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七章 得不到就毁了

    “你们还没有买,凭什么就说是你们小姐的!”一看自家小姐势弱,站在顾兮姝身后的一个丫环不服气的站了出来,怒瞪着秦宛如和玉洁,仿佛被抢了簪子的是她们似的。

    秦宛如的目光从文溪驰的脸上收回,目光落在顾兮姝的脸上,看她柳叶眉微微的蹙起,眼眶微红,一副受了极大委屈的样子,唇角微微一勾,眸色平和而幽深。

    “这位小姐,这簪子是我先看到的,也是我让伙计拿出来的,能不能让我先看完再说?”

    秦宛如先看到的,又是秦宛如让伙计拿出来的,照理这种情况就是秦宛如看中了的,在秦宛如没有不要之前,别的客人是不许抢的。

    文溪驰的目光从秦宛如的身上转到玉洁的身上,他一下子没认出戴着帷帽的秦宛如,但她方才这么一开口,他立时就认了出来,待得再看清楚玉洁的时候,越发的知道眼前之人是秦宛如。

    “表妹,把簪子还给这位小姐!”文溪驰温和的道。

    “表哥……我没有抢她的簪子……”听文溪驰不但没帮她,反而隐隐间替她认了罪,顾兮姝的眼泪就要落下来了,头低下,拿帕子抹了一下眼角,越发的显得可怜起来。

    他们这边的动静虽然小,但还是引起周围的人注意,特别这里面还有说到“抢”字,世家小姐最注重的就是体面,这“抢”字可实在做不出来。

    “这位小姐,能不能把你手中的簪子还给我,我要去付钱!”秦宛如没理会顾兮姝可怜兮兮的样子,落落大方的道。

    一双水眸冷冷的落在顾兮姝的身上,这里不是上一世的左相府,也没有对顾兮姝偏心之极的左相和左相夫人,顾兮姝上一世的那一套在这里根本行不通,况且边上的文溪驰也不是上一世被亲情蒙敝了的那个文溪驰。

    两个人之间纵然一句话也没说,秦宛如还是能很明确的听出文溪驰话中的疏离之意,看起来之前自己的示警真的起了作用。

    唇角微微一弯,帷帽下露出一丝笑意。

    “我……这位小姐能不能把簪子让给我……我出双倍的价钱……这簪子是表哥最喜欢的堂前燕。”一见秦宛如不为所动的样子,再看看文溪驰半点没有为她出头的意思,顾兮姝不得不收敛起眼中的泪意,怯生生的举了举簪子恳求道。

    仿佛她之所以想要这支簪子完全是因为文溪驰,一方面也点出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不同寻常。

    君子有成人之美,如果有这种君子之风的,这个时候就应当把簪子让出来。

    或者既便不是很愿意,这时候当着众人的面,也会表示祝福和退让,总得表现出一份世家小姐的温柔和善良。

    特别是在这种时候,进宫参加赏花宴在既,谁都猜想可能跟那几位皇子有关,如果有这么一个机会表示自己的温柔和善良,相信在场的许多小姐都愿意放弃一支簪子,来宣扬自己的名声。

    可她今天遇到的是秦宛如!

    “真的很不好意思,家母也喜欢堂前燕的簪子,这支我先看中的簪子还请小姐还了我!”秦宛如侧身一礼,然后抬起身子淡淡的道。

    表哥表妹之情虽然也可以是亲情,但这种关乎簪子的事情,就显得有些暧昧,不太拿得出手,而秦宛如的关于母亲之说,则是孝顺之情,相比起这种暧昧之意,更是显得大方而得体。

    就这么一句话,顾兮姝就己经是落了下风。

    在场的许多小姐也被秦宛如一句话提醒了,拿帕子掩住唇角,带着几分嘲讽的看向顾兮姝,有认识文溪驰的看向顾兮姝的目光越发的讥诮起来。

    这位不就是养在左相府的那位表妹吗?

    听闻这位小姐似乎是心仪着这位文三公子,但偏偏神女有心,襄王无意!文三公子分明就是一种旁观者的心态站在边上,没有为顾兮姝多说一句话,更没有半点维护之意。

    “三表哥!”顾兮姝没想到秦宛如居然这么难对付,转过头,哀婉的看向文溪驰,手里用力的攥紧这支簪子,这支簪子她不愿意放手,她看中的就是她的。

    “表妹,把簪子还给这位小姐,这位小姐是给母亲所买,你这么拿了别人的簪子不好!”文溪驰终于在顾兮姝期望的眼神下开了口。

    但这话却是半点也没有站在顾兮姝这边的意思,一句话之间把两个人的纠纷给定了论,这意思就是顾兮姝无礼取闹,抢了秦宛如的簪子。

    顾兮姝在左相府向来最会用手段得到府里众人的关注,也让府里众人事事让她,哪曾想今天为了支簪子,文溪驰居然帮着外人,一时间又羞又忿,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看了看周围众人嘲讽的目光,眼中噙着的眼泪再熬不住。

