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 碎还是没碎?

    最尴尬的还是那位小姐,居然到别人家府里说这么难听的话,而且还让府里的长者听了个正着,一时脸都羞红了,低下头,狠狠的拧着手中的帕子,但却也清醒过来,这个时候自己只是看客,冒冒然的介入其中,原就是不对的。

    不动声色的退后一步,把场地让给秦氏姐妹和狄凤兰,深深的吸了口气,压下心头差点控制不住的怒意。

    带着几分戒备的看向秦宛如。

    方才不自觉之间,居然让这位秦二小姐牵了情绪,甚至还让自己动怒了。

    “父亲,二妹妹向我借了一个盘 子,现在这个盘子破了,可我借给她的时候,千叮嘱万嘱咐,这是御赐的盘子,让她小心一些,她说只借去一日的,可现在居然摔坏了,这……这可怎么办?”

    一看秦怀永过来,秦玉如松 了 一口气,立时上来恶人先告状。

    这原就是她和狄氏商量好了的,反正她说借给秦宛如的,就算秦宛如不认也没办法证明,盘子在秦宛如这里碎了可是事实,秦宛如想赖也赖不掉的,纵然父亲往日里疼爱秦宛如,这一次也不得不把她推出来。

    打碎御赐之物,等同于欺君之罪,父亲担不起这个责任。

    “御赐的?”果然秦怀永脸色大变,目光落在那堆碎片上。

    “对,就是御赐的,是我母亲给表姐的聘礼,特意的送到了表姐的手里,还跟姑姑和表姐说明这是御赐之物,可现在却让秦二小姐砸碎了,而且秦二小姐还不承认,居然想把事情推到姑母和表姐的身上,这种事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姑母和表姐怎么担得下来!”

    狄凤兰立时上前道。

    “这是真的?”秦怀永的脸色很不好看,目光严厉的落在秦宛如的脸上。

    “父亲,这不是真的!” 见秦怀永看向自己,秦宛如不慌不忙的的道。

    “这怎么不是真的,不只是我看到了,这院子里的所有人都看到了,我们过来的时候,你屋子里的东西就砸碎了,难不成这还怨到我们不成?”秦玉如尖声叫道。

    听她这么一说,秦怀永的脸色越发的不好看了,额头上火叉头青筋都暴了出来。

    秦宛如很平静,神色没有起半点波动,侧身向秦怀永行了一礼,站直身子伸手一指秦玉如道:“父亲,今天我从母亲处回来,母亲送了我一些糕点,是她小厨房里做的,走到半道上,大姐身边的梅艳撞翻了糕点,之后为了陪罪,就送了一盆相似的糕点来,说是大厨房这几天仿照母亲往日的膳食做的。”

    “这糕点很香,引来了一只猫,把装着糕点的盘子打碎了,还把两块锦缎撕碎了,之后大姐便带着狄小姐和这位小姐过来,口口声声说我打碎了御赐的盘子,又说我把瑞安大长公主送的锦缎也撕了,而方才逃离的猫,似乎又是母亲最近从永-康伯府抱来的那一只!”

    秦宛如的水眸眯了眯,尖利如刀:“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巧合落到我们府上,纵然我得了罪,而以我的岁数,不是同样要办父亲一个管教不严的罪名吗?父亲如今才入仕,正是大展宏途的时候,居然有人就要坑父亲了!”

    所有的一切,完全的表示这是有人陷害,而且害的还不是秦宛如一个人,是要把秦怀永也拉扯在内去的。

    这样算起来的话,这事己不是内院之争,而是朝堂之争了。

    秦怀永对于自己的仕途向来看重,真要是和他的仕途相关,必然会重视起来。

    她这几句话一说,秦玉如立时知道不好,眼中显出一丝慌乱,急忙道:“父亲,您别听二姐胡说,不是有人要害您,怎么可能跟您有关……”

    “大姐,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父亲才到京中,就得了重任,眼红的人一大堆吧,你之前和永-康伯府的亲事一直订不下来,父亲现在的任命一下来就订下来了,难道这还不足以说明父亲的重要性?”

    秦宛如冷笑一声,毫不客气的打断了秦玉如的话。

    狄凤兰的嘴唇哆嗦了一下,咬咬唇,眼中也有一丝尴尬,母亲之所以这么快同意了秦玉如和大哥的亲事,当然是因为姑父的原因。

    “姑父,现在别说这些有的没有,不管是不是有人要害您,现在这种情况下,总得有人要担责任,总不能全让姑父一个人担了吧,这种欺君之罪,既便是姑父也是担不了的吧!”狄凤兰的反应也算是快的,稍稍尴尬之后,急忙扯回话题道。

    秦怀永的目光从几个人的脸上滑过,神色越发的冰冷严厉起来。

    被他这样的目光扫过,秦玉如和狄凤兰以及那位小姐都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唯有秦宛如依然笑意浅浅,仿佛不知道自己惹了那么大的祸事一样。

    秦怀永心头微微一动,神色稍稍和缓了几分,“宛如,真的把御赐之物砸了?”

