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八十六章 失踪了多年的小主子

    三天的日子很快,秦宛如从老夫人的院子里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曲乐带着一个中年男子站在自己的院门外,看到她回来,曲乐急忙上前。

    “小姐,这是奴婢的父亲。”

    中年男子上前向秦宛如行礼:“二小姐!小人是曲乐的父亲!”

    秦宛如的目光落在中年男子的身上,这是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身上的打扮和普通的乡户人家的打扮是一样的,头低着,看不清脸面,但个子长的却极高,比一般的乡里人家更高了几分,虽然低着头,但举止之间并不慌乱。

    “你是京城人氏?”秦宛如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后,眸色淡淡的问道。

    “是,小的是京城人氏!”中年男子点头道。

    “为什么来江洲?”秦宛如冷冷的看着他。

    “小人为了找人才到的江洲,听说那人在江洲出现过。”中年男子听问赶紧的道。

    “你们夫妻都是京城人氏?”秦宛如又问道。

    “我们夫妻都是!”中年人并没有隐瞒。

    “夫人让你女儿盯着我,并且把我的事情禀报给她?”这些话都没有任何疑义,秦宛如索性避过这些话,直接问道,目光灼灼的落在这个男子的身上。

    “是……”中年男子的头越发的低了下来。

    “你可知道,我若是把你们一家都处置了,在江洲一带也算不得什么!”秦宛如冷冷一笑,带着稚气的声音冰寒,“宁远将军府在江洲,想处置一户人家,既便是要了这户人家的命,其实也算不得什么!”

    如果在京城,秦怀永的确不算得什么,官品不高,官职也不大,京城中有的是大官可以压制他。

    但这里是江洲,拥有兵权的秦怀永想处理几个人,还不是神不知鬼不觉的事情。

    “二小姐,小的真的没说您什么,夫人其实也没多问您的事情。”中年男子一慌,站不住了,拉着曲乐一起跪了下来,急道。

    他到江洲这么多年,当然知道秦宛如说的话不是吓他的。

    “没说我的话,那夫人说什么了?怎么经常让您去禀报我的事情?我却不知道我做了什么,让你有这么多事可以向夫人禀报!”秦宛如冷声道。

    “小的,小的……”中年男子犹豫了起来,头越发的低了下来。

    “说说吧!”秦宛如扫了一眼中年人,不急不缓的增加着心里压力道,方才自己己经威胁过了,若是个聪明的,当然知道这会怎么做!

    “夫人……夫人是问小的为什么来江洲的一些事情。”中年男子看起来不笨,稍稍迟疑了一下,便说道,这话虽然含糊便还是让秦宛如听出了一些音头,脸上露出一丝沉凝。

    “你的事情,你有什么事情?”

    “是……是问问小的到江洲来找什么人的!以及人找到没有,还有一些就是其他的琐事。”中年人额头上己经见了汗,原本以为不过是一位不懂事的小小姐罢了,哪料想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话说的更是让自己心惊,不敢不说点有用的东西。

    不过,有些事,他是绝对不说的,不管是那位狄夫人还是眼前的这位二小姐。

    “你到江洲来寻的人,跟夫人有关?”秦宛如神色不变,沉吟了一下,追问了一句。

    “跟夫人没关,小的从京城到江洲来找的人跟夫人没有关点关系,也不知道夫人为什么这么在意小的的事情。”中年男人其实也很茫然,这位将军府的夫人莫名其妙的就对自家的事情感兴趣。

    虽然她表现的似乎是对秦二小姐的事情感兴趣似的,但这个中年男人也是个聪明的,早从狄氏的三言两语中发现了一些端详,对于狄氏的问题,也一直拖着,或者假装没听懂,含糊以对。

    不过,凭他的感觉,这位突然之间冒出来的二小姐,倒象是一个难对付的。

    “能说说你的事情吗?”秦宛如没兜圈子,直接开门见山。

    中年男子觉得自己额头上的汗越发的多了起来,这位小姐虽然是在江洲一带长大的,其实并不算是大的世家小姐,但这气度竟是如此之足,而且这话问的都在点子上。

    “这事……请恕小的不能全说,这关系到小的一些重要的家事。”中年男子小心翼翼的答道,“这是小的的私事,跟别人都没有关系!”

