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二百三十四章 大夫居然是他!

    齐蓉枝是大喜若狂,秦宛如是若有所思。

    “还不把人请进来!”齐蓉枝喜难自禁的道,想不到这事居然还真的这么简单,秦玉如居然没骗自己。

    “段嬷嬷,稍等一下,再请这位公子过来!”秦宛如道。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说的话。

    “是,二小姐!”段嬷嬷道,之后便是离开的声音,齐蓉枝气的想把桌上的茶杯砸地上,一个婆子居然敢不理会自己。

    “帮你们小姐整理一下!”秦宛如站起身来,转身往床帐后躲去,一边吩咐春意,春惜。

    “不必落下纱帐,一会还得看色。”齐蓉枝娇羞的道。

    秦宛如的脚步一顿,之后便无语的往里走去,齐蓉枝还真的敢肖想这位,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上一世的时候,他之所以娶自己,是因为他当时的身体己经垮了,而自己不过是一个冲喜的女子罢了,身份根本不在意。

    但这一世,以文溪驰的身份和才名,又岂是齐蓉枝可以肖想的!

    也不知道是谁给了她这份枉想,居然还让她赖到了祖母和母亲这里来,不过秦府就这么几个人,细想起来其实也不难察觉。

    玉洁替秦宛如拿了一张凳子进来,秦宛如就坐在纱帐后面。

    外面春意、春惜一起动手整理床铺,重新摆放凳子,乱成一团,齐蓉枝还欣喜的让她们准备新的茶水。

    原本没什么事的,这会倒整出许多乱事来,听得外面段嬷嬷的声音传来,里面才稍稍安停了下来。

    “请进!”齐蓉枝柔声道,身子往里一靠,越发的显得娇弱不堪起来。

    门推处,文溪驰走了进来,一身淡湖色的衣裳衬得他温雅不凡,他的长相原就很出色,行走之间优雅自如,天气的贵气和儒雅使他看起来很是吸引人,脸容温和,又让他很能引起别人的好感。

    “文公子,请坐!”段嬷嬷是陪着过来的。

    文溪驰目不斜视的坐到了床前的凳子前,看了看挂落出来那只白嫩的纤手,俊眉微微的皱了皱,温和的问道:“有帕子吗?”

    替女子诊脉 ,而且还是陌生的年轻女子,当然得在腕上叠上帕子,男女之间本就有大防,但眼下这位小姐的丫环似乎忘记了!

    “有,有,有奴婢马上就去拿!”春意看了看春惜,急忙领罪道,然后把一块雪白的帕子盖在了齐蓉枝的手上。

    文溪驰闭上眼睛,静静的诊起脉 来。

    床上齐蓉枝脸色涨红的紧紧的盯着文溪驰的俊脸看,越看越觉得心花怒放,这么俊美,而且还这么温雅如玉,特别是身份还是左相府的公子,若是能嫁给这样的良人,可是比狄岩这么一个渣人好多了。

    不对,不是好多了,简直是要上天了!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温和文雅的男子,而且还长相俊美出众,齐蓉枝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喜不自禁。

    看了看自己的手腕,那只修长有力的大手正握着自己的手,如果没有帕子可多好啊,手中的香囊无声的往他的手边凑了凑,这当然也不是因为忘记收拾才掉落下来的,原本就是她故意精心留在床上的。

    秦宛如在纱帕后面,看的既清楚又无语。

    “能不能请小姐再换只手?”文溪驰放下齐蓉枝的手,温和的问道,声音如同春风指面,齐蓉枝晕乎乎的就自己伸手换了一只过来,往他面前伸。

    文溪驰却是往后退了一退,对一边的春意吩咐道:“垫帕子!”

    “是!”春意不敢违逆,急忙应声过来,替齐蓉枝把之前的手塞进被子里,又在这只手上垫上帕子。

    文溪驰再一次伸手,屋内安静了下来。

    “公子,我的身体如何?可有事?就是之前在看望长辈的时候头晕了一下,之后就晕倒了,到现在还难受的很!”

    齐蓉枝控制不住的问道,声音柔和的一点都不象往日的那个她,她觉得自己一眼就看中了眼前的这位文公子,也决定了要嫁给这位文公子的想法。

    文溪驰的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一皱,然后神色自若的放下齐蓉枝的手腕,目光滑过被面上那个鲜艳漂亮的香囊,缓缓的抬头:“这位小姐,可以看看你的脸色吗?”

    “可以!”齐蓉枝娇滴滴的道。

    文溪驰大大方方的看了齐蓉枝几眼,之后又让她伸了伸舌头,然后站起身来,似乎想去开方子。

    “公子,我的身体可有大事?”齐蓉枝急着问道。

    “这位小姐的身体很好,没什么大事,多多休养,少思绪就行!”文溪驰回着看了看齐蓉枝那张急切的脸,微微一笑,温和的道。

    纱帐后的秦宛如脸色不由的一阵嫣然,文溪驰这是表示他的不喜,暗示齐蓉枝不要想七想八想些不着调的事情了。

    齐蓉枝可没听懂,依旧娇滴滴的道,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可是我还觉得头疼,好象还有些发烧,您要不要摸摸看?”

