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二章 出手,四方流言起

    “我们回去吧!”秦宛如是在看到齐天宇和齐白宇离开之后才说的。

    唇角微微一勾,看起来自己己经成功的激起了齐天宇的注意了,以齐蓉枝的心性,她说的话齐天宇未必有多放在心上,但现在在父亲这里看到兴国公府的案卷,必然己经激起了他的兴趣。

    齐天宇沉思的时候,每每会停下来,轻弹自己的衣袖,这个习惯他自己或者只是下意识的举动,但秦宛如却看的清楚。

    若是没什么想法,齐天宇不会才出秦怀永的院子就站下脚步思索起来!

    特意把兴国公府的案卷送到父亲的案头,就是让齐天宇重视此事,让齐天宇帮着齐蓉枝抢这个义女的身份。

    以齐蓉枝的心性想抢这个义女的身份,难过登天,但是齐天宇出手必不相同,有些事她也只是有些猜测,上一世,她一直闷在后院,既便后来因画进了宫,也一直闷在屋子里,很少出外,更打听不到什么。

    况且有些记忆,自她重生之后一直是模糊的。

    如果自己的猜测是真的,怕是齐天宇这时候背后就己经有人了,否则一个齐天宇还不能搅乱一池浑水。

    果然,接下来的几天,外面的流言不但没少,反而越来越多,不只是狄氏、秦玉如的事情,还有秦宛如的。

    甚至都在传言秦宛如不是秦怀永的亲生女儿,说是一个副将的遗腹女,还说有人可以证明,当时这位副将虽然死了,但他的妻子现在找寻过来的,寻的就是这个女孩子。

    这话起初传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是一场笑话,不过是因为宁远将军恶毒的正室夫人和大女儿的传言罢了,但是才没几天,这传言居然越传越真,甚至连之前狄氏的传言也被压了下去。

    还有人说亲眼看到了这位夫人,也算是将士的遗孀,现在就在往京中来的路上,据说是找到了江洲,去到了宁远将军的府上,但宁远将军府己是人去楼空,听闻宁远将军己上京,这位夫人就往京中而来。

    这事是被几位行脚的商人传过来的,传的有鼻子有眼睛。

    几年前的那场叛乱,许多人都没有忘记,那时候死的人不少,甚至有一度,叛军声势更浩大,一些城池连连被破,死在战乱中的人不少,这其中不乏一些副将之类的官员,有一些还是临危受命的,甚至来不及考查就直接上阵,到最后死了也就留下一个名字。

    想查清楚是千难万难!

    秦怀永在那场叛乱之中,也只是一个副将,但最后却是脱颖而出,一方面固然是因为他的确优秀,另一方面却是因为当时他的主将和一些副将也全死了,留下他算是高职的军队将领了。

    秦宛如的身世原本是飘忽的,许多人觉得不可信,但因为有了这场叛乱的背景,再加上有人一再的肯定,居然越传越让人觉得真,而且越传的版本也多了起来。

    有人说秦宛如就是一个孤儿,父亲是军中的普通兵士,母亲更是军中的洗衣妇,父母双亡,是秦怀永看她可怜才收留了她的。

    另有人说秦宛如的父亲也是名门将领,临死之前把秦宛如托付给了秦怀永,之后上了战场便一去不复返了,而她母亲当时也失落在战乱之中。

    还有人说秦宛如是京中某世家的小姐,某世家现在正在寻找这位小姐,但一时确定不了身份,所以想以义女的身份认回本世家……

    传言种种,大家又觉得不知道哪一份是真的了,但不管如何有一点可以肯定秦宛如应当不是宁远将军亲生的女儿,否则不可能引出这么多的传言。

    而且还有知情人传言,说在宁远将军府内,的确是没有这位宁二小姐的生母,宁远将军的两位夫人,一位就是恶毒的要置秦二小姐于死地的狄氏,虎毒不食子,这当然不可能是亲生母亲。

    至于另一位,是秦怀永为了照顾秦二小姐娶进来的平妻,当然也不可能是这孩子的亲生母亲。

    而又有一位之前在江洲宁远将军府干过活的仆妇,现在流转至京城来,也一再的表明,秦怀永的妾室每一个都在,秦二小姐不可能某位死了的妾室所生,又说秦二小姐出现在秦府的时候就己经是一个孩子了,并不是从小就在秦府长大的……

    这个仆妇说的话最真了,据说有人去查过,的确是江洲宁远将军府的个仆,不知怎么的来到京城了,正赶上这个话题。

    当然这话别人相信,秦宛如是不信的,一个仆妇能千里迢迢的到京城,而且还正巧赶上现在这一波流言?一听这个传言,她就知道这人是齐天宇放出来的。

    当然,这其中一些流言也是秦宛如自己放出去的,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让人最分不清楚了!

