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零四章 是偏心还是没有父女情义?

    “好!”秦宛如眼眶微微的红了起来。

    “既然是好的,那些闲话听来做甚!宛如,你要记住,你永远都是父亲的女儿!”秦怀永轻叹了一口气,温和的道。

    “都是假的?”秦宛如抬眸咬咬唇问道,没人注意到她深幽的眸底幽冷了几分。

    “自然都是假的!”秦怀永很肯定的道,目光坚毅,“好了,先不说这个,先说说你姐姐的事情,以前你们在江洲的事情,父亲怕会传到京城,所以特意的给你大姐报小了二岁,也是免于这事对你们的影响!”

    江洲的事,大多数是秦玉如的事情,就算是传过来,出丑的出是秦玉如,秦宛如不觉得这事对自己有什么损害。

    但这会在秦怀永的嘴里,似乎自己和秦玉如一样担心江洲的事情传过来。

    自己所问的并不是这个,秦怀永所答的似乎是这个,但却避开了最重要的一点,一股寒意从心头升起,眸底紧紧的缩起。

    “父亲的意思是?”脸上微微露出不解,茫然的看向秦怀永。

    “你大姐若是小了二岁,自不可能有在江洲嫁给齐天宇的事情,或者就算是议起婚事,但也不可能会真的成亲,你和你大姐都是秦府的女儿,也算是一荣俱荣的,怎么可以出这样的事情!”

    秦怀永安抚她道。

    这想法和她当初的很相像,只不过当初她己经实施过了,秦玉如现在才实施。

    初到京,自己就想法参加宴会,目地就是让人看清楚自己小小的个子,根本不可能有这种男女之间的暧昧的事情,不管是谁见了那个时候的自己,都觉得所谓的男女情谊,就是一个笑话。

    那个时候的自己,就只是一个孩子,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孩子!

    而今秦玉如也要使这个计,表示她在江洲的时候年岁尚小,既便是订了亲,也不可能有什么亲事婚礼。

    江洲就算是有传言传到京城来,有些话也失了真,目地当然是为了替秦玉如洗白,这话听起来合情合理,任一个父亲在秦怀永的这个位置都会做这样的事情。

    “所以,大姐要小二岁?”秦宛如拿帕子在自己的眼氏轻轻的抿了抿,好奇的问道。

    “对啊,只要你大姐小二岁,这所有的事情就都是假的了!”秦怀永伸手摸了摸额头,很是无奈的道,“你大姐现在和狄岩的亲事算是订了下来了,原本就是姑表亲,这种事情永-康伯府也愿意配合,必竟这事对他们也有好处,就是让狄岩多等两年罢了,和其他人无碍,至于宛如你的事情,你祖母和母亲也不希望你大姐影响到你!”

    这话说的虽然含蓄,但这话里的意思却是全到了,秦宛如小脸红了起来,低下头扯着自己的帕子一角,低声道:“全凭父亲吩咐!”

    所谓的她的事情,自然是指的她的亲事,秦玉如的亲事己经没什么风波了,有风波的自然就是秦宛如的亲事,秦怀永现在的目光当然是为了护着秦玉如,但又何尝不是为了秦宛如,做为一个父亲,这么做也是理所应当。

    这事碍不着别人什么事,只和狄岩有关,现在两府的利益也算是紧紧的绑在了一起,永-康伯府也想娶个名声好的媳妇,帮着秦玉如洗白,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这么一想,似乎这事情就顺理成章的了!

    秦怀永还提到了秦宛如的亲事,这让她一个闺中少女如何好意思再往下问下去。

    “这以后若有人再问起你大姐的年数,只说十三岁就是!”见秦宛如如此乖巧,秦怀永的脸上又露出一丝笑意,“你祖母和母亲那里我一会也派人去说了,这种事总是大家都好的事情,我们府自打进了京城,就一直处在风口浪尖!”

    秦怀永说到这里脸色又沉了下来,到了京城之后,秦府的确是一直处在风口浪尖,秦怀永觉得是有人想对付自己,但问题是查来查去还是什么也没查到,倒是让他疑惑不己,行为之间也越发的谨慎起来。

    “是,父亲!”秦宛如点头。

    “没什么事你就先回去吧,为父的再看一下地图,这是京城的地图!”秦怀永道。

    “是,父亲,女儿告退!”秦宛如站起身来。

    秦怀永点了点头,又把案头的地图翻开,秦宛如转身之时又特意的看了一眼那张地图,似乎不只是山川河流之类的地貌。

    待退到了门口,门外有风吹过,既便是抱紧了手炉,还是觉得浑身发冷,京城的这个冬天果然不同于江洲,很冷,冷的几乎摧毁人心。

    回眸看了看屋内,秦怀永这个时候己重新专注于案头上的地图,高挺的眉头紧紧的锁起,一副专心致志的样子,自己被唤过来倒象是打扰了他似的!

