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九十章 有点象,时间上差不多!

    明秋师太的茅屋上面看起来一直是锁着的,这是生怕别人打扰到她的清修。

    秦宛如现在是熟门熟路的过来,拿下锁着的锁头,推门走了进去。

    正当中的屋子里,其实是一间小的佛堂,当中供着一个不大的佛相,佛相呈千手观音的形象,生动中透着慈和,而且还有一种不能诉之于言表的端庄尊贵,一眼看去,便让人觉得从心里诚服。

    佛堂里只点着三支清香,很淡。

    前面的蒲团上,明秋师太正闭目低声颂经,看起来虔诚的很。

    秦宛如从边上拿了另一个蒲团过来,在明秋师太边上恭敬的向着当中的佛相参拜起来,重生一世,让她对于佛祖越发的恭敬起来。

    拜完之后,双手合十,静静的听明秋师太低低的颂经的声音。

    半响,明秋师太睁开眼,微笑着看着秦宛如,“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

    往常的时候,秦宛如膳后还会休息一下才过来。

    “有事要跟师太说。”秦宛如把蒲团转了一个方向,看着明秋师太,一脸庄重的道。

    “什么事?”明秋师太诧异的问道。

    “师太,上次静心庵主送了我五株七月香,师太可还记得?”秦宛如问道。

    明秋师太含笑点了点头。

    “我当时没拿,说先放在静心庵主那边,这次闻得京中有贵人过来,这几株七月香就以静心庵的名义,送给那位贵人。”秦宛如一边措词,一边道。

    “送给京中的贵人?”明秋师太问道,“为什么自己不送过去?”

    “这七月香原本就是静心庵的,如果是送给京中的贵人,宛如还是觉得以静心庵的名义为好,一方面,我自己也不可能有这么贵重的礼物,另一方面也可以替静心庵在贵人处留个名,或者也可以为静心庵留个依仗。”

    秦宛如柔声道,眼眸在明秋师太看不到的地方,却是一片幽深。

    不是她故弄玄虚,实在是上一世的时候,听闻静心庵后来是毁了的,她那时候己经京中,这个消息还是偶尔从秦玉如和狄氏的说话中听到的。

    具体是什么,她并不太清楚,只说静心庵里似乎窝藏了贼人,被庵里的一众人等都被抓了起来,之后便是发配。

    但后来又听说出了些什么事,又押解上京了。

    那时候她自己困于后院,身边连个可用的人都没用,这之后的事情就不知道了,可不管如何,她都不愿意看到这个救助了许多人的庵堂出事,更不愿意慈和的静心庵主和明秋师太出事!

    “贵人?”明秋师太皱了皱眉,显然不知道她说的是谁。

    “是一位生病的贵人,现在应当在请庵主诊病,是京中而来的。”秦宛如并不能过于的透露楚琉宸的身份,所以只能含蓄的道。

    根据这么几条消息,再加上楚琉宸自己向静心庵主求取,这事情就八、九不离十了。

    “你既然愿意把这恩情托附到静心庵上,贫尼这里谢过了。”明秋师太不是过于迂腐清高的人,微微一笑,算是承了秦宛如的情,也没追问秦宛如是如何知道此事的。

    接下来,明秋师太起身,带着秦宛如到隔壁厢房教她。

    楚琉宸心情不错的看着秦宛如捂着她那张小脸离开,之后甚至还小添了一点点饭,就这么一点点饭,都己经让小宣子激动不己,越发的肯定了自己今天的行为。

    幸好秦二小姐过来,否则王爷哪有这么乖乖的吃饭的,王爷每一次发脾气,那一次不是闹的鸡飞狗跳,整个皇宫都惊动了,倒是这回居然无声无息的过了,而且看王爷的心情还不错的样子。

    用完饭之后,楚琉宸心情极佳的躺了下来,想起秦宛如方才脸上一道褐色药迹的样子,不由的又笑了起来,他的精神不好,笑了一会朦胧间倒是真的睡着了。

    这一睡,睡的时间够长,到晚上的时候才起身。

    听到里面的声音,小宣子急忙过来掀起床帘,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额头上温度正常,让他轻了一口气。

    见楚琉宸居然自己坐起来,一副要起身的样子,急道:“爷,这会天暗下来了,您还要去哪?先好好休息一下。”

    “本王要去见静心庵主,求取那五株七月香。”楚琉宸姿态慵懒的道。

    “爷,您这个时候,是不是太晚了一些?等明天吧,明天静心庵主还得给您复诊,您再说此事却是正巧!”小宣子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劝道。

    楚琉宸的目光也落到了窗外,方才睡的时间长了,天色这时候居然暗了下来。

    “那就明天再去吧!”楚琉宸点了点头,靠在小宣子拿过来的垫子之上,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爷您觉得好些了吗?”小宣子拿过一杯温水递给楚琉宸,关切的问道。

    楚琉宸接过,喝了一口,然后抬起幽冷的眼眸:“药还不错,有些效果。”

    “那可太好了,爷多在江洲呆一阵子,让这位庵主多帮您调理一下,再找齐神医说的那个人,到时候爷的病就可以好了!”小宣子眼睛亮了起来,心口的一块大石头松动了起来。

    “那可不一定,人没找到,什么也不好说!”楚琉宸眼角微眯,不再关注于此事,换了一个话题,“京中可有消息过来?”

