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果子砸头上了

    她们坐的这一桌上,秦宛如是紧靠着水若兰坐的,秦宛如的身边是秦玉如,之后才是齐蓉枝。

    既然是一个府里出来的,这会自然坐在一起。

    秦玉如不愿意和秦宛如说话,就转向齐蓉枝这边,虽然她现在也讨厌齐蓉枝,但至少比起秦宛如来要好的多。

    秦玉如没找自己说话,秦宛如当然也不会自讨没趣,索性也没理会她,时不时的和水若兰说说话。

    菜肴是早早的准备下了的,上菜的速度很快,一个个丫环上菜之后退开去,行动之间井然有序。

    她们这桌上菜的方向是从秦宛如的身后经过,然后绕到水若兰前面的一位夫人处上菜的。

    最后上的是一道果盘,这个时候正是果实丰收的时候,果盘里放的果子不少,还有几个圆溜溜的果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果盘是不是太重,还是那个丫环纤瘦了些,经过秦宛如的时候,手歪了歪,还没上桌就有一个果子砸到了秦宛如的头上。

    秦宛如正在和水若兰说话,头上被砸了一下,立时“哎呦”了一声,就去摸自己的头。

    “小姐,对……对不起!”丫环一看砸到了人,急忙伸出一只手似乎想给秦宛如揉一下,她两只手两托着果盘,一只手松了,果盘立时就不稳了,哗啦啦全部倒了下来,方向还是秦宛如,只不过边上的玉洁手更快,狠狠的推了她一把。

    于是这会重点砸向的就是秦玉如了,秦宛如和齐蓉枝也稍有偏及。

    齐蓉枝反应也快,急忙弹跳开来,只稍稍裙角沾了些水渍,大部分都倒在秦玉如的身上了。

    水若兰一惊,就要起身,秦宛如顾不得自己头上的狼狈,立时拉住了她的手,安抚她道“母亲,您别动!”

    她的目光扫过地面上的几个圆圆的小果子,不大的小果子一口一个差不多,但如果真的踩上去,可是很容易摔倒的。

    “放肆!”秦玉如愕然的看着自己新换的衣裳上面的水迹,气的七窍生烟,这套衣裳她才上身没多久。

    “扑通”送果盘的丫环立时知道不好,急忙跪了下来,大声的求饶道:“请二位小姐饶了奴婢,请二位小姐饶了奴婢!”

    秦玉如脸色气的铁青,蓦的站起身来,似乎想喝斥这丫环,哪料想脚下不知道踩到了什么,圆溜溜的,一时站立不稳就往秦宛如这边扑过来,秦宛如倒是早有准备,伸手扶了她一把,嘴里低声道:“大姐,你小心一点,母亲的身子可经不起砸的!”

    秦玉如拉住秦宛如的手稳住身子,张嘴想斥骂秦宛如,但是看到满院子的宾客,也知道这个时候不合适。

    转头看向那个瑟瑟发抖,还在跪地求饶的丫环,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你这丫环倒底会不会上果盘,如果不会就换个人过来。”

    “求小姐饶了奴婢,求小姐饶了奴婢!”丫环重重的朝秦玉如磕着头,一副慌恐不安的样子,才几个头磕下去,立时额头上就青了一块,显见得是真的用了力了的。

    “玉如,算了!”水若兰柔声开口道,出门在外做客,不管如何也不能真的直接发落了别人府里的下人吧,更何况还是兴国公府的人,也不是她们想罚就能罚的。

    “我……我这怎么算了,这衣裳又不能穿了!”秦玉如很憋屈的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衣裳道。

    衣裙处的水迹很明显,好几块连在一起,的确不大体面,其实不只是秦玉如,秦宛如也是,她要挡在水若兰身前,所以不能避开!

    “一会让人去给你们去拿衣裳,换了就是!”水若兰低低的道,看了看周围,这边的动静虽然大,但因为宴会的桌数不少,当中那席根本没人发现。

    事到如今,似乎也只能这样了,秦玉如恨恨的咬紧牙关,怕自己控制不住的想抽这个丫环几个耳光。

    “找一位你们这里的管事,带她们去换衣裳!”水若兰对丫环吩咐道。

    一听水若兰的话,丫环如蒙大赦,急忙又向她们磕了三个头,站起身来慌里慌张的连果盘也来不及捡,急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带着一个兴国公府的婆子过来。

    秦宛如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这个婆子,就是方才永-康伯夫人让丫环传话,而且还偷偷看了自己这边几眼的那个婆子!

    如果这还只是偶然,那她真的就白活了两世了!