    既然自己打扰了他,为什么又特意的把自己唤过来?

    这书房的位置离垂花门不远,若是当时永-康伯府后面有外院的小厮跟着,必然看到自己把永-康伯府的人拦在了门外吧?

    父亲,很奇怪?也很偏心,不是那种很明显的偏心,而是一种若有若无的偏心,既便表面上维系着平和,但实际上还是很偏心!

    心口重重的扯了一下,很疼,既便早有所知,这时候还是被扯的很疼,让她下意识的想去捂胸口。

    上一世的时候,文溪驰死了,自己被赶出了左相府,父亲在哪里?为什么记忆之中他再没出现?

    似乎从自己进了左相府之后,这个所谓的父亲就己经不是自己的父亲了,或者说在更早的时候……

    转回目光,重重的吸了一口气,冰冷的冬天的气息在胸脯间一转,有种很冰寒的凉意浸透了全身,很冷,但也很清醒,一切虚枉的不切实际的想法,随着那口冰冷的气息,缓缓的呼了出来。

    秦怀永,终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啊!

    或者说,秦怀永终究做不到把自己当成亲生女儿,或者不只是做不到,而是另有想法!

    转回身,果断的离去,既然如此,自己也不必过于的在意,自己在意的只是祖母和母亲罢了!

    书房内,看到秦宛如转身离去,秦怀永才又抬起头,目光落在秦宛如的背影上,眼眸中有着谁也看不懂的悲伤……

    秦宛如也不急着回去,继续随意的走着,甚至没有直接回垂花门,玉洁看了看她走的方向,想提醒她这是外院,但看到秦宛如带着几分冷意的脸,默默的跟了下去,小姐明显在想事情,反正将军也在书房里,这时候也没有外客在府里,不可能有人冲撞小姐的。

    秦宛如走了许久,才抬起头看了看近在眼前的大门,停下了脚步,自己居然走到了大门口。

    方才她在心里把和秦怀永的每一句话都品味了一遍,这会停下来才觉得脚很疼,这一路居然横穿了大半个宁远将军府。

    “小姐,我们到那边去休息一下可好?那边有一处小的花厅,景色不错,往日是将军会客的地方,但今天并没有客人在!”玉洁一看秦宛如的样子,就知道她累了,小姐闷头这么一大段路走下来,连自己都有些累了。

    “好!”秦宛如点了点头。

    玉洁于是在前面引路,绕过一条小路,经过一条回廊,就到了一处不大的花厅前。

    花厅门口还有两个丫环侍候着,看到秦宛如过来,虽然愣了一下,但还是马上送上茶水,之后更是有礼的退到了门口,一看就知道是机智伶俐的。

    玉洁走到花厅的一边,推开窗户,窗外一支红梅带着白色的积雪,就这么映入眼帘,又有几株修长的青竹立于雪色之中,看起来既优雅又漂亮。

    秦宛如的目光也不由的被吸引了过去,这花厅不大,但窗外的景致却不错,特别是这种时候,居然让人眼前一亮。

    这是外院的花厅,秦宛如还从来没来过,倒是一处极新鲜的地方,走到窗前,往外看去,更巧的是窗口的位置居然对着大门处,但更吸引秦宛如注意的却是一大群人就这么从里面出来。

    永-康伯府派来送礼的人。

    和之前进门的时候情形有些不同,那个伶俐的管事婆子看起来有些狼狈,衣角上沾了雪迹和泥泞,看这样子传乎是挨了打,最明显的是脸上一个红红的巴掌印。

    这倒是奇了,永-康伯府送礼的人居然还会在宁远将军府被打?看这样子,被打的还不只是管事的婆子一个,连着几个狼狈的,有两个走路都是一瘸一拐,越发的让人觉得这是被踹狠了,行走也有些不太方便。

    “小姐,她们干什么?”玉洁也看到了,惊讶的瞪大眼睛。

    “不知道,看着吧!”秦宛如微微一笑,眸色淡淡的看过去。

    永-康伯府的管事婆子看起来很气愤,走到门口的时候正巧遇到几个秦府的婆子,两下里遇到似乎说起了什么,永-康伯府的婆子看起来又委屈又气愤的巴拉巴拉说着话,又有几个人围过来帮腔。

    离的远,听不清楚,但看的出气愤的不只是那个管事婆子,从永-康伯府来的人都很委屈,都很气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医品太子妃(百度最新章节)  医品太子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