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是不是内奸

    屋内很安静,安静的几乎没有声音,秦宛如小心翼翼的坐在屏风后面,屏心静气,手里随意的握着一张纸,这还是她方才写的,但没来得及给楚琉宸看,外面就来了脚步声,秦宛如在小宣子的暗示中,急忙的避入里屋。

    待到进来,才发现自己为什么要躲进来,其实自己应当早早的便离开的。

    这会坐在后面走也走不了!

    外面这是来人了,为什么不说话?

    “怎么?来了这本王这南宫,却是连话也不想说了?那又何必在叔皇面前表示的很友好?”楚琉宸低低的咳嗽打破了外面的一室寂静,苍白的长睫因为咳嗽抖动了两下,裹着厚重雪裘的身子靠在宽大的椅子背上,脸上带着一丝温和的笑容。

    笑容很绝美,但也很苍白,显得病弱不己。

    如同画中走出的绝世美少年,斜斜的靠在那里,病弱而优雅!

    “楚琉宸,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楚琉玥咬牙切齿的道,在楚琉宸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他向来傲人的冷静,在对上楚琉宸的时候,总是控制不住的破裂,手狠狠的握紧,几乎想把拳头招呼到楚琉宸那张可恶的脸上。

    伴随着他声音,是窗外传来的一声惨叫声。

    尖锐的惨叫声,有着临 死之前的绝望、惨烈,就这么冒冒然的撞入屋子里的耳朵中,秦宛如咬咬唇,压下心头的紧张。

    楚琉玥蓦的站了起来,正想说什么,窗外又传来一声高亢尖利的骂声:“楚琉宸,你个病殃子,你不得好死……”

    而又是一了声临死前的惨叫,可以听得清,这声惨叫,就是之前那个骂了楚琉宸的人发出的声音。

    惨叫之后是便是死亡一般的空寂。

    楚琉玥气的发抖,他听得清楚,这两个就是他今天带来的人,也是原本在宸王府当差,被他找了理由带走的两个人,这一次带着这两个人过来,就是故意给楚琉宸难堪的,他要让楚琉宸知道,他现在什么也不是,只是一个病弱的废物罢了。

    没想到自己连楚琉宸的面还没有见到,这两个人就被绑了下去,这会应当是连命也没有了!

    楚琉玥怒极,他倒不是真心心疼自己的两个手下,只是觉得自己被楚琉宸狠狠的打了脸,枉他之前还特意的带着这两个人到自家的几个兄弟面前转了一圈,并且不小心的露出口风,表示这两个人以前是楚琉宸的。

    “楚琉宸,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咬咬牙,楚琉玥重重的坐下,瞪着楚琉宸那张苍白脆弱的脸。

    他恨不得现在就掐死这个病鬼。

    “没怎么样,原本是本王的人,现在不但懂得背叛本王,而且还敢辱骂本王,也不知道是谁给了他们这么大的一个胆子。”楚琉宸神色不变,懒洋洋的含笑看着楚琉玥道,仿佛说的并不是两个人,而是两只养着的鸟罢了。

    该死,那个没用的临死居然还骂了楚琉宸一句,楚琉玥不相信若是楚琉宸什么也没做,自己的人会临死之前来这么一句!

    这原本就是楚琉宸故意的!可他也没有证据证明,人都死了,到哪里去找证人!

    “大哥,你说说是谁给了他们这么大的胆子,敢做这样的事情?”楚琉宸懒散的道,他在皇室的排位是三,皇上为了表示对他这个侄子一示同仁,让自己的儿子跟他一起叙位,表示他是自己的三皇子。

    谁给了他们胆子?这话里的意思就是楚琉玥支使他们辱骂楚琉宸的,这让楚琉玥又气又恨,但偏偏死无对证,没有证据,自己说什么父皇都不会听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父皇对楚琉宸有着异乎常人的容耐性!

    “楚琉宸,你别欺人太甚!”楚琉玥脸色发青。

    “大哥,你说吧,今天来干什么?别说一些有的没的事情,本王身体不好,经不住长时间的坐。”楚琉宸又轻轻的咳嗽了几声,不是很耐烦的抬起那张俊美的小脸,高挺的鼻子皱了皱,毫不客气的表示着自己的厌烦。

    “一个两个就不能消停会,本王这身子骨也不知道能活到什么时候,都这么来气本王,都是打算把本王气死了?赶明儿告诉皇祖母和叔皇,让他们帮本王查一下,哪些人心里想着要本王的命,连让本王好好休息一下都不允许!”

    这话说的可真是气人的很,但偏偏楚琉玥发作不出来,纵然他的本意的确是来气楚琉宸的,但却不能明说,父皇那里的偏心可是谁都看得出的,更何况还有皇祖母在,有时候楚琉玥都觉得楚琉宸说不定就是父皇的亲生儿子,否则父皇为什么会对他这么尽心,比对自己这个亲儿子还好!

