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八十三章 诡异,躲在鱼缸里偷听的

    洞房的位置就是水若兰以前住的院子。

    和狄氏的院子分设在老夫人的院子左右。

    将军府的后院,最大的主院就是狄氏的院子,算得上是正中的院子,老夫人住的是偏左的院子,水若兰现在的这个院子是老夫人院子再偏左一点。

    这其实己经很往边上偏了,水若兰自己的意思,还是愿意住自己一直住的院子,虽然过于的偏了一些,也过于的清静了一些,但水若兰很喜欢。

    水若兰的院子秦宛如很熟,她自己的院子就在水若兰院子的右后方,以往她和水若兰也亲近,喜欢没事就往水若兰处去。

    从秦宛如的院子过去,走水若兰院子的后门比较近,为了方便秦宛如的进出,水若兰院子的后门往往都是不关的。

    秦宛如带着楚琉宸,绕了一个大圈子之后,来到后门外,清月上前轻轻一推,门果然开着。

    几个人于是从后门进到了院子里。

    水若兰院子里的人往日并不多,这次自然新添了几个进来,还有一些帮忙的,但这会都在前面忙着,谁也没注意到洞房的后面来了几个人。

    秦宛如从来没想到自己还有这么不合规矩的趴在洞房后窗户的事情。

    她人矮,有点看不到,还是清月半抱起她,才让她趴上去的。

    楚琉宸比她先一步趴在窗口看的津津有味。

    待得秦宛如爬到窗口,探头望里一看,脸上的神色怪异了起来,她真心不觉得有什么好看的。

    洞房里很安静,水若兰坐在大红的喜床上,头上的红盖头己经挑了下来。

    洞房里这时候也没什么人,只有两个侍候的丫环,满目的大红,然后……就没什么了?这其实真的没什么可看的吧!

    他们所处的后窗,上面挂着纱帘,两个人的脸贴着纱帘,里面的人没注意,倒也不会发现后窗处的人。

    看了一会,里面的人连动也不动,水若兰低着头安静的很,侍候的丫环也没什么动静,秦宛如真的觉得一点也不好看。

    伸手轻轻的拉了拉楚琉宸的衣袖,楚琉宸没理会她,她就又拉,用的劲过大,清月在下面撑不住,晃了两晃,秦宛如急忙伸手攀住窗台,回头示意清月抱她下来,她不想看了。

    清月会意,小心的抱着她的腰缓缓往下。

    “将军。”屋子里忽然传来丫环的声音,秦宛如一慌,差点摔下去,急伸手抓住什么想稳住自己的身子。

    这个时候父亲怎么会在这里,不是应当开喜宴陪客了吗!

    心急慌乱之下,她也没顾住自己到底拉了什么,只用力的扯住。

    楚琉宸正看的津津有味,忽然腰际的衣衫被拉住,一个没留神,被扯的身子也跟着倒仰出去,小宣子想接住他己来不及,两个人重重的摔成了一团。

    “什么人?”屋内传来秦怀永的暴喝声,然后是重重的脚步声往后窗而来。

    秦宛如慌的拉着楚琉宸急忙爬起,小跑几步,跳进后院墙处空着的鱼缸里,清月和小宣子有样学样,也跳进了另外一只空着的鱼缸。

    水若兰这里两个大的鱼缸,还是秦宛如送给她的,这里面还有一个典故。

    秦宛如有一次出外看到有人家往大的鱼缸里养着睡莲,睡莲下面养着鱼,很漂亮又很清雅,秦宛如就动了心眼,准备来春的时候也养几缸,特地磨着老夫人买了四口大缸进来,两口给水若兰,两口留在她自己的院子里。

    但眼下并不是养睡莲最好的时候,所以这会都空置着。

    那么大的缸,两个人挤进去正好。

    秦宛如的手还紧紧的拉着楚琉宸的衣袖,头靠在一边的缸边,紧张的听外面的说话声音。

    窗户被打开的声音,之后又有脚步声过来,是水若兰柔和的声音:“表哥,怎么了?”

    “没事,可能是听错了!”秦怀永目光落在空无一人的后院,眉头皱了皱,方才那动静真的是自己听错了不成?

    水若兰其实也听到了动静,所以才跟过来的,听秦怀永这么一说,也看了看窗外,窗外很安静什么都没有,应当是自己听错了!

    秦怀永神态自若的伸手把窗帘落下,“表妹先用膳吧,我让厨房给你准备一些清淡的,和你往日用的差不多。”

    “多谢表哥!”水若兰脸红了起来,这以后,就不再是表哥,而是自己的夫婿了!