    算算时日,自己布下的局,应当到了触发的时候了,这一次离京,可不只是离京那么简单。

    “正要禀报爷,有消息了,说是太后娘娘动怒,把皇后娘娘都罚了,皇后娘娘带着许多宫妃,一起跪在了太后的慈宁宫外两个时辰!之后连皇上的求情,太后都不许,让她们一定要把您找回来,说是她们把您气走的。”

    小宣子把方才得到的消息整理了一番之后,禀报道。

    楚琉宸若有所思的往后一靠,眼眸看着上面的帐底,唇色无声的勾出一丝戾气:“那边说什么了?”

    他虽然没有明说,但小宣子知道他说的是当今的皇上,急忙道:“只说劝了太后娘娘,后来又斥责了皇后娘娘和众宫妃一顿,之后便没有说什么,只说会尽快让您回去的。”

    “看起来,马上就会有旨令下来了!”楚琉宸冷声道。

    江山为局,社稷为棋,他早己入局!

    执子先后,血雨腥风,眼下才不过是一步步掀起而己!

    “什么,那户人家搬了?”狄氏站起来在屋子里转了好几圈,脸色铁青,她好不容易找到的一点线索就又要没了吗?都怪秦宛如这个贱丫头。

    “是搬了,老奴去查问过了,周围也没人知道这户人家搬哪里去了,只说一夜之间,第二天早上,这户人家就没了,一些粗重的东西都没搬,就只是拿了简单的行礼走的。”周嬷嬷的眉头也紧紧的皱着。

    她是从永-康伯府出来的,如果不是她,狄氏也不可能把人认出来,必竟一位世家小姐怎么可能认出一个奴仆。

    “曲乐那丫头呢?”狄氏转回身在桌前坐下,手重重的一拍桌子,桌面上的茶杯经不住大力,倒了下来,骨碌碌的摔到地上,发出清脆的破碎的声音。

    一看狄氏的脸色,周嬷嬷也不敢马上过来捡碎片,忙答道:“还在静心庵里,和二小姐在一起。”

    “这贱丫头还留着这丫头?她想干什么?”狄氏有些慌,“她不会知道什么吧?”

    “夫人您放心,二小姐不可能知道什么的,当时她还小,是个不知事的孩子,这么多年过去了,若不是那天老夫人说起您不是二小姐的生母,二小姐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事呢!”周嬷嬷安抚她道。

    “这个老乞婆自身都难保,还敢管这闲事,不过就算管了又如何,她也不清楚当初的事情。”提起这事,狄氏恨的牙根都痒痒了,咬牙切齿的道,眼中闪过几分阴狠,这老太婆怎么没事,自己下了那么重的药,居然还能救过来。

    如 果这老婆子死了,水若兰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进门,想到愤恨之处,眼睛气的都鼓了起来,阴阴森森的让原本秀丽的脸都带上了狰狞。

    “夫人,您别先急,这事一时也急不来,况且就算没了这个人,夫人手里不是还有其他可以证明的东西吗?到时候移花接木,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情!就不知道猜想的是不是真的?”周嬷嬷压低了声音劝道,但说到后来又犹豫了。

    此事这件事也只是夫人的猜想罢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有点象,时间上差不多,而且将军之前也形容过那人,你让人再去找,如果有消息,一定要快报给我,这一次就直接把人带走,也免得再生事非,至于其他的事,以后再说。”狄氏觉得自己之前是过于的优柔寡断了,否则也不会让人从自己的手里逃走了。

    把人带走,直接拷问,如果问出什么来,可是一件大好事,就算问出来不是,一个丢失在江洲的下人罢了,要了他的命于自己也无碍!

    “是,夫人,老奴明白。”周嬷嬷会意的道。

    狄氏想想还是觉得愤愤不平:“原本说好让那个丫头到我这里来当差的,他怎么敢把人送到贱丫头那里去,这是不是故意跟我做对?”

    “夫人,恐怕是遇巧了吧,原本是要给大小姐选丫头的,哪料想突然之间跳出来给二小姐选的事情,所以这人选就送到了二小姐的手里。”周嬷嬷觉得不太可能,摇了摇头,这事也的确是巧了点,但巧的有理由。

    “最好只是碰巧,否则……我绝对饶不了他!”狄氏冷哼一声道,身子往后面的椅背上一靠,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冷声道:“那边怎么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