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 问心路上的风景

    “带你走又如何?难不成你还想干什么不成?你现在这个样子,既便是当妾,永-康伯府也是不要你的,枉你一直以为把狄岩控制在手里,现在想想原本就是一个笑话罢了!”宁雪青冷冷的嘲笑道。

    “带我走,我帮你嫁给王生学,否则你不会以为他会娶你吧!”宁彩仙目光阴冷的道。

    “他怎么就不会娶我?他必然会娶我的,不过现在还稍稍早一些,过一段时间才比较合适……”不甘在宁彩仙面前示弱,宁雪青高傲的抬起头。

    “这理由你信吗?”宁彩仙阴阴的道。

    宁雪青张了张嘴想反驳。

    “带我走,我帮你,万死不辞!”宁彩仙再次阴冷的打断了她的话,抬起头,目光带着几分血色,看起来让人心慌。

    宁彩仙清楚的知道她是毁了!原本想着如果狄岩坚持的话,自己一定可以进永-康伯府的,反正自己己经绝了当正室的想法,就只是一个妾室,宁远将军府能说什么,难不成秦玉如还能不顾名声,在未嫁进永-康伯府的时候,就敢拒了自己。

    自己和狄岩的事情也因为自己带着狄岩跑了一路,让所有人都知道,而且自己还示弱的跪到宁远将军府的门口,不管是谁在这种情况下,都会不得不接纳自己,既便是为了装大度,也一定会表示的很冠冕堂皇。

    只要进了永-康伯府,凭自己的手段,最后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可偏偏她没想到的是那一件意外算计的事情,原本宁远将军府的夫人处得来的消息,想对付的也是秦府的二小姐,后来因为秦玉如坏自己的名节,再加上看到秦宛如实在不出色,根本不可能对自己有什么阻碍,就把这事顺势移到秦玉如的身上。

    这事居然被拆穿了,但这又如何,只要自己一口咬死,管事的自己再认下此事,就不可能跟自己真的有关。

    宁彩仙的手段自己清楚,凭着这一些,要求一个进永-康伯府的机会,不难!她最没想到的是做为宁远将军的秦怀永居然是毫不犹豫的插手,但最后给了她最重一击的居然是狄岩,居然会把自己以往写给他的信全拿出来,当成公堂上的证据。

    从小在宁府长大的宁彩仙,知道官场上的一些弯弯道道,文官的一些行为在她看来,跟后院的手段没差多少,但她不了解武将,武将出手一击必中,这使得她错估了秦怀永的性子,又高估了狄岩的所谓深情。

    宁彩仙离开了,因为病的不堪救治的理由离开牢房的。

    宁彩仙是宁府世子女的身份,又没出什么人命关系,原本也是罪不至死的,也就是名节大如天,许多家族不堪忍受污名,让这个女子自我了断,为其他的宁氏女求一线节烈罢了!

    宁彩仙死了的消息是在宁彩仙离开牢房没几天之后传出来的,一时间说什么的都说,虽然大家都说是病死的,但私下里都猜想因当是宁氏一族为了自家族女的名节,逼她自尽的。

    不管如何说,宁彩仙死了的消息和她之前与狄岩的那场闹剧闹的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不过人死如灯灭,也有人表示她可怜的,说起来还是狄岩,是他始乱终弃,才使得宁彩仙落到这种地步。

    也因为她死了,许多对于宁府不好的风向,慢慢的转了过来,一个己死的女子,比起现在还在享受荣华富贵的另一个人来说,真的不算得什么,有些事就是如此,人死了,还有什么可说的,许多人都表示对己死之人的一种宽容。

    宁府的大门也因此紧紧的关了起来,起初还有几个看热闹的人,后来发现也没什么热闹可看了,就全散了。

    宁彩仙的葬礼也是草草了事的,没人注意到,就在宁彩仙葬礼的那一天晚上,有一顶小轿从宁府的后门离开,跟着小轿的只有一个婆子、一个丫环,之后便融入茫茫的夜色中!

    谁也没想过,那个在众人眼中“己死”之人,以后会再次出现在众人眼中,会再次踏入京中这片祸乱之地……

    秦宛如得到宁彩仙死了的消息之时,正在华光寺的问心路上。

    之前到华光寺的时候,因为陪着老夫人和水若兰,没有去走这条问心路,稍微调整了一下之后,便带着玉洁两个重新走起了那条问心路。

    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渍抬头看去,层层台阶蜿蜒曲折,深深的呼出一口气,问道:“死了?”

