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将门虎女,不过如此!

    秦怀永是武将,书房里不同于其他文官的武将,在他背后的一面墙上,挂着他的一柄剑。

    秦宛如方才走过去的时候,就从墙上取下了剑,走过来横到了男子的脖子处,感应到脖子处冰冷的寒意和眼前利刃的夺目寒光,男子整个人僵硬在那里。

    “父亲,这个小贼不知道受谁的指使,借着大姐丢了的簪子,故意闹到府上,借故对父亲行刺,父亲失手之下把他杀了,这事不算是什么大事吧?”秦宛如回首笑靥如花一般绽放,清雅中透着绝美,和气急败坏、却又无计可施的秦玉如形成了两个完全不同鲜明的对比。

    秦怀永会意,点了点头:“为父把他杀了就杀了,一个小贼而己!”

    “父亲,可不只是杀了,还可以诛九族,他这样的人虽然看起来是孤身一人,但总有九族在的吧,当然还可以把他己故亲人的坟翻出来,错骨扬灰!”秦宛如笑容越发的轻柔起来,甚至还看了一眼男子。

    被她这么一眼看过来,男子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被一只诡异的手抓住,那么绝色的容颜在他的眼中只有深深的恐惧和惊悸,仿佛有什么抓住心头,让人不寒而栗!

    他的确是父母双亡,就只是一个混着的痞子,但他还有一个疼他的姑姑,自小把他养大,他也奉之为亲母一般。

    “小……小姐……”

    “现在想说了,有点晚了啊!”秦宛如打断了他颤抖的话,手中微微用力,男子只觉得脖子处一凉,立时惊的尖声叫了起来:“小姐,小姐,我说,我都说,我有人让我来害大小姐的。”

    “可我不想知道了,你的命,还有你们九族的命,以及你父母在九泉之下都不得安稳,不是更好吗?为了几个钱,你可真有胆子!”秦宛如一脸婉惜的道,然后目光垂落下来,落在自己的剑尖上,剑很锋利,就这么一下己划破了男子的脖子,有血色滑了下来。

    狄岩也忍不住倒退一步,脸色苍白、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秦宛如,这真的是往日那个看起来娇娇怯怯,长相精致的秦宛如吗?

    最近一段时间,狄岩的目光在看到秦宛如的时候,总喜欢往她身上落。

    慢慢显露出少女痕迹的秦宛如己不再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孩子了,任谁都能想象得到他日她倾城的美了。

    但偏偏这样的她眼下居然不动声色的拿着一把锋利的剑,剑尖上血光淋漓,映的那张脸诡异的寒戾。

    狄岩觉得自己再不敢肖想什么了,急低下头,掩去眼中的慌乱。

    他见过的女子不少,有美丽的、有娇柔的、有楚楚可怜的,也有泼辣的,但就是没见过笑的这么绝美,但举动却这么狠戾的女子。

    心里纵然还有些旖旎,这一会也全部烟消云烟。

    “二小姐,二小姐,是宁府的人让人这么干的,真的跟小人没关系啊,这簪子也是宁府的人给小的的,那个管事的以为他绕了几个圈,小的就不知道了,小的在这一带也是有人的,跟着他进了宁府,之后还看到那个管事的数次出入宁府。”

    剑架在脖子上,再有秦宛如之前的话语,男子浑身颤抖,就怕秦宛如一个控制不住,剑下不留人,急的什么话都说了出来。

    这时候哪里还敢有半点隐瞒,他之所以跟踪那个吩咐他做事的管事,就是想看看到底是谁吩咐他这么做的,象他这种痞子如果真的不谨慎,也不可能活得好好的。

    待得发现管事的是宁府的人,痞子也没有直接去找他,想待得宁远将军府的事情了了之后,再去敲那个管事的一笔,到时候两边拿钱。

    不过这会看起来连性命也快没有了,痞子可不敢再有隐瞒,别说问什么答什么,就算是不问他也抢着答,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怒秦宛如。

    秦宛如之前说的理由是完全站得住的,刺杀朝廷命官,被击死当场,再诛九族,原也是正常的事情。

    “宁府,哪个宁府?宁彩仙的宁府?”秦玉如忽然听懂了,蓦的扑了过来,一把拉住男子的脖领子尖声的叫了起来。

    秦宛如的手一松,剑从男子的脖子上松开,秦玉如这么不管不顾的冲过来,可是真的要把人撞剑上了,方才她也是吓唬这个男子罢了,真要按这个办,可不是秦府的人一句话就可以的。

    当然如果真的出了事,把这个男子斩杀在当场,也和秦玉如没有关系,因为拿剑的是自己,在这种时候秦玉如居然还想把事情推到自己身上,唇际勾起一丝微微的冷笑,目光扫过秦玉如的脸。

    她当然不是为了帮秦玉如,狗咬狗,接下来才可以闹得永-康伯府自顾不瑕,也别想再随意的插手管秦府的事。

    有一个兴国公府在边上虎视眈眈,先去了爪牙才是!

