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胆大,被泼了水

    “怎么?认识?”面色阴冷的少年没有停下脚步,只问了一句。

    “好象是看到认识的了!”小一些的少年脸色精灵古怪的盯着楼上不远处的包间,他没看错的话, 这丫头可是从这个包间里出来的。

    面色阴冷的少年对他的话不置可否。

    伙计继续带着他们往空的包间过去,但却在走过秦宛如包间的时候,小一些的少年,蓦的推开了合起来的包间的门。

    阴冷的少年不悦的站住,低低的斥责了一句:“胡闹!”

    “大哥,我遇到一个朋友了!我们跟她拼个座吧!”小少年却没那么多的讲究,伸手指了指包间里面。

    包间里,秦宛如手上还拿着一杯茶,被开门的动静吓了一跳,这时候己经迅速恢复了冷静,目光落在当头的阴冷少年的脸上,柳眉微微蹙了一下,莫名的竟有几分熟悉的感觉,但偏偏她不认识这个人!

    然后目光又移向毫不客气大步走进来的小少年身上,柳眉越发的紧蹙了起来。

    “秦二小姐,我们拼个座怎么样?”小一点的少年大大咧咧的进来,在秦宛如边上拉了一把椅子,就自顾坐下。

    所以,这所谓的问话也就只是问问而己,其实并不算是真的。

    “四弟,怎么可以这么无礼,出来!”面色阴冷中带着几分威严的少年冷声道,目光扫过秦宛如那张精致的小脸,一位看起来不大的世家小姐模样的女孩子,不过身边居然连个侍候的人都没有,想到自家四弟方才的那声惊“噫”声,立时明白过来,那是看到人家丫环了。

    说完脚下微移,准备离开。

    “大哥,这是宁远将军府的二小姐,我们之前看到过的!”小少年扬声笑道。

    秦怀永的二女儿?阴冷少年停下了脚步,想了想也跟着进了屋子,甚至还在秦宛如对面的椅子里坐了下来。

    秦宛如抿了抿粉色的樱唇,一双明媚的大眼睛带着几分冷意落在这兄弟两身上,任谁都看得出她心情不好。

    “秦二小姐,你可以叫我昕公子,这是我大哥,我们之前也算是认识了,这坐一起喝个茶什么的,也不算什么吧!”昕公子自来熟的道,完全没拿自己当个外人,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悠然的道。

    站在阴冷少年身后的一个小厮也过来,替那位阴冷的少年倒了一杯茶,然后恭敬的退后。

    “之前你跑哪里去了?我可是追了好久,想不到你这么小,跑起来却这么快,真厉害,我在京中这么久,还没见过这么会翻墙,又会跑的世家小姐!”

    昕公子伸出大拇指狠狠的表扬了秦宛如。

    京中,昕公子,看了看边上长相有些熟悉的大哥?秦宛如脑海中电闪火花的闪过一个人名,全身的血液这一刻仿佛全部冲上了脑海!

    昕公子是皇四子昕王楚琉昕了!

    握着帕子的手既便是狠狠的握紧,也在微微的颤抖,幸好手放置在桌子下面,也幸好她己经死过一次,有着二生二世的记忆,否则这一刻必然控制不住的站起来,转身跑开。

    她想起这是谁了。

    那个大哥是玥王楚琉玥,当今皇上的大皇子,之后还曾经被立为东宫太子,但只当了二年又被废了,楚琉宸成了新的太子,而最重要的一点,自己被腰斩的命令,就是楚琉玥下的命令!

    那个孩子……那个让自己临时照看着的六皇子,明明在放入自己怀里的时候就是死的,那个女人亲手送到自己的怀里,然后马上指责自己掐死了这个孩子,而她身边的人无一不证明她说的是真的。

    那一日,明明他就在不远处假山的亭子上,是看得清楚的,可他偏偏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二话不说,就让自己给抵了命,让自己成为东苍国有史以来第一个被腰斩之人,甚至还在之前给自己灌了一碗哑药,完全不容自己辩解!

    当时自己不明白,但在腰斩之后,还没有死透,痛苦号呼的那个时候,她突然明白了,那女人原本就是和楚琉玥一伙的,是他们掐死了那个孩子,他们需要有个人顶罪,没了那个孩子,现在这位皇上唯一的血脉就只有他了,他就又可以借助皇上的力量对付楚琉宸了!

    自己不过是他顶罪的棋子罢了!

    脑中的血管似乎都在迸裂,她如何不恨!

