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上一世,腰斩之地

    周嬷嬷的消息查来的很快,那个马车夫是在进京的第一天就不见了的。

    据说当时被绑来的人不少,但就是那个马车夫不见了,而后被送到永-康伯府的那些证人里面,也没有这个人,这个人仿佛就在进京的时候,突然消失不见了。

    狄氏真的慌了,这个人如果在秦怀永的手里还好,如果落在其他有心人的手中,可就真的麻烦大了。

    她必须要把人找到。

    秦宛如没想到在路上的时候居然遇到了齐蓉枝,看她要去的方向分明是秦玉如的方向,心头微微一跳。

    “秦宛如,你那件衣裳真不好看,而且还这么短,我是真穿不了,这衣裳你合身?”齐蓉枝停下脚步,等着秦宛如过来,一脸的笑容,说的话似乎是关心,但实际上是嘲讽。

    “衣裳呢?”秦宛如看了看她,不动声色的问道。

    “那衣裳,早被我送到大哥那里当样品去了,这衣裳难不成你还要穿?看你的样子,也穿不了,我穿着是短了,你穿着可能就要到脖子了!”

    齐蓉枝眉眼都带着笑,看得出心情很不错。

    “什么时候拿回来?大姐送的衣裳,总得留着。”秦宛如看了一眼笑眯眯的齐蓉枝,粉色的唇角微扬。

    “你还真要啊?”齐蓉枝不满的道。

    “自然是要留着的,总是大姐的一番好意!”秦宛如点了点头,并不觉得自己把衣裳重新要回来是一件羞耻的事情。

    “哎,你可真……”齐蓉枝不屑的道,话说到这里才悟起自己眼下正处在秦府,当下把嘲讽挂在了脸上,“后天我大哥会把衣裳送过来,到时候你来拿,还是我让人拿过来给你?”

    “你让人拿过来吧!”秦宛如悠然的道。

    “秦宛如,你不会真的要穿这件衣裳去参加宴会吧?”齐蓉枝看她说的一本正经的样子,奇怪起来。

    “夫人说带着我和母亲一起去,我们府里除了祖母岁数大了不想去,都能去!”秦宛如眨巴了一下眼睛,脱口道,“反正这不是什么难事,就算是再多的人也无所谓。”

    “不是说……很难去的吗?”齐蓉枝诧然的问道,她可是费了不小心力,才让秦玉如同意下来的。

    “谁说的,这其实是很简单的,凤阳侯府的宴会既然请了我们府里的人,去几个还不是夫人一句话的事情,齐大小姐若是想去,也可以跟夫人说一声。”秦宛如很随意的道,说完转身离开。

    独留下齐蓉枝一个人站在那里细细的皱眉。

    好半响,才转身往秦玉如的院子而去,她不只是答应了秦玉如帮着向自己大哥给秦宛如泼脏水的事情,而且还送了秦玉如一套首饰,这才换得秦玉如同意带着自己一起去。

    这事办成了齐蓉枝当然高兴,哪料想这事其实一点也不难,不过是秦玉如故意拿乔罢了,想到秦玉如一面求着自己说好话,一面还要拿自己的东西,齐蓉枝就觉得这口气顺不下来,原本喜气洋洋的脸,立时变得怒冲冲起来了。

    占了自己这么大的便宜,秦玉如也好意思提这么多的条件。

    齐蓉枝向来就不是一个吃亏的,方才和秦宛如短短几句话,立时觉得自己吃亏了,而且还是吃了大亏,哪里肯歇。

    “小姐,齐大小姐急匆匆的去找大小姐了!”在转弯的地方,玉洁特意往身后看了看,正看到齐蓉枝气急败坏的往前去,压低了声音对秦宛如道。

    “她去找秦玉如吵架的!”秦宛如没的回头慢条斯理的道,唇角微微一勾,笑容潋滟。

    “齐大小姐在这里还这么张扬?这可是秦府,而且也不是江洲?”玉洁惊讶的道。

    “不是江洲的齐府又如何,她有秦玉如的把柄,至于这里不是江洲,多折腾几次她就明白了!”秦宛如淡淡的道,秦玉如和齐蓉枝两个人如果相安无事,可不是什么好事。

    这会闹腾起来,对自己有好处,秦玉如和狄氏想把事情封死,不愿意有一丝一毫江洲那边的消息传过来,然后她们才可以为所欲为,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秦宛如百分之百可以肯定的是,她们两个必然会把事情推到自己的身上。

