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 期望!我还有娘亲?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秦宛如点点头,声音慵懒而淡漠。

    齐蓉枝恶狠狠的咬了咬牙,手中的拳头狠狠的握紧,然后才缓缓的松开:“那天兴国公夫人到了府里,和狄夫人说了会话,我好奇,想看看这位兴国公夫人,想偷偷去看看,没想到路上居然听到两个婆子说起我的亲事!”

    齐蓉枝说到这里顿了顿,看向秦宛如,秦宛如依旧低着头,仿佛没发现齐蓉枝的注视似的,依旧慢条斯理的翻看着自己手中的帕子。

    “那两个婆子一个是兴国公府的,一个是狄夫人身边的,说起就是你父亲帮我相看左相府三公子的事,说起这位三公子如珠如玉的一个人,名声也好,家世也不错,还说这次如果他考了春闱,必然能得中,到时候相中他的人就更多了,还不如早早 的把人定下来,也免得他日许多人来抢!”

    既然开了个头,齐蓉枝也就不再隐瞒,一五一十的道。

    这事起因是个意外,而这事又关系到齐蓉枝,听两个婆子称赞文三公子,齐蓉枝喜的天花乱坠,但两个婆子又说秦怀永现在也想不好要把这位文三公子订给齐蓉枝还是秦宛如,虽然说齐蓉枝岁数大,又是秦府欠了齐府的,但必竟秦宛如才是他的女儿,相比起齐蓉枝来当然是有亲疏远近的。

    而后又说到这位文三公子正巧在华光寺上,还说可能秦宛如己经见过这位文三公子了,以秦宛如的长相,说不定己经让文三公子看上了,那到时候秦怀永也就不必再犹豫了,把这么好的佳婿留给自己的女儿就是。

    纵然以后齐府问起来,也只说这事跟他没有关系,是文三公子自己选 的,没选到齐蓉枝也是怪不得别人的头上的。

    两个婆子还笑称如果齐蓉枝现在知道了,马上上山来,说不定还有机会,必竟她长的也不错,而且比起秦宛如孩子模样,对男子更有吸引力,至于法子嘛,最好就是装病,因为这位文三公子的医术听闻很精湛……

    “所以,你就急切之间想了个法子,上山来了!”

    听完齐蓉枝的话,前因后果秦宛如己猜到了几分,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然后看着齐蓉枝问道,眼光既蔑视又嘲讽!

    “难道有什么不对吗!”齐蓉枝脸涨的通红,大声的斥道,事情重新再叙述一遍,连她自己都觉得有问题,但为了怕在秦宛如面前势弱,不得不强撑道。

    “有没有不对,齐蓉枝,你不会真的不清楚吗?到时候,你没了性命,这事就推到了我和祖母的身上,虽然我和祖母对这事一无所知!当然这里面最倒霉的还是你,或者丢了性命,或者丢了名节,但不管哪一样,你接下来都全毁了!”

    秦宛如淡淡的冷笑道。

    这些话一句接着一句,如同惊雷一般劈在齐蓉枝的身上,把她都劈傻了,僵在那里,脸上的红晕退去,变得一片惨白,整个人就呆在那里。

    见她被吓的呆住了,秦宛如知道自己的话有了作用,又冷声道:“到了这种时候,齐蓉枝你应当知道是谁想暗算你了吧?”

    “狄氏和秦玉如,一定是她们!”齐蓉枝的脸又青了,手中的帕子狠狠的揉成一团。

    “你知道就好!”秦宛如淡冷一笑,转身就走。

    “秦宛如,你别走,你就这么白白的被她们害了不成?”齐蓉枝上前就要去拉秦宛如的衣袖,被玉洁挡下,不甘心的大声道。

    “要出事的又不是我,现在我也算是救了你一命了,至于你接下来是不是想不开,一定要出事,我也没办法,好良言难劝该死鬼,这世上该死的人都是一送再送的,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秦宛如脚下微停,但却没有回过身子,语气轻渺的道。

    “你……你真刻薄……”齐蓉枝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你有本事自己去对付,跟我无关!”秦宛如微微一笑,转身大步离去,竟是没有再顾及齐蓉枝的意思。

    身后传来什么东西摔倒的声音,之后便是两个丫环惊慌的叫声,听起来应当是齐蓉枝又拿什么东西撒气了。

    “小姐,您没事吗?”玉洁三步并做两步的追上秦宛如,小心翼翼的看了看秦宛如的脸色,低声问道。

    秦宛如摇了摇头,柳眉紧紧的蹙了起来,她现在可能肯定兴国公府和自己必然是有联系了!

    手边的帕子揉起来又放下,心里仿佛有什么在破碎,但偏偏最后一锤自己找不到敲下的地方,或者只要再一下,就可以把所有的真相完全的呈现在众人面前。

    只要在最着力的地方,再下一锤,就行了!

