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到底谁是幕后黑手

    点了点头,文溪驰的目光才抬起,又看了看秦宛如消息的方向,心头莫名的闷烦,他这次提前来华光寺,这里面其实还是有一部分早早的见到秦宛如,探听消息的意思的。

    但现在他发现还是一无所知!

    这种感觉仿佛抓不住的轻烟,很让文溪驰不舒服,是的,很不舒服!或者说是很难受的感觉!

    这事,他一定得查清楚,转过身大步离去。

    秦宛如带着玉洁才进院子,就被春意给怯生生的拦了下来,秦宛如原本是不想理会齐蓉枝的,但是走了两步,还是转了一个弯,重新进了齐蓉枝的屋子。

    她觉得这里面有事,齐蓉枝的消息必然是有人传递过来的,甚至这里面还有一些她不知道的谋算在里面!

    进到屋子里,也没坐下,目光落在己经起身的齐蓉枝的脸上,“可有事?”

    “秦宛如,你果然下贱!”齐蓉枝咬牙站起来,伸手就要给秦宛如一个巴掌,却被玉洁眼疾手快的挡住了。

    “齐蓉枝,你现在住的是我们秦府,靠的也是我们秦府,这里也不是江洲,我真的不知道你哪来的底气,觉得我会对你一忍再忍的!”

    秦宛如冷声道,抬起明媚的水眸,目光凛凛的落在齐蓉枝的脸上。

    “这……明明是帮我看中的人,为什么你又来抢,秦宛如,我到底欠了你什么,你会一而再的坏我的事情!”齐蓉枝恨毒的看着秦宛如,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了。

    “你看中的人?齐蓉枝这是你们齐府的规矩?”秦宛如挑了挑眉头,不动声色的问道,直觉这里面有蹊跷,齐蓉枝不可能无知到这种程度吧!

    “当然是我看中的,或者说是你父亲和祖母答应我父亲帮我相亲,相中的人!”齐蓉枝恨声道。

    秦宛如一怔,微微诧异的看向齐蓉枝,重复了一句:“我父亲和祖母帮你相中的人?”

    “对,就是你父亲和祖母帮我相中的人,秦宛如,你不会不知道我被你们府上害的连亲事都没了吧?这是你们府上欠我的。”齐蓉枝怒瞪着秦宛如道。

    秦府和齐府两府之间的事情,相互交缠,又互相牵制,但究其起因,还真的是因为狄氏和秦玉如的悔婚。

    “所以,做为弥补,父亲和祖母要帮你挑一门好的亲事补偿你们齐府,而这一次父亲挑中了左相府的三公子?”

    秦宛如在边上的椅子上坐定,淡淡的问道。

    “对,文三公子不但相貌出众,而且才学过人,听闻这一次也要下场科考,以他的才学,应当不会有什么大问题!”齐蓉枝傲然的道,仿佛现在文溪驰己经和她之间有了关系似的。

    “你这一次到华光寺来,也是因为此事?是父亲跟你说的?”秦宛如一边细致的整理着齐蓉枝的话,一边随意的问道。

    “差……差不多吧!”齐蓉枝仰着头,直接嗓子道。

    “差不多是什么意思?是父亲亲口跟你说的,还是别人传过来的,如果是别人传过来的,父亲为什么要传手于别人?”一看齐蓉枝的样 子,秦宛如就知道这所谓的“相看”里面另有蹊跷。

    至于父亲,之前秦玉如的事情,己经闹的他头昏脑涨,这时候应当 也没什么精力帮着齐蓉枝牵线搭桥,相看文溪驰。

    但想起方才文溪驰的话,又莫名的觉得这里面有事,否则文溪驰不会对自己说这种话,莫不是父亲那里真的和左相府有接触,而这份接触也是直接造成文溪驰对自己误会的重要原因?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秦宛如觉得还是有一丝可能的!

    “就算不是你父亲亲自告诉我的,但也是差不多的,左右是相看,我自己来看更好,眼下我也觉得很好,但你为什么和文三公子走的这么近,居然还跟他一起在外面逛,孤男寡女的,你也不怕自己的名节受损!”

    齐蓉枝冷哼一声,不甘势弱的道,之后又换了一副哀伤的表情,“秦宛如,你还小,长的也还算可以,你父亲现在又算是京中的新贵,想嫁什么样的人没有?一定要抢我看中的人吗?我们以前的江洲的事,也算是我们不懂事惹的不开心,又不是什么生死大仇,你至于这么恨我,要破坏我的亲事吗?”

    不是什么生死大仇?秦宛如的目光落在齐蓉枝唱作俱佳的脸上,唇角微微的勾起一抹冷笑,如果真的自己死了,又怎么找她来寻仇?

    她可不会忘记齐蓉枝不是想毁自己的容,就是想致自己于死地,这所谓的不是生死大仇,就是因为自己当时没被她害死的缘由!