    这话说的极是无耻,秦宛如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既然眼前的文溪驰是真正的大夫,这个时候主动拉着人家年青男子的手,想让他摸摸头也说不过去,更何况文溪驰还只是一位陌生的年青贵公子。

    “可有笔墨?”文溪驰的声音很温和,但问的却是春意,仿佛没听到齐蓉枝方才的话似的。

    春意急忙应声,忙又去准备,不一会儿笔墨便己经备下了。

    文溪驰拿起写的药方看了看,对一边侍候着的春意道,“请能做主的人出来,这药方上有一些事我要说明一下!”

    能做主的?春意愣了一下,看向床上半躺着的齐蓉枝,一时不知道是不是说的是自家小姐,但这么多的丫环在,让个病了的小姐自己看药方总是不太合适。

    秦宛如无奈的从帐后出来,文溪驰不是看出了帐后有人了吧?

    “文公子!”走出来之后秦宛如对着文溪驰侧身一礼。

    文溪驰转身,目光落在秦宛如的身上,其实也有一段时间不见了,当时看起来还是女童样子的女孩子,现在居然长了不少的个,倒是让他愣了 一下,但随后神色之间便自然了起来,把手中的药方递给秦宛如。

    “把这药方给这位小姐吃上一段时间就好了!”他温和而有礼的低下眼睛,不去打量秦宛如。

    “吃上一段时间是多久?”秦宛如不解的问道,她之前也替齐蓉枝看过,知道她根本就没病,吃什么药!

    “一月左右差不多。”文溪驰淡淡的道。

    秦宛如看了看上面的几味药,忽然觉得一时无语,她其实早知道文溪驰谋略过人,但这么腹黑的对付一个女人倒是从来没有过的,看起来齐蓉枝是真的得罪他了,这药方开的药,可不是什么看病的人, 全是静心宁神方面的,而且每味药都是特别苦的那种。

    齐蓉枝要是直的用了这药,这味里的苦味估计好几个月都消不掉!

    “多谢公子,那下次换药方,还得麻烦公子了,半当中换一个大夫,对病情不好,不知道公子贵姓大名,现在住在哪里,下一次也可以让我的丫环来请公子过府看病!”齐蓉枝一听却是大喜,眼角眉梢全是春意。

    她觉得文溪驰必然也是看中了她,否则不会让她喝一个月左右的药,别人家喝药都是七天一次的,她这里喝这么多药,就是为了多看到她。

    听齐蓉枝的话说的越发的露骨了起来,秦宛如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齐蓉枝还真的敢说,她这是真的把文溪驰当成大夫来使唤了,还下一次看病!拿起手边的方子递给春惜,“叫人替你们小姐下山抓住方子去吧!”

    “是,小姐!”春惜接过。

    “文公子,我送你出去!”秦宛如伸手往外一引,道,她原本就是存了心想见文溪驰的,既然人来了,自然也就不放过这么一个机会。

    原以为他明天才上山,想不到今天居然就己经来了,倒是意外之喜。

    文溪驰点了点头,转身大步离开,秦宛如 跟在他后面一起出了屋子,谁也没理会齐蓉枝方才说的那句极失礼的话。

    看到两个一前一后,仿佛很熟悉的出了自己的门,齐蓉枝气的脸都青了起来,眼中的恨毒几乎要把秦宛如的背影烧穿,果然象秦玉如说的,秦宛如一定会阻止自己,只要自己看中的人出色,秦宛如一定会出手抢的。

    她不甘心,是她先看中的,秦宛如敢抢,她就要她的命!

    秦宛如带着文溪弛去看秦老夫人告别,秦老夫人也千恩百谢的感谢了一番,知道他是文相的儿子,越发的觉得眼前的这位公子不但为人不错,家世也好,忽然回首看了看在边上的秦宛如,莫名的有了新的想法。

    稍稍说了几句话,文溪驰便站起来有礼的告辞,老夫人笑着点头,然后对秦宛如道:“灼灼,文公子对我们府上有恩,你去送送他!”

    秦宛如愣了一下,没明白什么意思,但却是如了她的意,她的确有话要跟文溪驰说,也就没推却,站起身来向老夫人道:“是,祖母!”

    文溪弛看了一眼秦宛如,居然也没推辞,只向老夫人客气了一声,之后便转身跟在秦宛如的身后离开。

    两个一前一后的离开院子,往院外走去,身后一间屋子的窗口,齐蓉枝那双气的阴森森冒着冷气的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