    退后两步转过身,往秦怀永的面前而去,然后恭敬的把剑递给了秦怀永,然后不动声色的站在秦怀永的身后。

    秦怀永的目光落在手中的剑尖上,剑尖中血珠滑落,抬起头看向这时候似乎占据了上风的秦玉如,心里一片失望!

    为什么,这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自己的亲生女儿为什么不是这个样子!

    将门虎女,秦宛如这样的才是,而不是秦玉如这般不但于事无补,而且还使得事情越发的零乱起来。

    如果玉如象宛如那样,自己这里会省多少心,或者说宛如真的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该多好!

    “对,对,就是那个名声极不好的宁府,听说府里的那位大小姐,跟一位世子拉拉扯扯,暧昧的不行,两个人之间早己不清不白了,而另一位二小姐,则跟另一位世家公子之前也是那种不清不楚的关系!”

    痞子这时候当然是有什么说什么,怕秦玉如不明白,又多解释了几句。

    一边的狄岩脸色青一阵,白一阵起来,他当然也想到了这所谓的宁府是谁的府上,一时间又羞又恨。

    只觉得脸都被宁彩仙和秦玉如丢光了。

    “父亲,我要带人去砸了那个贱人的府上,撕烂她的嘴,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做!”秦玉如转身看向秦怀永,尖声道,之前她一直被压制,好不容易把事情弄清楚了,哪里肯这么歇,目光凶狠的瞪向一边的狄岩,她不会忘记,这事和狄岩有关。

    “父亲,报官吧,把那位宁小姐抓起来,污陷官眷也是罪名。”秦宛如不慌不忙的加了这么一句。

    “姑父,请等一等!”狄岩以为是真的,急了。

    “等什么?等什么?难不成你还跟她有什么干系不成?”秦玉如气的发狂,之前有多憋屈,这时候就有多恨怒,转过头,咬牙切齿的瞪着狄岩,完全不顾这时候还在人前,冲着狄岩大声的 吼道。

    “秦玉如,你怎么回事,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狄岩也急了。

    “没关系,她会找到这里来,会让人败坏我的名声,你自己说说,是不是跟她两个之前还是暗通款曲,狄岩,你别忘记了,我现在才和你订亲!”秦玉如恨声道,之前被压在心底的那些在意,一下子便掀了出来。

    有些话早己忍不住了。

    “秦玉如,你说什么,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狄岩觉得自己脸都丢光了,一时间有些心虚又有些愤怒,只能更大声的道。

    “狄岩,你是不是一直看我不顺眼,是不是一直不想跟我订亲,之前一直拖着这门亲事,拖到不能再拖为止,就是因为这个女人,好,好好,我一会就去把宁府砸了,把这个女人拉到大街上,让人看看这不要脸的女人是如何的勾引你的!”

    见狄岩不但不安慰自己,而且还一个劲的吼自己,秦玉如心里的愤怒和委屈一下子全冲了出来,如果不是永-康伯府迟迟没有回应,自己不会定下齐天宇,不会有后来算计秦宛如的事情,更不会在江洲丢了名声,以致于整个江洲的人都笑话自己。

    自己为了狄岩做了这么多,狄岩不感恩也就算了,居然还和其他女人暧昧不清,甚至引得那个女人还想败坏自己的名声。

    所谓的新仇旧恨不过如何!

    秦玉如气的眼睛都红了,上前一把拉住狄岩的衣袖,就要让他给自己一个说法。

    这些话引起了狄氏的共鸣,目光也阴冷的盯着狄岩。

    狄岩狠狠的一甩衣袖,脸色铁青的向秦怀永行了一礼,然后转身离去,他觉得秦玉如简单就是无可理喻的。

    看到他拂袖而去的动作,狄氏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起来,之前还有的几分怀疑立时变得肯定起来,之前狄岩对自己这个姑母多尊重,看到自己的时候,都会行礼,而现在居然不顾而去,这肯定是施氏那个女人教的。

    而眼前的一切也是施氏这个女人在后面指使的,否则那个贱女人哪来那么大的胆子敢败坏玉如的名声。

    “将军,你一定要为玉如做主啊!”狄氏掩袖大哭起来,掩去眼底的恨毒。

    “好了,都不用哭了,来人,把人带出去,送大牢。”看着乱成一团的书房,秦怀永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厉声道。

    被他厉声一喝,不管是狄氏还是秦玉如都不由的眼眶红红的住了声。

    两个侍卫从屋外进来,不顾男子如何挣扎,一巴掌拍晕了之后,拖死狗一般的拖了出去。

    “世子,世子,这不能给你!啊,世子……”才把人拖走,忽听得屋外有人大声在叫,秦玉如脸色大变,似乎想到了什么拔腿就跑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