    “是,这么说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玉洁答道,“方才过来的时候,奴婢看到段嬷嬷,她这么说的。”

    “你觉得呢?”秦宛如微微一笑,又往上走了几步。

    “奴婢觉得……有这个可能,虽然这位宁小姐不象是会自我了断的人,但她的身子可着实的不是很好,受这么大的打击,一病不起也是可能的!”玉洁想了想道。

    “你也觉得她身体很不好?”秦宛如道。

    “奴婢看她的脸色一直觉得很差,就觉得她的身体不好,但之前又说……她的身体没那么严重,其实奴婢也不明白了!”玉洁脚下利落的追上秦宛如道。

    秦宛如抿了抿唇,玉洁的医术是有了,但是有些人情世故却还是不懂的,宁彩仙的身体的确不是很好,但也不是弱不禁风的,之前在府门口跪了那么久可也什么事也没有,甚至在后来被拉走的时候还能煽情的吼了那么一声。

    可见并不是有多少病弱。

    起初或者是装出来想博别人怜惜,习惯了之后连她自己也一再的暗示自己说自己就是一个病弱的,不能经一点事,这种暗示是连她自己也骗在内的,以致于宁彩仙总有一股子病弱不足之相。

    看起来似乎是真的一般。

    “宁彩仙不会死!”秦宛如的笑容扩大了几分,很肯定的道

    “为什么?”玉洁不解的道。

    “她这样的人,又岂会真的就这么死了!”秦宛如眸底闪过一丝幽色,唇角微微的勾起,宁氏姐妹都是有手段的,只不过是背后靠着的宁府实在是不起眼,以致于她们两个都没法子嫁得好。

    但是以她世家女的身份,能豁出来闹大当妾,原就说明了宁彩仙的不简单,这么一个不简单的女人,可不是那么容易就会死的。

    “那要不要去跟将军说,让将军派人去查?”玉洁半信半疑的道。

    “不用,这事跟我们无关!”秦宛如摇了摇头,这事是狄岩和宁彩仙的一笔糊涂帐,她一点也不想介入。

    宁彩仙死了又如何,活着又如何?跟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之所以带着祖母和母亲早早的离开秦府,就是想和这件事扯开关系,一方面固然是免得祖母和母亲被打扰,另一方面也是有这么一个想法在。

    既然秦宛如这么说了,玉洁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那个宁大小姐可也不是什么好人,之前一心想算计的可是自家小姐,而且还是和狄夫人一起谋算的,这么一想,玉洁觉得很高兴,至少现在狄夫人和宁彩仙算是狗咬狗一嘴毛,都不是什么好的。

    谁输谁赢,跟她们都无关!

    抬头看了看上面的层层台阶,玉洁也就不再提宁彩仙的事了:“小姐,你要不要休息一下,这还有这么远,一口气是上不去的!”

    “再上去一点,这里还太近了一些!”秦宛如摇了摇头,也抬头看了看上面,这会还不到一半,这会休息,一会可能又要休息了。

    “小姐,您的身体也不是很好的,走这么一段路也够了,真的一下子走上那么一段,奴婢倒是没什么,就怕小姐累着了,到时候怎么也缓不过来!”玉洁劝道,她是真的担心秦宛如的身体。

    世家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哪那么大的精力走这么一大段路。

    “再走一段,我就休息一下!”秦宛如道,玉洁无奈的点头,跟在秦宛如的侧后方,小心的卫护着她。

    她们这一路走来,没注意到早己成了别人眼中的风景。

    秦宛如脸色红红的,白嫩嫩的肌肤几乎透出霞色,发髻束起,只有两只蝶翼的簪子插着发,看起来既简单又漂亮,一双清透的眸子仿佛浸了水一般,美目流转之间盈盈欲语,樱桃小口,宛如涂朱,映的精致的五官越发的灵动。

    这么出色的一个女孩子,走在路上不自知的吸引了许多同在问心路上的香客,每每有人走过她,频频回首,看到这么柔弱的女孩子居然一气之下也能爬这么高,个个称赞不己,倒是一个坚毅的女孩子了。

    “这个哪家的小姐?”问心路边上的一处休息的亭子里,一位华贵的老夫人,目光落在秦宛如的身上,仔细打量了她几眼之后,问一边站立着侍候的婆子。

    “老夫人请稍等,奴婢马上去打听一下!”婆子顺着老夫人的目光,看向秦宛如,也不由暗里称赞,好一个漂亮的小佳人,而且这样子看起来不但漂亮还特别的坚毅,也怪不得自家主子会高看她这么一眼,看这样子也不象是一般的富贵人家能养得出来的。

    “这位小姐,可要休息一下?”

    秦宛如正在往上走,累的气喘吁吁的时候,忽听得前面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疾抬头,一时间眼前发晕,身子往后就倒,玉洁眼疾手快的一把扶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