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六十六章 欠本王的,都是要还的

    秦宛如醒的很早,眼睛茫茫然睁开的时候,觉得自己身上似乎被压了千金的重物似的,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应当就是被压醒的吧?

    下意识的往边上推了推,想把压在身上的东西推开,无奈连手都被压住了,抬不起来。

    秦宛如也急了,不知道自己现在是醒着还是在梦里,牙一咬,手狠狠的用力,使劲往外一推,连着脚也拼命一蹬。

    有什么束缚着她的东西似乎被蹬了出去,重重的掉在了床下,整个人轻松了下来,秦宛如深深的呼出一口气,长睫扑闪了两下,正想闭上,忽然若有所觉的转头看向床下,正对上一双冰冷嗜血的眼睛。

    一时间连惊呼 也咽在喉咙口,瞪大着一双明媚的水眸愕然的看着眼前狼狈的美少年,估计他这辈子从来没这么狼狈过,一双美眸俱是狠戾和不敢置信!

    摔倒在自己的床前,因为摔的厉害,连头上的发冠都歪了,这让这位尊贵的辰王看起来狼狈不堪。

    “还不拉本王起来!”两个人呆愣了一会,楚琉宸脸色阴冷的道。

    秦宛如忙撑起身子一只手伸了出来。

    楚琉宸伸手拉住她的小手,狠狠一用力,秦宛如尚在懵懂之间,一切全凭本能,没想到他用力这么大,没把楚琉宸拉起来,倒是把她自己给拽的掉下了床,连人带着被子一起压到了楚琉宸的身上。

    楚琉宸才起身,又被压了一下,气的他差点炸锅,脸色越发的阴沉起来。

    幸好秦宛如人少体瘦,再加上被子也没多大份量,否则这位宸王怕是要被压得吐血,想想自己堂堂宸王,差一点被一个女人压得吐了血,楚琉宸眼眸之中冒出的不只是寒气,还有更多的戾气了。

    咬着后槽牙道:“秦宛如……”

    “王爷,您怎么会在这里?这……这是我的房间吧?”秦宛如这次是真的摔醒了,一骨碌爬起来,急伸手去拉楚琉宸 ,水眸转了转道。

    这次她一手撑着床沿,再加上楚琉宸自己用力,一下子就把楚琉宸拉了起来,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位宸王,心里松了一口气,这位宸王虽然摔的零乱,但身上还是有外裳的,这么一想突然想起自己还穿着亵衣,着急慌忙的拎着被子上床。

    整个人都躲到了被子里,只露出一个头,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骨碌碌的看着楚琉宸。

    “躲什么躲,要看的早就看到了,不过是一个小孩子,有什么好看的!”楚琉宸 阴着一张俊脸,也往床上一坐,伸手拉扯了一下秦宛如的被子,理所当然的道,“本王冷,给我一点被子!”

    秦宛如惊骇:“王爷,男女七岁不同席!”

    虽然十一岁的她,现在还是一个孩子,她也不可能会觉得楚琉宸有什么其他的意思,但必竟教养在这里,楚琉宸突然之间出现在她的床上,还是很考研她的承受能力的。

    秦宛如这时候大脑还是有些懵懂,居然敢对着楚琉宸据理力争。

    “呵,本王对你这样的小豆芽没兴趣!”楚琉宸冷笑道,伸手拉过被子,一把扯过来大半,盖在自己的身上,“要是把本王冷病了,你负责?”

    就着窗外的月光看到这位傲骄的王爷苍白的脸和失血的唇色,秦宛如默默的放松了手,她负不起这个责。

    被子被扯过去大半,全落在了楚琉宸的身上,秦宛如可怜兮兮的一个人坐在床里面,离他远远的,只盖着到脚面的被子,整个人缩成了一团,才从温暖的被子里扯出来,的确很冷的。

    “王爷,您……找我有事?”秦宛如冷的有点哆嗦,但没敢抢被子。

    “是有事!”楚琉宸一伸手把她小小的身子给扯了过来,冷笑道,“才这么点的小丫头片子,就说什么男女七岁不同席,老学究似的迂腐没用。”

    小小的身子被扯过来,抱在怀中,楚琉宸觉得这还是象自己养的那只猫,很软很舒服,抱着睡觉的时候也象,伸手摸了摸她的秀发,感觉还是象,手感不错,光滑的象绸缎一般。

    被楚琉宸往怀里一塞,秦宛如的身子暖了起来,不过这位王爷的身子似乎没暖和多少,凉凉的,竟似乎比自己的温度低了一些。

    “王爷,您找我有什么事情?”秦宛如觉得这个时候还是先不要跟他计较其他的时候,这位王爷不是还在自家府上吗?怎么一下子到了静心庵了?

    “听说你们这昨天晚上这里又发生了一些事情,本王想看个热闹。”楚琉宸细眯起眼睛,阴恻恻的道。

    秦宛如松了一口气,“王爷,您来晚了,昨天的事情己经过去了,您是因为大姐被送回府才来的吧?这事早结束了!”