    早在进京的时候,她就己经想好了这接下来的那一步要怎么走,所以早早 的带走了那个想劫走自己的马车夫。

    原本还没想这么快暴露这个马车夫的,必竟租着院子也很让人不放心,虽然王风私下里一直照顾着那个马车夫,也不是那么回事,就怕狄氏把心思动到王风的身上。

    但这时候不用这个马车夫的事威胁狄氏又不行,看狄氏这时候谋定而后动的心思,又逼得水若兰不得不赴会,秦宛如肯定狄氏这次的手段必然会狠戾的很,甚至会逼死水若兰,自己在狄氏未成事之前,必须把这事阻拦下来。

    比起马车夫来,齐蓉枝和齐天宇如果闹起来,这事也不小,狄氏也得赶紧把这事平息下来

    秦玉如这个时候能和齐蓉枝闹起来,可以打乱狄氏的心,自己了也可以趁着这时机把人弄走。

    秦宛如己经想好了一个很好的去处,把这个马车夫关在那里,必不会让狄氏查觉。

    “齐大小姐会要挟大小姐?”玉洁倒吸了一口凉气。

    “会,但她也不敢做的太过份,她现在还住在秦府,就注定不敢做的太多,两个人之间互有挟持,不可能会闹的很大。”秦宛眼底闪过一丝锐利的暗光,一边往前走,一边缓缓的道。

    “那……有什么用?”玉洁茫然了。

    “有用,可以让夫人分心,分了心就没办法一心一意的找到那个留做证人的马车夫,马车夫其实不重要,但他可以证明阳曲侯世子夫人的话,那他就很重要了。”秦宛如见玉洁听不懂,微微一笑的提示道。

    “所以说,不是这个马车夫比其他人证人知道的更多,只是因为关系到阳曲侯世子夫人,才要特意留下的。”玉洁懂了,当初人就是她带走的,但之前她一时不明白秦宛如的意思,经过方才的事情,心里却发的佩服秦宛如了。

    自家的小姐虽然小,但却是个聪慧绝顶的,早早在进京的途中便己经算好狄氏的事情,留下了一个重要的证人。

    狄氏越慌,手中的底牌就会漏的越多……

    “后天,齐天宇来的时候,你去盯着点!”秦宛如说完这些,话题一转,她方才说这话的目地,就是想从齐蓉枝的口中得到齐天宇来府里的日子。

    秦玉如到时候必然会私下里偷偷的去见齐天宇的。

    “小姐,您放心,奴婢一定注意的!”玉洁连连点头,但又有些不放心的道,“马车夫的事情,小姐打算怎么办?奴婢怕狄夫人查到王风那里,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有一个地方,可以藏人。”秦宛如眼中闪过一抹精光,缓缓的道。

    “什么地方?”玉洁瞪大了眼睛道。

    “宸王府!”秦宛如道。

    玉洁先是一愣,而后是大喜:“对,如果藏在宸王府,一定不会让狄夫人发现的,小姐您放心,奴婢一会就去打听宸王府在什么地方,奴婢去找小宣子。”

    玉洁,清月和小宣子也算是有了革命的友谊了。

    “你问起来不方便,我自己去吧!”秦宛如摇了摇头。

    “为什么?”玉洁不觉得自己这么大一个人,连问个路都问不到,宸王府怎么看都是王府,知道的人应当不少。

    “宸王住在南宫!”秦宛如深吸了一口气,低缓的道,“你找人备马,我想出府自己去找!”

    “小姐去找?奴婢也可以打听南宫在什么地方的!”玉洁不解的道。

    秦宛如摇了摇头,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仿佛这一口气能压下心头的血腥之味似的,上一世给她的记忆最深刻的地方,就是南宫,而她被人陷害的地方也是南宫。

    只不过当时南宫里住的是废太子玥王,自己腰斩之时也在南宫,也在南宫。

    可以说自己很多不好的记忆都在南宫,而现在楚琉宸住在南宫,自己被害的南宫和楚琉宸现在住的南宫是同一个地方,这让她心头越发的压抑了下来。

    “小姐,还是奴婢去吧!”看到秦宛如提到“南宫”,脸色一下子变得参白,玉洁不放心的道。

    “不用,我去!”秦宛如摇了摇头,她要从上一世的阴影中走出来,不能一直的避开南宫,而她现在也有不得不去南宫的理由,象玉洁这样的,根本进不了南宫,或者就算是进了南宫也见不到楚琉宸。

    对上楚琉宸,还得自己来。

    说话间两个人己经回到了芷芳轩,清月迎了出来。

    秦宛如进到屋子坐下之后,便吩咐清月去向老夫人告假说她想去街上看看,玉洁去让人备马车。

    两个丫环各自离开之后,秦宛如坐定之后,又稍稍想了想,平定了一下自己翻滚的心絮,马上就要见到自己上一世命丧之所了,有些事,她不得不想清楚,并且早点去完成。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走到里屋,从自己从江洲带来的包裹里取了一件东西出来,打开后,细细的看了一下,才重新收入袖中,淡淡的药香缓缓的溢出,不浓,但很清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