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五十二章 让她们住在一起,会不会出事?

    牙婆子是在第二天来的将军府,将军府可是一个大主顾。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来的早了一些,牙婆子在帐房等了许久才拿到了钱,之后便笑嘻嘻的离开。

    虽然等的时间长了点,但她在帐房外面跟人聊聊天,说说话,倒也不觉得时间长。

    帐房外面说闲话的人不少,一波接一波的。

    牙婆子不是笨人,有些事该说,有些事不该说,她还是分得很清楚的,拿了银子之后,谁也不得罪才是,生意人和气生财,纵然有些偏向,也只能是稍稍有一些,切忌让人真的不喜。

    所以有一些话,她还是暗暗的抖了一些音头的。

    那些事原就和她无关,她可不想牵扯在里面。

    秦宛如一大早便去了老夫人的院子,水若兰早早的便在了,两个人一起服侍老夫人用了些粥之后,便又让老夫人靠在床上养神。

    老夫人因为咳嗽晚上一直睡不好,用了点粥之后,倒似乎缓过来了一些,闭着眼睛无力的靠在那里,似乎睡着了。

    水若兰向秦宛如做了一个手势,跟她一前一后出了里屋。

    丫环早己奉上茶水,两个人坐下,水若兰伸手按了按额头,看得出她的精神也不太好。

    “水姨昨天晚上睡在祖母这里了?”秦宛如道。

    “姨母晚上一直没睡好,往年这个时候姨母一直没怎么病的,这一次怎么来的这么早。”水若兰点点头,愁的眉心打结。

    “往年的时候,祖母虽然到这个时候也会犯这种病,但基本上不会突然之间好生生的咳这么厉害,而且这病症不是发生在早上才起床之后。”秦宛如抿了抿殷红的小嘴,道。

    那一天的事情,她记得很清楚,齐蓉枝突然出了事情,之后祖母回来之后便一直的咳嗽,不象是晚上不小心冻了一下,早上起来发现病了的样子。

    这话提醒了水若兰,她的柳眉越的发紧了起来,迟疑了一下问道:“会不会是因为被什么东西刺激了一下,过敏呢?”

    老夫人的咳嗽病的确是老毛病,往年一冷就很容易犯病,但是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可能是什么东西过敏引发的咳嗽毛病,这事水若兰是知道的。

    秦宛如看了看水若兰的脸色,知道她这会也生出了一些怀疑,这事,原本是她一个人怀疑的,但她人小力薄,就算有怀疑,也查不出什么,但水若兰不同。

    “也有这个可能,可那天祖母就只接触 到了母亲、大姐和齐大小姐,以及我,之后回来就狂咳不止。”

    秦宛如细细的道。

    “去静心庵一次,请静心庵主帮着姨母看一看吧。”水若兰一时间也得不出什么结论,想了想做了决定!

    昨天晚上她就睡在老夫人的屋子里,听见老夫人一个劲的咳嗽,焦急不己,晚上咳的那么厉害,白天哪还有什么精神,而且这一次的咳嗽来势汹汹,才几天时间,老夫人就咳的声音也哑了。

    这时候说话费力,而且还很低。

    “那跟父亲先说说吧!”秦宛如点了点头,知道也只能这个样子了。

    往年的时候,祖母犯病之后也会去静心庵住一阵子,让静心庵主帮着调理一番,每每效果都不错。

    两个人商量定之后,秦宛如便回了自己的院子,独留下水若兰坐在外面,依旧是愁眉不展。

    她也觉得这事蹊跷的很。

    老夫人这次的病来的太突然了一些。

    段嬷嬷从里屋转了出来,对她道:“水小姐,老夫人请您进去。”

    “姨母醒了?”水若兰眉头微松了,站了起来,跟在段嬷嬷的身后。

    “现在觉得精神还行,水小姐您先跟老奴进来。”段嬷嬷点了点头,两个人进到里屋,床上老夫人的眼睛睁了开来,目光带着怜意落在水若兰的身上。

    这份怜意水若兰懂,一时间悲从中来,几乎要落泪,但想到老夫人的身体,强压下心头的悲恸,勉强露出一丝笑意。

    老夫人向她招了招手,然后指了指床边的小几子。

    水若兰急上前两步拉着她的手,在小几子上坐定,段嬷嬷知道老夫人要有体己的话向水若兰说,无声的退了出去。

    “若兰,委屈你了!”老夫人的声音很嘶哑,暗沉,几乎听不清楚。

    水若兰努力的听道,而且摇了摇头:“姨母,我不委屈,我原本就想侍候您终老的,是您把我养大的,跟在您的身边,一点也不委屈!”