    鬼使神差的,她拿起自己手中的茶杯,照着楚琉玥的脸上就泼了下去,眼中有不顾一切的疯狂。

    水并不烫,倒出来有一会时间了,但却泼了楚琉玥一个措手不及,他甚至眼睁睁的看着温水从自己的头上浇了下来,把他严谨的衣裳也给浇了个透。

    “大胆,居然敢谋害殿下,还不跪下!”跟着楚琉玥的小太监立时惊叫起来,吓得脸都白了,急忙过来帮楚琉玥清理头上的茶迹。

    “哪里来的登徒子,放肆!”秦宛如强压下喉咙处带着铁绣的腥味,厉声道,一双明媚的眼眸恶狠狠的怒瞪着楚琉玥,半点没有被小太监的话吓道。

    这张脸,怪不得有些熟悉,是因为那日她看到了他,只是当时他戴着正式的冠冕,下垂的东珠掩去了他一部分脸面。

    屋子里诡异的安静了下来,大家都被这个场面给震住了!

    在一边的小少年楚琉昕似乎明白过来,突然打破了平静,笑的前呼后仰:“大哥,她把你当登徒子了,这丫头就不是一个一般的世家闺秀,胆大的很,之前我还看到她翻墙、爬树,然后居然还在我眼皮底下跑掉了,这会还……还把你当成登徒子,这小丫头怎么这么有趣的呢!”

    楚琉玥接过小太监慌慌张张接过的帕子,擦了擦脸,目光落在秦宛如的脸上,长而卷翘的睫毛下,一双带着怒意的大眼睛,精致的五官配上粉嫩的小脸,特别是未涂什么却带着诱人颜色的樱唇,长的这么精致漂亮的女孩子,他真的没见过。

    方才没注意看,这时候一看眼中不由的也生了惊艳的意思!

    只是好小一只,而且这胆也太大了,居然敢泼他一脸茶水,脸色阴冷了下来。

    “不管你们是从哪里来的,这里是江洲,任谁也不能放肆撒野!”秦宛如冷声道,说完转身就走,没人注意到她含怒的眼眸之后带着戾气的冷厉。

    方才那一刻,如果有把匕首,秦宛如甚至觉得自己会不顾一切的把手中的匕首捅出去,陷害之仇,腰斩之恨,这所有的恨意让她再不能留在这里。

    她怕自己再控制不住失态,就没有了借口。

    “哎,喂,你等一下,这……”见秦宛如居然真的毫不犹豫的跑了出去,楚琉昕也傻眼了,回头看了看自家衣裳都湿了的大哥,终究没再追出去。

    “大哥,这丫头真的就是胆子大,其他就没什么了,你之前不是也看到她在荡秋千吗?这江洲的世家小姐看起来就是比京城中的得劲啊,没有那么多的不能干的事情,想怎么来就怎么来,真好!”

    楚琉昕笑道。

    “秦将军的二女儿?”楚琉玥狭长的凤眸扬了扬,语气冰冷的问道。

    “是的,这么小,看起来最多就十岁吧,不过挺好玩的,胆子大,翻墙的水平也好,大哥,你没看到,这丫头从树上下来的熟练劲,绝对是身经百战的,特别有趣!”想起之前的那一幕,楚琉昕又大笑了起来。

    想起来他当时真的吓了一跳,不过今天被这个小丫头吓了好几跳了!

    “回去吧!”楚琉玥站起身来,冷冷的道。

    “大哥,不是说好了要在这里喝个茶,休息一会,看看江洲的风景的吗……”楚琉昕的话越说越低,最后不得不哑了,楚琉玥现在的这个样子,还真的不便再留在这里喝茶。

    “你留下吧!”楚琉玥道,转身大步离去。

    “大哥,那你赶紧去换件衣裳休息一下吧,小心别着了凉啊!”楚琉昕一听大喜,跳着脚的对己经出了门的楚琉玥一脸关切的道。

    大哥居然让自己留下来逛,实在是太好了,大哥不在身边自己逛起来也更加的舒坦了,唯一遗憾的是那丫头不知道跑那里去了,她必然也把自己当成是登徒子了吧?

    不过,没事,等以后秦将军回京,自己还是可以有机会见到这个丫头的,这么一想,楚琉昕也就没有那么着急着想见秦宛如了。

    楚琉玥没理会他的大呼小叫,带着自己的人大步往楼下走去。

    “殿下,要不要把人给抓来?”一个侍卫疾步走到楚琉玥的身前,低声道。

    “不必!”楚琉玥摇了摇头。

    “是!”侍卫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应声退下。

    “小姐,您怎么来了?”玉洁诧异的看着秦宛如道,她手里拿着糕点,这会正匆匆的回来,想不到居然在路上撞上了秦宛如。

    “我们回去吧!”秦宛如看了看身后,没人追过来,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唇角掀起一抹冰冷的嘲讽。

    自己现在的模样,还是一个未长开的孩子,楚琉玥惯会沽名钓玉,当然不会对自己做什么,况且原本就是他们无礼在先,居然这么撞开自己包间的门,有了这几点,自己误会他,泼了他一脸水,他也不能说什么!

    回府的时候,秦宛如先去了秦怀永的书房,没料想在书房门口居然遇见了周嬷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