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六十五章 拆开狄氏母女

    秦玉如是在当天晚上就被送下静心庵的,出了这样的事,老夫人自问担待不起,她虽然是秦玉如的祖母,但必竟不是亲的,有什么事还得秦怀永和狄氏拿主意。

    而且她现在对于秦玉如又是伤心又是失望,也没打算再管她的事情,既然她没再牵扯到水若兰的身上,就派了自己身边的段嬷嬷连夜把人送走,并且去向秦怀永说明情况,至于这接下来发生什么,都跟她没有关系。

    秦玉如既然送走了,水若兰和秦宛如两个劝慰了老夫人一会之儿,服侍老夫人睡下。

    因为方才的事,老夫人躺下之后,又咳的厉害,一时间居然控制不住,水若兰忙差人去请了静心庵主过来,待得静心庵主重新开过药,在廊下让小丫环煎药。

    水若兰把静心庵主送到了门口,一再的感谢之后才转了回来,看到秦宛如出来,站定了脚步,向她招了招手。

    “宛如,你过来!”说完转身往一边的厢房过去,那边比较偏,没人在。

    秦宛如应声之后,跟着水若兰往偏角过去。

    “宛如,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站定之后,水若兰皱着眉头问道,她也不是个笨的,这事前前后后串联起来,怎么看怎么觉得怪。

    香囊不见了,但当时的那个香囊的确不是她的,那她的香囊哪去了?除了有人撞了自己一下之外,自己就只有和秦宛如当时很接近。

    “水姨,这是你的香囊,你以后小心一些!”秦宛如小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伸手从怀里取出了一个香囊,悄无声息的递了过来。

    水若兰一惊,急伸手把香囊接过,纳入自己的袖中。

    “水姨,这事是大姐暗算了您,大姐这样也是自作自受。”秦宛如言简意骇的道。

    这话说的水若兰一阵沉默,眼角一阵酸涩起来,看了看眼前尚在自己肩膀处的秦宛如,才这么小的孩子就知道护着自己了,如何不让人心疼。

    心志从来没有这么坚定过,她会护着这个孩子的,默默的伸手替秦宛如理了一下耳边的一抹落发,一时间万种思绪 涌上心头,眼眶红了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秦宛如是在老夫人用了药之后咳嗽明显好转的情况下,才回去自己的香房的。

    水若兰留了下来,并且责令秦宛如回去睡觉。

    等回到自己的屋子,梳洗毕秦宛如在妆台前坐下。

    “小姐,您为什么要去救大小姐?”清月一边替她绞着秀发上的水迹,一边不解的问道。

    “她如果真的出了事,祖母必然有责任,因为她是跟着祖母上山的!”秦宛如拿起一块干的巾子递给清月,清月换下了之前湿了的巾子。

    秦玉如不能真的出事,否则狄氏会疯的,疯了的狄氏还有什么事干不出来,所以暂时秦玉如还不能出事。

    “可现在这个样子,大小姐也算是出事了吗?”清月换过巾子,似懂非懂的问道。

    “这个样子也算是出了事,但没有明着揭开,还可以掩掩脸,狄氏必然觉得还能挽救,不过那么多人看到她衣裳不整的样子,静心庵里的香客听闻有一部分是落脚在此处的商人的妻女,这以后还是会离开的。”

    秦宛如低缓的道。

    “小姐是说,她们会把这个消息传开去?”清月眼睛一亮,忽然懂了。

    秦宛如点了点头,摸了摸自己的发梢,觉得己经绞的差不多了,意有所指的道,“江洲离京城太远,我们终究会回京城去!”

    上一世的时候,秦怀永自己干的不错,又有永-康伯府的背景,没多久便回了京的。

    这话说的有些答非所问,清月眼睛眨了两眨,想了想自家府里的事情,居然懂了:“小姐是说夫人和大小姐会在回京之后败坏您的名节?”

    这个猜疑让清月脸色大变,结巴了一下:“可这明明……是大小姐的事情。”

    “如果她们一定要把事情移到我的身上,再有齐天宇的证词,江洲离京城又那么远,又有谁知道。”秦宛如冷笑道,妆镜中的女孩子看起来稚嫩无比,但那双莹莹的水眸中却透着一股子阴暗的幽深。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这是上一世真切的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不过有些商人可是会上京的,有些传言在适当的时候也会传开来,或者说在传开的时候,有人会说当时她正巧在场!

    “夫人和大小姐真的是太……恶毒了!”清月倒吸了一口冷气,惊慌的道,“小姐……那……那怎么办?将军……将军和老夫人总会说真话的吧?”