    “夫人为什么想知道?”看他答的虽然小心,但语意坚定,秦宛如便知道他必然不会说实话,索性转了一个话题。

    “这……小的也不知道。”中年男子摇了摇头,他是真的不知道这事跟狄夫人有什么关系,这事跟狄夫人原本没有关点关系。

    “会不会……这事跟夫人有关?”秦宛如提醒他道,水眸转了一转,盈盈中带着几分清透,“你找的这个人,会不会跟夫人有关?”

    “不……不可能的!”中年男子愣了一下,急忙摇头。

    “为什么不可能?”秦宛如好奇起来。

    “这……这不太可能,绝不可能,这……不可能!”中年男子一个劲的摇头,“小的找的其实是二个人,不只是一个人,可……可是夫人才一个人,而且永-康伯府的小姐,不可能跟小的事情有关!”

    因为着急,中年男子又多解释了一句。

    “永-康伯府的小姐?”秦宛如玩味的咬了咬粉色的樱唇。

    中年男人的脸色大变,放置在一边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

    “你居然知道夫人是永-康伯府的小姐,在这江洲地面上,大多数人只知道夫人是京中的世家小姐,却并不清楚是哪一个世家,你一个庄户人家居然这么有见识,而且还清楚的知道夫人的出身,莫不是你以前见过夫人?”

    “小……小的没见过夫人!”中年男子有些慌忙。

    “以前你不也在京城吗?难道出行的时候你没见过夫人?”秦宛如盯着中年男子,淡冷的道。

    “小的……小的当时只是一个小人物,怎么可能见过永-康伯夫人。”中年男子双手急摇。

    “可夫人认出了你!”秦宛如的微微一笑,声音清冷而肯定。

    “怎么可能……不会的,小的只是一个下人,夫人怎么可能认出小的。”中年男子脸色大变,结巴了一下,待得说完,立时脸色大变,话一说错,他委实的慌了。

    “所以,你是哪一个府上的下人?”秦宛如立时抓住他话中的漏洞,冷声问道,然后声音转厉,“你莫不是京中那个世家府里的逃奴不成?”

    如果是逃奴,被抓回来,可是要在脸上刑字,并且发配的。

    “不是不是,小的不是逃奴,小的是……是真的找人,……找我们家主子的,这事,这事我们府里的人知道!”中年男子难掩慌乱,咬咬牙不得不多说几句。

    “你找你们主子?这么多年一直没找到?听曲乐说你到江洲也有一大段时间了,难不成这么多年来,毫无音信,而你也一直不打算回去了?”秦宛如一句接一句的问道,她之前己经问过曲乐,他们到江洲府己有好多年了。

    这么多年找人一直找不到人,却一直不回去,而在江洲安家落户,这种事从来没有听说过。

    “是不是你的主子找到了,但你却害了他,所以……不敢回府。”秦宛如笑了,笑的甚至称得上温和,只是这话里的意思,却让原本胸有成竹的中年男子脸色蓦的变得惨白如雪。

    这罪名如果真的落实下来,他哪还有活路。

    “秦二小姐,小的怎么可能害我们主子,如果小的真的害了我们主子,天打五雷劈!可我们主子失踪这么多年……当初小的出门来找主子的时候,老主子说不找到不让小的回去,现如今主子没找到,老主子也没了……小的,小的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中年人抽噎着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抹起了眼泪,这么一个大男人跪在地上哭,再想想他说的话,倒也的确很可怜。

    站在一边的清月都有些可怜起他来了。

    “当初我们主子和永-康伯府的小姐的确是见过几次的,小的当初是跟着我们主子的,可能是夫人认出了小的,所以打听我们主子的事情,可小的到江洲这么多年,一直没找到主子,就算是想说也说不出个所以来,狄夫人就算是再问小的,小的也是这两句话。”

    中年男子继续道,这一次倒没隐瞒,只除了他主家的名姓,其他的几乎什么都说了。

    这种事,算得上是大家族的秘事,但这种事又和别人不相干,秦宛如只是一位闺中弱女,知道这种事对她没有好处,甚至还会惹来麻烦和闲言散语。

    “夫人真的这么想知道?”秦宛如缓声道。

    “好象是的,小的也不知道夫人为什么这么执着,就算她知道了又如何,况且现在老主子也不在了,没人再担心小主子的事了。”

    中年男子抹了抹眼泪,苦涩的道。

    “你把曲乐带走,然后搬家吧!”秦宛如没再追问,顿了顿之后,眸色幽深起来,“我不想夫人再从你们那里打听到我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