    “两位小姐请跟奴婢来,那边有专门给宾客休息的院子,可以在那里更衣!”婆子上来先是道歉,而后伸手往右后方指了指道,花海的边上的确有一排房子,隔的远了一些,看不清楚。

    两个丫环去拿衣裳,秦玉如和秦宛如跟着婆子去先去那边休息,水若兰不放心,想跟着一起过去,却被秦宛如拒绝了。

    轻轻的捏了捏水若兰的手,让她放心。

    两个人跟着婆子往右后方走过去,来来往往的人这么多,谁也没注意到这个小插曲,当然该有心的人还是注意到了。

    兴国公夫人不动声色的弯了弯唇角,收敛起自己的目光依然和边上的一位夫人谈笑风生,谁也没注意她方才其实早己留意那边的动静了!

    永-康伯夫人的眼底一片阴冷,目光追逐着她们的身影,半响才轻轻的冷哼一声,然后转了目光,接下来如何那就不是她能管得着的了。

    反正这事跟她没有关系。

    这是一个比较大的客院,风景也挺不错的,站在院门口,看到里面的厢房左右各有五、六间,再加上正屋的几间,屋子的确不少。

    “两位小姐请到里面先休息一下,等一会两位丫环姐姐过来,就可以换了,等宴会结束后,奴婢会把这事禀报我们夫人,一定重重的责罚那个丫环的!”婆子笑吟吟的伸手一指这个空落落的院子道。

    秦宛如的目光不动声色的看了看那间院子,院子里居然也种着菊花,虽然数量比外面的少许多,但品种也极多,小小的花圃在院子的当中,自成一道艳美的风景线。

    此外便是安静,很安静!

    相比起外面的宴会,这里真的是一个安静而悠然的地方,今天的宴会摆的地方便是在菊园这里,但真正摆放的地方离这里却又很远,基本上不会有人过来。

    所谓给宾客休息其实就只是一个说法罢了,一会宴会之后,所有的宾客基本上都会离开,若是真的是至交好友,也不会在这个冷清的角落休息。

    往外看,这院子应当是紧靠着兴国公府的围墙了,高高的围墙就在院墙之后。

    往内看花圃边靠右边有一棵大树,树下一张石桌,四把石凳,桌上还放置着一盘水果,一个茶壶以及两个茶杯,看起来很安静详和。

    “我们到那边去坐等一下吧!”秦玉如伸手指了指道。

    秦宛如停下了脚步,“我在这里看一下再过去!”

    “呵,随便你!”这里没其他人,秦玉如也就没压制自己的脾气,转身一个人进了院门,往石桌过去。

    走到近前坐下,伸手摸了摸茶壶,居然还是烫的,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色浅碧,一看就知道是好茶,当下喝了一口,觉得回味无穷,斜睨了秦宛如一眼,冷笑一声别过头去,顾自品茶。

    秦宛如愿不愿意进来都跟她没关系!

    “那奴婢先回去了,两位小姐换好了衣裳再过来!”婆子笑道。

    “等一下!”秦宛如皱了皱眉头,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耳垂,“有看到我的耳坠吗?”

    “奴……奴婢没看到!”婆子一看秦宛如一只耳朵上挂着的红宝石耳坠,而另一只耳朵上空空如也的样子,一时也慌了。

    “这可怎么办,这是祖母才给我置办的新的耳坠,是不是方才那个丫环拿的,她把果子砸我头上的时候,我觉得她摸了我一下!”秦宛如柳眉紧紧的蹙了起来,脸色不太好看,当然任谁在这种情况下,脸色都不会好看。

    “这……不会的!”婆子急忙摇头道。

    “那我的耳坠去哪了?”

    “奴……奴婢不知道!”婆子慌了神,眼珠骨碌碌的转了转,她原想按计划走的,没想到在这个结骨眼中居然出了这样的事情。

    “你陪我去找吧?如果找不到就向你们夫人禀报说明此事!”秦宛如眼眸半眯了一下道。

    “可小姐身上的衣裳还有水迹,要不要先换过了再去找?”婆子看了看秦宛如袖口的一大块水迹道小心的提议道。

    “等一会就找不到了!”秦宛如没有半点犹豫的摇了摇头,转身就要往外走。

    她们说话的声音不轻,秦玉如一直支着耳朵听得真真的,这会冷冷一笑,暗中嘲讽秦宛如真是小家子气,丢了一个耳坠连衣服也来不及换了,居然就这么的要出去找,真正是丢人现眼。

    不过,这跟她没什么关系,她最好巴不得所有人看到秦宛如这副狼狈的模样。

    “奴……奴婢……”婆子有点慌。

    “你不走,我自己去找!”秦宛如将她的神情看在眼中,转身离开。

    “奴……奴婢陪您过去!”婆子见她走了,不得不跟了上去,两个人一边走一边找,缓缓的走远了。

    院子里又重新安静了下来,秦玉如百无聊赖的又倒了一杯茶喝,茶水很不错,唇齿留香,伸手拉了拉衣裙,一大块的湿的地方,正巧在前面,那个果盘里怎么有那么多的水,而且大部分还洒到自己身上了。

    伸手拎起长裙,想看看里面有没有湿,才把长裙掀起,就听得一个“咯噔”一下的声音,回头一看,立时骇的脸色大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