    蓦的狠狠的扔下手中的簪子,转身掩面哭泣而去。

    “小姐,小姐!”她身边的丫环急忙追了下去。

    秦宛如的目光却是落到了摔落到地面的簪子上,眸色一片浓墨,地上的簪子上面那朵精致的花头己经摔破了,顾兮姝就是这样的人,她看中的东西,如果她得不到,就宁愿毁了,也不让给别人,上一世的文溪驰就是样被毁在她的手中。

    伙计一看簪子被摔了,吓得脸色惨白,急跑出来把地上的簪子和碎了的捡了起来,哭丧着脸看着秦宛如道:“小姐,您看……”

    他一个小小的伙计可赔不起这样的簪子。

    “这簪子算在我……”秦宛如当然明白这一点,道。

    但话却被文溪驰温和的打断:“这簪子算我的,原本就是表妹不懂事,抢了小姐的簪子,又因为没抢到,生气之下打碎了簪子。”

    这责任原本就是顾兮姝的,文溪驰没打算帮她掩埋半点,以往不在意,只当她是一个尚小的表妹,自打妹妹没了之后,就把她当妹妹看待,又是一起长大的,倒是没对她有多大的戒心。

    想不到,这却滋长了她的野心。

    既搭着二哥,又想勾着自己,还真的是把自家兄弟掌控在手心里的意思了!

    知道这一点之后,文溪驰和顾兮姝也就只维系着表面上的亲和罢了,这时候当然不会如她愿的出去追她,更不会把事情推到秦宛如的身上。

    原本当她是自小一起长大的表妹,也是真心维护的,但现在……他也不会客气!

    “这如何好意思,这簪子既然是我看到的,自然是算我的!”秦宛如抬起头,看着文溪驰淡淡的道。

    这话说的很疏离,有种和文溪驰拉开关系的意思。

    “这……既如此,小姐再选一支簪子,看中了由我付钱,以赔偿小姐这支簪子的损失!”见秦宛如一力推辞 ,文溪驰只得道。

    “多谢这位公子,只是让公子付钱名不正言不顺,更何况还是这种女子所用之物,公子的好意,我心领了,还是去看看公子的表妹吧,看起来贵表妹很生气,别一会跟公子闹起脾气来!”

    秦宛如不动声色的继续拒绝道。

    这话说的极是有礼,也很疏离,一副不想和他扯上关系的样子,文溪驰就算是想再说什么,这个时候也说不下去了,只能无奈的冲着秦宛如拱了拱手,叹了一口气之后,转身追着顾兮姝方才离开的方向追了下去。

    整件事发生的时候并不长,但方才顾兮姝愤而把簪子砸碎的声音却是不少,许多世家小姐、夫人都转向了这一边,待看得文溪驰离开,有些熟悉的就开始低声议论起来。

    “这是文相府的三公子?”

    “对,是文相府的三公子,听说这次春闺,很有可能考中。”

    “那个是他们府上的表妹?以前左相夫人不是说这位表侄女是个好的,很温柔的吗?这种强霸的行为可真是……”

    “这位表小姐怕是看中了文三公子吧!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

    文溪驰在京中也颇有名声的名门贵公子,长相又出众,看中他的小姐不少,但他向来对女子彬彬有礼之余,并无亲近之心,这也使得方才有些跟他认识的小姐,没敢上来说话,但这会人走了,说起这位表小姐,个个鄙夷。

    而且还是光明正大的鄙夷,方才顾兮姝的行为纵然她们不一定看了全场,但经过文溪驰和秦宛如的说话,也能明白这位顾小姐的行为实在是让人看不过去。

    就这样的,居然还让左相夫人一直称赞,这让一些原本就肖想文溪驰的小姐们又嫉又恨,有这么一个机会,当然不放过嘲讽,甚至一个个还在想,回去跟自家的长辈也说一说,下次左相夫人又表扬这个表侄女的时候,就说说今天的事情。

    看这位文相夫人还能不能一个劲的表扬这个表侄女,

    一个寄养的女子而己,居然敢肖想京中被许多世家看好的文三公子。

    就这么一点上来说,不喜欢她的小姐多了去了,以往没找到她的错处就算了,现在居然发现她和传闻完全不同,纷纷议论表示不屑!

    她们这里议论纷纷,伙计这里却是松了一口气!点头哈腰感激不己,一边要把碎了的簪子包起来,一边对秦宛如热情不己的介绍其他的饰品。

    生怕秦宛如有半点不满意。

    “等一下,这簪子拿过来我看看!”横里忽然伸过一只手来,强势从伙计手中一把夺过包了一半的簪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