    “父亲,宛如怎么敢砸御赐之物!”秦宛如道。

    “秦宛如你胡说,这就是我们府上的御赐之物!”狄凤兰脸色极坏的大声道。

    “狄小姐,我们两府现在还要结亲,算起来也是亲戚,我们府上不好了,你们府上又得了什么好?居然让你这么不余心力的来害父亲?玉洁把盘子拿出来,同时也要让狄小姐问个清楚,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把事情推到我们府上,是什么意思?莫不是永-康伯府不满意我大姐?”

    听秦宛如这么一吩咐,玉洁进到里屋,从里屋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精致的盘子,恭敬的呈到了秦怀永的面前。

    “父亲,您请看,这个才是大姐身边的梅艳让人送来装糕点的盘子,郑嬷嬷觉得这是御赐之物,让我先收了起来,否则这会被打碎的就一定是这个盘子了,而我就算是长了满身的嘴也说不清楚,因为大姐和两位小姐正巧过来看到!”

    秦宛如神色不变的道。

    秦怀永接过盘子,走到窗口凑到光线下,看清楚上面宫里的标制,才长出了一口气。

    这盘子如果真的碎了,可不就是象秦宛如说的,说不清楚了。

    目光严厉的转了回来,看向秦玉如:“玉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秦玉如几个简直不敢相信听到的一切,和狄凤兰对视了一眼之后,秦玉如声音压不住的颤抖,“父亲,我……我看看!”

    怎么还有一个盘子?

    “你是要仔细看看!”秦怀永冷声道,把手中的盘子递给秦玉如。

    秦玉如颤抖的手捧住盘子,也凑到光线处,照着之前狄氏教给她的法子,仔细的看了一眼之后,差点拿捏不住手中的盘子,居然真的是御赐的。

    目光呆滞的落向地面上的碎片,那地上碎的又是什么?

    “大姐,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是我的大姐,同是父亲的女儿,纵然我们两个稍有不合,但那也是我们姐妹之间的事情,小小的争议罢了,我还小,你也不大,女孩子家心眼小,都算不得什么大事,但你怎么可以做今天这样的事,如果这盘子真的坏了,这责任你觉得不会落到父亲的身上?”

    秦宛如眸色淡冷的道,目光里一片失望。

    秦玉如看了看狄凤兰,又看了看秦怀永,却发现自己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伸手指了指地上的碎片,又指了指秦宛如,身子一软倒了下来。

    秦怀永手疾眼快的接住盘子,却没理会秦玉如,看向秦玉如的目光一片失望,他可以容忍一个自私自利的女儿,但不能容忍一个愚蠢的女儿。

    梅雪的反应还算快,急忙抱住秦玉如,倒退了一步才站稳,急叫道:“小姐,大小姐!”

    “这盘子是你们府上送来的聘礼?”秦怀永没理会秦玉如,看向狄凤兰,厉声问道。

    “是……是我们府上的……”事情出乎了她们所有人的意外,狄凤兰这时候还没从方才的震骇中回过神,结结巴巴的道。

    不是说肯定会打碎的吗?到时候自己几个说什么都可以了,为什么现在发现那盘子居然是好好的!

    “你们伯府是不是对我们府上不满意?所以才会做这样的事情?”秦怀永冷冷的甩了一下衣袖,“我跟你也说不着,我去向永-康伯说说去,不知道我又哪里得罪了你们,让你们不余心力的要对付我们府上!”

    秦怀永这次是真的生气了,言词之中没有半点客气,那股子从战场上带来的煞气从他冷洌的声音里渗透出来,狄凤兰和那位小姐脸色苍白的各自退了几步,才堪堪站定。

    武将这种沙场上熏染出来的戾气,可不是她们两个闺中弱质可以抵挡得住的。

    “姑……姑父,这真的是我们府上送来的聘礼!”狄凤兰尚呐呐的道,脸上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幸好 ,幸好二小姐换了一个盘子,可方才二小姐没说,我们还真的以为……把盘子摔了!”

    狄凤兰慌的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事情变化太大,她一时根本回不了神。

    “父亲,您看这里!”秦宛如上前一步,指着秦怀永手中的盘子。

    秦怀永就着秦宛如指着的地方一看,脸色变的极是难看,前因后果往这么一凑,就如同点亮了阵眼似的,那还有不明白的,气的手重重的在桌面上一拍,那张桌子立时被拍掉了一个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