宇和秦玉如的事情就梗在她的心里,自己儿子虽然解释说秦玉如也是被害了的,但李氏不相信,都是后院的女人,秦玉如的那点伎俩在李氏看来,原本一眼就能看透,只是自己的傻儿子没识清楚人罢了。

    将军府一直是狄氏在把持,秦宛如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得宠的,至于水若兰就是一个淡然的性子,平时连门都没出,就怎么可能算计到秦玉如,会在秦玉如的屋子里放上一个她和人私通的盒子。

    再退一万步来说,真的是别人放到她屋子里的盒子,里面的信又怎么可能说的这么真?这分明就是秦玉如推托骗人的话。

    “李夫人你说的什么胡说,我们什么时候这么害你女儿了,分明是齐小姐做了错事,故意推卸责任,如果我女儿真的有事,我绝不会放过你们的!”狄氏也被齐蓉枝一番话气的脸色铁青,红着眼瞪着李氏道。

    她觉得齐蓉枝说的都是慌话,这分明就是心虚把粥泼到秦玉如的身上才胡扯出来的,如果玉如真的伤到了,这事还不算完!

    李氏这会也不想再和狄氏说什么,手一挥对着身边带来的人道:“过去把小姐带走,我们以后再不过来就是。”

    立时过来两个知府府上的丫环、婆子把拉着齐蓉枝的丫环的手推开,齐蓉枝手一放松,就扑向李氏,委屈的大哭起来。

    “我们走!”李氏愤怒的转身,半抱着自己的女儿就走。

    齐蓉枝被李氏抱着转身,一转头正看到秦宛如,还想说什么,无奈李氏带着她直接就往外去。

    看着齐府上的人七手八脚的把齐蓉枝带走,狄氏也顾不得她,急忙冲进屋子去看秦玉如,郎中这个时候正巧也来了,众人呼拉拉一大群人全进了里屋。

    院门外就只剩下秦宛如和清月,轻轻的吐了一口气,秦宛如不动声色的看了看齐知府府上众人的背影,齐蓉枝今天带自己来,原本就是没按好心,是想把闹出事故的责任推到自己身上,不过这事情现在闹的实在太大了,齐蓉枝现在是想推托也不行了。

    唇角无声的勾起一抹笑意,水眸一转,蓦的对上一双饶有兴趣的俊眸,唇角的笑意立时僵硬起来。

    秦宛如对面的那个楼阁上,楚琉宸还真的靠在那边的窗口,一身雪色的衣袍映的他玉面如雪,眸色潋滟,眉目之间更是如画却难描,清雅如仙。

    他闲适的靠在那里,显见得己看了许久,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目光落在秦宛如的脸上,弯唇一笑。

    秦宛如暗暗叫苦,她以为只是戏言,但是想不到这位殿下居然真的这么闲,居然还真的过来看这种热闹,无奈的对着那个方向稍稍侧身福了一礼,然后带着清月溜进到屋子里面,这位爷给她的压力太大!

    屋子里,秦玉如己经扶到了床上,身上的粥迹己经被抹干净了,郎中正在替她看伤。

    “怎么了,我女儿怎么样?”狄氏紧张的道,看着自己女儿这个样子心疼的掉起眼泪来了。

    “夫人,这手恐怕伤的比较重!脸上的倒不是很大,但也要休息好,否则以后会留疤。”郎中皱着眉头道。

    “那手呢,这手呢?”狄氏看着秦玉如红通通的长出一个大泡的手心,脸色雪也似的白。

    “这手……恐怕一定会留疤了!”郎中无奈的道,手上那么一大块烫伤,这会时间己经长出一个大的水泡,整个手心几乎都是红通通的,近乎透明,看了让人心里发憷,“这伤的太厉害了!我也无能为力!”

    “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有没有其他办法可想?”狄氏绝望的道,女孩子家的身体有多娇贵,手上这么一大愉疤痕 是会被嫌弃的,她才巴上自己的娘家,怎么会容许这个时候秦玉如出事情。

    “这……真的没法子了,或者宫里可能有好的怯疤的药膏,说不定有用!”郎中自己是真的没办法,但看狄氏如此急此,只能给出一个不太确定的法子。

    “宫里的,宫里的药膏?”狄氏急的团团转,这让她去哪找宫里的药膏。

    “夫人,要不要向京中的永-康伯府求一求,说不定伯府那边有宫里赏下的药膏?”狄氏身边的周嬷嬷提醒她道。

    “对……对,马上写信去,伯府向来得皇上恩宠,应当会有一些宫里的药膏的!”狄氏立时眼睛一亮,站起来转身就往外走,她必须快点写信求药膏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秦宛如正巧走了进来,向她侧身行了一礼,“母亲,大姐怎么样了?”

    “你大姐好的很,没什么事!”狄氏站定脚步,仰头冷笑道。

    “没事就好,那我去禀报祖母,让祖母不必担心了!”秦宛如柔声道,仿佛没听出狄氏的话是气话,然后带着清月转身离开,竟是没再进去看秦玉如一眼。

    狄氏气的全身颤抖,几乎控制不住的想上去给秦宛如两个巴掌,但方才她也问过,这事跟秦宛如着实的没什么关系,只是齐蓉枝突然之间发疯闹出来的,齐蓉枝之所以这么做,当然是不忿秦玉如和齐天宇之间退婚的事,所以故意来闹事的。

    狄氏这时候也后悔,早知道齐蓉枝会闹出这样的事,当初自己就不会让齐蓉枝进门。

    但这会后悔也没什么用,只能咬咬牙,阴狠的瞪着秦宛如的背影,等玉如的事情处理好了,她再抽出时间对付这个贱丫头,居然在边上看好戏,也不帮着自己姐姐拦住齐蓉枝,这个贱丫头怎么这么好命,不把她的脸给烫了呢……

    “夫人,二小姐的事情不急,齐府上的事情怎么办?”周嬷嬷在她阴狠的瞪着秦宛如的背影,提醒她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