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你没有证据,我有

    “王公子的玉佩?”有位小姐脸色一变,控制不住的惊呼了起来。

    其他人都呆住了,愕然的看向秦宛如,目光先是愕然,而后是浓浓的嘲讽,己具有少女之姿的秦宛如长相又如此出色,早己引得许多人嫉妒,这时候当然是毫不忌讳的表达出浓浓的鄙夷!

    “王小姐,你确定这是你哥哥的玉佩?”众人的目光交织中,秦宛如却是不慌不忙的拿帕子在自己的手心上抹了抹,仿佛要把污迹从她那双白嫩的小手上抹去似的!

    “我……我哥哥叫王生学,名字里有……有个‘学’字!”王易书结巴了一下,但还是鼓着勇气道。

    “所以我不明白,王小姐为什么要把你哥哥的玉佩让我看,之后又说这玉佩是我的,我跟你哥哥认识吗?”秦宛如却是微微一笑,神色坦然镇定。

    这玉佩是她打碎的,打的就是打王易书一个措手不及,不管之前王易书打的是什么主意,必然不是这个时候把玉佩打碎。

    “我……我不知道,但是这玉佩真的是我哥哥的,舅母府里许多人知道,可以请舅母兴国公夫人来辨认!”王易书咬咬唇,一副被逼无奈的样子。

    请兴国公夫人来辨认,王易书能说出这句话,自然是底气很足的,原本还有些怀疑的人,这会也把目光转向秦宛如。

    以兴国公夫人的身份,如果真的说出这样的话,必然是真的!

    方才这块玉佩被打碎真的是另有玄疑?许多小姐的心里都在猜想,难不成是王书易看到秦宛如这块玉佩似乎是她哥的,特意求来一观,心慌意乱的秦宛如失手就把玉佩打碎了。

    这么一想,似乎情理上都说得通了。

    看向秦宛如的目光嘲讽更甚!

    “我今天和王小姐是初见吧?却不知道我哪里得罪了王小姐,让王小姐拿了令兄的玉佩来陷害我?”秦宛如仿佛没听出王易书话里的强横的意思,眸色淡淡的道,没见丝毫的慌张,神色之间居然越发的从容起来。

    “我……今天也是初见秦二小姐,不知道秦二小姐和哥哥认识!”王易书神色惶然的道,一副到受了惊吓到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样子。

    “王小姐一定要咬死这玉佩是我的?”秦宛如淡淡的问道。

    “这……这原本是你拿出来的,我看着就象是我哥的玉佩……”王易书极快的答道,两个人这个时候谁也没提齐蓉枝,原本就只是一个借口,一个把玉佩送到秦宛如手里的借口,虽然不是完美的布局,但王易书觉得自己这会己经掌控住局面了 。

    脸上虽然一副惶然的样子,眼中却闪过一丝得意。

    方才的话,她说的极低,最多身边的两个丫环能听到,但秦宛如自己的丫环显然不能为秦宛如做证。

    “看着象,恐怕就是吧?”秦宛如似笑非笑的看着王易书道。

    以齐蓉枝的名义,自己不得不接下,而后再在其他的地方,让人发现自己怀里有这块玉佩在,再跳出来说这块玉佩是王生学的,甚至还可以借助一些知道这事的人的嘴说出口,那么证据更是充足了。

    眼下自己首先发难,后续的一切都没布置上,唯有一个王易书死咬着自己。

    水眸流转之间,秦宛如己想通了这一切,水眸潋滟绝丽,兴国公夫人这是怕自己不死,又定了后招。

    一招要自己的性命,如不能要了自己的性命,那接下来就是毁自己的名节,在皇宫里出这样的事情,既便自己背后是父亲,恐怕这一次最多也只能是一个平妻,甚至还只能是一个贵妾的身份。

    别人只当这亲事还是自己图谋来的,到后来宁雪青出现,自己就成了拆散他们一对有情人的恶毒下贱女子,再来一个退婚……

    自己这一生,怕是又要从这里开始毁了。

    一步步的毁掉自己的所有,一步步的践踏自己的所有,最后把自己狠狠的钉死在血污之地,兴国公夫人何其的恶毒!

    “这本来就是我哥的玉佩!”王易书被秦宛如笑的心里发虚,但随既醒悟过来,暗骂自己不争气,急忙大声道。

    “我说这玉佩是王小姐自己带过来污陷我的,你说这玉佩是我手里的,不知道王小姐有何证据?”秦宛如倪了一眼王易书,道。

    这话问的王易书结巴了一下,但随既马上大声反问道:“秦二小姐说这块玉佩是我带来的可有证据?”

