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孽缘,狭路相逢

    所谓南宫,其实也在皇宫里,但又并不算是正式的在皇宫里面,其实论起来是在皇宫的南面,和皇宫紧紧相邻的一处大宅子,或者说是一处大园子。

    就其地位来说是和东宫遥遥相对的。

    从皇宫内部也是可以进到南宫的,以往南宫其实就是一处避暑休闲的清静院子,只要当初楚琉宸尚小但被废了太子之位之后,他就迁进了南宫,也因为南宫又挂上了牌子称为辰王府。

    上一世的时候,最后这个辰王府的牌子还是被撤了下来,最后依旧恢复南宫的称号。

    这一世,虽然大家都知道现在改名辰王府,但私下里很多人依旧称之为南宫,也因为南宫的这种独特的位置和名称,以及楚琉宸自身的因此,大家对于住在里面的楚琉宸各种的忌讳。

    秦宛如上一世的时候去过南宫,但那是从皇宫里的一个小侧门处进去的,从外面进南宫还是从来没有过,但这并不妨碍她根据大致的方位找到以前的南宫,现在的辰王府。

    还没到地方,远远的就己经看到了高大的匾额闪闪发光,巨大的字体龙飞凤舞之间透着一股子凌厉。

    据说这字体还是现在的皇上亲笔题的,只不过当时的楚琉宸还在襁褓之中。

    马车夫之前也问了几次路,但问过的人都只是匆匆的随意一指,仿佛都不愿意和南宫亲近,不过幸好来的是秦宛如,凭着不多的记忆,才找到了跟前。

    转过弯,应当就是宸王府了,马车夫小心的拉了拉马缰,在这京城的地面上,他一个小小的马车夫根本不敢张狂。

    秦府里的马车夫是新招来的,对于京城的路面还算熟,也是一个有眼力劲的,所以发现马车夹在一条小路上,而前面又过来一辆马车的时候,马车夫不敢再往前了。

    “怎么回事?”玉洁掀帘子,探出身子问道。

    “玉洁姑娘,前面有马车过来。”马车夫压低了声音道,他虽然看不出前面的马车是哪家府上的,但宽大而华美的几乎占据了整个路面的马车,可不是一般人家可以拥有的,况且马车后面还有两个骑在高头大马上的侍卫。

    就这阵势己经让马车夫生了怯意。

    “往后退,把道路让出来。”秦宛如的声音从马车里面传出来,透过玉洁掀起的帘子的缝隙,她也看到了自家马车的处境。

    “是,小姐!”马车夫应命,暗中松了一口气,他才到秦府没多久,还不知道府里各个主子的性情,就怕这位二小姐才从江洲过来,还以为自己可以如江洲一般托大,到时候闹出什么事来,谁也收拾不了。

    他们这边的马车缓缓往后退去,前面的马车步步紧跟在后面,对于秦府马车的让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秦府的马车夫有些慌,看这架势,前面的来头着实不小啊,也越发的退的小心翼翼起来。

    可越不想出错就越出错,马车的轮子一下子夹在了路边的一个小水沟里,居然半陷下一个轮子,卡住了,不管马车夫怎么用力,这车就是一动不动的堵着路。

    “小……小姐,卡住了!”马车夫试了几次,满头大汗。

    前面的马车也不得不停了下来,马车的帘子稍稍拉起了一些,听到有人大声的斥道:“你们的马车能不能快点,我们这里还有病人,要是误了事,你们有几个脑袋担得起。”

    “我们好象卡住了,能不能麻烦你们退出去?”马车夫急的脸色刷白的,嚅嚅的道。

    “什么叫退出去,我们这往后退出去得多久时间,你们还不快点,到时候真出了事,你们可就完了。”一个婆子很脸色不好的从马车上跳下来,神色凌厉。

    “我……我们尽量!”马车夫不敢再说话,又拉了拉马缰,努力的再试试。

    “什么叫尽量,是必须,我们太夫人病了,如果不赶紧医治,就要出大事了!”婆子急的很,过来推了推那两匹拉车的马,满脸的怒意。

    有人病了?而且还挺急的样子?这种事可是担误不得的!

    秦宛如示意玉洁掀起车帘,玉洁先从马车上跳下来,秦宛如扶着玉洁的手跳了下来。

    待得下了马车,看了看满脸焦急的婆子,柔声问道:“你们家太夫人得了什么病?”

    婆子没想到马车上会下来一位这么小的小姐,愣了一下之后,不悦的答道:“我们老夫人突然之间病发,这时候连话也不能说了,你们快些出去把路让出来!”

