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亏损的嫁妆,无底洞!

    “玉如,之前的传言真的不是你传出去的?”一句话说完,秦怀永的目光立时变得异样深幽了起来,向秦玉如问道。

    “父亲,真的不是我!”秦玉如反应没狄氏那么快,听秦怀永一问,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她就不相信自己什么也不说,父亲会拿自己怎么样,反正真的不是自己说的,是哪些小姐好奇,派出她们的下人向自己的下人打听到的。

    “那就是你身边的人乱说,一会让她们每个人去管事那里领十棒,并且罚半年的饷!”秦怀永果断的道。

    “父亲……”秦玉如惊的尖声起来,她几乎惊呆了,怎么也没想到秦怀永会把她身边所有的人都罚了,这是一棍子把所有人都打死了,这还让她以后如何陪养亲信之人。

    “这以后如果还有乱说话的,直接发卖了出去,我们府里不需要这种乱嚼舌根的下人!”秦怀永冷着脸站了起来。

    “将军,玉如什么也不知道,你……”狄氏想帮着秦玉如说情,也跟着站了起来。

    “好了,都闹这么久了,都回去吧,母亲也累了!”秦怀永没容她多说话,冷着脸道,说完向着一直静默不语的老夫人行了一礼,之后便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回过头仔细看了一眼水若兰之后,眸色温和了下来:“若兰,你好好养身体,我再给你配两个婆子,一会让人给你带过来!”

    “多谢表哥!”水若兰站起身来,斜身一礼。

    秦怀永点了点头,目光扫过秦宛如,想说点什么,但最后还是没说出来,只是动了动嘴唇,之后便转身大步离去。

    “父亲……”秦玉如不甘心的想追出去,却被狄氏一把拉住,感 应到狄氏手中的汗意,秦玉如咬了咬牙,居然冷静了下来。

    “母亲,我要去找外祖母!”秦玉如转身拿帕子抹起眼泪来,这话当然是提醒在场的从人,她是永-康伯府的外孙女!

    她不甘心就这么被秦宛如占了上风,自打知道自己是父亲唯一的女儿之后,秦玉如就自视越来越高,觉得秦宛如就是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野种,也配和自己相提并论。

    看着秦宛如什么也不知情的,亲亲热热的叫着狄氏母亲,每每都觉得在看一个笑话,这么一个出身下贱的人配和自己一个母亲吗!

    而今被自己最看不上的贱种压制住,她如何不怒,也不是真的想去永-康伯府,她就是要让她们知道自己外祖家是永-康伯府,不是秦宛如这个不知道哪里捡来的野孩子可以比拟的。

    “玉如,先别哭了,如果真的有人在背后挑拔你和宛如的事,当然得惩罚的。”狄氏也知道自己无意识的被引出的那句话说坏了,自打秦宛如借着她的话说出去之后,她就知道要坏事。

    果然秦怀永二话不说就处治了秦玉如的人,心里恨极,但偏偏脸上还不能显!

    拉出笑意着对一边的水若兰道:“妹妹,这府里的事情,就麻烦妹妹了,到时候我把玉如身边的人叫过来,你就好好的罚罚她们,跟她们讲讲规矩吧!”

    府里现在管事的是水若兰,这事让水若兰管也是说得过去的。

    狄氏原本就和水若兰不和,狄氏的人如果是水若兰叫人打的,必然会更不喜欢水若兰,而对于狄氏也越发的忠心了。

    秦宛如心里冷笑狄氏果然了得,才一瞬间 就想到了对策,也怪不得她这么多年在秦府呼风唤雨,后院坐大,连老夫人都难挡其锋芒!

    见水若兰要开口,她伸手拉了拉水若兰的衣袖,示意她让自己来。

    “夫人,这事是父亲吩咐的,自然去找外院的管事领罚,也可以让内外院的下人一起观观刑,让那些嘴碎乱说话的,下次不敢再胡说八道,否则下一次可就不只是简单的杖责和罚饷了!”

    秦宛如抬起头微笑道。

    如果是内院惩罚的事情,的确是要水若兰让人执刑的,但方才说要责罚她们的是秦怀永,那就可以看成是外院之事,外院的管事才是秦怀永自己的人。

    但如果这样,就显得是狄氏自己把人送出去责打的,而不是水若兰看狄氏的人不顺眼,故意找茬打人,这里面的意思完全不同。

    “内院之事,不找水夫人,为什么要去麻烦父亲的人?”秦玉如也听出了这里面的弯弯道道,立时接口道。

    “可这明明是父亲的意思,又不是母亲想打人!”秦宛如目光闪了闪道。

    “哎,你怎么说话的?”秦玉如大怒!

    “我说的就是父亲方才的意思,不对吗?”秦宛如眸色微冷。

    秦玉如气的满脸通红,还要说话,却被老夫人不客气的打断了:“好了没?好了就多给我下去吧,我这里也累了,如果辩不清,就去找怀儿辩解,他这会应当还没有走远,让个下人去叫就是!”