    她虽然没办法证明这块玉佩是从秦宛如身上掉下来的,但同样秦宛如也没证据证明这玉佩是自己给她的。

    事发突然,谁知道秦宛如会突然之间把玉佩掉了摔碎了,否则另寻一个机会让人撞一下秦宛如,众目睽睽之下让人看到玉佩是从秦宛如的身上掉出来,秦宛如就算是长一万张嘴也说不清楚了!

    舅母说了秦宛如的身家颇丰,如果嫁给自己哥哥,一定可以助自家家业,对哥哥的仕途也有帮助,这也是王易书做这事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王家弱势,虽然靠着兴国公府,但必竟不是自家,京城的许多世家都知道王府的底细,这也使得王易书的亲事艰难,她看上的人家看不上她,人家看上她的,她就看不上人家,高不成低不就,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亲事。

    舅母帮她分析了,若是让大哥娶了秦宛如,必然得到秦府的支持,还有永-康伯府当背景,大哥一定会奋起的,大哥奋起了,自然也会带动整个王家,自己的身份也会水涨船高,到时候想选一门什么样的亲事没有。

    秦府现在也算是实权的新贵,那位大小姐嫁的又不错,虽然名声不好,但王易书觉得这些都可以忽略。

    心里是这么想的,所以死咬住秦宛如不放口。

    秦宛如等的就是她这句话,看了一眼王易书道:“王小姐,我有证据!”

    一时间不只王易书惊住了,周围的众人也跟着一起傻眼了,闹半天居然还有证据,看秦宛如镇定自若的样子,再看看王易书带着惊慌的眼神,众人一时间都觉得看不懂了。

    “你胡说,你怎么可能有证据?”王易书大声呼道。

    “我的确有证据,我就是想问问王小姐为什么要害我?今天是你我第一次见面,上次兴国公夫人派人来我府上的时候,还让我和王小姐进宫的时候互相有个照应,为什么王小姐第一次见面就要害我?”

    秦宛如看着王易书,水眸灼灼的问道。

    第一次见面就下手害人,这种事几乎不可能发生,不是说不会害人,深闺后院的小姐既便自己没经过,也见过,但两个人没有半点恩怨,是不可能下手害人的,更何况这里还是皇宫,一个出错,就是万劫不复的境地。

    谁也不可能干这种损人又损己的事情!

    想想秦宛如话里的意思,众人忽然想起这位兴国公夫人,难不成这位兴国公夫人和秦府有恩怨?否则王易书不会无缘无故的害人。

    “我不知道秦二小姐说的是什么意思,我真的没有害你,这玉佩之前也是放在你自己手里的,我就只是看到了,问一声,你就把玉佩打破了,如果不是上面的字,我还不知道这玉佩是我大哥的!”

    看秦宛如沉静若水的眸子,王易书有些慌乱了,眼眸微微一闪,避开秦宛如灼灼的眼神,故做镇定的笑了笑道。

    “如果我能证明这玉佩是王小姐的,王小姐是不是可以将陷害我的事实说出来?”秦宛如一步也不放松的问道,抬起的一张小脸笑意嫣然。

    她的容色向来出众,既便年纪尚幼,那种骨子里透出的清雅中带着的妩媚,己让人觉得不可忽视。

    这时候落落大方的逼视着比她大了几岁的王易书,神色之间淡然稳重,比起眼神有些闪烁的王易书看起来更让人可信,一种世家千金的气度让在场的众人觉得还是眼前的这位秦二小姐更可信一些。

    “难不成真的是故意陷害?”看了看场中的情形,有人己开始低语。

    “这……看着有点象!”又有附合道。

    “王易书为什么要害秦府的这位小姐,不是说两个人之前没有关系的吗?”又有人置疑。

    “可能是因为兴国公府……”这话说到这里断了一下,答话的和问话的小姐都惊了一下,急忙拿帕子捂住嘴,不再往下说。

    兴国公府可不是别人能随便议论的,可这话说到这里自然的就得出了兴国公夫人的答案,纵然这时候大家不敢再往下说下去,也都在心里觉得这位秦二小姐是不是得罪了兴国公夫人,所以才有了今天这祸事。

    众人都不自觉的相信了秦宛如的话,既便她现在还没有拿出证据,但她镇定的神色和坦然的语气己得到了众人的认可!

    “秦二小姐,你拿出证据来,否则我告你一个污陷!”听到周围众人窃窃的议论声,王易书真的慌了,虚张声势 的大声道。

    秦宛如蹲下身子,用帕子捡起一块玉佩的碎片,拿起在众人面前晃了晃,殷红的唇角一勾:“证据就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