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先闹事,后休妻

    水若兰也知道这件私情甚至可以说是拿捏钱大公子的一个关键。

    钱大公子想考科举,想出人投地,这个时候就不能有一点点名声的亏欠,而刘姨娘就是他名声亏欠的一个关键。

    有了这个把柄在手里,不管钱大公子是和人暗中有协议,还是其他原因,钱大公子势必不敢再对付自己。

    以他这么一个有功名的人,被强囚在将军府是不合适的,如果真出了事,秦怀永要担所有的责任。

    天下的士子汇集京城,是为了科考,真出了事,就不是钱大公子一个人的事情了!

    想清楚这些关键之后,水若兰越发的不愿意把秦宛如扯入这趟由自己引发的混水中,拉着秦宛如往外走了一段路之后,语重心长的道:“宛如,今天你过来是因为我,是我带着你问问钱府的事情,之后发现的事情也是由我发现的,你什么也不知道!”

    虽然知道这孩子聪明,但水若兰还是叮嘱道。

    这种事被牵扯进来的名声可不好听,既便秦宛如只是当时在场,有些话传说出去,也是好说不好听的,水若兰尽最大的程度把秦宛如屏除在外。

    “是,母亲,我都听您的!”目地既然达到,秦宛如当然一切听水若兰的意思,也知道水若兰是真心的为自己考虑。

    水若兰转头看了看两个跟在她们身后的丫环,两个人都是心腹,方才靠的也近,两个人之间的话也听了个清楚,见水若兰回头,两个丫环急忙行礼,知趣的道:“但凭夫人吩咐!”

    “你先回去吧!”见两个丫环己不用自己提点,水若兰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前面的路口道。

    前面的路口,有一条路是往秦怀永外面的书房的,另一条却是回内院的。

    “是,母亲!”秦宛如的目光也落到了路口,柔声应下,对着水若兰行了一礼之后,带着玉洁往前走了几步,却突然之间又停了下来,回过头,精致的小脸微微绷了起来,一脸正色的道:“母亲,您现在不是一个人,还有我和未出生的弟弟或者妹妹!”

    一句话说的水若兰心头不一颤,鼻子酸涩,差点掉下眼泪来,咬咬唇用力的点了点头,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知道秦宛如的意思,这是让她多加小心,在必要的时候要多以自己为念,既便她的性子原本柔弱,但为母则刚,一些其他的事情可以暂时的放在后面。

    秦宛如并不需要水若兰说什么,见她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又侧身一福,转身带着玉洁离开,有些话她不便说,但是怕水若兰如上一世一般会郁结在心,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所以早早的往水若兰的身边敲警钟。

    看着秦宛如纤瘦的背影,水若兰的脸色冷凝了下来,想了想举步往外书房行去,为母则刚,她现在己为母了,不容她有半点退缩。

    如果她一直这么柔弱,那就需要秦宛如柔弱的肩膀来护着自己了,那么瘦弱的一个女孩子,她如何忍心……

    听说水若兰过来,秦怀永愣了一下,急忙让小厮把她请了进来,水若兰很少到他的这个书房来,自搬进府也就那么一、两次而己。

    水若兰进来向秦怀永行过礼之后,直接开门见山的道:“表哥要如何处置后院的那几个人?”

    “先放着再看看吧!”秦怀永伸手揉了揉眉心,最近的事情实在多,他也是把先需要应付的放在前面。

    “这几个人是如何来到京中的?”若是往常,水若兰看到秦怀永如此疲倦,必不会再说不下去,但此刻,她却仿佛没看到似的,继续柔声问道。

    “应当是正巧进京科考,算不得什么大事!钱友才为了自己的科考也不敢多做什么!”秦怀永之前也曾经查过,觉得不是什么大事,把人关起来再说,最近事情多,这事不重要就先拖后。

    “如果这事是他妻子刘氏要闹呢?”水若兰看着秦怀永笑容苦涩,“表哥,是妾身连累你了,在江洲的时候,刘氏就是一个泼辣的性子,从来不肯吃亏,她是那种既便是把事情闹大也不愿意吃半点亏的性子,不一定会顾全大局!”