    “祖母身体不好……父亲,父亲虽然关心我,但大姐必竟是他的亲生女儿。”唇角微微的勾起一丝嘲讽。

    单独对自己的时候,秦怀永的确很好,也算不得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但是对上他自己唯一的女儿,就不怎么想了,必竟那是他亲生的女儿,为了一个别人家的女儿牺牲自己的亲生女儿,秦怀永就算再内疚也会眼睁睁的看着。

    这一点,上一世之后,她便看得很清楚了。

    在没有利益冲突的时候,秦怀永会给自己父爱,但当自己和秦玉如产生冲突的时候,最终他会和狄氏妥协。

    “那……那可怎么办?”清月慌的手中的巾子差点抓不住,整个将军府里,小姐是这么孤立无助,竟是一个护着小姐的人都没有。

    “不必担心,这以后有水姨了!”秦宛如轻轻的对着镜中的清月道,经此一役,水若兰纵然还有些犹豫,这时候应当也全部消除了,她其实和自己一样,在狄氏开始算计的时候,就己经没有退路了。

    秦宛如怕水若兰认不清楚,方才才特意的把香囊拿了出来。

    两个人都是孤立无倚的,水若兰少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而自己太小,别人不会把自己的话当回事,只会推说孩子气的话罢了。

    “水小姐会护着您吗?”清月下意识的用巾子捂着自己的胸口道。

    “会吧,水姨会护着我和祖母,我也会护着她和祖母。”秦宛如点点头,上一世都是早早的命丧的几个弱者,这一世再不会任人欺凌,如非她重生,恐怕这一世她依然会走上一世的老路。

    一个没有人有能力护着的女孩子,其实就如同天地间最没用的草芥一般。

    看着这样子的小姐,清月心头莫名的一痛,悲哀涌上心头,二小姐若不聪明,这时候恐怕连命都没有了。

    “所以,我得有能力。”秦宛如卷翘的长睫扑闪了两下,在自己的眼窝处落下参差的阴影,透着一股子悲凉,殷红的唇角微微一唇,笑容惨淡。

    上一世没有能力的她,浮从于命运,最后被狠狠的踩入到血海练狱之中,枉死在刀下,尸骨无存吧!

    这一世,她不会退!

    清月看向坐在妆台前的秦宛如,看着她那张艳丽的小脸却透着一股子成人般的凝重,却并不觉得违和,甚至在心里产生一种叫做安心的感觉,仿佛这样子的秦宛如真的可以护住身边的人似的。

    脸上的神色缓缓的平静了下来。

    感应到清月的平静,秦宛如微微抬头,笑容浅淡而温和,清月是个忠心的,自己一路走下去,需要她的扶持,她不希望清月会因为自己而产生疑惑和慌乱。

    信心,她会给于清月信心和勇气!

    “二小姐,那大小姐这事会怎么处理?”清月目光带着自己也没有查察的尊敬看着秦宛如道。

    眼前的小姐虽然还未成年,但在清月的眼中却有着说一不二的威严,她相信自家小姐的能力。

    “会进京吧!”秦宛如赞赏的看了一眼清月,站了起来,摸了摸自己的秀发。

    “进京?这么快?不是说将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京吗?”清月放下手中的巾子,按着秦宛如坐下,拿起梳子替她梳理一头乌黑的秀发。

    “不是父亲进京,是秦玉如进京,她在江洲呆不下去了!”秦宛如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上一世的时候,秦玉如并没有先进京,但这一世不同,秦玉如在江洲己经毁的没有半点名声了,再呆下去不会有半点好处。

    送进京暂住永-康伯府避避风头是必然的趋势。

    “那……那夫人呢?”清月道。

    “她不会走,水姨在呢,她不放心!”看头发都己经梳顺,秦宛如站起身来,柔声道,如果没有水若兰的事情,狄氏应当也会走,但现在却不得不留在江洲。和秦玉如分开,这对秦宛如来说是一件好事。

    狄氏和秦玉如是不同的。

    秦玉如必竟还只是世家闺秀,父母又不在身边,既便是想说自己坏话,也只能传给有限的几个人听,而且还得含蓄的说,或者让下人传。

    狄氏不同,她名份上占了自己的母亲的名份,是长辈,而且京城永-康伯府还是她的娘家,认识的人不少,在人前传自己闲事的话,也不需要太过于顾忌,如果她先进京,必然会在京城先搅风搅雨,占尽先机,对自己没有半点好处。

    拆开狄氏母女,这原本就是自己下一步的计划。

    清月退下了,秦宛如上床躺着静静的思量了一会儿,最后也不敌困意,慢慢的睡着了。

    秋日的白天虽然还有几分秋老虎的意思,但秋日的夜晚却冷了下来,冷的让人瑟瑟,窗户是早早的关了起来的,怕晚上的冷风吹进来,但是那扇紧紧-合起来的窗户在半夜却无声咯噔了一下,窗户悄无声息的划了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