    看着她绯红的脸色,秦怀永心头一荡,伸手拉住她的手,携着她一起回到床前坐下,“我一会要去招待客人,没时间陪你,你若是累了,就歇会。”

    “我……我知道了!”水若兰头低了下来,脸红如血,她虽然嫁过人,但眼前的人不同,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秦怀永,小时候一些不为人所知的记忆,也翻了出来,有些熟悉,但又有些陌生。

    只是不管是熟悉的还是陌生的记忆,这会都让她觉得羞涩。

    “若兰,以后后院之事也得麻烦你了,你别怪表哥!”秦怀永拉着水若兰的手叹了一口气。

    “表哥,我知道的,我一定会尽心帮你管好后院。”水若兰道,“也会照顾好母亲和宛如!”

    段嬷嬷早己经把之前发生的事情都告诉水若兰了,并且把狄氏的恶毒谋算都掀了出来,所以她也知道事发之后狄氏被秦怀永禁了足,今天大喜的日子也没让她在人面露脸。

    “母亲年纪大了,宛如……还小,狄氏那里就养着吧!”秦怀永又道,有些事,他想现在说清楚,也免得将来再生事非,“玉如必竟是狄氏所生,又有永-康伯府当年下嫁之恩……”

    有了这些,既便是他,也不得不顾忌着点,况且还有一些意思是官场上面的背景意思,秦怀永有些不便跟水若兰详说,只能含糊的把事都推在当年下嫁没有负义的恩情上面,秦怀永说着,羞愧的低下了头。

    他也有很大的私心。

    “表哥,你别说了,我都懂!”水若兰柔和的道,神情间没有半点委屈的意思,端庄文静,“既然我现在己经嫁给了你,自然一切以你为主,在家孝敬母亲,照顾宛如,在外也都听你的,为了玉如,姐姐也应当留下。”

    听水若兰通情达理的说话,秦怀永心头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伸手把水若兰拥在怀里,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有顾忌,他有私心,有些话他真的说不出口,听到水若兰这么体谅他,没有咄咄逼人的问个清楚,心里很是感激。

    原本他就对水若兰颇有情义,这一次更是娶的如花美眷,而且还这么通情达理,秦怀永严厉的脸上不由的露出了笑意,甚至对于后窗方才听到的那声动静,也没那么在意了。

    秦怀永和水若兰低低的说起话来,这一次因为话题没那么沉重,声音很轻,大缸里的秦宛如听不清楚了。

    凑头贴在缸上,还想听听,身子忽然被拉的倒了过去,撞到了楚琉宸的身上,秦宛如一惊,急回头,粉色的樱唇擦到了楚琉宸凑过来的俊脸。

    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秦宛如急回头,小脸蓦的涨红了起来,伸手下意识的拧了楚琉宸 一把。

    “哎,你干嘛拧我!”楚琉宸不乐意了,低声道,伸手一把抓住秦宛如做乱的小手,使劲的握了握。

    他的手劲居然这么大,秦宛如疼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转过头愤愤的看着楚琉宸,另一只手去攀楚琉宸的大手。

    看到秦宛如紧绷的小脸上,那双美眸氤氲出了水汽,楚琉宸愣了一下,立时明白过来,手稍稍放松了一下,但依然没放手,又把她的手拉了一下,头凑了过来:“你父亲是不是早就喜欢这个新娘子?”

    “干嘛?”秦宛如的手还觉得疼,因为疼,胆子也大,没好气的道。

    “就是问问,觉得奇怪!”楚琉宸头侧过来,声音越发的低了起来,那张俊美无瑕的脸靠的太近,秦宛如觉得很不舒服,伸出另一只手,往他苍白的俊脸上推了推,示意他离自己远一点。

    楚琉宸没理会她,一伸手又把她这只手也给抓住,两只手全握在他的那只大手中,秦宛如挣了两下,没挣脱,也不敢再剧烈乱动。

    “有什么奇怪的。”秦宛如扁了扁嘴,道。

    “就是觉得奇怪,不应当是这样的啊!”楚琉宸侧头看了看秦宛如那张泛着粉色的小脸,越发的觉得她的脸色好了,眼睛居然可以这么黑,还带着方才未散的氤氲之气,唇色居然可以这么娇艳,和自己的苍白完全不同的颜色。

    这样的颜色,他很喜欢,要是他也有这么鲜艳的颜色就好了!

    那双乌黑的眼睛上面,一根根长而卷翘的睫毛,如同刷子一般,伸出手去按在她的眼睛前面,果然感应到手心处睫毛刷过的软软的感觉,这小丫头的眼睫毛可真长。

    手顺势往上一抬,摸了摸秦宛如的秀发,楚琉宸舒服的眼睛都要眯起来了,果然跟自己养的猫摸起来一样的感觉,很舒服!

    样子也跟自己养的异种的猫一样的漂亮!

    “你干什么!”秦宛如不知道他一会用手挡住自己的眼睛,一会摸自己的头到底是什么时候,两只手挣了一下,努力瞪大着一双湿漉漉的水眸,发狠的瞪着楚琉宸,表示着自己的愤怒。

    无奈她这对美眸表示出来的怒意,毫无威慑力,楚琉宸觉得跟自己的猫儿的眼神都是一样的,是那种很愤怒,但偏偏拿自己没办法的感觉!

    很讨喜!他喜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