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疑是故人来

    宁雪青?

    这就是上一世和那个她第一次订亲的浪荡子珠胎暗结的那个宁雪青?

    第一次订亲,秦宛如到现在也没想清楚是因为什么原因,那里的记忆有一段是遗忘了的,但似乎也跟什么意外有关,为了遮丑不得不匆匆的订下定事!

    从后来的事情中秦宛如得出一个结论,这个宁雪青似乎是那个浪荡子王生学的表妹,两个人之间应当是早有关系,迟迟拖着未成亲是因为王生学原本就是一个浪荡子,不只是勾着这个表妹,还有其他的女人,也没决定要娶这个表妹。

    狄氏和兴国公夫人应当是暗算了自己,让自己和王生学订亲,王生学是兴国公府的表侄,能得兴国公夫人亲自做媒,自然是脸上荣光,满口同意,早把之前的宁雪青扔到爪哇国外去了。

    哪料想这位表妹却是个有手段的,先按捺下去不说,待得珠胎暗结之后,真接在兴国公太夫人寿宴之上大闹,把这事摊开,然后求得兴国公太夫人做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纵然兴国公太夫人不悦,也不得不让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算起来,这也是当时的一桩美事!

    只是这么一个人,暂时和自己没什么关系,自己的周围也没有王生学这么个人,她来对付自己干什么?

    别说是王生学了,就连兴国公夫人自己也是初次见到,至于狄氏现在和兴国公夫人现在也没见过面,更不会可能己经勾搭起来算计自己了?

    那这个宁雪青是所谓何来?两个上一世也没怎么有交集的人,怎么会突然之间有了联系,若不是上一世这个宁雪青闹大了,她被带过去,也不会认识她!

    怀疑目光落在宁雪青纤瘦的身影上,她走要楼梯半道中忽然停了下来。

    “小姐,您还好吗?要不要休息一下?方才可是受了惊?”一看她停下,她身边跟着的丫环急忙过来扶了她一把,满脸焦急的道。

    就方才自己砸那一个杯子把人吓到了?秦宛如的柳眉微微的促了起来,眸色凝神落在她的背影上,从背影看还真的是娇弱的很。

    上一世,闹出了那么大的丑事,虽然王生学不是兴国公府的公子,但因为是兴国公的内侄,似乎是兴国公府一位姑太太的儿子,连累的兴国公府也丢了脸面,太夫人震怒,当场把桌子却推翻了,砸了那么多东西在面前,也不见这个宁雪青有惊惧的!

    眼下这又是闹的哪一出?

    “我没事!”软软的声音带着几分虚弱,一听就知道说话之人气虚的很。

    “这都什么人啊,要教训下人不会回自己府上去,一看就是一个没教养的,小姐要不您休息一会再走,若是真有不适可如何是好?”丫环气愤的瞪着秦宛如那间包间的门,愤愤的道。

    “好,休息一下!”女子扶着丫环的手回转手,秦宛如的目光落在她比方才苍白了许多的脸上,眼眸立时睁大了。

    这绝对不是宁雪青!

    方才乍一眼看起来很象,但实际上并不象,眉宇间更添柔婉,也更能让男子心软,虽然长的不是特别漂亮,但那种柔弱的几乎风一吹就倒的感觉,有一种特别的韵味,而这种韵味是最能吸引男子的。

    而这样的一个女人却暗算了自己!

    秦宛如敛眉看着她缓缓的走近,进了之前的包间,包间里传来拖拉椅子的声音,之后看到小厮匆匆的跑了出去,一会便带着一个大夫过来,似乎在里面说了什么话,之后大夫离开,又稍稍停了一停,那个女子和丫环重新出现在门口,小厮依旧跟在后面。

    三个人这次没有停留直接就下了楼梯,离开了茶楼。

    整个过程,秦宛如一直静静的站在门后看着,她有种直觉这个女人和宁雪青有关,但不是宁雪青。

    原本这事跟她没有关系,这一世,她也不会再和那个浪荡子扯上关系,但心里却有个声音一再的提醒她,这个女人现在在暗算她,必然是有宁雪青有关系的,一口冰冷的浊气就这么压抑在心中,闷的很难受。

    仿佛有什么在心里挣脱出来,手脚一片冰凉。

    “小姐,小姐!”查察到她的情况有异,玉洁急忙出声道。

    人己经走了,可小姐依然紧紧的盯着楼道口,这种感觉让人很慌。

    秦宛如没应声,原本白中透粉的脸色变得冰雪一般的苍白,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己狠狠的握紧,殷红的唇角紧紧的抿着,透着一股子冰雪的气息。

    这样的秦宛如让玉洁很慌,急伸手拉住秦宛如的衣裳,轻轻的摇了几下,叫道:“小姐!”

