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绝望而阴森的眼睛

    屋子里居然空无一人!

    好端端的人,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

    秦宛如从屏风后面站出来,走到之前楚琉宸面前的椅子上转了几转,真的慌了。

    屋内就这么一个地方,一目了然的很,可是方才还在嘻笑之间占了上风的那位宸王呢?

    “过来!”身后忽然传来楚琉宸的声音。

    秦宛如一惊,急转身,却没发现人影,怀疑的看了看左右,最后落在那些挂落的幔帐之上。

    “还不快过来!”不悦的声音又似了出来,这一次秦宛如看的清楚,立时明白这声音真的是从幔帐之中传出来的,倒是受了一惊,看了看整个屋子的布局,还真的让人想不到,这里居然可以躲人。

    脚下一转,往缦帐边走到,待得近前,伸手一掀,看到楚琉宸背着手站在一扇门的门口,也跟着走了进去。

    感应到背后的动静,楚琉宸走进了暗门,秦宛如也跟着走了进去,待得进到暗门中,才发现暗门后是一个楼梯,不大的楼梯。

    楚琉宸踩了上去,秦宛如稍稍想了想,也跟着走了上去。

    楼梯转了一个弯,进到上面,待到了上面,重新进了门,才发现这里也是一个房间,跟楼下的房间布置几乎是相同的,也是靠窗一张书案,另外有屏风挡着把屋子隔开,分隔成两个空间。

    最是让人惊讶的是,边角上挂着同色的幔帐,如果不是秦宛如记得清楚,她差点也觉得自己还是回到了之前的屋子里。

    稍有不同的是书案前摆放着的宽大的椅子的方位与方才二楼的方位有所不同。

    这里居然是个三层的阁楼,秦宛如不由的暗暗赞叹皇家的工艺,方才在外面的时候她也看了一下,原以为就是一间两层的,但其实是三屋的,暗藏了一层在里面。

    “欠的债呢?”楚琉宸坐在宽大的椅子上,手指伸出来敲了敲桌子问道。

    秦宛如伸手把方才紧紧的捏在自己手里的那张欠款,乖乖的递了过去,相比起方才被气又被威胁了,甚至连自己的从人都没保住的玥王楚琉玥,秦宛如突然觉得自己只是被敲诈一些钱财,实在是太幸运了。

    “怎么皱成这个样子?”楚琉宸指了指秦宛如放在桌上的那张纸,嫌弃的拍了拍。

    “这……方才不小心……”秦宛如咬咬唇,乖乖的解释道。

    “算了,下不为例,只此一次机会,一会本王就派人跟着你过去,把人提走。”楚琉宸挑了挑眉道。

    秦宛如默默的看了看他那张绝丽而带着几分少年稚气的脸,觉得自己还是什么话也不要说的好。

    还有以后?

    肯定是没有的啊!不过这位爷就不是按理出牌的人,不知道啥时候又会敲诈自己,想看起来自己得多挣点钱。

    “本王的这间屋子怎么样?”楚琉宸站了起来,伸手向秦宛如招了招手,很有一副献宝的样子。

    秦宛如无奈的走过去,站在他身边往外一看,立时发现站在这里的视线极好,比之方才随意的从二楼望外看一眼,窗外的景致看的更清楚,远远的她居然还看到楚琉玥跟在一个小太监的身后往外走的身影。

    他的身影匆忙,看起来满心的不悦。

    而在另一面,秦宛如看到的却是两个宫女,不象是宸王府的侍女的打扮,这身宫女的打扮,秦宛如上一世看的多了,所以一眼看过去,便看得清楚,两个宫女也在缓缓往外走,走的方向和楚琉玥的方向不同,看这样子应当是往宫里去。

    从宸王府的那个小的边门进到宫里。

    这两个宫女不知道是不是太后娘娘派来的人。

    目光这么扫过去,之后便不由自主的落在一处地方,心头一悲恸,手指几乎颤抖的搭在了窗沿上,身子不由自主的越发的贴近了窗台。

    那一处地方,就是她上一世陨命的地方。

    邵颜茹就是在那个地方指证自己掐死了六皇子,而自己也是在那个地方被腰斩的,高高的台阶之下,靠着湖的一边有假山,而就是在这高高的台阶之上,她当时看到了楚琉宸,接下来的一切便是模糊的,只记得自己没有当场死亡,有什么在眼前闪动。

    一片血色,一片淋漓的血色……

    “秦宛如,你怎么了?”耳边忽然传来一个阴冷的声音,手被谁狠狠的抓住,用力的摇了两下。

    秦宛如却觉得很疼,她疼!

    那种被腰斩了之后的疼,疼的她似乎不能呼吸,不……不是不能呼吸,她还有呼吸吗?她己经被腰斩了,不是吗!

    那么剧烈的摇动,只会使她更疼,疼的不能自拟,耳边的声音似乎想冲破血雾,但每一次却在最后又被浓重的血雾拉回去,牵扯着她的灵魂也跟着坠入永深的空无的血海地狱中,她很疼!

