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七十章 路见不平,旁人的逼婚

    秦怀永来的很快,还没到中午就上了山,先来见过老夫人,老夫人把屋子里的人都打发了出去。

    段嬷嬷知道他们母子有话要说,特意的守在了门外。

    “怀永,这事你打算怎么办?”老夫人脸色沉沉的坐在床上问道。

    “母亲,我不可能现在休了狄氏的!”屋子里只有母子两个,有些话秦怀永也不必瞒着,苦笑了一声道,“当初原就是永-康伯府仁义,既便我当时身份不显,也依然把嫡女下嫁,我不能忘恩负义!”

    秦怀永神色疲惫的道。

    “我不逼你这件事!”老夫人在秦怀永来之前,便己经想清楚了,这个时候把狄氏休了是不可能的,不说往日永-康伯府一直标榜的下嫁的说法,就说现在秦怀永正值调回京城的当口,也不可能出这样的事情。

    宁远将军府在江洲是数一数二的,但到了京城,着实算不得什么。

    况且还有秦玉如,以秦怀永的心性不可能不管这个唯一的女儿。

    “你娶了若兰吧,明媒正娶为平妻,以后灼灼的事就让若兰照看着,这后院就由狄氏和若兰一起当家,我这把老骨头是不堪大用,不能再替你看着后院了。”老夫人叹了一口气,往后一靠神色黯然的道。

    “母亲,我都依您,您的身体会好的!”看到老夫人这般神色,秦怀永心头一疼,很是难过。

    “今天发生的狄氏陷害灼灼的事情,不消多时,整个江洲府都会知道,也知道狄氏还陷害了若兰,更知道你这个时候娶若兰一方面是给若兰一个交待,另一方面是因为灼灼少个照顾她的母亲,这以后灼灼就让若兰养着,有了今天的事情,没人会在官场上拿这事说你闲话,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老夫人继续说道。

    “原本还想着这个时候不是让若兰进门的时候,但现在却也是不得不进门了。”

    她说的很有条理,字字句句都是在为秦怀永考虑,秦怀永一时间又羞又愧,当年的事,他的确感恩,但还有些事,他的确也是有私心的。

    老夫人没有揭穿他,却是一味的为他着想,如何不羞愧!

    “母亲……”

    “狄氏那里应当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吧?”老夫人摇了摇手,轻了一口气,看着秦怀永温和的问道。

    “做出这种事情来,她还有什么脸说,居然恶毒的想要把宛如劫走,宛如那么乖巧的孩子,也养了这么多年了,她怎么下得了手!”秦怀永气愤的冷笑道。

    看到马车夫被送到自己面前,再看到狄氏匆匆而来,慌乱不堪的模样,秦怀永当时就明白了,立即命人审了马车夫。

    他是武将出身,军中自有一套对付奸细的刑讯手法,马车夫经不住,一五一十的全说了出来,他当时就给了狄氏狠狠的两个巴掌,带着人上静心庵来。

    这种时候只要不休了狄氏,狄氏没立场说什么,既便是京中的永-康伯府知道了,也没道理管这事。

    这事算是拿捏住了狄氏和永-康伯府了。

    “既然这事决定了,你一会回府去准备,我五天后下山,就替你们把这亲事办了,让狄氏在府里也办的漂漂亮亮的。”老夫人点了点头,想了想又道,“我在静心庵的山脚下那一处还有一个庄子,到时候先让若兰住在那里,你迎亲就去那边亲迎吧!”

    那处庄子其实离宁远将军府不太近,从这里迎最起码也得兜大半个江洲城,这也是老夫人特意想为水若兰做脸的意思,也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亲事是名正言顺的,免得以后因为这门亲事多出一些口舌来。

    “儿子明白!”秦怀永一一应下。

    “玉如的事怎么办?当时在场的女眷不少,之后风言风语就更多了!”老夫人叹了一口气,秦玉如终究是她的孙女,她其实也是放心不下的。

    “让玉如先进京吧,暂住永-康伯府,这江洲……她呆不下去了,她的亲事,也等我进京之后再说吧。”秦怀永头疼的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心里对狄氏也越发的不满了起来,如果不是狄氏教导无方,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

    自己一个好生生的女儿,算是毁了大半了,在这江洲的地面这名声算是毁了,希望他日到京城之后,无人再提起此事。

    既然永-康伯世子想求娶,那就把这事订下来吧,所以这次秦玉如进京,是以进京订亲的理由去的。

    “那也只能如此了!”老夫人点了点头,然后又关心的问道,“你的调令之事如何了?”

