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四十五章 水若兰,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狄氏是在第二天去家庙找的水若兰的。

    自打那次发生的事情之后,狄氏和水若兰再没见过面,原本她还可以不来这里,晾着水若兰,以便于在合适的机会羞辱她,但现在却不得不来。

    “表妹这几天在这里过的可好?”狄氏进门的时候,拿帕子轻轻的捂了捂嘴,微微一笑,经过昨天一个晚上的冰捂着,她脸上的红肿基本上消的差不多了,再拿胭脂水粉一盖,一点都看不出她昨天还挨过巴掌。

    “还可以!”水若兰早有准备,淡淡的道,乌黑的眸子看向狄氏,平静若水。

    狄氏带着几分嫉妒的看着水若兰白嫩的脸,一身玉白衣裳的水若兰看起来很显年轻,虽然眸色淡淡,但却透着一股子雅致,往日里她就不喜欢水若兰这份看似雅致的平和,觉得她一个寡妇居然还这么平和,看着就象是没心没肺的。

    这时候想起秦怀永当日在书房的动作,立时有种挖心挖肺的恼怒。

    那件事情明明是她算计的,却觉得是水若兰故意让自己觉得她对秦怀永没意思。

    “表妹这几天清减了不少,那天的事情都是将军的错,将军的意思,总得给表妹一个交待,这府里总有表妹的一个立身之地。”狄氏暗中握了握拳,随后又放了下来,然后在椅子上坐定,拿帕子一捂鼻子,假惺惺的道。

    所谓后院的一个立身之地,这意思当然是说纳水若兰为妾了,而且还说的很勉强。

    狄氏心里恶毒的想,将军再把她放到心上又如何,不过是一个妾,她忍得了,她一个当家主母,有的是法子整治一个妾室,老太婆现在自身也难保,想整死一个妾,还不是自己一句话的事情。

    “夫人,我不为妾!”水若兰放下手中的香,抬起眼睛,看着狄氏淡淡的道。

    这话一出,不只是狄氏连着她身后的周嬷嬷也不由的一愣。

    狄氏惊愕莫名,脸色蓦的阴沉了下来:“表妹,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要让我给你让位不成?”

    “这事总得给我一个说法吗?我好好的在自己的院子里,却出了这样的事情,难不成这是我设计的?”水若兰抬起头,声音清冷如冰,“把所有的下人都收过来,查清楚这里面的事,其实应当也不算难吧!可以让齐知府的夫人帮着查,大家都避避嫌。”

    让李氏帮着查?

    狄氏气的脸都青了,她想不到一向看起来娇弱弱的水若兰会这么凌利,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目光几乎是带了钩似的。

    “水若兰,你可真有心!”狄氏咬着牙道,“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1”

    “风大我不怕,我就怕是被人算计了,原本我只是随着姨母一起度个日子罢了,本不想牵扯进来,但既然现在扯进来了,我也不打算再逃了!”水若兰目光扫过狄氏,随意的拍了拍自己衣袖上的灰烬。

    狄氏银牙紧咬,她今天来是先给水若兰一个下马威的,哪料想水若兰居然油盐不进,手按在一边的案几上,正待拍案而起,她还不相信对付不了一个什么名份都没有的水若兰了。

    目光一扫,蓦的落在水若兰的袖口,那里有一张眼熟的信封的角,心突突的狂跳了两下,这么熟悉的信封,是秦玉如的信。

    这信封之所以这么熟悉,是因为当时把信囊插进去的就是她。

    强压下心头的怒意,狄氏呵呵的冷笑一声,声音放缓和了下来:“水若兰,你是一个寡妇,守寡之人难不成还想爬到别人的头上不成!”

    “那狄夫人的意思,暗算之人难道还能好生生的坐稳自己的位置不成,如果我把一切都告诉表哥,表哥会怎么做,其实不难想的吧!”水若兰寸步不让的道,然后又慢条斯理的弹了弹袖口。

    引得袖口是藏着的那封信也跟着发出了声音。

    她以前叫狄氏为表嫂,但现在只称呼“夫人”!

    “水若兰,你不会以为一封信就可以说明什么吧?”狄氏冷笑道,目光凌利的落在她的袖口上,暗中握紧拳头,然后缓缓松开,“水若兰,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如果可以,她绝不希望秦怀永看到这封信。

    “做个交易还是算了,我还是希望跟表哥坦诚的说事,不希望有什么事瞒着他!”水若兰道。

    “水若兰,你别太过份!”狄氏蓦的站起身,冷眉厉声道。

    “过份的不是我,我只是想拿回该当属于自己的,既被人暗算,又被人踩到脚底下,那我就算是拼着这一身的性命,也要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水若兰冷声道,以前无欲无求并不代表好欺负。

    见水若兰说的这么凌利,狄氏心里不由的虚了一下,但还是色厉内荏的道:“水若兰,你是不是被人暗算我不知道,但将军被人暗算了肯定是事实,将军往日对你也只是当你是一个养在家里的亲戚罢了,养着你也是一番好心,哪料想居然养出仇了!”

