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 接二连三的撞车

    秦宛如的目光转向这只手的主子,等看清楚来人之后,不得不感叹真是流年不利,今天出来怎么就撞到这么多的熟人。

    这位又是一个不好惹的。

    皇四子昕王楚琉昕,这位之前在瑞安大长公主府的时候,对自己可没什么好感,怕是因为他的事引发出来邵元皓的事情,让他觉得丢了脸,而后怨怪了自己。

    “这簪子不错,本王要了!”楚琉昕一把夺过簪子,挑衅的看了秦宛如一眼。

    他也是因为看到玉洁才认出秦宛如的,方才进来的时候,正巧文溪驰出去,也没看到事情的全场,但这会认出秦宛如之后,就没打算这么好好的放秦宛如过门,当下把簪子抢了过来。

    “殿下还要一个破的簪子?”秦宛如挑了挑柳眉,无奈的看向明显来找茬的楚琉昕。

    “本王喜欢又如何?不行吗?”楚琉昕骄横的道。

    “王爷喜欢就行!”秦宛如无语的看了看他手中碎了一半的簪子,半响才低缓的道。

    “来人,付钱!”见秦宛如不敢跟他争,楚琉昕很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看秦宛如也觉得稍稍顺眼了一些。

    跟在他身后的小太监急忙过来伸手小心翼翼的接过,偷眼看了看自家主子,不明白自家主子抢人家一个破簪子还这么高兴是怎么回事。

    但不管如何,主子为大,主子高兴就行!

    伸手从怀里掏了银票出来,给付了帐。

    “方才那位小姐会感谢殿下的,想不到她摔坏的一支簪子还能让殿下这么青眸!”待看到小太监付了帐,秦宛如才微笑道。

    楚琉昕脸上的得意蓦的消失了,看了看小太监手中的簪子,又看了看秦宛如,脸上露出几分恼怒,他方才还以为这簪子是秦宛如的,自己把秦宛如手中的簪子抢来,哪怕是破的,也让秦宛如丢人。

    这可是秦宛如丢了世家小姐体面的证据,象这种世家千金走到那里都应当端庄得体,怎么也不应当做出摔破簪子的事情。

    “这是谁的破簪子?”楚琉昕怒声道。

    “我也不知道是谁,并不认识方才的那位小姐。”秦宛如侧身一礼,告辞道,没想陪这位来者不善的昕王殿下,“既然殿下喜欢这支簪子,那可真好,免了这店家的一番损失。”

    说完也不看怒气冲冲的楚琉昕,转身带着玉洁往外行去。

    大庭广众之下,楚琉昕又不能真的拦下秦宛如,只能恨恨的瞪着秦宛如的背影,只觉得这丫头越发的可恶起来。

    “殿下,您还要不要去看看?”小太监小心翼翼的道,他们进这家铺子是为楚琉昕的生母明妃挑选合适的生辰礼的。

    “看什么看,不看了,走!”楚琉昕气呼呼的道,一双俊眸恼怒的看着秦宛如的背影,只觉得秦宛如越发的讨厌起来。

    果然是个讨人厌的丫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没让自己得好,之后每一次都不顺心,估计是和自己八字不合。

    甩袖从店里出来,却见秦宛如己往边上的小巷子里去,那里停着秦府的马车,上面的标记他记识。

    “走!”楚琉昕眼珠子转了转,抬腿往自己的马车而去,小太监看了看秦府的马车,又看了看自家府上的马车,急忙跟上,他怎么觉得这事还没完呢!

    秦宛如上了自家的马车,吩咐马车往董大娘替自己盘下的铺子走去,这会时候还早,一会再挑选合适的簪子就是

    马车才转过一个路口,坐在马车里的秦宛如就觉得车子似乎被什么撞了什么,如果不是玉洁护得及时,差一点就撞到了头。

    “怎么回事?”玉洁护着惊魂未定的秦宛如坐定之后,冲着马车外问道。

    “有……马车挤在一边!”马车夫为难的看了看自己边上那辆宽大华丽的马车,很无奈的道,路其实并不窄,但偏偏这位爷的马车过来,就是往他这么挤,一挤再挤之下,秦府的马车就被挤到了边角上,前行连路都要堵住了。

    “先让一下,让其他的马车先过去!”秦宛如以为马车抢道,道。

    “小姐,那马车不动!”马车夫看着同样停了下来的马车,道。

    “小姐,奴婢去看看哪家府上的马车,怎么这么无礼!”玉洁恼怒起来,掀帘子就要出去。

    原来不是别府的马车不小心撞到自家马车面前,而是别府上的马车逼停了自家的马车,却不知道是谁跟自己这么过不去。

    “玉洁,先停下一下!”见玉洁掀帘子要出去,秦宛如制止道,伸手掀起车帘的一角,欲看清楚这么充满恶意的是哪家的马车。

    她这里掀起车帘,边上的马车也掀起车帘,楚琉昕得意的笑脸在看到秦宛如纯透的水眸时愣了一下,离上次在瑞安大长公主府见到秦宛如也有一段时间了,秦宛如脸上己具少女的柔媚和清纯。

    那双盈盈的水眸落在楚琉昕的脸上,立时让楚琉昕的俊脸微微红了起来,莫名的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份了,和一个女孩子这么计较其实挺失自己皇子的风范的吧!

