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离开,暂离事非

    书房里,狄氏跪在秦怀永的书案前,低低啜泣,听到声音抬起头看了一眼秦宛如,又重新拿帕子抹起眼泪,居然没理会秦宛如。

    书房里没有其他人,玉洁没有跟进来,秦宛如上前先秦怀永恭敬的行了一礼,秦怀永摆了摆手,示意她免礼,然后低头继续看着手中的案卷,屋子里的声音唯有狄氏低低的啜泣的声音。

    安静的让人觉得诡异!

    秦宛如退在一边,犹豫了一下,似乎有话要说。

    “宛如可有事?”秦怀永拿着案卷看了看,等半响没听到秦宛如的声音,才重新抬起头看向秦宛如问道。

    “祖母的身体不太好!”秦宛如道。

    “方才不是己经醒过来了吗?”秦怀永皱起了眉头。

    “是醒过来了,但被这么一气……原本就不太好,今天又闹这种事,祖母恐怕一时间起不了床了。”秦宛如柔声道。

    “那让你祖母多做休息。”秦怀永点 了点头。

    “父亲,能不能让祖母去华光寺住几天,清静一下,这几天恐怕府里都不会安宁。”秦宛如看了看秦怀永,有些犹豫。

    这话说的秦怀永一阵沉默,这事到现在还没算完,他当然知道,永-康伯府必然还会来人,到时候闹成什么样子,还有待后续。

    府里最近都不会太平是肯定的。

    “你和你祖母,还有若兰一起去华光寺住几天吧!”稍稍想了想,秦怀永便打定了主意,不只是老夫人还有水若兰,和这件事的关系都不大,但是留在府里怕是会不胜其烦,想休息也休息不了。

    “母亲也走,那府里的事情如何?”秦宛如不动声色的道,她过来的目地就是为此,把祖母和母亲带走,不想搅和进秦玉如和狄岩的事情里来。

    “让几个管事的和姨娘先管着就是,之前若兰身子不好的时候,也是让她们先管着的。”秦怀永想了想,觉得这件事可能解决的时间道。

    这种事情速战速决对谁都好!

    “是,父亲,那是什么时候走?”秦宛如将语气尽量放松。

    “就一会吧,你去帮你祖母和母亲收拾一下,现在就去华光寺吧!”秦怀永想了想道。

    “是,父亲!”目地己经达到,秦宛如又向秦怀永深施了一礼,也没多话,转身向外走去,耳边听到狄氏的声音:“将军,这个时候为什么让她们离开,难道让别人看看我们府上不合心吗?”

    “是不是合心唯有你自己知道,到这种时候,你还想和永-康伯府结亲?”秦怀永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

    “不结怎么办?玉如的名声……”狄氏又哭了起来,之后的声音有些轻,她也走远了听不清了。

    院子外,秦玉如依旧在哭,秦宛如走过的时候,她也没抬头,仿佛没发现秦宛如过来似的,陪着她一起跪着的梅雪怯生生的看了一眼秦宛如,急忙低头行礼。

    秦宛如从她面前缓步走过,待得走过她,却能感应到秦玉如在她身后冰寒的如同实质的目光。

    “二小姐,大小姐为什么这么恨您?这事跟您又没关系,又不是您让那位宁小姐来闹的!”玉洁回头看了看秦玉如的动作,不解的问道。

    “有些人,天生就觉得别人该当被踩到脚下的!”秦宛如微微一笑,意有所指的道。

    象秦玉如这样的自私而自负的人,有时候恨意真的不需要太多的理由,或者在别人看起来觉得不可能的一个理由,觉得很可笑的,但在她这里都可以成为暗害自己的天大的理由,这一点,她和狄氏是一样的。

    好在,这一世,秦玉如再不能如同上一世一样的毁了自己。

    慢慢被毁的只能是她和狄氏。

    狄岩虽然是个不长进的,但看在他的爵位的份上,肖想他的人可不少,宁彩仙固然失败了,但不是还有其他人吗?

    从宁彩仙的这件事上,有些人得到的教训会更多!

    打草惊蛇,有时候早早的把毒蛇惊出来也算是一件好事!