    可那个着力点在哪里?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起头,忽然看到廊下水若兰关切的眼神,看水若兰站立的姿势,应当也有一段时间了,也不知道她听到了多少,咬咬唇,眼中莫名的泛起泪意,清透的水眸蒙上了一层氤氲之气。

    见秦宛如的目光看过来,水若兰叹了一口气,缓步从廊下走过来,目光怜惜的落在秦宛如的脸上,走到秦宛如的身前,一句话也不说伸手把她抱在了怀里。

    好半响,秦宛如才推开她,拿帕子拭了拭脸上的泪痕,才要说话,却见水若兰摇了摇手,伸手指了指一边的屋子,那里是水若兰暂时休息的地方,她另有自己住的香房,但时常会过来陪老夫人,老夫人怕她累着,就特意在自己这里也替她找了一间休息的屋子!

    秦宛如会意的点了点头,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到了水若兰暂时休息的屋子里。

    琼花送上茶水之后,退到了门口,秦宛如对着玉洁一个示意,玉洁也乖巧了走到了门口和琼花一起守着。

    “宛如,有些事,母亲不是想瞒着你,但你祖母说,还是不要让你知道的好,但是……我其实并不这么觉得,这种事,好或者不好,总得让你知道,你祖母觉得是为你好,我却觉得未必!”

    水若兰叹了一口气。

    有些事,她看在眼中,但她其实并不知道的很清楚,所以只是有意识的帮着秦宛如打探消息,而她知道的并不多。

    “母亲,您说!”秦宛如微微的红了眼眶,头低下了下来。

    “你不是表哥的亲生女儿,你的生父应当对表哥有救命之恩,临终把你托付了给表哥,让表哥把你当成亲生女儿长大,但你好象还有一个娘亲,当时在战乱之中分散了,至于其他的,母亲一时打探不出来!”

    水若兰愧疚的叹了一口气,把自己最近从老夫人和秦怀永那里打探到的片言只语串起来告诉秦宛如道。

    “我还有娘亲?”秦宛如的水眸蓦的瞪大,心头似乎被什么撞了什么,又酸又疼,虽然从来没有问过,但并不代表她没有想过,呼吸也不由的急促了几分,眼中全是慕孺之意,她的娘亲?她现在还在人世吗?

    “应当是有的,只是下落不明,之后你祖母也派人找过,但一直没找到,也不知道现在在哪!”

    看到秦宛如眼中的期待之色,水若兰终究没有把她另一个猜想说出来,一个女人,在战乱之中,和夫婿、女儿失散了,能活下来的可能性实在太小了,但秦宛如这里才有一点希望,她也不愿意就此掐断。

    这话说的极是含蓄!

    “这印章是我的吗?”秦宛如颤抖的解开自己的领口,从里面把印章取出来,急切的想从水若兰这里得到证明。

    水若兰看了看她的印章,无奈的对着一脸渴望的秦宛如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这印章,以前也没见过,但是那件凤华琉璃盏似乎跟你有关,那一天狄氏要你祖母把凤华琉璃盏拿出来的晚上,你祖母对我叹息说狄氏太过于贪心了,说那琉璃盏原本是你的。”

    “那凤华琉璃盏也是我的?”这事秦宛如真的没想到,当时楚琉宸可是向她讨要的。

    “对,就是你的,你或者可以想法子去问问这凤华琉璃盏的事情!”水若兰想了想道,“从这上面也有可能找到当年的一些人和事,至于其他的,你祖母说她也不太清楚!”

    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水若兰是真的不清楚,那时候正巧是水若兰出嫁那段时间的事情,回来时秦宛如己经在了,她甚至不知道秦宛如是不是秦怀永亲生的,而之前老夫人给出的解释也是说秦宛如之前一直养在府外,最近才抱回来的。

    至于其他的,老夫人则没放她多问。

    从水若兰的屋子里出来,秦宛如也没回自己的屋子,对老夫人说了去看看寺中紫竹林的借口,就带着玉洁往院外走去。

    她没走多久,齐蓉枝也找了一个类似的借口,带着春意跟着出了院门,至于春惜则悄无声息的下了山。

    “皇祖母看到了?”楚琉宸漫不经心的道,缓步走到小径处,这一次倒是没用轮椅。

    “是的,己经看到了,但意思恐怕……恐怕不是很喜欢!”小宣子偷眼看了看楚琉宸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道。

    “不是很喜欢啊!那就让皇祖母更喜欢呗!”楚琉宸漫不经心的道,仿佛说的就如同这天气一般,俊美的眼眸微挑,带着些少年的散漫。

    “王爷您的意思是?”小宣子机灵的道。

    “本王的意思是没有意思!”楚琉宸俊美的笑容潋滟非常,引得路过的两位小姐,忍不住停下脚步痴痴的看着他从身边走过,娇羞一片。

    “王爷您是说……”小宣子一时没明白,一边说一边下意识的看了路边的两位小姐一眼。

    “就是没意思!”楚琉宸方才还温雅俊美的脸,蓦的阴冷起来,抬起带着戾气的俊眸,目光森寒的落在那两位小姐的身上,“来人,把这两个偷窥本王的女人给扔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