    “我们去找表哥说吧!”水若兰平静的很,待得狄氏说完,转身就要往外走。

    “水若兰,你别逼我!”狄氏厉声道,手一挥,她带来的几个婆子就堵住了家庙的门。

    水若兰回头,看了看狄氏唇色微唇,露出一丝轻蔑的笑,不慌不忙的道,“狄夫人这是要用强了?你不会认为我真的这么傻,把一封真的信藏在身边?”

    “你……这是假的?”这话几乎是狄氏咬着牙说出来的。

    “你不会真的以为我这么傻吧,被人算计过一次了,还会被人算计第二次?”水若兰微微一笑,淡淡的道。

    看她神色自若,狄氏心里没底了,目光怀疑的审视着水若兰,然后又缓缓的落在她的袖口。

    “你可以把这封信拿了,等你走了我就去找表哥,让他给我评评理,你这气势汹汹的带着人强抢了我的这封信,分明是心虚了,表哥到时候再看到我那份真的信之后,一定会相信我的说法!”

    水若兰神情自若的道。

    这话气的狄氏差点一个倒仰,这是让自己不打自招了?

    “你……到底想要什么?”水若兰烦燥的道,这话几乎是咬着牙根吐出来的,这么多人动手,将军若是想查必然也是可以查到的。

    “我不为妾!”水若兰目光幽冷的看着狄氏,再次重复道,“狄夫人在没有解决之前还是请回吧,我过两天就从家庙中出去,还得去照顾姨母,总不能真的在家庙中一辈子走不出来吧!”

    “你……”清清淡淡的几句话,却又刺激到了狄氏,手狠狠的捏着帕子,恨不得把水若兰那张秀美的脸给撕了,她怎么有脸说这样的话,不但拿秦怀永压自己,居然还拿那个老太婆说事。

    狄氏嫁给秦怀永这么多年,一直以来都是作威作福的,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

    “狄夫人请回吧!”水若兰上前两步,拿起放置在香炉边上的几支香,点起,缓缓的插在香炉上,一副狄氏爱走不走的样子!

    “走!” 知道现在不能拿水若兰怎么样,狄氏咬了咬牙,恨声道,转身往外走。

    “夫人,怎么办?”周嬷嬷紧走两步,急道。

    “我绝对不会同意的!”狄氏咬了咬牙道。

    “可……可是那信……”周嬷嬷提醒她道,那封握在水若兰手中的信,可不是那么好解释的,纵然这上面的笔迹不象是狄氏往日用的,“如果让将军怀疑这事,夫人您以前说的话,可都会被翻出来。”

    一件假,件件假,狄氏瞒着秦怀永没少做事。

    “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将军相信了这封信,相信了水若兰。”狄氏咬着后槽牙道。

    “夫人,不如找个人顶了这个罪,就算表小姐把这事告到将军面前,有人顶了罪,将军也不会怀疑到我们身上。”周嬷嬷提议道。

    这话说的狄氏心头一震,立时眼睛一亮,这可是一个好主意,“找谁顶这个罪?”

    “二小姐!”周嬷嬷道,伸手指了指秦宛如院子的方向,“只要把这事引到二小姐的身上,才可以把这事情全推掉,就说是二小姐陷害大小姐,故意写了这么恶心的信,然后又故意扔在路上让人捡。”

    习惯性的让秦宛如背黑锅了,周嬷嬷下意识的把事情往秦宛如的身上引。

    “这……将军会不会怀疑?”狄氏也习惯性的心动了。

    一看狄氏有了意动,周嬷嬷急忙又进言道:“将军当然会相信,您想现在大小姐和二小姐的关系可不好,二小姐还知道了自己的亲生母亲不是您,怨恨您隐瞒此事,故意想出法子来害大小姐。”

    往日这种言论是狄氏最喜欢听的,周嬷嬷是狄氏的心腹,当然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狄氏最认同。

    果然,狄氏想了想之后,点了点头,眼中溢出得意的阴冷,“好,不过这事还不能我们引过去,得让别人把这事引过去。”

    “夫人,您的意思是?”周嬷嬷挥了挥手,另外的几个婆子都往后退了退,然后她才凑近狄氏压低声音问道。

    “再写一封信!”狄氏冷笑。

    “小姐,小姐,奴婢捡到了一封信,很奇怪,谁的信会掉到我们院门口?是不是您丢的信?”清翠去厨房拿点心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封信,一边走,一边己大呼小叫起来,引得院子里一众丫环、婆子都看起热闹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