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甩不掉的包袱

    “爷,是的,今天午时才进的京,没有大张旗鼓,进了京之后,马上去的皇宫!”小宣子恭敬的禀报道。

    楚琉宸扯了扯削薄的唇角,头抬也没抬的道:“他们是不愿意别人知道跟着本王过去的,可那又如何,本王不过是走到哪,逛到哪,随性的很,想查出什么!”

    “爷的意思是?”小宣子看着自家主子无害的笑容,一时间吃不准他的意思。

    “没什么意思,周王不是这几天一直在找他们两个吗?让周王看到他们两个出去不带着他就是!”

    楚琉宸懒洋洋的道,扯起的唇角越发的深了一起,这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邪意,不再是方才纯净无害的样子。

    周王是皇上的第二个儿子楚琉周,而且还是皇后所生的嫡子,但并没有占一个长字,而他的个性向来跟玥王楚琉玥和昕王楚琉昕不和。

    “是,奴才明白!”小宣子会意,周王和玥王两个争皇位的事,在京中并不算是秘密,两个人在一起,也就是维持着明面上的兄友弟恭罢了。

    兄弟两一个占了长,一个占了嫡,其实很不好立位,况且之前还有一个被废了太子的楚琉宸。

    他当时之所以被废,不过是因为年幼而己,并没有犯错,还曾经有一些暗中的传言,说皇上曾经答应先皇,会把皇位最后传给自己的侄子,也就是楚琉宸的。

    当然这只是一些传言罢了,到现在谁也拿不出实据来。

    但既便这样,私下里还是有许多存观望状态的,必竟先皇可是马上的皇上,当初开疆辟土,英姿过人,既便过去这么多年,朝里还是有一些老臣,暗中向着先皇,以及先皇的子嗣宸王的。

    “宁远将军府还没动身?”楚琉宸看完一本,又把另一本拿起来,却在拿起来的时候,修长的手顿了一下,抬起头温和的问道。

    “这个,奴才真不知道!”小宣子不觉得宁远将军府动没动身是一件大事。

    “蠢!”楚琉宸方才勾起来的嘴角落了下来,脸色一阴,冷声道,头微微低下去看手中的案卷,垂下的发丝衬得他的脸色越发的苍白,唇角轻薄,紧紧抿起,很淡的血色,想了想,似乎又想说什么,长睫抬起,乌黑的眼瞳斜睨着看人,让人有种鬼畜一般的感觉。

    完全不是方才云淡风轻的美少年。

    “去查查什么时候到!”

    “是,奴才遵旨!”小宣子被看得心头凛凛的,忙低下头,恭敬的道,心里暗暗捉摸,自己是哪里惹到了这位爷,这脸色看起来可不象是好的,难道自家主子和那位小小姐相处了一段时间,真的处出了孩子气玩伴一样的友好感觉?

    这么多年,似乎就没看过自家小主子孩子气的一面。

    自打小宣子跟了楚琉宸之后,这位爷对人一直就稳重的很,不管是抿嘴生气,或者邪肆妖娆的时候,都不会有孩子气的一面。

    难不成现在和宁远将军府的那位,玩出小玩伴的真感情来了?

    小宣子表示不懂,因为他没有玩伴。

    “下去吧,别妨碍本王!”看小宣子呆呆愣愣的样子,楚琉宸重新垂落下眼眸,没好气的道。

    “是,是,奴才马上去查,爷到时候又可以跟秦二小姐玩了。”小宣子一激灵惊醒过来,急忙道,说完之后退了出来,在门口处想了想不由的笑了起来。

    这么多年,自家爷连个关系好的玩伴都没有,长相精美的他,小的时候就是一个瓷娃娃,现在长大成少年了,也是一个更加精致的瓷娃娃。

    瓷娃娃,美是很美,但终究是没有生气!

    秦宛如并不知道自己还没进京,就己经让人惦记着,老夫人的马车很大很宽敞,她和老夫人半躺着,还有很多剩余,己是深秋了,天气越发的冷了下来。

    马车里铺着厚厚的垫子,倒是又暖又软。

    秦宛如每日里就是陪着老夫人说说笑笑,用过午膳之后还会午睡一会,这日子过的倒还舒坦。

    江洲到京城的路很远,况且又带着这么一大队的马车又有老人,实在走不快!幸好老夫人一路上有秦宛如照应着,身体倒是没出什么状况,而且还显得越来越好,这倒是让秦怀永放心了许多。

    得了老夫人同意之后,催快了马车。

    齐白宇是跟着秦怀永一起骑马的,时不时的还会跟着秦怀永一起来给老夫人请安,比起齐府的其他人,老夫人对于齐白宇的感觉不错,觉得这是齐知府最有出息的一个儿子了,纵然不是嫡子,这么懂礼,而且会来事,将来也是不可限量的。

    马车一路行走,终于到了京城,一进城,秦怀永就去吏部复命了,老夫人带着他们往京城的宅子而去。

    秦府在京中是有宅子的,当时秦怀永的父亲也是京中为官,所以才会和永-康伯府订了婚约,但之后因为一事被牵连,才被贬了,幸好秦怀永还算争气,再次回到京城,也算是一件大幸事。

    在秦府的马车队上京的时候,秦怀永早己派管事的带着几个得力的人快马进京,先来收拾旧宅子。

    老夫人的马车一到,管事便带了人迎到了门口,把一众人等都迎了进来。

    秦宛如从马车上下来,偷偷的把玉洁支了出去,让她去外面找一个人少的地方租一个房子,然后扶着老夫人要往里走,忽然看到齐白宇和齐蓉枝居然也从马车上下来,倒是微微一愣。

    他们两个不回自己府留在这里干什么?