    这一声“小姐”,虽然不高,却如暮鼓晨钟,把秦宛如从往昔的记忆中唤醒,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动了动自己僵硬的脚,走向椅子坐下。

    窗外温暖的阳光透过窗透映入,也缓缓的照入她的心头,让她拥有了一丝丝的暖意,现在她重生了,不是上一世被人暗算的成为东苍国第一个被施以酷刑腰斩了的可悲女子!

    拿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平息了一下心头翻涌起来的巨浪和情绪,再次抬头己恢复之前的冷静的模样,动了动腿:“玉如,我们走吧!”

    “回府去了?就不查那个女人了吗?”玉洁以为秦宛如要回府,不解的问道。

    “查,怎么会不查!”秦宛如站起身来,站的麻木有腿脚因为方才动过,己经缓了过来。

    “可人都己经走了?”

    “找医馆!”秦宛如站起身来,道。

    方才那个小厮请大夫人的时候,走没多久就回来的,就是说医馆就在附近,而且小厮下去的时候也没有问人,显然对于医馆的位置是熟悉的。

    玉洁去结帐的时候,顺便向柜台里的帐房先生打听了哪里有医馆之后,秦宛如带着玉洁往茶楼右手边的医馆走去。

    医馆就在右手边的一个小巷子里,很好找的,进门就看到一个小厮走了过来,笑嘻嘻的问道:“这次小姐可是需要看症,是出诊还是在这里看?”

    这是一家不大,但看起来颇不错的医馆,屋子里挂满了锦旗,应当是病人治好之后特意送过来的。

    当值的大夫不在外间,应当是在里面。

    “看方才茶楼看病的是我们表小姐,她方才忘记了一件事,正巧看到我家小姐,就特意让我家小姐来问件事情!”

    玉洁上前道。

    “噢,是这样的啊,那请稍等!”方才出诊的事情小厮也是知道的,笑道。

    说着进到里屋去,不一会儿出来一位老大夫,正是方才秦宛如在门里看到的那位。

    那位老大夫出来后从在椅子上,看了看秦宛如不太耐烦的道:“宁大小姐还有何事?不是己经说的很清楚了,让她稍稍平复一下就行了,不用用药,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情,每每都弄成这个样子,闹的好象要出大事了似的!”

    “真的没什么事?”在听到“宁大小姐”的称呼的时候,秦宛如心里咯噔了一下,但脸上却是不变,好声好气的问道,一脸的关心。

    “是没什么事!”老大夫揉了揉额头,还真的以为秦宛如是病人家属,“她这个身子就是娇养出来的,原本健健康康的,就是你们这些人过于的大惊小怪,现在连她自己也觉得自己是个虚弱的,其实真没什么事,不用配药的!”

    “可她的身体总是那么弱!”秦宛如无奈的道。

    “那也是你们家人惯出来的,若不理她,就什么事也没,每每都闹的好象很厉害似的,老夫这里还有事,就不担误这事了。”老大夫越发的不耐烦起来,站起身转身就往里走,竟似直接就撇下了秦宛如。

    “哎,你怎么……”玉洁急了。

    “这位小姐,实在对不起了,我们大夫这会还有病人,着急上火,说话是冲了点,还能小姐原谅!”小厮急忙上前陪礼道,然后话顺势一转,“可是宁大小姐也实在是……不是我们大夫说这样的话,她每次都因为一些小事一惊一乍的,我们大夫也烦!”

    “不只一次了?”秦宛如不动声色的继续问道。

    “当然不只一次,就前几天也闹过一次,那次好象是永-康伯世子,对,是永-康伯世子,我之前也见过,他送过来的,也是闹的很厉害,似乎一下子不太好了似的,但其实真的没什么事,如果不是看宁大小姐当时脸色的确苍白,我们大夫都不想理会!”

    小厮无奈的道。

    这位宁大小姐的确是个闹腾的人,但其实每每都没什么大事,最多是稍稍惊一下,或者别人说了什么话,让她生气难受什么样的,她的身体原本是很不错的,但现在却似乎风一吹就倒的样子。

    说起来也很让人无语的。

    这些话他一个小厮当然不敢乱说,既便是大夫,也只能说让她放宽心胸,好好休养,但真正能休养的如何,就看她自己的意思了!

    小厮这话说的虽然含糊,但秦宛如和玉洁都懂了,两个人对望了一眼,俱看到了答案,这位宁大小姐得的是“心病”,而不是真的有病,就象一个健康的人,一直暗示自己得病了,一直觉得自己受不得惊讶,就会真的跟生病了似的。

    所以,这位宁大小姐完全是自己“作”出来的病?

    “永-康伯世子跟她关系很好?”顿了一顿之后,秦宛如想到一个关键的问题,微微一笑,问道。

    她心里己隐隐有种猜测,这才是这个女人暗算自己的关键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