    “我看看去!”秦宛如往对方马车过去。

    婆子急闪身拦住她:“这位小姐,你看什么看,还不把你们家的马车弄走,我们……”

    “我们下了马车,马车动作起来会方便一些,但这也不能保证能马上把马车弄出来,你如果不担心你主子的病就拦着我,到时候真出了事,你自己担待着就行!”秦宛如停下脚步,淡冷的打断了婆子的话。

    虽然是小小的年纪,但沉稳的很,一双微微挑起的水眸,透着一股子冷意,完全不似象她这个岁数的女孩该有的娇气和任性。

    婆子手松了下来,脸色很难看,她赌不起,也不敢赌,看秦宛如过去,想了想呐呐的跟在秦宛如的身后,她这时候也己经急的六神无主,所以才会抄近道走,哪料想这近道还被堵了起来。

    这真出了事,她一个婆子哪里能担得起事!

    秦宛如继续往马车行去,玉洁首先跳上马车,然后拉了秦宛如一把,待得秦宛如上了马车,身后跟着的婆子也跳到了马车上,并且把马车的帘子高高的掀起,可以让秦宛如更清楚的看清楚里面的情形。

    马车里的榻上躺着一个华贵的老妇人,眼嘴紧闭的躺在那里,一看就知道情况不太好的样子,脸色铁青,呼吸急促。

    秦宛如急上前一步,伸手搭上了老妇人的脉门,微微垂首。

    一看秦宛如的这个架势,婆子立时满脸期待起来,眼巴巴的蹲在秦宛如身边,再不敢开口说话,生怕打扰了她的诊脉。

    秦宛如诊脉的速度 不慢,待得放下手,己明白这位老妇人是突然了急病,伸手拉起老妇人的手,把她的衣袖拉了上去。

    “玉洁,把我的那套针拿过来!”

    “是,小姐!”玉洁点头,返身跳下马车。

    “把窗帘也拉上来,给这位老夫人透透气!”秦宛如又吩咐一边的婆子道。

    婆子急忙应声,把两边的窗帘全打开通了风。

    马车内的气流立时疏通了起来,虽然有些清冷,但那股子清冷的空气涌进来之后,使得老妇人脸上的神色好看了几分,再不是铁青色几乎喘不过气来的样子。

    “扶着她半坐起,别让她躺的太低!”秦宛如道。

    看到自家太夫人的样子似乎好了一些,婆子这时候对秦宛如越发的言听计从起来,伸手帮着秦宛如一起把老夫人扶高,又用垫子把她整个上半身垫高。

    这时候玉洁己拎着药箱过来,把药箱放置在秦宛如的身边,打开后,取出一套针。

    秦宛如看了看,找了其中的一件,拿起来在老夫人的手腕上找准穴道插了下去,然后又手法熟练的把另外的几支也一一插进去。

    待得插完,额头上己见了汗,针灸需要的力道不小,她必竟年纪小力弱了一些,而且又生怕力道不够,下针的位置不准,更加用了一番心,这位老夫人发的是急病,而且还是旧诊,可是担误不得的。

    玉洁递给秦宛如一块帕子,秦宛如拿过帕子,看到老夫人脸上的神色又好了一些,才松了一口气。

    拿帕子擦了擦汗,对一边的婆子道:“你们老夫人是不是应当有药带着?”

    这病应当是旧病,象这种身份不低的老夫人自应当备着药!

    “对……对……对,有,有药!”婆子这时候对秦宛如己经心悦诚服了,连连点头道,伸手从一边的橱柜里取出一个褐色的药瓶,拿给秦宛如看。

    秦宛如打开了盖子,先是闻了闻药味,点了点头之后,又倒出了一颗小小的褐色的药丸,仔细的看了看之后,点了点头。

    “用温水化开两颗。”

    “小姐……平时太夫人都是化开四颗用的。”婆子犹豫道。

    “平时和现在不一样,这会才发病,你们太夫人的身体还虚,不能一下子用这么重的药,先二颗,等一个时辰之后再化开二颗,然后和平时一样用。”秦宛如淡淡的道。

    “是!”婆子连连点头,急忙用温水化开二颗,之后便端到了秦宛如的面前,秦宛如接过,让婆子帮忙扶着老夫人,一边缓缓的把药喂入老夫人的嘴里。

    她喂的极其的小心,也很有耐心,一点点,小口小口的往下喂,一碗药下去,只嘴角有些水迹,身上半点也没沾染,看着秦宛如喂药的婆子,眼神越发的恭敬起来。

    待得喂完,把药碗放到婆子的手中,看了看老夫人己经恢复如常的脸色和呼吸,秦宛如才松了一口气。

    伸手把老夫人胳膊上的针一根根起了下来。

    “窗户要先开着,通通风,让老夫人先这么靠坐着,别躺下,缓一缓就会醒过来!”秦宛如一边起针一边吩咐道。

    “是……是,奴婢知道,多谢小姐!”婆子连连点头,看着自家太夫人正常了的脸色,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秦宛如拿帕子又擦了擦手,退出了车厢,准备扶着玉洁下马车。

    婆子追到了车厢前面,恭敬的问道:“请问这位小姐是哪家府上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