    她知道老夫人说的是自己的归宿的问题,怕老夫人病中更添心事,只说自己愿意的。

    “既然这事跟狄氏有关,而且你表哥也说了,不会再让你受委屈,那你就明媒正娶进将军府的门,过几天,你就先出去住几天,等全部礼成之后,再把你抬进……门!”老夫人一口气说了许多话,一时间缓不过来,又咳嗽了起来。

    水若兰眼眶红了,伸手轻轻的替老夫人拍着后背:“姨母,您先别急,先把你的病压下才是,我先陪您去静心庵,等您好一些,再离开!”

    如果要明媒正娶,自然是要八抬大轿从外面抬进来,住在将军府里,自然是不合适的。

    “这也行!”老夫人咳嗽稍停,伸手拍了拍水若兰的手,道,“等你进府,灼灼就交给你教养,她还只是一个孩子,而我年纪又大,身体又不好,怕是不能一直护着她,到时候灼灼的事情,也要你费心了。”

    之前差点毁了自己小孙女的婚事,就是因为自己年纪大、耳目不灵才使得自己的小孙女差一点万劫不复,每每想到这个,老夫人就觉得心疼不己,以往只知道狄氏的心长偏了,现在才发现狄氏的心不但长偏,而且还恶毒的令人发指。

    “姨母放心,宛如就交给我教养着就是,我不会让她再受这样的委屈的。”水若兰保证道,对于秦宛发,她也很心疼。

    之前她在家庙里,不让琼花打听任何事情,对于秦宛如、秦玉如的事情也不甚清楚,出了家庙之后,才知道了事情的情由,越发的坚定了要为秦宛如作主的心思。

    “灼灼的事情,你多操心了,你自己的事情,姨母来帮你说,将军府欠你一个平妻的身份。”老夫人的目光落在水若兰的身上,慈和的道。

    这话说水若兰的头低了下来,不是娇羞,而是掩去眸中的冷意,有了那封信,她还真不怕狄氏叫嚣着不许。

    这封没有拿出来的信,就是狄氏的一个把柄,方才秦宛如也轻轻的跟她说起狄氏想抢先一步,陷害她这信是她写的,特意闹了那么一出戏。

    但最后这戏不了了之,这信还是可以成为一个把柄,纵然不是真的证据,但在狄氏现在信用全失的情况下,这信就是一个让秦怀永怀疑的关键了。

    狄氏不敢在这封信上再起什么妖娥子的。

    秦宛如回到院子的时候,玉嬷嬷己经等在那里了,看到秦宛如进来,急忙进屋禀报。

    “清雪是昨天晚上才送到牙婆子手里的丫头,还没有好好调教过,但因为没调教也看起来知礼守理的很,今天才带了来的?”秦宛如把玉嬷嬷的话整合了一下,缓缓的问道。

    “是这么说的,小姐您看……”玉嬷嬷点头,低声问道。

    “先不用怎么样,放着她就是!”春宛如淡冷一笑,不用说这个清雪必然是狄氏安排下的人,用秦玉如刺激自己,让自己把人收下,这些丫头中,清雪是最出色的几个中的一个,但其他出色的几个全被秦玉如带走了,那这个清雪就是自己唯一可以选的了。

    为此,秦玉如还不顾自己的手伤着,特意来配一场戏,可真不容易。

    “曲乐到牙婆子这里倒是有一段时间了,调教过一段时间,今天也是第一天送出门让人挑选。”玉嬷嬷又道。

    “让她们住在起吧!”秦宛如品了品玉嬷嬷的话,道。

    “小姐,让她们两个住在一起,会不会出事情?”玉嬷嬷不安的道,“清雪显然不是一个不是简单的丫头。”

    “没关系,她们两个住着很好,看曲乐的样子,就是个机灵的,你提点她一下,让她多和清雪亲近,有什么事,让她直接找你禀报!”秦宛如微微一笑,唇角扬起一丝淡冷。

    清雪的手上有伤,却不知道这伤是哪来的,和她进府有什么关系?这种事曲乐应当很擅长。

    “是,那老奴一会就去重新给她们安排。”玉嬷嬷会意的道。

    “玉嬷嬷,一会再收拾几件衣裳,祖母的身体不好,可能会去静心庵调养,我也陪着过去。”秦宛如又吩咐道。

    “小姐放心,老奴知道,这一次去静心庵,小姐要带什么人?”玉嬷嬷停下了脚步,细问道。

    秦宛如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的叩了叩,想了想道:“就带着清月吧,玉嬷嬷你留在府里,帮我看着园子里的事情,特别是清雪和曲乐的事情,她们两个住在一起,说不得还能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特别是我不在的时候!”

    清雪意图不明,曲乐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她倒是很期待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话说的极有深意,玉嬷嬷一时没听懂,但看秦宛如胸有成竹的样子,点头应了下来,自下去安排事务……

    但才出去没多久,忽然之间又掀帘子走了进来,脸色微变:“小姐,不好了,曲乐被人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