    “秦宛如!”手上一疼,尖锐的刺疼,疼的她倒吸一口冷气,眼前的血色一下子退了下去,只留下楚琉宸那双带着森冷的眼眸。

    他的肤色几乎是透明的,他的眼眸和一般的人不同,几乎是纯黑的,所有的光茫射入他的眼中,几乎都被深深的锁了进去,那里仿佛没有任何的生机!有种让人觉得窒息一般的扭曲了空间的感觉。

    透过这双眼,她看得的只是绝望和阴森恐怖!

    这双眼,有些熟悉,不……或者是很熟悉!

    秦宛如几乎是下意识的抬起手来,突然之间哀恸不己,那种扑天盖地的痛苦几乎让她脸色狰狞。

    “秦宛如,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脸上被不轻不重的打了两下,秦宛如闭上眼睛,定了定神,这才缓缓的睁开眼睛。

    依然是楚琉宸的脸,但似乎和方才有些不同,他的眼中有几分阴沉和不悦,但不是绝望的死气。

    脸上虽然生冷,但并没有让人一眼看去便有窒息一般的扭曲。

    “秦宛如,你魔怔了,盯着本王看干什么,是不是看本王长的好,对本王有心思了?”楚琉宸又不轻不重的拍了拍秦宛如的小脸,脸上露出一丝痞气的笑意。

    “王爷,我……方才怎么了?”秦宛如伸手揉了揉自己眉心,小脸耷拉下来,头钝钝的有些疼,偏头又看了看楚琉宸,真的不觉得自己上一世跟他有什么熟悉的地方,也就是远远的看了他一眼罢了。

    “谁知道你怎么了,可能看本王看呆了!”楚琉宸很是理所当然的道,眼眸在秦宛如看不到的地方,却是一片森冷。

    方才那一刻,他看的清楚,秦宛如的那双平时清洌的水眸,一片血色!

    莫不是自己这里的景物,让她想到了自家府里的什么事?难不成那位狄氏到了京城之后便又重新张扬了起来?

    “王爷,我方才好象晕了一下!”秦宛如默默的低下头,手还放在头上,又揉了揉,她真的不知道方才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想起来有些怪异。

    那些是自己上一世看到的,还是自己方才随意的想象出来的?记忆有些零乱,有些模糊,让她分不清那是真实还是虚幻的。

    “那你回去吧,有钱的话,先把本王的钱算算清!”楚琉宸漫不经心的道,目光落在秦宛如的脸上,忽然伸出手打掉了秦宛如的手,然后在秦宛如愕然的目光中,伸手摸了摸她白嫩的额头。

    “这不病不烧的,看起来比本王还不如!”稍稍碰了一碰之后,楚琉宸的手垂落了下来,意味深长起来。

    “王爷,我可以去你的院子里走走吗?”秦宛如迟疑了一下问道。

    “走什么走,有什么好走的,这南宫可不是什么好地方!”楚琉宸一脸的不耐,极长的眼睫在他苍白几乎透明的眼帘上落下诡谲的阴影,眸色森冷下来。

    “那……我先告退?”秦宛如一看这位心情又不好了,正巧她这时候也实在有些头疼,想了想觉得以后还有机会,急不来一时,当下犹豫了一下问道。

    楚琉宸返身往宽大的椅子上一坐,直接挥了挥手,秦宛如小心的福了一礼之后,便退了出来,待得从楼梯下来,穿过暗门,才发现小宣子一脸笑容的站在二楼的门口,看到秦宛如出来,忙紧走几步,笑嘻嘻的上前行礼。

    行完礼之后,又鬼鬼祟祟的指了指上头,压低了声音问道:“二小姐,我们爷现在心情是不是好多了?”

    秦宛如一脸奇怪的看了看小宣子,主子奇怪,这服侍的人也奇怪,这小宣子怎么就能说得出来那位病骄的王爷现在心情不错呢?

    摇了摇头!

    “不好?不会啊,都带着二小姐上楼了?”小宣子一脸意外的伸手摸了摸头,疑惑的看了看幔帐处。

    秦宛如不知道这位的答案是怎么得出来的,这会她的头依然晕晕的,也就冲着小宣子点了点头,从他身边走过往楼下而去。

    楼下,玉洁从边角的暗影处走出来,看到秦宛如往日粉嫩的小脸一片苍白,也吓了一跳,急过来扶了她一把,低声的问道:“小姐,您怎么了?”

    “走,我们回去!”秦宛如摸了摸自己袖中的东西,东西还在,但这会却不是最佳的时机,低声道。

    玉洁虽然还有疑问,但看秦宛如什么也不想说的样子,急扶着她往外走,有一个小太监自觉的在前面带路。

    一路回到马车处,上了马车,马车正待起行,忽然听得马车后传来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二小姐,二小姐……请等一下奴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