    照今天的形势,刘氏分明是要闹,刘氏在江洲的时候和狄氏自然是认识的,想对付自己从刘氏的身上下手是最好的。

    有些事水若兰并不是一点都不懂,刘氏只是妇孺,既便真的把自己的事闹大、闹开到最后也不会扯到钱大公子的身上,他只需一句无知妇孺,就把所有的事情都撇清楚了,并不会对他的科考造成什么大的影响。

    “若兰,你放心,我不会让这事发生的,刘氏是钱友才的妻子,他妻子胡说,不会让他落得了好的。”见水若兰笑容苦涩,秦怀永安抚她道,这其实也是他真实的想法,觉得刘氏和钱友才不可能真的闹出什么大事来。

    有科举在钱友才前面吊着,钱友才自会把刘氏管好。

    “表哥,如果钱友才连自己的妻子也不想要了呢?”水若兰道。

    “什么?”秦怀永觉得自己没听懂水若兰的意思,讶然的问道。

    “方才妾身去那边院子里过,见到了钱大公子和刘氏,以及刘姨娘,钱大公子和刘姨娘之间分明有些什么,而刘氏早己不得钱大公子的心了!”水若兰稍稍沉吟了一下,还是把方才自己看到的一切说了出来。

    当然最主要的当事人秦宛如则被她隐藏了起来。

    把这事全归在自己的身上。

    “你是说……钱友才是存了心想闹事,然后休妻?”秦怀永目光变得异样起来。

    “刘氏泼辣,有时候还没脸没皮的闹,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都敢做,钱友才早就不喜她许久了,以往在府里的时候,两个人也是三天一小闹,五天一大闹的,如果给钱友才一个机会既落了好,又可以摆脱刘氏,相信他很乐意这么做的!”

    水若兰冷静的分析道。

    方才一路过来的时候,她早想好了要如何说。

    有些事她早看在眼中,没说只是因为不需要,并不是她不聪明,这时候怕把秦宛如扯进来,又怕让人暗算得逞,她也就想到什么说什么了!

    “你是说钱友才会纵容刘氏大闹,把你的事情胡说出来,之后便又以刘氏泼辣无礼的理由把刘氏休了,另娶名门闺秀?”

    秦怀永听明白了,脸色沉了下来,如果这么一说,还真的是他小看钱友才了。

    这个做法对钱友才很有利,一方面可以摆脱刘氏,另一方面还可以为他驳名声,如果他这次科考得中,还可以名正言顺的另娶,至于这暗中的利益应当也不小,如果说这当中没有钱财交易,秦怀永是不相信的。

    以狄氏的心性这里面必然有大笔的钱财往来。

    当时被查获的信上面写的就是这几个人的名字,起初秦怀永也没明白是谁,后来秦宛如一句“无心之言”,想起水若兰之前嫁的就是钱氏,狄氏信上其实并没写钱友才的名字,只是写钱大公子、刘氏、刘姨娘让他一时之间没想起来。

    经秦宛如这么一提醒,才立时想到是钱友才,之后就派人把他们三个人暗中“请”进了秦府。

    当时也只以为狄氏想和钱友才一起暗算水若兰,但必竟还没有成行,却没想到这协议应当是早己经成了,狄氏当时应当是请兴国公夫人去传个话,让这几个人把水若兰的事情闹大,把水若兰的名声闹臭。

    原以为钱友才为了自己的科考也不会真的这么做,没想到钱友才居然早早的便有了这份心要借此事名正言顺的休妻。

    既然于刘氏不合,这次进京就不可以带着刘氏,所以这事应当是在进钱友才进京之前便己经商量妥当了,狄氏居然早早在的就在谋算自己,秦怀永的脸色猛的沉了下来,手在桌子上狠狠的一拍,把桌面上的茶杯都震的跳了起来。

    狄氏实在可恶!

    “这事我知道了,我一会就去处理,你先回去吧!”秦怀永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冷声道。

    水若兰自小跟秦怀永一起长大,哪里不明白他这时候己是恨极,站起身来点点头,柔声道:“表哥,那妾身先回去了!”

    “你先回去,自己好好休息,这事我来办,不会让你有损伤的!”秦怀永带着几分愧疚的看着她有些笨重的身子,道。

    这事是他考虑的不周全,没想到钱友才会存了这样的心,以为他们夫妻一体,不可能会真的会做出这种事来,没想到他进京之前便存了想另娶的心思,实在是太可恶了!

    “是,表哥,妾身会小心的,妾身观刘姨娘和钱友才之间似乎……有些……”水若兰迟疑的又提醒了一句。

    “我知道了!”秦怀永立时就明白了,刘氏是打算休掉的,那个刘姨娘看起来更青春美貌,这是打算到时候收入房中,只不过现在刘氏还在不敢明目彰胆的这么做,只是两个人之间私下里必然有了首尾。

    之前没往这方面想,一时间没想到,这会细想之下,果然是早早的便存了心的。

    水若兰离开之后,秦怀永就带着小厮往后院关着钱友才的院子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