    “母亲放心,己经有些眉目了,永-康伯府之前就有人过来说过此事,另外其他方面也有消息过来。”

    秦怀永含糊的道,这里面其实还有那位神秘到江洲来的宸王的消息,但这事是秘密,既便是对上老母,秦怀永也不敢多说!但他相信自己不说,老夫人也能猜到几分!

    “母亲,今天狄氏的人弄错了院子的那位夫人现在在哪?出了这样的事,又是在江洲地面上,我去会会那位夫人。”老夫人这边的事情商量妥当了,秦怀永站了起来,他之所以来的匆忙,这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是不是来头不小?”老夫人皱了皱眉头,压低了声音问道。

    “京城中的阳曲侯世子夫人和阳曲侯世子的千金。”秦怀永揉了揉眉心,这事其实也不好办,自打看到这位世子夫人的名贴之后,秦怀永就知道这事自己得给个说法。

    “居然是阳曲侯世子夫人!”老夫人震惊了一下,脸色微变,军中的人系,这位世子夫人的娘家算是有力的一系,“怎么这么巧!她不在京中到江洲来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探亲之类的吧!”秦怀永道。

    “那你先过去吧。”老夫人道,想了想又对要出门的秦怀永提点道,“这位世子夫人似乎很喜欢灼灼。”

    “多谢母亲,我知道怎么做!”秦怀永的脚在门槛上稍稍顿了顿,之后点了点头道。

    从老夫人的院子出来,段嬷嬷亲自引着秦怀永去了阳曲侯世子夫人的院子,手下人禀报之后,把秦怀永请到了屋子里。

    两人见过礼之后,分宾主入落。

    “请问秦将军,这事当如何处理?”辛夫人是个爽快人,也没客套,直接就开门见山的道。

    “夫人,这事算起来也算是我的家事,使夫人和千金险遭横祸,幸好无事,否则我难辞其疚。”秦怀永站起身,再次双手一拱为礼道,“一会有厚礼给夫人、小姐陪罪。”

    “将军客气了,礼不礼的倒是无所谓了,只是将军府上幼女何辜,着实的可怜。”辛夫人对于秦怀永的做法早己猜到,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淡淡的笑道。

    这话说的秦怀永一阵沉默,重新坐下之后:“夫人的意思是?”

    “我也没什么大的意思,必竟只是一个外人,但做为一个女儿差一点点被害了的母亲,着实看不得这孩子这么可怜,为她找个疼她的母亲吧!”辛夫人目光转向秦怀永,带着几分凌厉之意。

    秦怀永的脸色难看了下来:“辛夫人这是要干预本将的家事了?”

    这事老夫人说,是真心的为他谋算,但辛夫人却是一个外人,况且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有了逼婚的意思。

    “秦将军不会以为我在逼婚吧?”辛夫人笑了。

    “那夫人的意思是什么?”秦怀永问道。

    “自然是觉得幼女可怜,但可怜的还有令表妹吧,好生生的守个寡,还被人算计,若是没有人帮着她出头,最多也就是一个妾,而且还是一个再嫁的妾室,又有几个人看重。”这么会时间足以让辛夫人打听到水若兰的事情。

    “表妹可怜,幼女可怜,既如此,为什么不应势给弱妹幼女一条生路,也算是一件积德之事,我观水小姐和秦二小姐都是良善之人,将军若是怜惜,他日必有福报!”

    这话说完秦怀永沉默了许久,终究叹了一口气,站起身冲着辛夫人拱手一礼:“我替她们向夫人道谢。”

    “何谢之有,不过是路见不平罢了!”辛夫人也站了起来,客气的侧身一礼。

    这事大家现在算是心照不宣了。

    辛夫人虽然爽利,但必竟是女眷,秦怀永也不能多呆,告辞之后便往对面秦宛如的院子,秦宛如早己在院子里等着了。

    见秦怀永大步过来,急忙上前见礼。

    秦怀永摆了摆手,大步进到屋子里,秦宛如跟着进来,欲又要见礼,被他伸手拦了下来。

    “宛如,这事说起来你母亲也是被蒙敝了,那个马车夫借故生事,闹出这样的事情来……”秦怀永眉头皱着,想粉饰太平的话在小女儿那双乌黑的眼睛下,说不下去了。

    秦宛如的眼眸纯净的几乎可以照见人心。

    那些违心的话,秦怀永一时间再编不下去,原本还想着小女儿还小,只要说些适当的话,把这事给瞒过去,维系一下表面的平和,可看到小女儿这么清透的眼睛,里面映着自己的身影,愧疚更深。

    虽然秦宛如小,但她是个聪明的孩子!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索性跳过这一段:“以后水姨就是你的母亲了,宛如可喜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