    “齐蓉枝,你说的事,不会是有人故意透露给你听的吧?我可以肯定的是这事祖母一定是不知道的!否则方才她就会多留文三公子一会,而且也会多提提你了!”秦宛如不动声色的道。

    “就算你祖母不知道……但你父亲一定是知道的,这事……这事主要是由他帮忙相看的!”齐蓉枝心头一虚,但还是大声道。

    “他看过文三公子?”秦宛如眼神一闪,她还真的不知道秦怀永和文溪驰之间会有关系,必竟就年龄上来说,两个也不合适,就算是偶遇也不太可能,那就是真的有目地的见面了,可秦怀永和文溪驰之间有什么事可以说的?

    脑海中有什么滑过,但一时间却抓不住!

    “那你今天上山装病,是知道文三公子精通医术,而且也知道他就在华光寺里?”秦宛如细细的问道。

    “对,我就是知道!听说你父亲也会来看他,反正是帮我相看的,我自己就先来看看!”齐蓉枝娇横的道。

    “这应当是你从几个丫环、或者婆子的说话里知道的吧?我猜父亲一定不会跟你说起此事,父亲到京城也没多久,如今才定下来,就算是帮你相中了谁,也必然会先给你父母通过信之后,再正式的议此事的!”

    秦宛如眸色清冷的落在齐蓉枝的身上,仿佛可以看透她的内心似的,这目光看得齐蓉枝不由的转过头去,但随既醒悟过来,怒匆匆的看着秦宛如狠狠的瞪着她道:“那又如何?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没什么关系,那你也别找我!”秦宛如淡冷的转身,似乎就要离开。

    齐蓉枝见她真的要走,急了,呛着嗓子道:“秦宛如,你什么意思?我找你干什么?文三公子是我的,你要是敢跟我抢,我跟你拼了!”

    “跟我拼命?”秦宛如微微侧首,斜睨了齐蓉枝一眼。

    齐蓉枝只觉得眼前的秦宛如有种难以言喻的威严和气势,一时间又虚又恨,狠狠的咬了咬牙,暗骂自己不争气,不过是一个秦宛如而己,自己怕她何来。

    立时又壮了壮胆,厉声道:“是的,就算是拼了我的这条命,我也不会让你如愿的!”

    “齐蓉枝,你可知,这是什么地方?”秦宛如笑了,笑容清甜雅致,如同百花绽放一般的灿烂,既便见惯了秦宛如的脸的齐蓉枝,这一刹那也是有着惊艳的,但下一刻立时满含敌意的看着秦宛如,“秦宛如,你什么意思?”

    “这是华光寺,是皇家的寺院,上山下山的路上都是山路,每天往来于这里的人,都得不计其数,在这不计其数的人中,如果少了一两个人会怎么样?你觉得会查得清楚吗?”秦宛如微微笑道。

    齐蓉枝心中一颤,脚下发软,之前好不容易鼓起来的气势一时间就散掉了下来,倒退几步之后,指着秦宛如大声的道:“你……你想干什么?”

    “我不想干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真的出了事,而且还是在华光寺里出的事,就算我父亲有个监管不力的地方,那也是无可奈何的,难不成你父亲还真的能因为你的原因,和我父亲交恶,听闻你父亲也想进京,是和我父亲之间另有协议吧?”

    秦宛如慢条斯理的道,眸色清淡的落在齐蓉枝的身子,平静无波。

    “你……你……”齐蓉枝是真的慌了,浑身哆嗦起来。

    “其实你今天上山,就己经死了一半了,原本你上山就是因为偷听了别人的话,之后就随意找的借口,我和祖母在山上什么也不知道,而你自己撞上来,之后出了什么事,也跟幕后之人无关,倒是可以成为对付我和祖母的一个借口,齐蓉枝,如果真的是父亲为你相看,你真的觉得在没有定论之前,会闹的下人都知道?”

    秦宛如的目光,落在齐蓉枝的身上,带着几分嘲讽,可就是这样明晃晃的嘲讽,让齐蓉枝的身子越发的颤抖了起来。

    “齐蓉枝,你是准备在下山的途中被车撞翻下山,还是被不知名的歹徒劫走,虽然说天子脚下,发生这种事的可能性不多,但你这么一个弱女子,被人劫持走了,既便是再送回来,这名声也算是没有了!”

    秦宛如不慌不张的道,她知道齐蓉枝己经在怀疑,也知道她在害怕了!

    “不……不可能的,我跟你们一起走!”齐蓉枝脸色变幻不定,好半响,才咬定牙关道。

    “既然别人有法子把你送到华光寺来,便没打算让你好好的离开,齐蓉枝,你能成为算计我和祖母的一枚废棋,其实还是应当高兴的,必竟往日的时候你没少和我生事,这如今你出了事,必然可以完美的推到我的身上!”

    “秦宛如,你别说了,我都告诉你!”齐蓉枝被秦宛如加上来的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红着眼大声的叫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