    两辆马车靠的很近,车窗几乎是同时打开,乍一对上眼,立时觉得距离很近,近的让楚琉昕几乎可以看清楚秦宛如如玉一般的肌肤,大大的水眸上面如同蝶翼一般的眼睫,扑闪了两下,在她粉嫩的脸上落下两道参差的阴影。

    “昕王是何意?”秦宛如没料到对面的是楚琉昕,更没料到对面的楚琉昕会在这个时候也打车窗,但反应极快的冷静下来,默默的看了他几眼后,问道。

    “本王……”看着那张精致而绝美的小脸,楚琉昕突然觉得自己大脑一片空白,这时候呐呐的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坐在他身边的小太监急忙轻轻的扯了扯他的衣角。

    “我……本王……有话问你!”楚琉昕的反应不算慢,立时也反应过来,低咳了一声,板起脸道。

    “昕王殿下有何急事,要把我的马车逼停在路边?”秦宛如侧头往前面看去,前面路口转弯,这路正巧被昕王府宽大的马车占了,自家的马车再走就要撞到一边的店铺上了。

    “是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方才的那支簪子,本王不要了!”楚琉昕支吾了一下,这时候也算是回过神来了。

    “昕王殿下的意思?”秦宛如不明白他说这话的意思,柳眉微微的蹙了蹙,方才他可是一力的要抢自己的簪子的,这时候居然不要了。

    “本王的意思就是……”看着秦宛如那双清透的水眸,楚琉昕觉得自己的心跳也快了几分,特别的不自在,身子坐了坐正,一边找着合适的理由,他甚至己经后悔方才的举动了,自己方才怎么就这么冲动,让马车府把秦府的马车府挤到一边。

    到现在想找个合适的理由都找不出来。

    “砰!”巨大的撞击声传到秦宛如的耳边,在秦宛如惊愕的眼神中,昕王府的马车晃了几晃,直直的撞到了前面的一家铺子里。

    那是一家米面的铺子,被昕王府的马车一撞,当头的木柱子晃了一晃,差点断了。

    昕王府的马车就这么当着秦宛如的面翻了出去,又幸好卡在了这根柱子边,没有全部翻倒,半歪在那里。

    侍卫慌的急从马上跳下来,从马车里把撞的三昏六素的楚琉昕从里面拉出来,待得看到这位小王爷好生生的,侍卫们才松了一口气。

    “是谁撞的本王,把他们的马车给砸了!”楚琉昕伸手捂着脸,他的那张俊脸方才不知道撞到了那里钝钝的疼。

    目光闪过去,正对上秦宛如那双愕然的水眸,长睫下,水眸惊讶愕然,而后便是一抹极是轻淡的笑意,车帘落下。

    楚琉昕越发的生起气来,整个脸都红了起来,怒冲冲的瞪向那辆把他的马车顶-进铺子里的马车。

    看到自家的侍卫畏畏缩缩不敢上前的样子,越发的恼了,只觉得自己今天的脸都被他们丢光了,不管对面的马车里是谁,他绝对不会饶了他的。

    “四弟要砸了本王的马车?”带着几分阴鸷的声音从后来的那辆马车里传出来,有侍卫过去卷起马车的车帘,看清楚里面斜靠着的楚琉宸的时候,楚琉昕只觉得这一口气吞不下,又吐不出来,整个脸都扭屈了起来。

    怎么会是楚琉宸,怎么偏偏遇到的是楚琉宸。

    “四弟的马车停在这里不是要进这家铺子吗?本王帮你一把!”楚琉宸抬起脸,笑容阴沉的看着楚琉昕,只看得楚琉昕心头的火气一下子被冷冻,然后缓缓的消光了。

    “三哥误会了,我只是正巧走到这里,不小心和别家的马车挤上了!正想退出去!”楚琉昕终究还是忍下了这口气。

    这一次如果是任何其他人,他不会这么就容易停歇的,哪怕这是楚琉玥和楚琉周,但偏偏这人是楚琉宸。

    这亏,他不吃也得吃。

    “响,原来四弟不是要去铺子里,倒是本王误会了,那本王的马车退后,四弟先出去就是!”楚琉宸的笑容温和起来,手一挥,他的马车往后退,让出很大的一段地方出来。

    昕王府的侍卫把马车翻正过来,慢慢的把马车退了出来,楚琉昕看了看一边窗帘落下的秦府马车,又看了看依然停在自己身后的宸王府的马车,恨恨的跺了跺脚,一瘸一拐的上了自家的马车,恼羞成怒的拍了拍车壁,马车夫会意,转过马车急忙驶离开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