    “老夫人,姐姐就麻烦您了!”齐白宇过来,对着老夫人拱手一礼,道。

    老夫人停下脚步,目光从齐白宇的身上,转到齐蓉枝的身上,眸色晦暗:“无碍,两家原就是通家之好,你父亲并曾上京,你大哥忙着科考,你年岁又小,让你姐姐住到我家,原是正理!无碍的!”

    “那就多谢老夫人!”齐白宇又诚心诚意的行了一礼,然后抬起头道,“老夫人,那白宇先回府去,等明日和家兄一起再登门道谢!”

    “不用那么客气,你先回府吧,这一路也真累了!”老夫人温和的道。

    齐白宇又向水若兰和狄氏各自行了一礼之后,才转身离开。

    秦宛如眨了眨眼睛,看了看边上低眉垂首看起来异常柔顺的齐蓉枝,所以说齐蓉枝这是要养在自家府里的意思了?

    这应当就是父亲和齐知府协商的结果了,也是将军府亏欠了齐知府府之后的补偿行动。

    上一世的时候,可没有这种事,所以一时间她没想到。

    这会细想一下,以齐知府的为人,必不是那么可以吃亏的人,将军府一而再的亏欠,总得付出一点什么,齐蓉枝这包裹算是扔到了秦府了。

    而且还是不得不接受的那种!

    水眸处滑过一丝幽冷,目光看向一脸惊讶、愤怒的狄氏,粉嫩的唇角微微一勾,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狄氏很惊讶,也很愤怒,不只是因为齐蓉枝住进了秦府,惹她不喜,也因为她身为秦府的夫人,居然不知道这事。

    “母亲,这事……”狄氏脸色沉了下来,冷冷的看了一眼齐蓉枝,上前拦住了老夫人的脚步,“这是怎么回事?”

    老夫人站定脚步,冷冷的看着狄氏:“就是你看到的这么回事!”

    “母亲,我为什么不知道?”狄氏脸色很难看,原本进京之后就想夺回管家权的,可才进京第一天,就吃了这么大一个瘪,这让她脸上很挂不住。

    “这不是你惹来的包裹?府里帮着背上了,你还想怎么样?”对于狄氏,老夫人越发的看不顺眼了,冷哼一声,不客气的道,“如果不是你和玉如两个,齐知府怎么也不会让齐大小姐住进我们府里来。”

    这话的确不客气,不只是打狄氏的脸,还打了齐蓉枝的脸。

    秦宛如不动声色的看了齐蓉枝一眼,发现这位在江洲脾气暴燥、嚣张的齐大小姐,这会居然象没听到老夫人的话似的,依旧低着头,恭顺的很。

    跟换了个人似的!

    “母亲,我……”狄氏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只能避在了一边,她突然想起来老夫人说这话的意思了。

    “进去吧,都累了,若兰院子都安排好了吗?”老夫人不想再理会她,继续往里走。

    “母亲,都安排妥当了。”水若兰柔声道。

    “都累了,就先各自回自己的院子去吧,也没那么多的讲究了,晚上的时候再出来吃一餐团圆饭!”老夫人点了点头,有些疲倦的道。

    一路行来,虽然老夫人的身体还吃得住,但疲倦是免不了的,这会跟大家想的都一样,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没精神再折腾什么。

    宅子在京中也算得上是大的了,院子不少,老夫人住的是心宁院,狄氏住的玉兰阁,水若兰是流风院,秦玉如住雅兰轩,秦宛如住芷芳轩,客院住进了齐蓉枝。

    这会大家的确都没心事说话,各自用了点饭之后,便都休息睡下了,待得到了晚上的时候,一府人等才各自醒过来,重新梳洗准备用一餐团圆饭。

    秦宛如起的还算早,让玉洁到外院把之前在静心庵暗算自己的马车夫提走,关在租到的屋子里,现在府里乱成一团,必不会有人注意到这事。

    这是她特意留的棋子,之所以留下这个马车夫,是因为他关系到的是阳曲侯世子夫人,这是一步后手的隐棋……

    到花厅的时候,老夫人还没有来,远远的便听到一声娇笑的声音,清脆的象银铃似的,但就是特意了一些,不由的放慢了脚步。

    这是还有外人在?待得看清楚花厅里站在两个女子之间的男子时,眉眼里染上一层阴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