    “本王觉得还没结束!”楚琉宸呵呵冷笑道。

    “王爷的意思是?”秦宛如一怔,小心翼翼的问道,她的秀发极黑极长,因为睡觉披散了下来,这时候她坐着,整个小小的身子几乎就笼在了秀发之下,却越发衫得她唇红齿白,居然有种不同于年龄的妩媚。

    特别是她殷红的唇色,配合着优美的唇型,既然在光线暗淡的屋内,也仿佛自带了魅惑似的。

    楚琉宸的目光扫过她的樱唇,忽然嘿嘿笑了,“秦宛如,本王帮过你不少的忙,而且还是你的救命恩人吧?”

    “多谢王爷!”秦宛如的心提了起来。

    “谢不谢的无所谓,但你要记住,你欠本王的,终究是要还的。”楚琉宸轻笑道,身子往后一靠,头微微的斜着,目光带着几分痞气的看着秦宛如,“本王可不会白白的伸手助人。”

    “所以,王爷的意思是?”秦宛如问的越发的小心起来。

    “把人带进来!”楚琉宸的声音忽然拔高了起来。

    “是!”有人在窗外低低的应声,一个侍卫打扮的人推开半合着的窗户,跳了进来,手里拎着另外一个黑衣人。

    那个黑衣人似乎晕着,被拎着手耷拉了下来,不承力的样子。

    “这是谁?”秦宛如蓦的一惊,身子绷紧。

    “秦宛如,如果不是本王,你这会恐怕己遭人暗算了!”楚琉宸幽冷的笑了。

    秦宛如的目光落在黑衣人的手上,也看到侍卫把一些零星的东西放在自己的桌上,有绳子,有刀,还有一支香。

    脑海中灵光一闪,脸色大变,她还是大意了!

    这一次大意,差点要了自己的性命,狄氏这是釜底抽薪,准备把自己劫走了。

    静心庵里不比自家的将军府,来往的人多,就算自己真的出了事,要查也查不清楚,况且秦玉如现在也出了事,父亲也要处理她那边的事情,对于自己的事情,只能先放置一边了,待得秦玉如的事情处理完了,自己应当也完了。

    狄氏好恶毒!

    感应到自己怀里小小的身子绷紧了起来,楚琉宸伸手在她头上摸了两下,给她顺了顺毛:“所以,本王这次又救了你一次。”

    “多谢王爷!”秦宛如谢的诚心实意,脸色雪也似的白,没有一丝的血色。

    “救命之恩大如天,秦宛如你不会忘记的吧?”楚琉宸脸色温和了下来,仿佛之前阴冷中带着戾气的人不是他似的,重新恢复了水墨画中走出来的温雅俊美少年的模样。

    “莫齿难忘!”秦宛如再次恭敬的道。

    “既然你没忘,那本王回去了,本王也困了!”楚琉宸伸手指了指地上的那个黑衣人道。

    秦宛如想了想,“他会不会马上醒来?”

    “应当还有一阵子了吧!”楚琉宸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黑衣人道。

    “能不能再麻烦王爷一次,把人送到我对面的院子里的窗下?布置成不小心摔倒晕过去的样子。”秦宛如道,对面的院子里也是住着人的,而且人数还不少,之前秦宛如出门的时候看到有不少的奴仆拥着,应当也是大户人家。

    带的人手比自己的多,看窗外的样子,这会应当也快天亮了,有些奴仆就要起身了吧!

    “行,那本王再帮你一次!”楚琉宸心情极佳的同意了下来,从床上下来,顺手把被子兜头盖在了秦宛如的身上,整了整自己的衣冠,让自己的侍卫把桌上的东西收拾一下,拎着人从窗口跳了出去。

    秦宛如呆呆的坐在自己的被子里人,伸手拉着自己的衣襟,既便到这个时候,她的脸色还是雪也似的苍白的。

    伸手拉住被子的一角,只觉得周遭的一切都不复存在。

    整个人如同浸在冰水中似的瑟瑟发抖,她大意了,差一点点就没 了性命,如果自己真的出了事情,不只是自己,还会连累到祖母,水姨以及清月她们,手慢慢的握紧,手下的被子紧紧的揉成一团。

    这种事情再不会有下一次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战悚,然后再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把被子从头上扯下来,秦宛如从床上下来,伸手拿起一边的衣裳穿了起来,她穿的很仔细,既便是一条折痕都压平了,在没有丫环的帮助之下,她把自己的衣裳穿得整整齐齐,没有一丝零乱,就如同是早早的便己经起身了似的。

    惊叫声从对面传来,有人大声的在叫,有人似乎还打破了什么,发出清脆的声音,这声音在这个天还蒙蒙亮的凌晨特别的惊人,许多人都惊醒了。

    “小姐,小姐!”清月慌乱的冲进了屋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