    “本王今天是来看看你的!”这几个字几乎是一字一顿的咬着牙从牙缝里冒出来的,楚琉玥强压下自己心头的怒意,告诉自己忍,先忍着,一个病鬼而己,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没了性命,宫里的太医一个两个都说不知道这位能活到什么时候。

    先天不足,娘胎里带来的病毒!

    “那就多谢大哥了,大哥可以走了,我这里也真的累了,恐怕不能多陪大哥说什么话叙叙兄弟情了!”楚琉宸挥了挥手,目光斜睨了楚琉玥一眼,这眼神怎么看怎么嘲讽,让一向冷静自持的楚琉玥气的差点破功。

    用力的咬着牙,才可以使自己的行动没有失常。

    “父皇让本王来看看你的身子,问问你需要什么?如果有什么需要只管说,还说又找到了一位神医,问你什么时候可以过府来帮你看看病?”楚琉玥铁青着脸,把皇上吩咐自己过来的话说了一遍。

    “不要!”楚琉宸挥了挥手,似乎有些怕冷的拉了拉自己的雪裘,白色的雪裘掩映之下,他的脸色越发的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都是没用的庸医,本王不要看!”

    “父皇的意思,还 是先看一下,说不定有用呢?”看到这样的楚琉宸楚琉玥其实是高兴的,那张可恶的脸上的笑容虽然还是那么讨人厌,但那双眼睛是没有生气的样子,他还是很喜欢的,一时间神色稍稍的缓和了几分。

    心里暗暗冷笑,升起一股恶毒的快意,不过是一个任性的病殃子罢了,自己跟他计较什么,准不定明天就看不到升起的太阳了。

    “不用!”楚琉宸头一歪,很任性的拿起手边的墨砚扔了出去,很巧的落到了楚琉玥的脚下,上面残留的墨汁有几滴溅 到了楚琉玥的衣袍上,一块墨色的污迹。

    楚琉玥的脸都黑了,眉头紧紧的蹙起来,他其实很想甩手不干,直接走人的,但又想在自己父皇面前露脸,表示对楚琉宸的事情尽心尽力。

    楚琉宸的性子越发的恶劣了起来。

    “三弟,父皇也是一片好心,还有这也是皇祖母的意思,你看看……”楚琉玥不得不压下性子,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重新在椅子上坐定,摆出一副真心实意的诚恳的样子,劝说道。

    这话被楚琉宸不客气的打断了:“为本王好,就让本王好好休息,你们有事没事的借着各种名义过来,还让本王怎么休息?莫不是你们一个两个都不希望 本王好了,都想让本王早早的归西?”

    楚琉宸的眼眸细眯了起来,头稍稍歪在一边,有着少年人的痞气,让人恨不得把他拖出去打一顿。

    “三弟,你怎么这么说话的!”楚琉玥怒道,“父皇和皇祖母也是为了你好,你怎么可说说这样的话!”

    “好了,你走吧,本王累了。”楚琉宸没打算给他一点面子的挥挥手,仿佛在赶一只讨人厌的苍蝇。

    “楚琉宸,你……”

    “噢,对了,这以后大哥也记得不要再带本王的人来本王的王府,否则本王说不得只能去跟叔皇说一说,本王的人若都是你们的人,本王是不是连自己的命都不能保全了!”

    轻飘飘的一句话,这话里的意思却重过千斤,楚琉玥脸色白了。

    “那种内奸什么的,还是留给别人吧,本王这里不需要,但若是本王哪一天出了事,这种内奸一查就会查出来,到时候可就是谁也说不清楚的事情了,别说那种内奸是为了关心本王的身体,这所谓的兄弟情义,也就是我们在叔皇和皇祖母面前演演的罢了,谁也不会当真!”

    楚琉宸妖美的一笑,“眼线什么的,真是讨厌,本王气的连药也吃不下了,还看什么病!看起来本王得进宫说一说!”

    这话几乎是直接的揭开了所谓兄弟情义之后温情脉脉的面纱,而且还是毫不客气的揭开,露出里面黑色的、烂掉的大家努力遮盖的那部分。

    而且里面的话虚虚实实的,让人难以捉摸,也难以对付。

    早知道这个病鬼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楚琉玥的手狠狠的握了一握,

    “那不是内奸!是他们自己返投奔本王的!”楚琉玥恨声解释道。

    “不是内奸,那是眼线了?而且还是一个背主的眼线,才背弃了本王,就敢骂本王了。”楚琉宸啧啧了两声,“骂本王病殃子啊!还骂本王不得好死,大哥,本王觉得我们可以进宫去向叔皇说说清楚这件事情!让他帮着评评理!”

    楚琉玥一惊,这才发现,自己在开始的时候就应当中了这个病殃子的圈套,不管如何自己都被他压制了,也是自己一时间想差了,居然想来气这个病殃子,咬咬牙,手缓缓的放松了下来,哑声道:“你待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