    这话说的不愠不火,而且还是自打秦宛如进来之后老夫人第一次说话,但这不耐烦的意思却表达了个一清二楚。

    狄氏母女就算是再想纠缠,有了老夫人这句话,她们也不便多说什么。

    狄氏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笑颜:“母亲,我和玉如马上就走,之前跟母亲说的事,母亲觉得意下如何?”

    知道这个时候再说什么,只会惹来老夫人的怒气,甚至还会真的把秦怀永叫来,硬碰硬这时候不合适,狄氏聪明的转了个话题,提起之前他们夫妻来找老夫人说的事情。

    “你们决定了就行!”老夫人无力的闭了闭眼睛,脸色昏黄中带着一丝苍白,一看就知道精神不太好。

    而且方才老夫人坐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的样子,应当也是心情不好。

    “母亲答应了就行,那我和玉如先回去了。”狄氏见目地达到, 这时候也就无心和秦宛如、水若兰硬杠上。

    向老夫人行了一礼之后,拉着不情不愿的秦玉如也行了一礼,之后便带着秦玉如离开。

    待得两个人一离开,水若兰才着急的问道:“母亲可是答应了姐姐什么事?”

    狄氏的反应很怪,居然连这秦玉如身边的人都要被责罚这样的事都忍得下来,看起来所图非小,水若兰担心她对老夫人不利。

    “她想多要几个府里新买的铺子!”老夫人冷笑道,“而且怀儿也同意了!”

    方才秦怀永陪着狄氏来的目地就是府里新来的铺子,说是想嫁进永-康伯府这嫁妆是必不能少了的,高嫁可不能让人看不起什么,说了许多话,正说着秦玉如才哭着回来的。

    “夫人自己的铺子呢?”秦宛如敏锐的感应到这里面的事,反口问道。

    “说是这几年一直不在京中,铺子的事一直让永-康伯府管着的,想不到那个管事的觉得狄氏这么多年不在京中,也就没那么上心了,铺子越管越不多,这几年不说有赢余,甚至还有了亏损!”

    老夫疲倦的道,不只是身体也有心。

    有些想法她以前没有,但现在有了,然而看到的一切,却让她越来越失望,狄氏无休止的讨要什么,所仗着不过是永-康伯府罢了。

    秦宛如心头一动:“祖母,现在这些店铺没还回来吗?”

    “就是马上要还了,不过还要先整理帐本之类的东西,到时候把帐本拿过来,让狄氏和你母亲过目一下,盖上章,之后的店铺的事情就算是我们府里的事情了,但一直亏损,这样的店铺留着其实也没多大用处了!”

    老夫人道。

    “为什么还要母亲过目一下?”秦宛如不解的问道,这些帐本都是狄氏嫁妆中的东西,她自己过目一下就行,又何必把水若兰也拉了进来,倒是奇怪狄氏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

    “这是你父亲的意思,而且听闻因为亏损,还差着永-康伯府一大笔钱,到时候算清楚,理清楚了之后,还得还永-康伯府这笔替我们补上的钱!”

    老夫人越想越生气,她也是有嫁妆的人,而且当年她的嫁妆也不少,狄氏的话她是真不相信,嫁妆铺子亏了就亏了,居然还有贴补进去就亏钱的事情。

    如果真的这么不济,来信告诉狄氏,让狄氏处理了就是,又何必继续往里堵钱,永-康伯府就这么有钱,还愿意贴补一个嫁出去的女儿亏损了的铺子的钱,而且这还是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

    永-康伯府还真的把人家都当成傻子!

    可偏偏就算是知道这里面有事情,也没有证据,所以只能任永-康伯府敲这么一笔。

    外院帐上的钱大部公去购卖新的铺子,还有一些秦怀永在京中走动的来往礼物,老夫人自己在内院还是有钱的,所以想让内院走帐,现在管事的是水若兰,走内院的帐就得让水若兰过目。

    这里面的弯弯道道很深,老夫人觉得秦宛如是听不懂的,这时候也只是太过于气愤,才忍不住说了出来!

    “祖母,到时候能不能让我陪着母亲看帐啊,母亲现在劳心不起!”秦宛如微微一笑,接下了这活。

    想不到居然还有这种事,倒是省了自己的一番麻烦,早就觉得狄氏的嫁妆有问题,敲砖引玉,现在这砖都送到自己面前来了,如何不要!

    狄氏这么大方,大概也是因为觉得这是一块废砖吧?

    秦宛如的顾虑,老夫人也觉得是,连连点头:“好,到时候你就陪着你母亲一起!”

    小孙女越来越聪明了,老夫人觉得有她在,对上狡猾贪婪的狄氏会更好!

    当然光有砖还不够,她还需要一点东西,再抬起头微笑道:“祖母,您这里还有帐吧,到时候可能会对最初的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