    因为只是暂住几日,老夫人和水若兰收拾的东西都不多,秦宛如自己就更少了,稍稍收拾妥当之后,几辆大的马车从宁远将军府出去,往华光寺而去。

    秦怀永差了管事的早往华光寺订了香房。

    等一众人等到了华光寺的时候,香房己早早的备下了,问心路那一段老夫人和水若兰自然都抗不住,幸好可以从另一处斜坡的侧门把马车直接驶上去。

    那里主要就是给一些身体病弱的人上华光寺的便捷通道,大部分能自己走的都会走这条问心路。

    据说唯有走了问心路的人,佛祖才会更能听到她的心声,也更心诚。

    秦宛如这次带上山的依然是玉洁,另外又带曲乐,帮着处理杂事,相比起清雪,曲乐虽然是二等丫环,但在芷芳轩看起来更受器重。

    之前发生的事,也让秦宛如渐渐的信任起曲乐了。

    至于清雪,秦宛如觉得过一段时间还是把她调到别的地方去吧,纵然清雪现在不得不站在自己这一边,但接下来狄氏有什么手段使出来,清雪会不会被迫还真的不好说,有这么一个人在,想来狄氏必定是不甘心的。

    但到底如何,玉嬷嬷劝秦宛如再给清雪一段时间,说是觉得清雪也可怜,她一个下人也没办法。

    秦宛如想了想便暂时把这事压了下来,还是让她留在了芷芳轩!

    接下来的几天,过的都很安静,但玉嬷嬷那里天天还有消息传过来,据说秦宛如和老夫人离开的不久,永-康伯太夫人就亲自来了宁远将军府,原是想见秦老夫人的,但因为老夫人不在,就直接去见了秦怀永。

    两个人在书房里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之后秦怀永就出府到门口把狄岩唤了进来,之后便特意请了大夫给狄岩看伤,永-康伯的那一下子居然把狄岩的腿都撞伤了,到现在一直在秦府养伤。

    至于宁彩仙的事情,接下来更是直接,衙门直接就公审了,证据确凿,所有的一切都证明宁彩仙居心不良,的确暗害了秦玉如的名声,秦玉如和狄岩都没有到场,秦府去了一个管事,永-康伯府则送了狄岩的一些证据过去,俱是往日宁彩仙写给狄岩的信,据说那些信写的极其的无耻,完全不是一位世家小姐该当写出来的。

    宁府也是世家,虽然是败落了的世家,但做为宁氏一族可没全败落,但因为这件事,宁氏女全受了牵连,京城的人都在传言宁氏一族的女子下贱的很,和男子说的话甚至比青楼的女子更加的不堪。

    这些事的林林总总,一点点的全传到了秦宛如的耳中。

    她虽然不在秦府,但一直关注着这件事情,事情听起来简单,但这其中的意味,秦宛如还是能深深的体味,幸好祖母和母亲己经被早早的带了出来,否则那一番纠缠是少不了的,这事不管是祖母还是母亲都是做不了主的。

    父亲把这些事全揽下来,原是应当。

    至少这样就不会把事情移到祖母和母亲的身上,有时候余波也是会害死人的,置身事外,看狗咬狗的时候,还是不宜离的太近……

    暗黑的牢房里,女子蓬头垢面的坐在角落里,素衣单薄,整个人没起来没什么血色,唯有眼眸处一抹红色,看起来幽冷的惨人。

    紧闭的牢门口传来声音,女牢头颠着手中的钥匙,带了两个人下来,把门上的钥匙一开,大声的道:“宁彩仙,有人来看你了!”

    抬起呆滞的眼睛,宁彩仙眼睛转了转,激动的叫了一声:“表弟!”

    “不是什么表弟,是你被害你惨了的妹妹!”宁雪青走了进来,居高临下看着宁彩仙,不屑的道,“这个时候表哥自己正是美人相伴,谁还想得起你是谁,你不过是他扔掉的一个女人罢了!”

    跟在她身后的丫环递给女牢头一个荷包,女牢头冲着宁彩仙嘲讽的勾了勾嘴角,“你们到是快一点啊,这里可不是你们府上,可以随随便便的说话。”

    宁彩仙做的事,实在是让所有的女人都觉得恶心,女牢头看宁彩仙不顺眼了许久了,装的娇滴滴的样子,似乎是风一吹就倒,看看这进了牢房也啥事都没有,听说还是一个风一吹就倒的美人,装模做样的罢了,这种女人她见的最多了!

    “是,是,是,我们很快的。”丫环陪着笑脸道。

    女牢头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丫环退在一边,低头垂下眼眸,一动也不动,就好象整个人不存在似的。

    “宁雪青,是你?”看清楚眼前的是一向不和的宁雪青,宁彩仙脸上的期望退了下去,头低了下来。

    “宁彩仙,你不会是真的吧?”宁雪青蹲了下来,侧头看了看宁彩仙的脸,嘲讽的笑了起来,“狄岩一直把你当玩物,你不会不知道的吧?你写的那些信整个京城都知道了,听说还成为了京城青楼的范本!”

    “你闭嘴!”宁彩仙抬起微带着血色的眼,阴阴的看着宁雪青道。

    “你冲我发火有什么用?有本事找狄岩和秦玉如去啊!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不只是我还有宁氏一族的族人,都想让你侵了猪笼,宁彩仙,你可真可怜!”宁雪青毫不留情的践踏着宁彩仙道。

    “带我走!”宁彩仙忽然看着宁雪青阴声道,眸色血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