    这些事林林总总的传到兴国公府去,并且传到了兴国公夫人的耳里,起初兴国公夫人也没在意,但之后随着传言越来越多,而且越说越玄乎,兴国公夫人在自己的屋子里想明白之后,气的把自己的桌子也踢翻了,事情的变化太快,以至于她根本不能应变。

    “夫人,您消消气。”升嬷嬷立时把左右都屏退了下去,低声的劝道,她还从来没见过兴国公夫人愤怒到这种失态的程度,不管是在人前还是人后,兴国公夫人一向都是一副大家夫人端庄得体的形象。

    什么时候会做出这种粗蛮失礼的事情来。

    “这些消息都是哪里传出来的?”兴国公夫人冷笑道问道。

    “老奴也查不到,似乎一夜之间,许多人都在谈论这位秦二小姐,但因为之前大家都在关注秦府,顺势说起这位秦二小姐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原本宁远将军夫人狄氏要暗算的就是这位秦二小姐,这还有阳曲侯世子夫人的证词。”

    兴嬷嬷小心翼翼的道。

    兴国公夫人头低下,沉默半响,忽然猛的抬起头:“可有证据证明是宁远将军府所为?”

    “这……不能证明,夫人所有的传言对于宁远将军府并不利,秦二小姐若不是宁远将军的亲生女儿,其身份远不如亲生女儿来的高,宁远将军既然把这个秘密守了这么多年,必是打算把秦二小姐当成亲生女儿养的,不会主动掀出来!”

    升嬷嬷不解的道。

    “不会是狄氏那个贱人坏了我的好事吧!”兴国公夫人怒气难挡,冷声道。

    “应当不会吧,狄氏夫人现在不是被关了起来吗?她就算想搅风搅雨也是不能够的。”升嬷嬷道。

    “这事说起能得好处的唯有她,她或者想把秦宛如从宁远将军府赶走,也为她之前的行为找一份解释的理由!真是不知所谓的蠢货!”兴国公夫人冷声骂道,虽然知道狄氏的可能性不大,但她这会心里的火窜上窜下的,找不到渲泄的地方,一口恶气全喷在了狄氏的身上。

    “那几个人找到没有?”

    “老奴让人盯着宁远将军的举动,发现前几天府上的管事偷偷带了几个人回来,到现在也没出来过!”

    升嬷嬷巴结的道。

    之前她们虽然没拿到狄氏的信,但根椐宁远将军府的举动,还是找到了那几个人,不过现在这几个人却进了宁远将军府,兴国公夫人的手再长,这会也伸不到宁远将军府里面去。

    “真是个没用的蠢货,早干什么去了?说是要等到最合适的机会才让这几个人出手败落水氏的名声,现在好了,连人都没了,以秦怀永的手段,这几个人是不可能再开口说水氏的错处的,怪不得现在被关了起来,果然没用!”

    兴国公夫人冷笑道。

    “狄氏夫人的确是笨了点,否则当初也不会……”升嬷嬷意有所指的道。

    她的话没说完,但兴国公夫人听懂了,脸上冷笑连连,却没再往下说,想了想话风一转:“后面的传的最玄乎的那一句,又是哪里传出来的?”

    “哪一句?”升嬷嬷方才把外面的传言一句句都说给了兴国公夫人听,但这会话题转换的太快,以至于一时间转不过来,下意识的问道。

    待得问了之后,才知道不妥,急低下头慌道:“这个……这个老奴不知道,但老奴最后特意也让人查了,可是和所有的传言一样都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来的,不过有一点老奴可以证明,这事跟宁远将军府也没有关系,不可能是宁远将军府里的某个人传出来的!”

    这话说的兴国公夫人一阵沉默,脸色越发的阴冷了下来,想了想正想说话,忽听得外面有丫环大声的道:“国公爷!”

    “国公爷”“国公爷”“国公爷”

    接着是更多的下人请安的声音,兴国公夫人看了一眼升嬷嬷,升嬷嬷会意,忙走到门前,打开微合的门,把帘子稍稍提了起来。

    才提起就看到圆胖胖的兴国公背着手走了进来,一脸的严肃。

    “国公爷!”待他进来,升嬷嬷才放下手中的帘子,向兴国公行了一礼,兴国公没理会她,大步走了进来,在兴国公夫人身边的椅子上坐定,脸上的严肃变为了阴沉,这副样子和在人前的他完全是两副样子。

    别人只知道兴国公是一个和气的胖子,不管是对谁都一副和和气气的样子,看起来脾气不错,和兴国公夫人的端庄得体,可谓是世家中的一对典范,算得上是一对有着很好名声的夫妻。

    只不过眼下的他们都阴沉着脸。

    兴国公挥了挥手,升嬷嬷无声的退了下去,并且小心的替他们把屋门关上,自己退后两步守在门外。

    屋内的气氛很沉静,沉静的让兴国公夫人都有些沉不住气,动了动身子才想开口,却见兴国公目光阴冷的转了过来:“那件事,停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